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二十三章 精英对决

zjqian96 收藏 57 2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65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就在陈际帆率领特种部队迅速行军的时候,独立团团长赵鹏程发来电报称,鬼子的特种部队正在攻击洪巷镇,洪巷镇驻军损失惨重,平民遭到残酷杀戮。他已经率独立团主力向该地增援。

陈际帆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愤怒,因为他知道此刻最需要的就是冷静。冷静下来的陈际帆命令赵鹏程,独立团主力只需进驻香庵镇一带驻防,命令该营,必要时可以放弃洪巷镇,只要保证人员安全即可。又命令苏靖威的特务团无为县东、香庵镇以北十几公里的开城镇一带驻防,刘子清的教导团驻防北面的红庙镇一带。韦毓舟的一团一部驻守蜀山镇,主力向东南增援。

“头,你给鬼子扎了这么大一个口袋,我们是不是该瓮中捉鳖了?”赵俊问道。

“鬼子不是鳖,你这个队长要做好动员,绝对不能轻敌。鬼子不顾暴露悍然攻击一个没有战略价值的据点,说明他们要搞大动作了。鬼子的动作有两个目的,一是抢补给,二是将我们的主力往南调,他们正可趁虚往北。如果你是鬼子,冒这么大风险来这边,你会做什么?”

“做什么?鬼子一向喜欢冒险,这次的行动又明显带有报仇的色彩,我要是他们怎么都要到巢县去。”赵俊顺口答道。

“差不多,不过战斗中变数很多。咱们要和鬼子比毅力、比耐心。”

森田很郁闷,支那人的战斗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不过这也怪自己的部队在偷袭时没有料到对方会安插这么多暗哨,结果攻击刚刚开始就已经暴露。对方火力虽然不强,但是并不慌乱,借助镇子内的工事和自己周旋。居然有十四名士兵在通过工事时相继被对方拉响集束手榴弹同归于尽。攻击了半个小时,虽然已经占领镇子大部分地区,可支那人还在顽抗。

森田事先侦察过镇子的兵力,知道这里只有一个营的兵力,可是森田认为凭他手里一个中队的精锐部队,加上夜间突然袭击,完全拿下这个镇子没有问题的。然而战况并非如她想象的那样,很多时候,支那士兵不惜以血肉之躯来抵挡自己部队如潮的攻击,甚至不惜同归于尽。

独立团在洪巷镇的这个营实际上并没有森田想象中这么强,要是他遇上全美械的一团不知作何感想,只是由于陈际帆早就下过命令,不要和敌人硬顶,这才以少量部队拖住他们,然后集中兵力据守在镇子东南。这个营打到现在共伤亡200多人,大多是在粹不及防的情况下牺牲的。不过他们赢得了时间将所有的兵力全部集中防守,使得鬼子这些特种部队在无隙可乘。

森田试着发起一轮进攻,可对手再一次用无情的子弹告诉他,这样不行。因为连续两轮进攻让他损失了十一名队员,此外还有八个重伤,十三个轻伤。

无可奈何的森田只好命令部队轮流找粮食,然后迅速撤离战斗。他知道,现在支那的各处援兵正在马不停蹄往这里赶,他必须将部队撤往安全的地方再作打算。

两个小时后,黑夜里沿山路行军的“神鹰”特种部队赶到洪巷镇,找到了已经身负重伤的营长,从这位营长嘴里大约知道了日军这支部队的大概兵力以及火力情况,听完后陈际帆安慰这个营道:“你们打得不错,这支部队是鬼子的精锐,等灭了这些畜生我给你们记功!”

洪巷镇破坏并不严重,除了一些人员伤亡,还被抢走一些粮食。陈际帆派徐扬带人沿着阵子四周查看,发现日军留下的车辙印,陈际帆立刻率领部队沿车辙追过去。

“队长,”负责前面侦察的徐扬小心翼翼地问赵俊,“你说这鬼子有没有脑子?居然还带着大车,难道他就不怕暴露行踪?”

徐扬的话给陈际帆提了一个醒,这里河汊众多,鬼子还带着大车,鬼子真的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陈际帆当即命令徐扬带着小部队沿着大车印快速追击,自己则带领特种部队沿着天河寻找鬼子。

其实,陈际帆倒想得复杂了,鬼子就是带着两辆大车撤退的,因为他们需要补充大量的粮食,他们的确不怕追击,森田将部队埋伏在路边的树林和高地,就等着追击的支那部队进来。

作为“神鹰”特种部队第一流的侦察兵,徐扬并非浪得虚名。他只带了一个侦察班,但是这个班的战士出发前进行了全副伪装,五六月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正是植物生长的最佳时节,树木郁郁葱葱,野草高而密。徐扬只身一人沿着公路行进,其余的战士则沿路靠后夹道追击。

森田相信他的计谋能够成功,他把狙击手安排在树木高处作为战场的制高点,部队则成扇形隐蔽在树林中静静地等待着。

高处的狙击手果然没有让森田失望,很快就从一大片绿色发现了身穿迷彩军装的徐扬。可是鬼子的狙击手忘记了他是背北朝南,接近中午日光恰好被他的瞄准镜反射。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可这个人是徐扬,对周边的一草一米都有非常敏感的观察力,树叶间不经意地出现了一丝闪光让他警觉起来,尽管他从未见过这种闪光。可他听过文队长讲伪装,其中就有一条,狙击手最容易被自己的瞄准镜暴露。

鬼子的狙击手?徐扬的冷汗一下子上来了,自己死了还是小事,后面班里的兄弟没有防备非死伤惨重不可。徐扬的脚步渐渐放慢,眼角的余光不停地观察着周边的环境,寻找可以躲避子弹的地方。

鬼子的狙击手的确已经瞄准了徐扬,但他却没有开枪的意思,因为他只发现徐扬一个人,现在开枪得不偿失。鬼子的狙击手刚刚准备向下面的森田指挥官打手势时,瞄准镜里的徐扬猛然一个侧翻,滚到路边一片凹地里。

徐扬刚一滚到凹地里,就拿出手里的9mm勃朗宁手枪朝空中连开了三枪。树林里骤然响起的枪声一下子惊起许多飞鸟,也把后面林子里的侦察班战士惊得全部卧倒。

被惊得马上进入战斗状态的还有森田这些鬼子特种兵。森田明白他们已经暴露,可是对方开了枪以后去没有什么动静,他也不敢轻易命令部队展开攻击。

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过去,徐扬掏出匕首想利用反光探探敌人的动静,可惜什么也看不见。倒是后面侦察班的战士比较机灵,一个战士马上赶回去报告,另外的十个人立刻分散在丛林里,向徐扬靠近。

徐扬看见远处的战友在招呼自己,忙打出手势告诉鬼子的大概方位,然后又紧张地让他们隐蔽。

战士们没有靠近徐扬,但是他们没有隐蔽,而是拿出手榴弹,向徐扬指的地方使劲扔过去。

“轰-轰”爆炸声接二连三响过后,呛人的硝烟霎时间充斥在树林间,徐扬何等机灵,趁着这个机会立刻转移,就地几个滚就钻进了茂盛的林子。

爆炸声传得很远,陈际帆这边也隐约听到了。

“走!”陈际帆带头展开了急行军。

而这边的森田忽然明白了,这是支那人的缓兵之计,接下来肯定有大批的部队赶来,森田毫不犹豫地安排撤退。

徐扬一看鬼子要逃,忙命令手下的战士从两边包抄过去,目的就是紧紧贴着这群鬼子。不过,在正面徐扬可不敢轻举妄动,鬼子的狙击手可不是吃素的,这样出去不但打不了鬼子,反而白白送命。

侦察班的战士终于还是和鬼子的特种兵交上了火,一时间林子里充斥着双方自动武器“哒哒哒”的声音,不是还伴随着一两颗手榴弹的爆炸。森田不敢恋战,只能命令部队边打边撤。

枪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陈际帆这边也加快了脚步,约莫二三里路程的时候,部队停了下来,陈际帆命令赵俊带一部分人全力包抄鬼子的后路,自己则率剩下的队员拼命增援。

徐扬这边很不妙,他自己被鬼子的狙击手死死盯着,而侦察班的战士在那边则因为寡不敌众,被敌人的火力压得喘不过起来。幸好大家的射击地点比较分散,鬼子一时间也摸不清虚实。

森田宪造中佐开始紧张起来,虽然他还无法判断对面是否就是支那人的特种部队,但仅仅从火力和对手的战术素养看,这支部队将会给他带来大麻烦。森田不敢恋战,留下一个班阻击,掩护主力全速撤退。

事实证明,森田这小子的狗鼻子还很灵,赵俊的穿插虽然很快,还是扑了一个空。鬼子再一次从眼皮底下消失了。

徐扬的侦察班终于完好无损地和主力汇合,他很内疚地站在陈际帆面前将过程简单汇报后,压低声音说:“报告师长,我无能,没能将鬼子留下。”

“好了,人员安全就好。鬼子在这密林里跑不远的,鬼子不是有狙击手吗?让文队长、金锁和你一道,就从正面追击。”陈际帆鼓励徐扬。

“传令下去,找到鬼子以后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进攻!”陈际帆命令道。

下面的战士不太明白,又不敢多问,把命令一遍遍传下去。赵俊很聪明,一听师长的命令就悟出来了,师长使的是疲敌之计,以前在珠龙镇附近师长也这么干过,不过那是是被人追,现在是追着人打。

其实陈际帆这样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对方有两百来人,自己这边只有人家的一半,真打起来并不见得有什么好结果,就算是能消灭这伙鬼子,那身边这些优秀的特种兵战士也剩不了几个,他们中的有些人参加过两次袭击鬼子腹地的行动,可不能就这样牺牲在这些畜生手里。

当世界大战快要进入白热化的时候,中国安徽省长江北岸的这片林子里,中日双方的特种兵开始了意志与智慧的较量。

陈际帆特别嘱咐文川浩,鬼子的狙击手是必杀目标,但其余的人不要杀,打成残废最好。同时用电台命令周边的驻守部队,主力不得擅自调动,派出最好的侦察兵四处侦察。

陈际帆和赵俊原来的部队是成都军区“猎鹰”特种大队,这支特种部队说白了就是以中南半岛的热带丛林为未来战场进行训练的,对丛林野外生存训练、追踪与反追踪、遭遇战、斩首等科目非常擅长。

森田宪造被整整追了一天,其间发生了几起交火,虽然没有造成伤亡,但是森田明白自己遇上强劲对手了,从支那部队的战术看,他们对自己的胜利充满信心。森田有时候觉得自己像被鹰盯上的兔子,无论怎么逃都在人家的视线之中。

天终于黑了下来,双方都不敢生火。森田的特种兵们有些傻眼,因为他们抢来的粮食主要是大米,百姓家里的熟米饭在锅里就被一抢而空,现在对手就在附近,生火做饭团是不敢奢望了。不过日本兵的吃苦耐劳不错,没有人发出怨言,大家把米袋子的大米放在嘴里就着水生嚼。

陈际帆这边要好一些,为了适应特种兵作战,部队后勤搞出了特种兵单兵口粮,有肉干、米浆子做的饼、盐还有几个胡萝卜。

晚饭一过,陈际帆开始安排部队轮流出击,虽然不能确定鬼子的大致方位,但只要往方圆几里这么一搜索,肯定能找到鬼子踪迹。

果然,不到两个小时,东北面又响起枪声。枪声一响,已经休息的部队站起来纷纷请战,陈际帆笑着说:“干什么?睡觉!睡足了精神下半夜该你们!”师长这个奇怪的命令安了大家的心,战士们干脆捂着耳朵裹在军毯里睡觉。

可是森田这边200多鬼子就睡不着了,黑夜了到处都有枪声,也不知对方有多少人,他只好命令部队全部进入防御,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这可怕的黑夜。

可是枪声打着打着没了,黑夜又重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鬼子兵不敢再睡,个个警惕性很高,枪不离手地坚守在战斗岗位。

果然,下半夜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惊得林子的鸟儿拼命扑腾,更加增添了恐怖气氛。

陈际帆是一个性格不喜欢张扬的人,也许是常年呆在特种部队的缘故,他的头脑一直保持冷静。陈际帆根本不会去想什么中日特种兵大对决之类的东西,长期执行危险任务的他明白,胜利只能靠动脑筋和比耐心,用21世纪的话说,智商比了比情商。

论起情商,40年代的小鬼子特种兵又怎么能够和陈际帆赵俊文川浩这些受过科学的心理训练和辅导特种兵相比?更何况他们面对的特种兵指挥官绝对是这个时代超一流水准。

所以森田的慌张是有理由的,他的特种兵是第一次经历实战,与几天前登岸时的顺利相比,现在简直不叫打仗,而叫做煎熬。士兵们虽然没有什么怨言,但由于疲劳和深入敌营的紧张,精神头明显不足。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森田派出的侦察兵给他带来的总是不好的消息,北面几个重要的出口都有支那人重兵把守,贸然突围固然能够成功,但会增加伤亡。森田像一只饿极了的狼一样在拼命寻找机会。

还好陈际帆愿意给他机会,接近中午的时候,“神鹰”特种部队的战士们习惯性地拿出干粮来吃,没想到师长说:“干嘛不生火啊,吃生食会生病。”搞得战士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如何。

“笨啊,”陈际帆似笑非笑地训斥道,“咱们不点个火堆,鬼子能知道咱们在哪儿?鬼子不知道咱们在哪儿,又怎肯放马过来?”

文川浩一向不太爱说话,陈际帆话一落他就上前来请示:“我上前面去了。”说完带着金锁到前面设伏。

五月的丛林里,万物正是生长的好季节,只靠些树枝点起来的火堆果然是浓烟滚滚,还带着呛人的味道。烟一生起来,陈际帆马上命令全体呈两翼攻击队形展开,两队围绕火堆向外两百米警戒前进。

“有火堆?”这可是个重大情况,森田听到报告后拎着望远镜躲在一丛灌木里仔细观察那一堆冲天的浓烟。离他这里大约1500米距离,中间还隔了两条小溪。这回他犯了愁,很明显这是支那人的诡计,想引诱他上钩,可是他又不能置之不理,夜里的情况表明,支那人已经发现他们的踪迹,如果再这样被人若即若离地追上几天,部队不用打就已经垮了。

渡江之前,森田在南京仔细研究过有关“神鹰”的情报,这是一支很特别的部队,他的指挥官显然就是特种部队指挥官出身,而且头脑清醒战术灵活,站在军人的角度,森田非常欣赏对手敢于攻击南京机场的勇气。森田陷入了一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理矛盾,一方面他在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对手充满敬佩,甚至可以说是畏惧;而另一方面大日本帝国军人的骄狂又让他陷入一种自卑后变成自负的心里,他苦心钻研特种战术,在军校每每胜过那些白种人,忽然间发现面前竟然有一座大山横在自己的面前,高傲的森田无论如何也要闯一闯的。

森田的稚嫩为自己几天后的惨败埋下了伏笔。

现在他决定派出一名队中最优秀的狙击手和一个班的特种兵向火堆方向做试探性攻击,而主力则向两翼静静地围上去。当然,森田没有忘记派出一个小队保护自己的撤退路线--森田不知对方虚实,随时准备撤退。

在文川浩眼中,鬼子的伪装简直就是业余的民兵,这些家伙的身上披着一堆草,可是完全不搭配,即使是静止的时候,文川浩还是从瞄准镜里轻松就看出来了。

他在等机会!

在他附近五十多米处的金锁也同样在等待机会!

金锁终于看见瞄准镜里熟悉的日式狙击步枪,鬼子的狙击手出现了。金锁很快将这个探头探脑的家伙套在瞄准镜里的十字上。可是他没有开枪,射程不够。

金锁细微的动作被文川浩看在眼里,文川浩没有动,他在给金锁机会,他的狙击学校各种步枪的性能都被文川浩掌握得跟自己的枪一样,所以金锁的问题他很明白。

鬼子果然是受过训练的,在丛林里行动很快,而且互相之间也有配合。十五顶织了网的钢盔全部出现,距离五百米不到。

“砰!”金锁终于扣动了瞄了很久的扳机,子弹从鬼子狙击手右耳边的钢盔钻进了头部,鬼子这名狙击手立时毙命。

枪声马上招到了鬼子冲锋枪的疯狂扫射,密集的子弹打得树叶到处乱飞,而金锁开完枪以后轻轻往后一缩,沿着后面的灌木换了地方。

金锁的任务完成,文川浩也不客气,他用的是毛瑟98K狙击步枪瞄准了正在疯狂射击的鬼子,他瞄的是大腿。7.92mm子弹击中大腿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倒霉的鬼子正好中了这一枪,剧烈的疼痛让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鲜血马上染红了整条裤管。

惨叫声把其余鬼子扰得心神不宁,文川浩接连换了几个地方,几声枪响过后又把四个鬼子变成了残废。其余鬼子顾不得救援同伴,用冲锋枪对着文川浩、金锁藏身之处猛烈扫射,然后一边三名队员左右包抄过来。

后面担任掩护的“神鹰”特种兵哪能允许鬼子过来,马上冲到前面将狙击手换下来,然后全部进入阵地以逸待劳。

鬼子的子弹还在头上、身旁乱飞,而这个班的鬼子分三路朝前试探,并不断呼叫后面的增援。

“打!”当鬼子冲进150米距离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暴雨般的冲锋枪子弹,正面的两个鬼子猝不及防,一个当场被击毙,另一个也受了轻伤。鬼子马上就地隐蔽,而后面一个小队的鬼子零零散散地从四周快速打过来。

“走!”文川浩命令所有人撤退。

刚才发生的小规模战斗被陈际帆全部听到,从枪声判断自己人没有吃什么亏,他见鬼子并未再向前攻击,也不恋战,命令部队迅速脱离战场。

反正收拾这些鬼子不在这一天两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