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枪刺 第四卷 翻云覆雨 九四

nickhand 收藏 3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九四

索菲亚一股碌从地上爬起,对手持双枪的那人说到,“通知教官,基地事件那次的高手已经现身。”说完俯身检查袍服男的伤势。

她们本是印度最神秘的顶端武装,这些年在LSH旗下研究机构的协助下,从各地发现的拥有特殊能力的人被集中在一起训练,形成凌驾于印军常规武装力量之上的特别部队。在民间被传说为异能战士。索菲亚以控制金属的特殊能力著名,外号小暴风,和拥有大地之力的袍服男哈德姆是一组,两人配合能力也产生变异,可以短时间隐去形踪。

张驰的内家真气实际已经重创了哈德姆,他们本就是应LSH组织派驻印度的教官所请,出马追踪上次外星人基地事件中遭遇的超级高手,这次是闻讯赶来的,只是以他们极为自负的本领,遇到张弛也是铩羽而归。

马三和手下对张驰感恩戴德,张驰却是很严肃的对他俩警告,敌人很快就会追来。马三眼神相当灵活,张驰一看就不喜,救他们也只是因为彼此都是中国人,来时也有过同车的缘份,当然也有利用他们分散追兵的打算。

马三表示他们有熟悉的通道回国,询问张弛是否跟他们一起走。张驰并没有答应和他们一起行动,而是扔给他们一把突击步枪和两匣子弹,任由他们离开,自己追上贼王他们,之后大家找了一处安全点的地方停下休息。

打开微脑,在网络上搜寻着周围的所有信息,现在这一带的形式非常紧张,印军正在紧锣密鼓的调集兵力进行防守,或是企图进行反攻。反正网络上的消息各种各样枚不胜举,倒是一幅卫星地图引起了几人的注意,经过对照,他们现在的位置己经在不丹境内,非常靠近达旺一带。几个人立即决定向东北方向翻越山区进入达旺地区,这一带山险林密,敌人就算是追兵再精锐,也得考虑考虑再追击。

连绵的山岭,陡峭难行,山间本就没有路,张弛他们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来了,怎么走出去也不知道。很简单,维吉儿他们现在都躺在医院之中,也没办法帮他们。现在只有顺着大方向朝国内方向走。

贼王甩手飞出手中的匕首,化作一道寒光擦过吴军的脸颊,将一条墨绿色的手腕粗毒蛇钉在吴军脑侧树干上,吴军吓出一身冷汗,定了定神,随手将扭曲的蛇躯掳直,手中刀锋一转,蛇皮脱开,蛇胆正落在手中。

“清炖最好。”小胖一脸的汗水,咕嘟咽了一下口水说道。

张弛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大家往上走,看样子要下雨了。”话音未落,一声呵斥从前方山坡上传来,几个人同时一惊,听口音像是印度话,随即就是枪栓拉响的声音。

“趴下!”张弛已经看到了山坡上的情况,一座年代颇为古老水泥碉堡耸立在山坡零落的山石之间,和几组战壕一个暗堡、一栋只有一层的四五间坚固的矮屋组成一个哨卡。

张弛示意几个人赶紧后退,前方的喊话声再次响起,“铛铛铛···”的重机枪随即响起,子弹打在附近,溅飞的泥土洒了小胖满头满脸。回头看了一眼来路,贼王的汗珠子一下子就下来了,现在他们几人处于一个凹下去的地方,左侧是陡峭的山坡,下面是幽深的山谷,看样子山羊也无法再上面落足,右边不远就是一片草坡,没有任何掩蔽物,而要下山或是要上山都要经过100来米的空旷处,刚才来的时候没注意,现在看来这些地段是哨卡上的人有意而为的。

这里地方大小,敌人只要动用迫击炮,三两炮几人就无处藏身了。刚把想法说出来,就听到“吱而!”一声尖啸,一颗迫击炮弹飞落下来!

张弛急中生智,手腕上的激光闪电般飞出,在头顶将炸弹射中,很幸运,迫击炮炸弹落地后没有炸响。身影随即冲出,激光枪的输出调整为最大,一道光束将敌人的重机枪阵位击毁,暴雨般的子弹顿时倾泻而来!

这里射界相当好,张弛所处的位置及其不利,但是却是后退不得,当下将速度发挥到极限,一道流光般向200米外的印军哨卡扑去!守卡的士兵均是大惊,却也聪明的按照早就划定好的射击区域利用火力封锁。

张弛一声啐骂,头盔合上,左手中合金匕首挑飞几颗尖啸的子弹,右手突击迎着弹雨反击,背后枪声大作,贼王他们已经抢出,伏在地上向哨卡开枪压制。

哨卡上的一个排士兵尽皆骇然,他们本就是一个加强排,因为中印之间正在爆发边境战争,不丹军方对边境地带的一些哨卡有一个班普遍加强为一个加强排,拥有两挺重机枪和两门迫击炮,轻武器若干。眼看着眼前这人好像身中无了数子弹,却是毫发无损的冲近,一个个顿时如见了鬼般心惊胆战。

张弛距离第一道战壕和水泥碉堡还有50来米时手中突击已经抛弃,短枪在手,神妙的近战枪法弹无虚发,“叮”的一声,手枪子弹撞上重机枪子弹的轻响自千百种声响中清晰传出,眼角的余光看到重机枪射来的三颗子弹改变方向斜斜飞走,身形一转,突然成之字折射,两颗拇指手雷夹着尖啸钻进水泥碉堡的地面层,轰然炸响中贼王和小胖已经冲了过来,战壕里匆匆检查一遍,只发现四具尸体,敌人都撤到后面战壕里去了。

吴军扑通一下跳下战壕,崴伤的脚痛的他一咧嘴,将枪架在石头上,就是三发点射,打得对面石屑四溅,五人占据了第一道战壕和敌人对射。张弛摸进碉堡中,扯出来几箱子子弹,“别乱开枪,咱们必须速战速决,不丹的后继部队肯定离这里不远。”

贼王摸着枪,监视着对面的敌人,这些家伙不知道是怕死还是震得这么狡猾,一直缩在暗堡和几个战壕里,和那个一层的坚固建筑组成交错火力,张弛也没有再冲,敌人的重机枪撤到暗堡里去了,这次配合几把阻击枪打张弛时瞄的都是头部。并不是他们的战斗力很强很强,而是这里的地形限制了张弛的发挥,而他们的火力却是可以最大限度的得到发挥!毕竟这里地形险要,要通往他们扼守的后面阵地,张弛他们必须经过一个宽仅三米多的坳口,一挺机枪就可以轻易封锁住,通过时你还得面对左右两侧的集火射击。

“嗞!”一粒雨点打在滚烫的枪管上,冒着白烟消失,大雨临头,顷刻间一片白茫茫的雨线铺天盖地而来。枪声一下子消失无踪,双方都是紧密的注意着那道狭窄的坳口。

张弛他们迅速翻出战壕,沿着小路向山上继续前行,走了不到三百来米,小路就消失不见了,张弛领头,他在雨雾中的视线并不受什么影响,领着大家在山脊下方三百米的山坡上继续前行。雨大的惊人,走了几公里,张弛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岩洞,将一只野猪模样的动物赶出去,五人占据了这个地方临时歇脚。

“敌人会不会追来?”吴军擦着脸上的雨水,心有余悸的问道。贼王“呸”的吐出口唾沫,“真奇怪,这大山里头,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哨卡?”

白崖正在全神生火,闻声闷声道;“刚才那里应该是不丹的哨卡,我们肯定已经到了边境,看他们这么轻易的就开火,应该是把我们当做中国的侦察兵了,以为咱们是来摸哨的。”“这么说咱们原本已经转到了国内,现在又冲到了不丹境内?”贼王反问道。

“很有可能。”张弛继续说道;“这边境线本就犬牙交错,咱们的大方向没有错误,继续向前,应该不久就可以到达达旺方向了。”

小胖笑嘻嘻的说道;“这地球是圆的,咱们怎么走都会到达目的地的。”贼王笑骂“贫嘴!”张弛和贼王擦干净微脑上的水分,各自打开,张弛的微脑可能在刚才的战斗中损坏了,一片黑屏。贼王的微脑打开,竟然连上了卫星定位,看了之后大喜;“乖乖!咱们翻过这个山脊就是中国境内了。众人听了都很高兴,笑脸在红彤彤的火光映照下显得喜气洋洋。

贼王随手打开网络,这里的无线信号不行,连不上,贼王有点疑惑,怎么卫星定位都能接收到,网络到连不上了?

张弛随即提醒,“只有一个可能,这附近有军事基地。”贼王;“你是说军方这里有个卫星定位接收站?”

张弛点头,突然侧耳倾听,“有客人来了。”外面一声清晰的佛号传来,洞口雨幕中一个和尚单掌朝着这边合十,“鸠摩智请教高人姓名。”淡淡的语气说不出的从容,好像他不是站在暴风骤雨的荒山野岭,而是站在春花雪月的美景之中。

“鸠摩智?这名字很有点熟悉感?”贼王摇头以示想不起来。

白崖很是淡然的问道;“大师很钦佩当年的吐蕃大师鸠摩智上人?”

雨中的和尚脸上没有一丝异色;“小僧确实非常仰慕昔日的吐蕃大师鸠摩智上人,是以以此名自称,想不到还有同道知道昔日的一代上人。”

张弛开口;“你是为了索菲娅她们而来、还是为了别的?”和尚依然是那么的云淡风轻,“本上师为了武道而来,闻说施主有一身深不可测的绝世武功,特来请教。”同时身边翩然落下两个被雨淋得相当狼狈的人来,原来是被张弛击败的索菲娅、以及枪法神妙的双枪男。张弛站起,示意全神戒备的贼王他们不要掉以轻心,面对鸠摩智轻轻走出,雨水很快就打湿了刚刚烤干的衣服,刚刚走出、耳中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随即就迅速扩大成轰隆隆的巨响。张弛顿时色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