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乔家才入狱记》述缘(李敖)

john0823 收藏 2 2907
导读:乔家才入狱记 请大家先看一张照片,这个叫乔家才,乔家才将军。乔家才是什么人呢?我跟大家说过,他是国民党的情报机构里面负责北方的这个重要负责人,他是黄埔军官学校第四期的学生。我告诉大家,这个乔家才被蒋介石判刑的时候,蒋介石批了一句话,本来他们这种情报局,内斗的时候要把他斗死,蒋介石批了一句话说,无期徒刑可也,给他判无期徒刑吧,这样子这个用这种口气啊,蒋介石批的无期徒刑可也,可是这几个字就救了他,因为等于是皇帝下命令,说是无期徒刑。所以在牢里面就关着,关到了蒋介石死了,关到了情报局的头子毛人凤也死了,

乔家才入狱记



请大家先看一张照片,这个叫乔家才,乔家才将军。乔家才是什么人呢?我跟大家说过,他是国民党的情报机构里面负责北方的这个重要负责人,他是黄埔军官学校第四期的学生。我告诉大家,这个乔家才被蒋介石判刑的时候,蒋介石批了一句话,本来他们这种情报局,内斗的时候要把他斗死,蒋介石批了一句话说,无期徒刑可也,给他判无期徒刑吧,这样子这个用这种口气啊,蒋介石批的无期徒刑可也,可是这几个字就救了他,因为等于是皇帝下命令,说是无期徒刑。所以在牢里面就关着,关到了蒋介石死了,关到了情报局的头子毛人凤也死了,他坐了七年多牢放出来了,放出来以后干什么?还给他补了“国大代表”,就“国民大会”的代表。


请大家注意啊,这就是我所说的,蒋介石这个国民党的结构,他有他的一个细腻之处,我们曾经是一家人,虽然我整了你,虽然你犯了法,虽然我关了你,可是你只要放出来,我还给你找职业,给他补了个“国民大会代表”。这什么意思啊?就是领干薪,可是这位老兄不服气,他觉得他出书也不能出,过去的他心里面的这些丰功伟业也不能够讲出来,他很怄气,怎么办呢?他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李敖。他觉得找李敖也许会有机会,能够帮助他,把他心里面的一些话,能够说出去。可是李敖敌人,李敖是明着跟国民党干的人,所以他要想找我,又心里面觉得怕怕的,我呢,当然希望认识这些当年的国民党的大特务,来套取一点点历史上的,这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真相。这个时候谷正文将军出现了,就介绍了这位乔家才将军跟我认识,他到我家来,在我家客厅还照张相,这张照片呢,就是在我家客厅照的相,这个时候呢,他已经八十四岁了,这就是乔家才。


他跟谷正文将军一样,他们都是山西帮,都是山西人,他找我干什么,找我抱不平。他说我坐牢并不怨天尤人,书经说自作孽不可逭,我是保密局北平站站长,毛局长人凤就是毛人凤,支持他的女友刘秋芳,竞选北平市"立法委员",我没有达成任务于先,后来被毛局长他们整我,他说是冤狱,他讲这个故事,这他写了这一大堆。大家看他是写了,我给他发表的,这些都一大堆,他也不断的有信给我,写给我的信,也谈到了他这个,你看他用的“国民大会”的信纸,写给我这些信。


请大家注意,这里面最有趣的一点,我告诉大家是什么,他把他坐牢的这个过程里面,写了个秘密的回忆,我刚才讲过,我们这些人来台湾,有不同的遭遇,像我十四岁我没有选择权,我跟我爸爸来台湾了,像张学良他没有选择权,被蒋介石可以看管住,然后运到台湾,像陈仪没有选择权,被蒋介石看管住运到台湾,像乔家才他也没有选择权,更惨戴着手铐脚镣给运到台湾。他运到台湾以后,坐了牢他心有未甘,他出了书刚才我给大家看了,不许他说出真话来,事实上他的书,已经尽量的含糊了,可是情报局还是管他,他怄气怄的要死,他有很多话要说出来,他已经八十四岁了,他想到我,有一天他在我家里,拿出来一部稿子,这部稿子就是这一部稿子,封面还是一个稿纸,上面写着南柯一梦,这他写的字南柯一梦,里面影印,里面才是影印,叫做写在前面,原来是什么呢?原来是他监狱里面的黑暗遭遇,叫做《入狱记》。


他写这个书里面呢,序里面说得太有趣了,大家看,他说我这个《入狱记》写好了以后,撰好了以后呢,不打算公开发表,为什么呢?他怕落到敌人的手里,这稿子落到敌人手里,用做攻击我政府不民主的具体例证。看到没有,这就是当时这个原因,他写了以后呢,觉得这部书不能发表,因为证明了,这个政府太黑暗了。他到我家里以后呢,把这个交给我手里,不讲话,后来呢,就走了。我怎么样,我都给他发表了,发表了以后,怎么发表呢,发表在这个我的书里面,叫《李敖千秋评论丛书》,第一百一十一本。为什么我讲这个书呢,我就跟大家说过,我当时办了个杂志,叫做《李敖千秋评论杂志》,一出来以后,一拿到执照,还是宋楚瑜当时做新闻局长发给我的,我就被关起来了。按照台湾的法律,发行人你有这个执照,可是人坐牢了,就不能出杂志了。我在牢里面,先编好了一期一期的杂志,每个月出一本,就改成书《李敖千秋评论丛书》,虽然我没有杂志执照,可是我要出书,我


每个月准时出一本书,你不能干涉我。我的读者们就变成习惯了,每月一号李敖一定出书,这个书不


等于杂志了吗,不等于月刊了吗,我出了多久呢,我告诉各位,我出了一百二十七本,一百二十七多久呢?十年,我每个月写一本,连写了十年,跟你国民党对干,这是第一百一十本,大家看我的封面,就有乔家才的照片,我的里面收的资料,就是我给名字,叫做《乔家才入狱记》。



鸿翔116

发表《乔家才入狱记》述缘(李敖)

《乔家才入狱记》是我定的题目,原名《入狱记》,又名《南柯一梦》,为了彰显作者的身份,我特改定为这样的题目。这一改定,并没经过乔家才将军同意,一如我发表这四万八千字的文章,并没经过乔家才将军同意一样。


乔家才将军现年八十五岁。他是黄埔四期的毕业生,再入北平民国大学政治经济系。九一八事变后,应黄埔同学戴笠之邀,入军统局,先后任北平站站长、军统局督察室主任、晋东站站长兼二十七军参谋处副处长、陕西缉私处处长、华北办事处主任、第一战区晋冀豫边区党政军工作总队总队长、中美合作所陕坝第四训练班副主任、中央警校北平特警班副主任、保密局北乎站站长,并当选国大代表。


戴笠死后,正在乔家才将军身膺北方情报重寄和国大代表的当儿,军统局局长毛人凤到了北平。一九四八年七月一日,毛人凤约乔家才将军和当天下台的北平市民政局长马汉三开会,当场把他们五花大绑,分别塞进两辆汽车,送入监牢,并钉上脚镣,对付自己人,一如对付江洋大盗。八天后,由保密局军法处长李希成押解,运到南京下狱。中秋过后,改移常州。在常州狱里,他的一个学生偷偷告诉他,见报得知马汉三已经被枪毙了,报上还说乔家才判了无期徒刑。——被判了无期徒刑,当事人自己还不知道,也不被告知,蒋介石特务机构的黑暗与恐怖,由此可见一斑了。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四个枪兵押解乔家才将军重返南京。十二月一日,就跟十几个难友一道,押上轮船,直抵台湾。他在不幸中真是大幸,他早来台湾一步,因为第二年大陆失守前,蒋介石下令毛人凤,家法处分的囚犯中,五年以下徒刑的一律释放,五年以上的一律枪毙。由于先期运台,乃得死里逃生。


乔家才将军到台湾后,一路坐牢。前后坐了九年后,毛人凤死了,他给放了出来。他这牢可坐得神来之牢,他回忆:“我坐了九年牢,未经正式军法审判,我没有看见过起诉书、也没有看见过判决书,不知身犯何罪,害得妻离子散,惨绝人寰。”——蒋介石特务机构,对自己的首席大将都可无法无天,如此对待,其他小人物或局外人,更可想而知了。

乔家才将军出狱后,前后写了两百多万字的书,包括《关山烟尘记》、《铁血精忠传》、《戴笠和他的同志》、《海隅丛淡》、《为历史作证》等书,对他传奇的身世与交游,做了不少透露。可是,唯独这九年的黑狱内幕,却写而不印、不愿发表。理由是:“怕落到敌人手里,用做攻击我政府不民主的具体例证,则罪过大矣!”


古诗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乔家才将军宁愿自己委屈,也不要家丑外扬的心态,是可以理解的。但我总觉得,“化作春泥”的精神固好,不过也要看所护何花,如果所护不是自由之花而是“大毒草”,则委屈自己,也未免太不值得。去年乔家才将军写信给我说:“我在牢里想,不会活着出牢,这样不明不白死在牢里,实不甘心,决定把八年抗战的所作所为,撰写成《关山烟尘记》,死后对子女、对朋友,好有个交代。”这种交代是令人佩服的,但是如果只交代便于交代的部分,不便交代的部分却按下不表,则就美中不足了。因此我决定不要他有精神负担——不得他同意,就将《乔家才入狱记》全文发表。知我、罪我,我都不辞。


看了《乔家才入狱记》,我们才感到这一冤狱,真正的制片不是毛人凤,而是毛人凤背后的蒋介石。蒋介石以九字御批“乔家才无期徒刑可也!”定此现代风波亭,其草菅人命、其蹂躏人权、其无情无义于自己学生同志功臣,草草九字,已跃然纸上。读《乔家才入狱记》,只有把握住这一脉络,才能体会到这四万八千字的真正血泪。


《乔家才入狱记》毕竟“落到敌人手里”,如今给发表出来,也算一段佳话。我相信发表的结果,绝非“罪过大矣”,反倒“善莫大焉”。——鉴往而知来、温故而知新、发黑暗而曝光明,都是这一发表带给我们的新意义,乔家才将军字字看来皆是血,九年辛苦不寻常,留给人间这样不寻常的文献证据,真令我们有“正义在兹”之感,我们真要佩服他。

一九九○年十月五日

乔家才入狱记(乔家才)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