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不到人因工资提得不够高!用工荒,何荒之有?


文/华说天下


春节刚过,“用工荒”的说法不胫而走。打开电视,翻开报纸,触目可见有关沿海省份用工荒的消息。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的新闻媒体纷纷报道说,由于经济回暖,企业订单增多,导致沿海一带甚至一些中西部地区出现了“用工荒”。而企业为了招用工人,使出浑身解数,或者提高薪资待遇,或者放宽用工条件却仍然难以吸引打工者,以至有企业蹲点火车站“抢”工人云云。一时间,“用工荒”一词名满天下。


一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一个劳动力极其丰富的国度,一个“就业难”依然是最大问题之一的社会,难道真的出现了“用工荒”?以愚之见,新闻媒体过于多愁善感了,也过于忧国忧民了。


是古老的传统了。对中国人而言,一个完整的农历新年,是要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后才结束。生活在城市的人们,因为生产、生活方式的变迁,已经不能享受如此“悠长的假期”。像候鸟一样往返于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农民工则不同,一年到头在外拼搏,难得回家与父母儿女共享天伦之乐。过完元宵节之后返城,是大多数农民工的选择。反映在劳动力市场上,农民工的求职高峰,一惯的规律,是在正月十五之后。这个时候,大量的农民工涌入城市寻找工作机会。劳动力市场的供给一方,数量是多是少,此时才会显示出真实的一面。在春节刚刚过到一半的初六、初七,劳动力尚未大量入市之时,骤然放言“用工荒”,未免“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然则作为劳动力市场需求一方的企业,为何如此着急?因为订单不等人,外贸订单的工期不会因为放假而可以延期。此所以众多企业春节过后没几天就开始大量招工。劳动力的需求提前启动,而劳动力的供给尚未跟上,两者的错位,这就是所谓的“用工荒”。然而这其实是一个常态。问题可以分两面说。对企业而言,劳动力不可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而对农民工来说,企业也不是“我家大门常打开”,想去就可以去的。双方都在寻找合适的对象,而寻找需要时间。可以肯定,这期间,既有企业找不到工人的“用工短缺”,也有工人找不到企业的“劳力过剩”。这种劳动力需求与供给之间的错位与波动,在以订单经济为特征的外贸出口中尤其明显。而这,正是沿海一带的产业特征。


这似乎是一对矛盾,既“用工短缺”,为何又“劳力过剩”?企业需要之人与市场提供之人的不匹配,也就是所谓的结构性用工紧缺不是此番“用工荒” 的重点,因为技术工人的缺乏由来已久。当下“用工荒”之所以引发关注,是因为像流水线上的操作工这样的普通岗位招不到人,这是以往所未见的。但这并非是什么难解的谜,其中的关键词是价格——劳动力的价格,也就是薪水。一定的价格,必然对应着一定的供应量。企业开出的薪水低,市场上愿意提供的劳动力数量就少;薪水上升,劳动力供应量随之上升。所谓提高工资依然招不到人之类的企业诉苦,大可不必当真,那是因为工资提得不够高。因此,在当下的市场上,在当下的工资水平下,劳动力的供应量就是这么多,市场出清。“用工荒”何荒之有?


但市场不是静止的,它无时不刻不在波动。当企业发现现有的工资招不到足够的人,它自然会提高工资。随着工资的提高,愿意提供劳动力的人就会增加。也就是说,劳动力市场的两方,企业与农民工,都在看着劳动力价格行事。企业与企业之间存在竞争,劳动者与劳动者之间也存在着竞争。企业之间的竞争会使得劳动力价格上升,劳动者之间的竞争会使价格下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最新发布的一项调查说,今年企业与劳动者都有提薪的预期,但企业预计提高幅度在 9%,而劳动者预期提高幅度在12%。愚以为,最终的结果取决于市场双方的力量对比。或许,当农民工的求职季节过去,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最终的结果会在双方的意料之外。


不难明白,处于全球产业价值链低端的中国出口行业,其提薪空间其实是非常有限。在沿海一带商务成本不断高企之时,出路只有两条,或者向低成本地区转移;或者提升在产业链中的位置。因此,在这个农民工的求职季节,值得关注的不是什么“用工荒”,因为从市场的角度看,这根本是一个伪问题。最值得关注的其实是农民工的流向。倘若真如有报道所说的,因为大量的农民工流向了合肥、武汉、南昌等中部地区,从而造成了沿海地区农民工流入数量的减少,则这将是一个全新经济格局的开端。


这是这样么?这是一个尚待观察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