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神算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江东之行(二)(重新修正版)

baker_168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4.html[/size][/URL]   第三十八章江东之行(二)   (重新修正第三人称版)   说那谢旌叫刘皓报上姓名,以便将来有机会可去报恩。   而刘皓随即答道:“你还是把那两辆马车先放走吧,我看他们被你吓得不轻呢。”   谢旌摸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走到第一辆马车的旁边,对着车窗恭恭敬敬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4.html


第三十八章江东之行(二)

(重新修正第三人称版)

说那谢旌叫刘皓报上姓名,以便将来有机会可去报恩。

而刘皓随即答道:“你还是把那两辆马车先放走吧,我看他们被你吓得不轻呢。”

谢旌摸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走到第一辆马车的旁边,对着车窗恭恭敬敬地说道:“刚才令老人家和两位美人受惊,真十分抱歉,我谢旌是逼不得意才做山贼的,刚才受到一番话所感化,今后决意从军,不做山贼,你们现在可以走啦。”

谢旌说完,只见从第一辆马车上走下一名老者,而那名老者又走到徐盛面前拱手说道:“谢谢兄台刚才仗义相救。”

徐盛即摆手答道:“这不全是我的功劳,如果不是他们出手相助,我徐盛一人怎能轻易就打倒那帮人。”

徐盛说完,随即指了指刘皓这一边。

而谢旌又立即说道:“是啊,刚才就是他的一番话感化了我。”

那老者见状连忙走过去,对着刘皓,恭敬地拱手问道:“老夫乔玄,多谢壮士刚才仗义相救,敢问壮士姓名,是哪里人士?”

刘皓听那老者自称是乔玄,心里便知道,刚才谢旌说要劫马车上那两个女子就是乔玄那两个貌若天仙的女儿——乔薇和乔倩,即江南两美,大乔和小乔。

刘皓连忙又恭敬地答道:“乔公莫客气,我叫刘皓字子帆,是涿郡涿县人士。”

乔玄听刘皓这样说,却十分惊奇地打量了一下刘皓后,微笑着说道:“你就是连曹操也忌讳三分,灭吕布,反攻寿春的那位刘皓刘军师?”

刘皓微笑着,正要准备回答,不料吕蒙在旁边大声说道:“当然就是他。”

乔玄转头看一看吕蒙,随即问道:“他是……”

刘皓立即介绍道:“他叫吕蒙,是子帆在巢县认识的。”

乔玄与吕蒙也相互行个礼,然后又再问刘皓道:“为何子帆会到江东来?”

刘皓接着答道:“天下大势,有能者居之,要成就一方霸业,自然需要众多的人才辅助,我自帮助兄长取下淮南一带后,需要治理的地方很多,但现在我兄长麾下的贤能却很少,又听闻江东人才众多,因此这次来江东,是为访贤而来,但无奈又没有明确目标,只有四处麻木乱闯,所幸我来了不久便给我遇上吕蒙和乔公你。”

乔玄见刘皓年青俊朗,言谈举止都彬彬有礼,加上刘皓早已名声在外,乔玄对刘皓也甚为欣赏,又再说道:“老夫早已听闻子帆你神机妙算、用兵如神,今日一见,子帆你不但有谋,而且武艺还不错呢,老夫十分欣赏你这等人才,既然你这次来江东为访贤而来,又出手相救于我们,老夫就介绍一人给你认识。”

刘皓听了立即眉开眼笑,急不可待地问道:“乔公要介绍何人?”

乔玄又说道:“他是老夫的门客,我两个女儿现在也跟他学琴,他名叫顾雍字元叹,他少时拜蔡邕为师,学习弹琴和书法,他为人虽然沉默寡言,但其实甚有才华,将来必是出色的治国之能臣,他常常感叹自己空有一身才学却未能遇到明主……”

刘皓还没等乔玄把话说完,就急切地插话道:“顾雍现在身在何处?”

乔玄看刘皓如此着急,求贤若渴的样子,却在哈哈大笑,然后再说道:“顾雍现在就住在我皖城的家中,既然你也还没有明确的目标,不如现在就随我回皖城家中,让我介绍与你认识。”

刘皓非常开心,但想起还未与吕蒙回径县去回复她姐姐,于是刘皓便与乔玄说道:“多谢乔公,但现在我们去径县还有事要办,不如你先回皖城吧,等我们办完事,我们一众人定会去你皖城的府中拜会的。”

乔玄听了也拱手说道:“那好,那到时候再见。”

刘皓随即也拱手称好。

说完,乔玄便转身走上马车,对着众人再拱拱手,那两辆马车便缓缓驶去。

而在刘皓与乔玄谈话期间,不但徐盛以惊奇的眼光注视着刘皓,而且还有两双魅惑动人的双眼也在注视着他,这两人,当然就是乔家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了。

而那徐盛见马车渐渐驶离后,他却立即走上去,半跪着对刘皓拱手说道:“徐盛早耳闻刘军师大名了,也很想跟随刘军师打拼天下,今日竟然被我在此地遇见刘军师,徐盛愿跟随军师左右,为军师立犬马之劳。”

刘皓相当高兴,但当刘皓正要伸手去扶徐盛之际,突然谢旌也跑过去,半跪着对刘皓说道:“我谢旌也愿为军师立犬马之劳。”

刘皓微笑着伸手扶起徐盛和谢旌后说道:“我替我兄长欢迎你们的加入。”

徐盛和谢旌随即站了起来,而谢旌又说道:“在前面的山中还有我的结拜大哥叫李异,他和我一样也很想遇到一个明主,如今遇到刘军师你,我想我大哥也会和我一样愿为军师你效力的。”

刘皓听后便问道:“李异?此人比你如何?”

谢旌立即说道:“我大哥李异和我是同乡,也是会稽山阴人,他有万夫不当之勇,使一把开山大斧,且力大无穷,我武艺不如他。”

刘皓边听谢旌说也边回忆着自己所知的历史,心想着:据我所知,在史书上对李异和谢旌两人的记载虽少,但也有说他俩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是后来吴国的猛将,而史书还记载过他俩与张飞之子张苞交战过,谢旌虽二十个回合不敌张苞,但李异却与张苞对战三十回合而不分胜负,他们虽不是名将,但也属于勇猛之士,史书虽对他们记载甚少,但也不代表他们的能力不高,看来江东之行一开始我便收获良多。

刘皓十分开心,对谢旌说道:“我现在与吕蒙要去径县一趟,你先回去与你大哥说明情况,我们到径县办完事后再上山上找你们。”

说完,谢旌就带着其余人回到山上找李异。

然后刘皓便和典韦、吕蒙、徐盛和五个侍卫向径县而去。

他们几人穿过丛林,很快就到了径县。

江南小镇,处处都见小桥与流水,而那径县,东面是山,而两条小河穿城而进,且环抱全城,在县城之内,只见妇女在河堤边洗衣,孩童在河中玩水,竹筏和小船不时从河上驶过,每隔一段路便建有一座石桥,这里民风淳朴又风景如画。

正是市井长街石桥连,春水绿柳影湖边,轻舟客船穿城过,稚子嬉水乐连天。

虽然这里不久前才易主,现属于孙策所管辖,但百姓却依旧过着原来的生活,江东的地方自从孙策入主后的几十年间,都会过着这些安定祥和的生活,也难怪江东这地方能出这么多文人雅士。

刘皓、典韦他们几人跟着吕蒙,穿过了几座小桥,又转过几条小巷,终于走到了吕蒙姐姐所住的地方,吕蒙带着刘皓他们,穿过前厅,走进了中庭花园。

在花园之中,刘皓见到一个素衣打扮的女子正在井边打水,吕蒙见了,立即跑上前,边帮忙打水边说道:“姐姐,阿蒙回来看你啦!”

而那素衣女子看了看吕蒙却现出十分惊愕的神情,即说道:“你怎么会回来?你不是在外避祸吗?”

吕蒙连忙说出在巢县所发生的一切,随即又说:“幸好有这位大名鼎鼎的神算军师相救,我才得以脱身,后来我还拜了他为师,等将来学有所成,就能和军师一起打拼天下,匡扶汉室了。”

吕蒙的姐姐听后,立即打量了刘皓一下,然后请刘皓他们进内堂,而刘皓也趁机也打量了这女子一番。

只见那女子,她粉装素衣,一双秋水眼,柳眉薄唇,容貌丰美,举止若娴,又绵言细语。

刘皓他们几人跟着吕蒙和他姐姐走进内堂之后,又分宾主坐下,彼此又客套一番,吕蒙随即说道:“姐姐,其实这次我前来主要是与你辞行,因为我要跟随军师去刘备那,以后可能很少与姐姐你见面了,也请姐姐你莫再替我担心,如今阿蒙已长大了,该是我去建功立业的时候了。”

吕蒙的姐姐听了都甚是安慰,随即设下酒宴,吕蒙的姐姐还请刘皓他们在她府中留宿一宵,刘皓盛意难却,于是当晚,刘皓等一众人就在吕蒙的姐姐家留宿。

于晚上,因为刘皓挂念赵倩,一夜也无法入睡,时至初更时分,刘皓见月色明朗,于是便独自走去中庭园子里。

刚穿过长廊,走到园子就见到吕蒙的姐姐就在月色之下,石桌之上编织着一双鞋子。

刘皓走上前即说道:“吕蒙知道他姐姐为她亲手造鞋至深夜,一定深受感动。”

吕蒙的姐姐见到刘皓,连忙站起来行礼,请刘皓坐下后就说道:“我父亲一早就死于战场之上,我与阿蒙和母亲三人相依为命,母亲更是身兼父职,我见母亲如此劳累,也帮忙照顾家小,阿蒙自小就天资聪颖,又学了一身好武艺,但少时他却不太懂事,在外四处惹祸,令母亲时常很生气,很忧伤,后来我嫁与邓当,几年前阿蒙更偷偷地跟随我夫君去攻打山越族,后不忍受辱,杀害了我夫君的一个部下,后来才知道,这名将领原是巢县县官的大儿子,但这时母亲已与阿蒙四处避祸了,没想到最后母亲因过分担忧而死,而阿蒙竟又不知情地独自一人躲到了巢县,最后还被发现了,多谢你仗义相救,阿蒙现在才能如此平安无事,刚才听他所言,他真的长大了,希望军师以后要多多指教指教阿蒙才是。”

刘皓连忙谦虚地说道:“请你放心,我看吕蒙他将来必成大器,只怕子帆才识浅薄,也谈不上指教吕蒙。”

就这样,刘皓和吕蒙的姐姐彼此在月色之下,聊到了三更之后才各自回房休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