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外交之行 第三十八章 杀出重围(2)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28 1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67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义勇军抵达距离苇河二十公里外的一座小村庄,李斌下令队伍暂停前进,他等待队伍做好进攻之前的准备工作。

前方伪装成平民的侦察连长邱良平回来汇报说:“师长!鬼子在苇河兵力虽然不多,但是他们的大部队在后面,拥有大批的坦克和重炮!”

“在苇河有多少鬼子和多少伪军,在后面赶来堵截我们的,又有多少鬼子和多少伪军?他们有多少重炮多少坦克?”李斌问道。

邱良平回答说:“鬼子在苇河,只有一个旅团的兵力,另有伪满军三个师的兵力。但是,后面赶来堵截我们的,有鬼子的五个师团和伪军二十多个师!这次,鬼子最精锐的师团第五师团也倾巢出动!”

第五师团,号称钢军,是拥有战车的一支精锐师团。一般的日军师团,下属的是骑兵联队,而第五师团下属的是战车联队。

听说第五师团也赶来,李斌的眉头微微一皱。

只听邱良平继续往下说:“鬼子这次来势汹汹!他们携带了大约两百辆的各种战车,还有两百多门重炮和数千门小炮!”

李斌听邱良平这样一说,他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好家伙!这次,鬼子看来是不惜血本!连看家老底都搬出来了!”

且不说那三十万伪满军,单单就说十万鬼子,而且其中有个第五师团,这样的兵力,若是用来对付国民政府军,恐怕是能够横扫半个中国!

李斌接着又问:“小邱,后面大队的敌人,预计还要多久能够赶到?”

邱良平回答说:“我们在前头还有侦察兵,他们已经发现了,按敌人的行进速度,估计在一天一夜之后就能抵达苇河!”

听完了邱良平的汇报之后,李斌把手一挥:“走!我们看看鬼子的防线去!”

说完,李斌,洪彪和肖柏便带着几名警卫战士,一起来到距离苇河鬼子防线大约五公里外的一处小树林中。

到了树林中,李斌拿起望远镜,看了看苇河的防线,他发现,在这里敌人戒备森严,各种壕沟都是加深过的壕沟,估计鬼子是吃了李斌坦克的亏吧,因此他们专门布置了反坦克壕沟。

纵横交错的沟壑后面,是各种各样的明碉暗堡,各种战壕,单兵地堡和散兵坑密密麻麻布置在防御阵地中。

“师座,这里的鬼子不很多,我们重炮一轰,坦克一冲,不就解决问题了?”洪彪说了句。

李斌摇了摇头说:“这里的鬼子已经是老油条了!他们布置了反坦克壕沟!我们的坦克要冲过去有点难度的!”

“我们火力上比他们强得多,还怕拿不下苇河?”肖柏问道。

李斌回答说:“我所忌惮的,根本就不是苇河的那么点鬼子,而是在苇河后面的大批敌人!他们很快就能赶到!我们若是不能在一天一夜之内拿下苇河,恐怕我们反而要被敌人包围!”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洪彪问了一句。

“把靳虎给我叫过来吧!我要问问,这里有没有小路可以绕到苇河后面去的!”李斌转头对一名警卫战士说。

不一会儿,骑兵旅长靳虎前来,李斌问道:“此处还有没有小路可以绕到苇河后面?敌人已经做好反坦克的准备,我们不宜强攻。”

靳虎回答说:“小路是有,可以绕到苇河后面,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李斌道。

“只不过那条小路只能通过步兵和骑兵,而且中途要通过一条小河,不会游泳的步兵也无法通过,更不用说坦克和重炮。”靳虎回答道。

战马会游泳的,因此骑兵其实很容易通过。

“原来如此啊!”李斌点了点头道。

突然,李斌心生一计,他说:“其实,只要骑兵能够通过即可!我现在有一个绝妙的主意!”

“不知道师座有什么主意?”靳虎问道。

李斌回答说:“我刚刚观察了一番苇河一带的地形,我们要攻下苇河,估计至少需要两天两夜的时间!时间是来不及的!因此,要如何让鬼子的主力部队迟滞前进,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不知道师座要如何迟滞敌人的行动?”众人问。

李斌笑了笑回答说:“我们不是有一批鬼子的军装吗?这样,我会日语,而且我的个子又矮,我们还有几名战士懂得日语的,这样,我们从战士中再挑选出几人,我们化装成鬼子,悄悄渡过小河,绕到敌人的背后!”

李斌的建议是,骑兵旅派出一个骑兵团,化装成鬼子,渡过小河绕过苇河,混入到敌人的背后,然后从袭击敌人的辎重队下手!

李斌接着说:“我们利用骑兵的快速突袭,成功袭击辎重队之后,我们就能夺取一批卡车和机枪,我们把机枪架在卡车上,对敌人的炮兵进行快速突袭!一举歼灭敌人的炮兵部队。这样,他们的坦克就要回防。但是,小鬼子的坦克速度不如我们的骑兵和卡车,我们就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我们一支奇兵背后袭击敌人,那么我们正面要攻击吗?”洪彪问了一句。

李斌敲了洪彪的脑袋一下:“当然要的!正面也要攻击苇河!我们背后的袭击,只不过是给你们赢得时间!”

其实,李斌的意思就是他亲自带着骑兵,从敌人的背后袭击鬼子,打乱敌人的进攻计划,这样就能给主力部队赢得时间。

计划制定下来,李斌精心挑选出一批个子矮的骑兵,穿上前一段时间缴获的鬼子的军装,很快,一支“鬼子骑兵”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支奇兵,一共有一千二百人,其中一千人是装备马枪和马刀,其余的两百人,有一百人装备汤姆森冲锋枪或者花机关冲锋枪,还有一百人是装备毛瑟手枪。

李斌把正面进攻苇河的指挥权交给了肖柏,而自己则带着骑兵趁着夜色渡过小河,他们连衣服都来不及烘干,就绕过敌人的防线,悄悄向敌人前来的方向赶去。

离开了苇河防线之后,队伍才停下来,在树林中烘干衣服,等到天亮再出发,准备接着身上的这层皮,绕到敌人的背后去行动。

就在李斌他们出发的同时,肖柏指挥着义勇军开始了对苇河的正面攻击行动。

七月四日凌晨三时二十二分,随着肖柏一声令下:“攻击开始!”

义勇军所有的大炮小炮一齐发出轰鸣声,大地一阵颤抖,铺天盖地的火球下冰雹一样向日军的阵地狠狠砸落下去。

敌阵上响起一连串的巨响,一座座不是很坚固的工事飞上天空,敌人的防御线顿时化为一片火海。

炮击了三分钟,义勇军一共向日伪军倾泻去数千颗炮弹。

随后,可政便驾驶着零五式坦克,第一个冲出攻击阵地,后面的T-28坦克,T-26坦克和八九式坦克紧跟上来。在坦克的后面,是装甲车和“土装甲车”。

步兵战士们呐喊着,跟随着坦克装甲车,一齐向日军的阵地猛扑而去。

不时有敌人的火力点吐出火舌,很快就被坦克炮一座座摧毁。

可政驾驶的坦克一路冲杀,可是当她冲到距离敌人的壕沟还有一百余米的时候,她发觉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各单位暂停前进!我们前头的是反坦克壕沟!里面一定还有鬼子敢死队!”可政对着话机一声娇喝道。

她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吃了李斌坦克多次亏的鬼子,在苇河挖的就是反坦克壕沟!不仅沟挖得宽可以让坦克无法通过,而且里面还藏有专门反坦克的“敢死队”!

坦克装甲车暂停前进,义勇军装甲兵只是用车载的机枪,向那些壕沟中泼洒去一阵阵弹雨。

果然不出所料,藏在壕沟中的有些“敢死队员”再也按耐不住,他们纷纷跳起来,向坦克的方向猛扑而来。

“小鬼子!来送死啊!姑奶奶全部笑纳!”可政大笑起来。

她扣动并列机枪的扳机,坦克炮口边上的机枪管吐出一道猩红色的火舌。那些刚刚从壕沟中跃起的鬼子“敢死队员”登时被打得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伴随着飞舞的猩红色血线,这些鬼子接连栽倒在壕沟中。

坦克和装甲车一齐扫射,把鬼子“敢死队”打得血肉横飞。

然而,一切事情并没有如此顺利,藏着第二道和第三道壕沟中的鬼子火力点突然吐出无数火舌,不少被打了一个猝不及防的战士纷纷倒在血泊中。

活着的战士纷纷趴下,任凭子弹从自己的头顶呼啸而过,被敌人猛烈的火力压制得根本就无法抬头。

“开炮!”可政杏眼圆睁怒吼道。

零五式坦克轻轻一颤,炮口吐出一条修长的火舌,“轰”一声巨响,一座正在狂吐烈焰的暗堡在火光中飞上天空。

各种坦克一炮一炮的轰击,把那些暗火力点接连摧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又出现数个火力点,那些火力点都是坚固的钢筋水泥混凝土所搭建的,那些小口径坦克炮又如何能够摧毁它们?炮弹打在碉堡壁上,只留下一道道小小的痕迹。

这些厚度达到两米之厚的坚固火力点不停疯狂吐着火舌,暴雨一样的子弹“嗖嗖嗖”打在地上,不少趴在地上的义勇军战士也不幸中弹牺牲。

不远处的阵前临时指挥所内,肖柏用望远镜看到了攻击受挫的一幕,他连忙下令道:“撤退!全部撤退!暂停攻击!”

义勇军退了回来之后,肖柏召集各级高级军官,召开关于对付苇河一带鬼子防御工事的计划。

就在大家面面相窥的时候,突然工兵团团长张敏帆站出来:“报告师座,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肖柏说道:“你说吧,不过你的计划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

“我们不是有装甲列车吗?那上面有一门240毫米重炮!这样吧,我们工兵分出一部分人去修复铁路,另外一部分人挖壕沟!”张敏帆说道。

“挖壕沟干吗?”洪彪不解的问。

张敏帆回答说:“我们挖壕沟靠近敌人!这样,我们工兵的飞雷炮就能架在敌人面前向他们开火!同时,装甲列车只要赶到,再坚固的工事都能一炮摧毁!”

肖柏同意了张敏帆的提议:“好!我同意你的提议,我让一部分步兵战士配合你们工兵的行动!”

于是,一部分工兵战士连夜赶去修复新合一带的铁路线,那里的铁路线本来是被义勇军炸断的,现在又要修复。

修建铁路的工作还是比较顺利的,等到天亮的时候,新合一带的铁路线就被修复。

然而,天亮了之后,却是鬼子飞机肆虐的时候!

黑压压的轰炸机群从远处天边出现,这些鬼子飞机向义勇军的阵地猛扑而来。就在此时,地面突然射出不计其数的火网,拦截住敌机的前头。

鬼子飞机见势不妙,不得不放弃对阵地的攻击。突然,有一名鬼子飞行员喊道:“那边!铁路线那边有支那人!”

鬼子飞机对准刚刚修复的铁路线一阵狂轰滥炸,不仅把新合一带的铁路线给炸毁,而且还炸毁了苇河附近的一段铁路线。

鬼子飞机来的时候,防空兵架起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对空中的敌机一阵猛烈射击,保护那些工兵修复铁路,挖掘壕沟。

工兵和步兵冒着敌人猛烈的轰炸,顽强的修复铁路。

在前敌阵地上,工兵和步兵开始挖沟,他们要把战壕一直推到敌人的眼前!

经过争分夺秒的努力,铁路线也在渐渐逐渐的修复。

与此同时,义勇军的防空兵击落两架敌机,击伤两架,迫使那些鬼子飞机调头返航,向着哈尔滨机场的方向飞去。

没有了敌机的威胁,修复铁路和挖掘壕沟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战士们一步步的向前挖掘壕沟。

根据肖柏的要求,必须在一天一夜之内,把壕沟推进到距离敌人阵地之中,务必用自己的壕沟来切断日军的反坦克战壕,这样就能让步兵战士冲入敌人的沟中同敌人展开一场激战。

当然,最终工兵还是要炸毁敌人的反坦克壕沟的,那自然是控制住敌人的阵地之后的事情。

负责守卫苇河的鬼子指挥官梅津美治郎少将从望远镜中,发现义勇军战士在挖掘壕沟,同时在修复铁路,他感到心惊肉跳,他明白过来什么似的,转头对他的参谋军官说:“八嘎!该死的支那人,他们要挖壕沟靠近我们!”

“尊敬的将军阁下,我们必须马上向后方报告!说我们面临着危机!让他们大量出动航空兵!”一名参谋军官回答说。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