美国要用超级武器打垮中国 对欧盟最后一击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6 22879
导读:   希拉里痛批格林斯潘 称无耻建议酿成美惊天赤字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说明性文字,原文是:希拉里在出席国会小组听证会为国务院2011年528亿美元预算申请进行辩护时表示,美国的巨额外债削弱了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奥巴马政府非常清楚普通美国人承受的财政压力。   ●在此之前,希拉里刚从中东访问回国   我们知道,在此之前,希拉里刚从中东访问回国,而她在中东访问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尽一切能力“直接游说(比如沙特阿拉伯这个美国盟友、甚至是叙利亚这个美国敌人)、

希拉里痛批格林斯潘 称无耻建议酿成美惊天赤字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说明性文字,原文是:希拉里在出席国会小组听证会为国务院2011年528亿美元预算申请进行辩护时表示,美国的巨额外债削弱了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奥巴马政府非常清楚普通美国人承受的财政压力。

●在此之前,希拉里刚从中东访问回国

我们知道,在此之前,希拉里刚从中东访问回国,而她在中东访问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尽一切能力“直接游说(比如沙特阿拉伯这个美国盟友、甚至是叙利亚这个美国敌人)、或者“间接胁迫(比如欧盟这个美国盟友、特别是中国这个美国敌人)相关重要国家同意‘按美国的条件’进一步制裁伊朗”。

●美国意在通过“直接游说”去实现“间接胁迫”

值得强调的是,华盛顿所谓的“直接游说”只是名义上的,就手法而言,可谓是“敲山振虎”,就真实意图而言,则完全在于通过“直接游说”去实现“间接胁迫”。

有意思的是,针对不同的对象,美国在“直接游说”时明显采取了“差别对待”的方式:

●出于“别有用心”的战略心态,希拉里自然是“壁虎掀门帘-露了一小手”

第一,比如,由于中国坚定地拒绝“按美国条件”制裁伊朗,在打出“军售台湾”这张牌公开报复中国之后,为了“孤立中国(希拉里可是明确讲出了这层意思 的)”、从而实现“间接胁迫”中国的目的,希拉里将此次“中东之行的沙特站”贴上了“帮中国寻找伊朗石油替代方案”的“友好标签”,当然,在“费心说服” 沙特阿拉伯向中国提供更多石油,出于“别有用心”的战略心态,在有心无心之间,希拉里自然是免不了要“壁虎掀门帘-露了一小手”的:

●希拉里本质在于“正话反说”、其核心意图在于“公开警告”

一如我们在之前点评中所说,在希拉里一边“公开鼓励”沙特阿拉伯向中国提供更多石油、一边又“公开建议”沙特阿拉伯“劝说”中国制裁伊朗的背后,其本质在 于“正话反说”、其核心意图在于“公开警告”相关国家,特别是中国。在我们看来,其警告词里分明有这样的恫吓:如果中国继续拒绝“按美国的条件(这是关 键)”制裁伊朗的话,其后果不仅将因“某种原因”而失去伊朗石油的“正常供应”、恐怕还会因“某种原因”无法得到诸如沙特阿拉伯、苏丹、尼日利亚等“中国 主要石油供应商”的“正常供应”。

●“某种原因”可能有多种

至于“某种原因”是什么?在我们看来,“某种原因”可能有多种,其实美国国务聊希拉里稍早访问巴黎时就曾挑明了其中的一种:那就是切断通往中国的石油运输线。

●“公开警告”的两个方面

显 然,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中国无法得到诸如沙特阿拉伯、苏丹、尼日利亚等“中国主要石油供应商”之“正常供应”,也只不过是这份“公开警告”的一个方面,其 另一面则在于沙特阿拉伯、苏丹、尼日利亚等主要石油输出国恐怕也无法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石油消费经济体“正常供应石油”。

值得强调的是,所谓“世界主要石油消费经济体”除了中国之外,还包括了欧盟、甚至日本。不难看出,上面所说的“某种原因”,在“某种情况”下,在美国决策层的眼里,同样适用于欧盟、日本这些个“盟友”。

●“某种原因”或者“某种情况”还有哪些种类?

至于“某种原因”或者“某种情况”还有哪些种类?恐怕已经无须多做解读,掐着欧亚之间海上运输咽喉的亚丁湾上,海盗问题的形成及长久无法解决,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另外,美以一直在高调地进行着军事打击伊朗的军事准备、特别是华盛顿始终难想实质性增兵阿富汗、威慑巴基斯坦、利诱印度、企图在南亚破局,也已经说明了一切;

●即针对中国、也针对欧盟、甚至针对伊朗,美国连续做了这样几件事情

第二,再比如,由于欧盟始终坚持只有在美国“兑现了”中东和平进程的基础上,才“可以考虑”提供阿富汗配合、巴基斯坦配合,而欧盟在中东问题上进行战略腾 挪的战略支点,除了最为核心的、由“中欧俄”共同维持的伊核问题之外,还有一个欧盟影响力相对较大的“分支点”,那就是黎巴嫩。

因此,在美国外长、防长连番游说北约的欧盟核心成员国,但欧盟迟迟不肯向美国提供实质性阿富汗配合、巴基斯坦配合之后,即针对中国、也针对欧盟、甚至针对伊朗,美国连续做了几件事情,在此,我们着重讨论乌克兰问题。

●在最近的大国博弈中,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有两个

我们知道,在最近的大国博弈中,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有两个,一个是希腊危机正式上演,再就是乌克兰选举终于有了结果,并被美国所立刻承认。

●乌克兰选举终于有了结果、并被美国立刻承认的实质

在 东方评论员看来,乌克兰选举终于有了结果、并被美国立刻承认的实质,在于继默认俄罗斯与格鲁吉亚达成协议、从而令俄罗斯打通通往亚美尼亚之间的通道之后 (注:这对中国、欧盟、甚至伊朗都具有警告意味,因为这意味着美国终于“以实际行动”在证明自己“准备实质性启用俄罗斯通道”)”,华盛顿又被迫向“坚持 美国必须先行兑现东欧利益”的俄罗斯“交割”了美国的东欧核心利益--乌克兰。

●“该交割”只是一种“阶段性交割”

我们认为,“该交割”只是一种“阶段性交割”,之所以这样说,在于这样几点:

首先,“该交割”的主要标志就是在“亲俄势力占优的”乌克兰总统大选中,美国始终保持着低调,并在选举结束后,迅速承认了“有利于俄罗斯的选举结果”。

其次,尽管美国政府在选举过程中始终保持着低调,但是,由于乌克兰的那位“东风吹来西边倒”、但内心始终是亲西方的“美女总理”势力庞大,且不甘心选举落败,这也就为“美俄交割”之后的乌克兰局势留下了极大变数。

●“被迫无奈”的美国人还是留有后手的

也就是说,华盛顿虽然“被迫”向莫斯科“交割”了“乌克兰局势”,默认了“俄罗斯影响”重新主导“乌克兰对外政策”,但是,“被迫无奈”的美国人还是留有后手的。

显然,“被迫向莫斯科先行交割‘乌克兰局势’”的华盛顿,也在“耍手段”逼迫俄罗斯“立刻兑现”美国所急需的东西。作为美国留直的后手,势力庞大、且不甘心选举落败的‘美女总理’及其领导的亲西方政治势力,日后将随时可以拿“选举公正”说事儿,如果俄罗斯不配合的话。

●为什么“美印”、“俄印”近来连续提升军事合作层次?

非常清楚,美国“首先需要的”就是俄罗斯的南亚配合,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一直就非常乐意提供的“俄罗斯通道”并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恰恰在于“俄罗斯 必须帮助美国‘有效地威、逼、利、诱’印度,令印度有决心在军事层面上对巴基斯坦(也就是中国)施加“最大的战略压力”。

如果我们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美印”、“俄印”近来连续提升军事合作层次了?

●美国“其次需要的”就是俄罗斯的伊朗政策

另外,美国“其次需要的”就是俄罗斯的伊朗政策。有必要强调的是,尽管我们将之列为“其次需要的”,但绝不意味着它们在重要性的层面上也是如此排序的。不 仅不是,反而恰恰相反,就目前而言,在美国决策层的“翻盘程序”中,“切实拿到”俄罗斯“支持以美国条件制裁伊朗”的“最终态度”,从而“一举解构”在伊 核问题上交织而成的、羁绊美国全球战略多年的“中欧俄战略协作”,根本就是美国极力寻求南亚破局的主要目标。

在这里,我们想强调三点:

●“以美国条件”去制裁伊朗,其实就是在“制裁中国经济”

一,在相当程度上,由于中国对伊朗的石油需求巨大,因此,即便是仅仅从经济层次观察问题,也不难看出,一旦俄罗斯最终选择支持、并落实“以美国条件”去制裁伊朗,其实就是在“制裁中国经济”。

●一旦欧盟最终选择向美国提供、并落实南亚配合,其实就是在“经济攻击中国”

二, 在相当程度上,维护南亚局势(其实就是巴基斯坦)的基本稳定,是中国维持住中国-伊朗之间战略联系的关键,维持中国西部经济稳定发展的关键,因此,即便是 仅仅从经济层面观察问题,同样不难看出,一旦欧盟最终选择向美国提供、并落实南亚配合,其实就是在“经济攻击中国”。

●掩盖在“美国南亚破局计划”与“美国制裁伊朗方案”背后的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三,由于伊核问题与南亚稳定、是中国维持中东、中亚、以至全球影响力的关键支点,而中国经济所需的进口能源主要来自中东与中亚,因此,即便仅仅是从经济层 面观察问题,我们也不难下结论,掩盖在“美国南亚破局计划”与“美国制裁伊朗方案”背后的,其实都是一个意思,就是希拉里在巴黎公开叫嚣的那层意思 --“.....如果中国继续拒绝制裁伊朗.....中国就可能隐入孤立.......中国从外界获取能源的渠道就可能被切断”。

●在希拉里的公开叫嚣中,显然“掖着”这样一层警告

然而,通过上面关于“某种原因”或者“某种情况”的讨论,如果仅局限在经济、或者能源层次考虑问题,那么,我们应该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希拉里的公开叫嚣 中,显然“掖着”这样一层警告:如果中国继续拒绝“以美国条件”制裁伊朗,那么,“中国从外界获取能源的渠道”就可能因“某种原因”、在“某种情况”下, 被美国自己;或者被“欧美”双方;甚至被“俄欧美”三方、亦或俄美欧、日、印等N方所切断;

●美国被迫向俄罗斯交割“乌克兰局势”的真正原因

有必要补充的是:

1:所谓“美国自己”所切断,指的是美国或亲自出手当海盗、企图在海上切断中国能源线;或亲自上阵在南亚破局,企图在陆上切断中国能源线;

2:所谓“欧美”双方所切断,指的是欧盟最终向美国提供、并落实南亚配合,从而欧美联手攻击中国经济、特别是金融;

3: 所谓“俄欧美”三方、或者俄美欧、日、印等“N方”所切断,指的是一旦俄罗斯最终选择支持、并落实“以美国条件”去制裁伊朗(其实就是“制裁中国经 济”),那么,将对“2(欧美联手经济攻击中国)”的形成具有催化作用,并极可能吸引日本、印度的跟进,从而最终有可能演化成“N方”攻击中国经济的局 面。

不难看出,“3”是对中国最为不利的局面,较“2(欧美联手攻击中国经济)”更加不利,也就是希拉里所期望的“孤立中国”,在欧盟坚持要美国“先行兑现” 中东和平进程“才”愿意考虑提供南亚配合的情况下,形成这一局面的关健就在于俄罗斯的战略选择,如果搞清楚这一点,那么,我们也就可以明白:美国被迫向俄 罗斯交割“乌克兰局势”的真正原因。

●我们之前的一个观点

然而,一如我们之前强调:

1:东欧方向是俄罗斯的重中之重,由“俄罗斯武力肢解格鲁吉亚、从而有效制止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整个过程来看,在面对北约(欧美)的时候,俄罗斯要想维护 自己的战略底线(更别提一般的战略利益了),离开“上合(其实就是中国)”的“充分理解”是根本做不到的。(有关这一点,在格鲁吉亚战争前后,我们已经详 细讨论过,在此不再重复)。

●维护“上合”的团结是如此之重要,对中国如此,对俄罗斯更是如此

2: 维护“上合”的团结是如此之重要,对中国如此,对俄罗斯更是如此。由于中国独特的政治、特别是经济结构,失去“上合”,战略空间上的损失虽然惨重,但不至 于立刻分崩瓦解,但曾经“被美国休克”的俄罗斯就不一样了,可以这样说,由于俄罗斯即有的政治、特别是经济结构,俄罗斯今天失去“上合”、明天红场就可能 上演颜色革命,对俄罗斯能源外送至关重要的乌克兰、中亚国家,将立刻远离俄罗斯,俄罗斯能源为主的经济就很可能“再次休克”,美国智禳之“肢解俄罗斯”的 预言将极可能成为现实。

●俄罗斯一旦最终选择支持、并落实“以美国条件”去制裁伊朗,意味着两层意思

而一旦俄罗斯最终选择支持、并落实“以美国条件”去制裁伊朗(其实就是“制裁中国经济”),本质上意味着两层意义:

首先,是交织于伊核问题的“中欧俄”战略协调将正式瓦解;

其次,在“首先”的基础上,形成于中亚、中东之“中俄共同利益”上的“上合组织”,也就将随之瓦解。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只要“美国版伊朗制裁案”中包括有“可能对中国经济直接、或间接造成重大损害的内容(全面制裁伊朗就是的)”,那么,俄罗斯最终 选择支持、并落实“以美国条件”制裁伊朗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这等同于“制裁中国经济”,延伸开来,即便仅仅从“上合”组织的“去与留”、将对俄罗斯政 治与经济的稳定造成全面冲击的层面去考虑问题,最后也等同于制裁俄罗斯自己。

●形成“3”的局面不太可能,制造“1”的局面又没有胆量

显然,在我们看来,既然形成“3”的局面不太可能,制造“1”的局面又没有胆量,因此,尽管美国被迫向俄罗斯“先行交割”了“乌克兰局势”,且华盛顿在“交割”之余也留了后手,但在我们看来,先行交割也好、留下后手也罢,全然着眼于将形势导入“2”的局面。

有意思的是,为了实现“2”,长久以来,华盛顿可谓不遗余力,但总体上看,直至“迪拜世界倒债”之前,美国针对欧盟所施展的手段都是“诱”字为主。

以“迪拜世界倒债”为转折点,美国开始对欧盟“逼”字当头。

●“美国资本”正在尽一切手段激化有可能导致欧元终结、欧盟解体的希腊危机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美国针对中国、也针对欧盟、甚至针对伊朗做的第二件事情:

其二,“美国资本”正在尽一切手段激化有可能导致欧元终结、欧盟解体的希腊危机。

事实上,早在“迪拜世界倒债”的第一时间,我们就曾经强调两点:

第一,尽管“迪拜世界倒债”受到冲击的主要是欧洲银行,但短期内“迪拜世界倒债”事件不会失控;

第二,我们之所以认为“迪拜世界倒债”事件短期内不会失控,主要根据在于“这是美元本位制瞄准欧元”精心下的一着棋,其意图又在于两点:

其一,是“显性”的,是强烈警告欧盟,以“迪拜倒债事件”随时可以演绎成“欧洲金融的倒债风波”去威胁、并“敦促”欧盟尽快提供美国急需的阿富汗配合、巴基斯坦配合;

其二,是“隐性”的,是在“其一”的基础上,面向市场,正式开始营造“欧元不行了”的“强大市场预期”。

非常清楚,从“迪拜倒债事件”到“希腊债务危机”,不过是美国旨在“威逼欧盟就范”的既定脚本而已。

而就目前美国急需解决的经济问题而言,“威逼欧盟就范”、向美国提供南亚配合,也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在这个问题上,一如我们之前所强调的,即便是威胁、并“敦促”欧盟尽快提供美国急需的阿富汗配合、巴基斯坦配合,从而准备在南亚进行破局,基于科索沃战争 的那段历史,基于欧元对美元所构成的威胁,特别是,基于欧盟一俟《里斯本条约》通过,政治整合才刚刚开始,就在形势的逼迫下,迫不及待地将军事整合提上议 事日程的残酷现实,同样已经感觉到时不我待的“美元本位制”,是无法掩饰其伺机“彻底解决欧元”之企图心的。

讨论进行到这里,我们再来阅读上述新闻。请大家注意这两段文字,原文分别是:

第一,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周四(北京时间周五)表示,她对美国当前的财政状况感到痛心,并把巨额赤字的原因部分归咎于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一派胡言的”建议。

第二,“我曾担任参议院预算委员会成员,我清楚记得有一次我们举行听证,格林斯潘来宣讲为何要增加开支和减税,并说我们其实无需还债,在我看来简直是一派胡言,” 希拉里补充表示。

第三,希拉里敦促国会遏制联邦预算赤字。截止到去年9月的上一财年中,美国政府赤字总额已达创纪录的1.4万亿美元。

第四,“我们必须重视财政赤字和外债压力,因为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还涉及到国家安全。我不希望美国一直处在债务国的地位,负债程度达到如此严重,”希拉里说。

●格林斯潘“不用还债”的说法之所以是“一派胡言”,是因为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没有打赢

在 这里,我们无意再去解读格林斯潘的“一派胡言”,因为早在次贷危机爆发的时候,我们已经详细的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在此,只想重复一点,即:以今天的观点 看,格林斯潘所谓“不用还债”的说法当然是“一派胡言”,然而,之所以这样,就因为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都没能取得胜利。换句话说,如果美国打赢了伊拉 克战争、阿富汗战争,那么,不仅将美国经济逼入严重境地的次贷危机不会爆发,格林斯潘当年夸口的“不用还债”也将成为事实。

●美国可能的计划是

显 然,现在再去斥骂格林斯潘,对解决美国严重的经济问题没有任何助益。事实上,根据我们的评估,为了阻止被“新的会计准则”暂时掩盖住的“金融黑洞”再次演 化成金融危机,美国可能的计划是:仅今年上半年,就准备通过“华尔街金融永动机”至少“净抛出”近2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以向中国(东亚经济)发起有效的经 济、特别是金融攻击提供“零成本弹药”、从而伺机从“打垮中国(东亚经济)”的过程中攫取足够的利润,尽可能冲销美国金融体系暂时被掩盖住的“金融黑 洞”。

●美联储现在干的事儿,本质上就是在搞“国家洗钱”

另外,在我们看来,至于美国今年上半年需 要公开发行几千亿美元的国债,所以需要制造“话题”以吸引东亚、特别是欧洲资金回流美国,这不过是个障眼法而已。因为仍然处于金融危机之中的美国,由于不 可能进行“实质性的金融改革”,因此,它要想即维持其经济、特别是金融的正常运行,又对其它经济体发动经济、甚至金融攻击,其所需要的资金量,早已远远超 过了“目前市场上可以流动的资金”。

至于美国如何解决天量资金来源,请大家记住一句话:美联储现在干的事儿,本质上就是在搞“国家洗钱”,在以“国家的账号”,将“凭空产生的天量计算机符 号”经各种方式、小心翼翼地“洗”成“市场上可以合理、特别是合法流动的美元(否则就会立刻导致利率的剧烈波动、以及美元的瞬间崩溃)”,之后,再想办法 用这些“洗出来的钱”、去买进、或者卖空“各种资产”,特别是将其注入其它经济体,去买卖其它经济体的实体资产、或者金融资产,以达到攻击、获利,甚至控 制其它经济体的实体经济的目的。

●为了确保“美元本位制”的稳定,就必须破坏人民币与欧元间的合作基础

而要实现上述目的,就得保证“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运行稳定、利润高效,而做到这一点的前提又是得确保“美元本位制”的地位稳定。

显然,在人民币远未国际化的今天,唯一能与美元争夺“世界货币本位制”的就是欧元,唯一有能力“全方位吸纳”自美国流出的资金、人才、技术等“诸生产要素”的,也是欧盟。

值得强调的是,中国(东亚)经济之“实体产品”的“主要流向”,即反映了“美元本位制”的现实,也将“决定”、或“反决定”于“美元本位制”的未来。

不难看出,为了确保“美元本位制”的地位稳定,就必须破坏人民币(东亚经济)与欧元(欧盟经济)之间的合作基础。

因 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国计划向中国经济(东亚经济)、特别是金融发起攻击的意图(也是南亚破局的核心意图之一),仍然在于“以攻击的方式”将同时向欧 盟与美国提供“实体产品”的中国(实际上是东亚经济,其实也包括日本、韩国等)经济政策、特别是金融政策“悉数逼入”美国轨道,并以这一“逼入进程”为 “支点”,全面破坏中欧之间、或者“非美之间”的战略合作基础,并伺机对欧元进行最后的一击,彻底瓦解刚刚通过《里期本条约》、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欧盟,为 美国日后领导并改组北约、以封堵、继而肢解俄罗斯、中国做战略准备。

在这个问题上,不论是中国、欧盟、还是俄罗斯的人们,都要有清醒的认识才行。

●如何看待格林斯潘“不用担心还债”的问题

最后,在如何看待格林斯潘“不用担心还债”的问题上,我们想强调两点:

第一,由于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没有取胜的原因,格林斯潘的“不用担心还债”已然成了“一派胡言”;

第二,希拉里之所以在今天将格林斯潘的“不用担心还债”斥之为“一派胡言”,是有一番威胁的意味的,但与那种“可能切断中国能源运输线”的威胁之性质不 同,这分明是在警告美国最大的债主--中国,如果中国(东亚)经济之“实体产品”的“主要流向”偏向欧盟、从而最终毁灭了“美元本位制”,即便格林斯潘的 “不用担心还债”的确是“一派胡言”,但美国也可能真的还不了债了。

第三,对于第二,我们的观点是,有朝一日,如果美国果真破落到还不了“美元债务”也不要紧(这意味着美联储不再有能力无限发行的美元了,也意味着美国那十一艘航空母舰开不动了、必须裁减了),只要美国须用人民币来结算中美贸易也行。

点击过万.奖励五十工分.

本文内容于 2010-3-2 0:49:57 被十万重山编辑

9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