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日。今天做恶梦了,醒来时5:30

梦见在老家,旧房子的地方,该房子太旧,属于危房,已经不允许再住了,房子在2楼。结构嘛,就是一个简单的日字形,厅大一些,卧室小一点。

其实我们老家是在这个日字形房子的对面(也是2楼),因为该房子的人都死了(具体怎么死的不祥,可能是老死的,老人们没说),而且也没人来认领房子,我们当时住的时候,就把它当仓库(储物间——奢侈呀),后来还是没人来认领,就整理了一下,也是可以住人的。实际的摆放也就是一张床一个桌子,然后摆放点杂物。


梦中的老房子摆设,厅里面有个钢琴,三脚的那种,插着电,还有台电视,还不小,一点也不像旧电视。有个录像机,一些以前卖没卖出去的录像带和光盘(好像以前卖过碟)。


好了,回过来讲梦境。

不晓得什么原因,我和爸爸过来这边,好像是要在这边住一段时间,都把老家整理了一下。晚上了,我就去锁门,打算休息睡觉了。刚锁上没多久,就有人来敲门,一看,是个女的,相貌还行,不属于特漂亮或特难看的类型。穿着一件大衣外套,却穿着黑色丝袜(腿还不错)。她说她是XXX局的,来查盗版音像制品。我和老爸不太理她,但没一会儿,来了个居委会的大叔,他说有人举报我们这边有盗版的音像制品,要来查。那就只好让她查了。


进来后发现这女的只查郭冬临相关的印象制品(为什么是郭冬临不是其它的郭西临郭北临——我也不晓得,我又不是郭冬临的粉丝)。她要把郭冬临相关的盗版录像全部收走。那就让她收吧,反正这些录像已经不要了,可能都已经放不出来了。


这时,电视自己开起来了,黑白的,就像午夜凶铃贞子出场一样,显示黑白的雪花状信号闪几下,然后出现一个大叔的头像(不是居委会的那个大叔样子),挺凶的(反正也不会是慈眉善目的),下巴一堆的短胡子,他好像很不满,不时的甩着头,眼光凶凶的瞪着。


我就奇怪,怎么电视自己开了。这时老爸去查录像机,可是没录像带,就把电视给关了,录像机也关了。我们搞不懂怎么回事,就认为是电视坏了。


那女的和主委会的大叔把录像带和光盘就这么带走了。我们也该休息了。可没多久,老房子响起了钢琴声,好像是交响曲的一个个片段,但不连贯,有时有几声单独按键的声音,类似不懂行的随便按的。


我和老爸就打开门,这时声音停了,里面也没人在(恐怖片里都这样)。我们就找到钢琴的电源,把它关了。然后发现电视和录像机的电源指示灯是红色的,于是就把录像机和电视的插头也拔起来。这时候那个电视又出现了大叔的图像,跟刚才一样的片段,可电视机的电源插头已经拔了。爸爸怕我害怕,用身子把屏幕遮着,尽量去按电视的开关,好了几次以后,才把电视给关了。然后他说要去小房间(卧室)看看。


我这是站在靠近大厅门口的位置,突然感觉有股力量把我往外拉,其中有只类似手的东西(看不见)有几个手指从我脑后伸入我的嘴巴,把我往屋外扯。我的手抓着大门,尽量不被拉到屋外,因为我下意识感觉,只要被拉到屋外就一定麻烦了,虽然现在也很麻烦。而且我想叫老爸帮忙,叫不出来。我只看到老爸的背,他背对着我,在卧室门口看卧室(还没进卧室)。


我打心底恐惧,叫不出声。而且扯我的力量越来越大,我都快撑不住了。这时我用尽力气,总算发出了“呃!唔”的声音,我醒来了。我很庆幸自己醒来,才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但是有点不解,一般的“鬼压床”,都是正躺造成的,脖子这边的血管压倒,导致脑部供血不足,造成恶梦。而我醒来时,我是右侧躺,右手有点压到,手臂有点麻。左手并没有放在胸口。


总之,我醒了,没事了。我并不清楚,要是我没醒,被拉出门外会怎样,也许就写不了上面的梦境了。


呵呵就到这里。6:30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