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430023582 收藏 1 242
导读:   [color=darkred][b]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b][/color]   [color=blue] 2010-02-28[/color]   [color=blue]在伊拉克和阿富汗,E-8“联合星”指挥机就像空中的110接警电话,统一协调战区内各种空地作战单位以最高效率应对地面的战事。[/color]   [color=blue]   [/color]   [color=blue][img]http://img2.cache.ne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2010-02-28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E-8“联合星”指挥机就像空中的110接警电话,统一协调战区内各种空地作战单位以最高效率应对地面的战事。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阿富汗偏僻的山谷和丘陵能阻隔美国空军的通信,使他们在飞行时很难发现塔利班和其他叛乱分子。E-8C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Joint STARS)飞机的加入,解决了这个问题。

每天晚上,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都在航线上为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上空执行任务的美国空军提供雷达监视综合服务和通信链接,其中包括22个无线电连接,8个数据链接和一个安全的电话连线。在不规则战争任务最激烈的时刻,就需要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提供诸如地面运动目标指示系统(GMTI)的服务。

“目前,地面运动目标指示系统的要求无法满足,”美国乔治亚州罗宾斯(Robins)空军基地第116飞行控制联队计划和程序部主管中校托马斯·格莱保斯奇(Thomas Grabowski)九月份的时候说:“超过一半战斗编成的飞机已被美国中央司令部(CENTCOM)选定。”

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上有20或20多个乘员,他们在夜间要完成诸如保护通信和对几百英里范围内的叛乱活动建立图像分析等任务。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E-8的电子战人员座舱

陆军的飞行员在飞行时直接与地面部队联系。因为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要同时处理很多的任务,它位于阿富汗和伊拉克正在进行的军事活动的链路核心。

“我们就像自动卫星导航通信系统或911求救电话服务台一样,如果陆军的伙计迷失了方位,我们能告诉他在哪里和怎样到达目的地。如果他确实遇到了麻烦,你可以给他提供援助。” 第116飞行控制联队指挥官旅长托马斯·摩尔(Thomas Moore)将军说。

“与监视华沙组织地面部队的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初级视觉监视有很大不同,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在福尔达峡谷(Fulda Gap)用来监控华沙组织。”第116飞行控制联队副指挥官布莱恩·斯尔斯(Brian Searcy)上校说。

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机群于1997年12月开始服役,第17架和其他的飞机于4年前也就是2005年交付使用。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墨尔本的制造商车间里,一架E-8试验飞机正在试验新安装的动力吊舱系统,其主要进行了引擎的升级。

但是,E-8飞机几年前出名时还只是雏形机。两个试验飞机被紧急地送上战争的舞台上表演,它们在1991年的“沙漠风暴”行动中共执行了49次飞行任务。“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能探测、定位并且追踪重点高价值目标,诸如“飞毛腿”导弹发射装置、车队、桥梁、后勤补给点、集结地域和撤退路线,”五角大楼的战后报告这样写道。

在那场战争中,新平台定位了伊拉克在哈福基(Khafji)的袭击,并且证实了在地面战争发起之前,伊拉克的部队没有对多国部队的西移做出任何反应。当伊拉克的第3军团在1991年2月底从科威特开始撤退时,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就发现了他们。五角大楼的官方报告中说,基于E-8飞机的信息,美国对伊拉克的61辆汽车组成的车队进行了空袭,共摧毁了58辆。

新挑战

由于在20世纪90年代巴尔干半岛和1999年解放科索沃的78天北约空袭中的出色表现,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获得了一致的好评。在2003年的“伊拉克自由”军事行动中共部署了7架这样的飞机。它是第一个作为情报站模块来监视伊拉克的重型部队的,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也是这个任务,而且完成地也非常好、非常完美。

当沙尘暴几乎使光学传感器致盲的时候,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广域监测和运动目标指示系统能非常精确地显示伊拉克军队的运动情况。

“借助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和地面运动目标指示雷达,我们可以监视他们,能够发现巴格达正在往麦地那(Medina)地区增兵,所以我们派B-1和B-52轰炸机对其进行了轰炸。”当时的空军司令约翰·P.·占珀尔(John P. Jumper)详细地叙述了这件事。

对于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它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在“伊拉克自由”军事行动中,隶属于美国第116飞行联队的一架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因任务需要正在亚洲西南部的一个基地降落。

护送车队是第一个新任务。在2004年和2005年时,伊拉克的形势很不明朗,陆军给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委派的任务是于车队之前扫清路上的障碍,检查是否有可疑的行动并建立通信链接。

“在‘伊拉克自由’军事行动几年之后,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主要任务就变成了护送车队,”斯尔斯说,“这完全没有必要。” 直到同盟国部队建立了成熟的通信和路线结构,E-8飞机才不再执行这个任务。

“慢慢地,大伙开始认识到除了使用头顶上严密的机载无线电之外,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工作。”罗宾斯的第12指挥与控制航空中队指挥官比尔·古德(Bill Gould)中校说。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由于能在空中覆盖伊拉克的大片地区,因而逐渐地被用来处理各种紧急的任务,离其最初的使命越来越远。

参与战斗搜寻和营救是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又一项任务。詹姆士·罗珀兹(James Lopez)上尉回忆起他们在伊拉克上空的一次例行的任务,突然接到一个发生机械故障的飞机的求救信号。“他们只能弹射逃生,飞机坠毁了,我们给他们提供了支持,为他们指出敌人的位置并且让其他战斗员对其进行支援,我们还为他们制定了安全的导航路线。”罗珀兹说。

在无线电和网络聊天室里的迅捷的工作显示了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在管理部队间通信时发挥了的巨大作用。不久,平台又完成了情报指挥官和军事行动指挥官布置的更加繁重的任务。

全体机组人员认为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所扮演的角色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代表着危机。格莱保斯奇说:“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在某些时候就是一个危机的象征,它就是情报、监视、侦察(ISR)平台和指挥与控制平台。它增加了战斗员的协调能力,但同样让我们不解的是这架飞机到底属于谁和它到底为谁工作。”

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就是一个利器,因为它控制的区域范围达到19,000平方英里,并且在一个任务中能同时进行情报和军事行动处理工作。

斯尔斯说:“我们一直在与美国中央司令部进行联系,因为我们有一个信息收集平台,我们可以进行双边的链接,提供地面运动目标指示,为指定的军事行动提供支持,我们能为地面部队提供战斗空间的情报准备工作,我们甚至还能进行屏蔽——飞机上的操作人员可以做很多工作。”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E-8“联合星”的存在让本来各自孤立的分属三军的电子情报系统结成了强大的整体

因此,今天的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斗中充满了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数据支持。任务通常开始于搜集平台对特殊区域和目标的勘察。机组人员例行检查特定区域的联合枢纽攻击控制系统(JTACs)并与其他攻击和情报监视侦察飞机进行链接,包括其他的指挥与控制飞机如机载警戒与控制系统(AWACS)飞机和海军的P-3飞机。

战场空间的活动

一个典型的任务能不断完善运动目标的信息数据库,同时能满足地面部队实时通信的需求。

信息流入了空中和地面的指挥中心。联合空中行动中心给E-8飞机计划和部署了实时发射和接收直接数据的任务。操作员称其为“盒子里的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在一个旅的战术行动中心,陆军情报分析员接收到了类似的实时信息。旅的情报人员还能在其中融入图像信息。

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广域视野对地面部队来说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东西。“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在某一区域预先计划并给他们提供最新数据,以提高指挥官的战场感知能力。”罗宾斯的陆军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特遣队的军事情报部门长官陆军中校戴瑞尔·威瑞特(Darryl Verrett)说。提及陆军指挥官接收到的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的数据,他说:“我们不能准确的告诉他们将会遇到什么情况,但是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分析得出的可疑行动,并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处理。”

典型的数据包括距离和标题,外加一个专栏大小的描述。飞机上的分析员还能提供一个关于车辆的详细描述。它不是一个明确的鉴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分析员的技术越来越熟练,完全能够分清人还是不同型号的车辆留下的踪迹。

“通过屏幕显示的信息,我们能够说明我们看到了什么,因为我们训练有素,能够知道这些小点代表什么意思,” 威瑞特说。

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几乎能提供即时的支持,它也在发展一种放慢时间的方法,以便收集更多的叛乱行动的情报。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E-8机腹下的侦察系统核心——AN/APY-3雷达

战场空间活动的完整数据集深藏于几十亿数据之中。借助于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雷达的独一无二的宽广的区域覆盖能力,我们能够发现敌人军事活动的弱点。

通过广域的扫描,珍贵的数据就会凸显出来。经过适当的处理,由数据形成的关于已知区域敌人活动的图像就显现了出来,通过对某一新地点的监视还能发现意料之外的大量的车流。突然出现的点对分析员来说就意味着新叛乱的路线、策略和藏匿点。反过来讲,这也是战场空间的准备。

图样分析第一次是应用于犯罪现场辩论练习。分析员能调用旧的运动目标指示系统的数据,并且能锁定土制炸弹攻击地点或者可疑的恐怖分子藏匿点。如果分析员知道看哪里,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就能给他们提供攻击之前的运动模式。通过日复一日的比较,敌人惯常的程序就变得很清晰了。

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的覆盖范围如此之大以至于只要飞机航行在适当的地区,旧的航行日志就能显示某一点几乎所有的出入运动情况。

分析员从2007年初开始试验从夜间的任务提取数据并分析,及时帮助地面部队制定第二天的军事行动计划。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这是一张示意图,E-8雷达扫描后,发现的目标仅仅是一些对普通人毫无意义的彩色亮点,但秘密就在于经过E-8机载计算机的对行为模式的分析和操作员的经验筛选,这些亮点成为了指引己方部队交战的依据。

雷达扫描的原始信息能为学习更多的运动部队的类型和模式提供原材料。“我们从通常被丢弃的小点中发现有用的信息。”美国马萨诸塞州汉兹卡姆(Hanscom)空军基地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程序办公室的托比·埃迪森(Toby Edison)中校说。

辩论练习的进程形成于对战场空间警戒与控制新方式的调查研究。不同于几天甚至是几个星期之后才生成的行动后分析,分析员开始使用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夜间任务录像带来进行不间断的情报分析并制定即时的行动计划。分析员很快就发现,那些小点是运动目标指示系统发出的警告,因为这些区域地面部队从来没有巡查过。对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录像带的快速的深入开发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最近对人员目标的测试显示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的运动目标指示系统将会进行新级别的改良。改良以后,通过分析运动目标指示系统的小点的特征,就能分清绵羊、人员、轿车、卡车和其它类型的目标。升级之后,“我认为他们确实能够追踪到全副武装的人员,” 格莱保斯奇说。

“E-8飞机虽然暂且不能告诉你叛乱分子驾驶的丰田4轮汽车的型号,但是它将会告诉你在特定地区有不同寻常的活动,”列克星敦研究院(Lexington Institute)的洛仁·B·汤普森(Loren B. Thompson)说:“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会让‘捕食者’无人驾驶飞机或有人驾驶飞机去严格检验信息的真实性。”

其他小的地面部队处于战场的外围。他们也许是联合枢纽攻击控制系统部队,也许是特别行动部队或重点火力打击分队。通常情况下,其他飞机通过网络聊天或像连接“捕食者”无人驾驶飞机的“16号交叉指令链接”那样的安全数据链接来接收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数据。

在一次任务中,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的扫描区域和人员规模能同时为几个这样的部队提供支持,并且能向更高一级的指挥中心发送数据。“如果我们和在这个国家某一地区的任务部队或某个地区的旅战斗队一起合作,我们需要18个工作人员、所有的无线电和网络聊天室,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同时进行多个工作。”格莱保斯奇说。

“它能覆盖很大一片地区,这就是雷达广域情报搜集的好处,”他接着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紧急通知的情况下,通过所有的无线电通信我们能重新配置飞机。”比尔·古德说。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能与比原来设想的更多的参与者进行谈话,并且大部分不是通过语音,而是通过网络聊天室。

战场110:E-8指挥机在阿富汗

在伊拉克上空执行任务的E-8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上,隶属于美国第7指挥与控制远征飞行中队的资深空军士兵庞德·布鲁尼尔(Bounder Bruener)(左一)和资深空军士兵特伦顿·富兰克林(Trenton Franklin)正在工作

“现在,任何一个指定的美军在阿富汗或伊拉克的突击行动,我们都会建立20到30个单独的网络聊天室,”格莱保斯奇说:“以前是通过唯一的不稳定的卫星无线电通信或断断续续的超高频无线电。”

尽管语音和安全的无线电仍然比较重要,但是机组人员还是对网络聊天室情有独钟,因为它能让“捕食者”无人驾驶飞机、地面任务部队、指挥中心和其他的飞机一同工作。

网络聊天室实际上已经成为了首选的通信方式。“我们一到达工作岗位,就通过互联网多线交谈系统签到。”联合枢纽攻击控制系统部队的规程链接员,资深空军士兵萨拉·赖恩(Sara Ryan)说。

“网络聊天室的中继转播器非常快,并且容易操作,”罗珀兹说:“在几秒钟之内,我能和3个喷气式飞机的乘员进行交谈。”

新的使命

在不远的将来,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将会增加新的能力。一个试验飞机将会有一个机舱担当起瞬间传感器的作用。光学图像将使机组人员加强对目标的识别能力。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现在能通过图像学使飞行员或无人驾驶飞机得到清晰的视觉识别。同样,雷达也增强了对水上和沿岸地区的侦察。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还能对海盗或小船只在水面上留下的痕迹进行追踪。

格莱保斯奇生动地讲述了2008年底的一个夜晚发生的事,机组人员突然接到一个在阿富汗南部地区的联合枢纽攻击控制系统部队发出的“危险接近”的求助,根据他的经验,他知道“塔利班分子是一支军事素质过硬的部队。他们将要交火。”

那天晚上,当求助来的时候,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正在去加油的航线上。“你最不想听到的关于联合枢纽攻击控制系统部队的事情就是‘危险接近’。我们知道他们遇到了麻烦。”格莱保斯奇说。

在距离他们重火力点219码的海枣树林里,友军部队同70个塔利班分子进行了艰苦的战斗。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通过无线电接收到了英国的联合枢纽攻击控制系统部队发出的警报。他们的通信如此有限,以致于陷入麻烦的联合枢纽攻击控制系统部队呼叫不到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的攻击飞机。

在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上,“我们使用我们的互联网多线交谈系统给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发出警报,派遣预警机,要求大家对发生交火的南部地区进行区域指挥。”格莱保斯奇回忆说。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放弃了加油,并减小了油门,以便能更长时间地为那个地区的战斗员提供帮助。

“最先到来的是温彻斯特的两架A-10飞机,它们基本摧毁了海枣树林。” 格莱保斯奇说。

其它的平台,从EP-3电子侦察机到Block 40型全球鹰无人侦察飞机将会加入到运动目标指示系统的任务中来。但是这些平台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接近广域监视的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因为这些平台不会使空军或陆军士兵同几英里之外的部队进行交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