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还不是时候“国运”还没有走到顶点

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会长西室泰三是东芝株式会社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东芝公司董事会最高顾问。这位75岁的日本经济界元老同时还是第五届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日方首席委员。《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京独家专访西室先生的前一天,恰逢该国公布其2009年GDP数据———5.07万亿美元,这一数字仅比中国的4.91万亿美元多出0.16万亿美元,这个微小的优势令日本勉强保住了“世界第二”的位子。但无论是日本经济界还是内阁都确信,2010年日本将被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超越,让出其保持了42年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地位。如何看今天的日本和昨天的日本,如何看日本对面的中国,这是让中日两国媒体都议论纷纷却又经常困惑的。西室泰三不愧是把日本经济带向颠峰的泰斗之一,在东京湾畔的东芝总部大楼内,他十分坦率地对我们的问题一一作答。



三大因素让日本上世纪成功



环球时报:您是日本上一辈杰出企业家的代表人物,那一代的企业家对上世纪日本经济崛起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您如何评价那一代的日本经济人?



西室泰三:我是1961年进入东芝公司的。在此之前,我曾在美国加拿大留学。我本来想毕业后进入一家日本的综合商社工作,但在美国的经历让我改变了主意。因为当时的我深深感受到了日美之间的巨大差距。我改变了想法,要进入一家日本制造企业,通过生产更好的商品,扩大日本出口规模,来壮大我们国家的实力,缩小与美国的差距。我曾在一家美国的汽车制造厂外看到一块专门为员工开辟的大停车场,里面停满了美国员工的私家车,而当时东芝在美国分公司的员工都是步行或骑车来上班,整个公司总共也只有两部车。而对于今天的日本年轻人来说,国家的生活水平与美欧已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了,现在的物质富裕程度与当时的情况有着天壤之别,可能让年轻人不再有像我们当年的那些想法了。



其实“日本制造”打进美国市场是有一个过程的。在上世纪60年代前半期,美国没有人知道日本的品牌,在60年代中期以后,东芝、索尼等品牌才逐渐被美国人所熟悉。1965年我被公司派驻到美国分公司工作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介绍“东芝”是干什么的。



环球时报:日本能以1亿多人口的规模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您认为日本成功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是您那一代人的精神使然,还是冷战时代给日本提供了特殊的发展机遇?



西室泰三:现在回顾起来,应该说是当时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因素共同对日本经济发展起到了作用。日本战败后国家极度贫困,但美国的文化、生活方式却陆陆续续传入日本,大多数日本人立即接受了这样的文明,并开始有了要赶上美国人那种生活水平的强烈愿望和意识。换句话说就是,我认为强烈的进取心是日本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与此同时,在东西方冷战的世界格局下,美国帮助恢复、重建日本经济,也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日本很幸运,相比其他亚洲国家,有比较稳定的政治格局。1960年日美签订安保条约使日美关系得以保持良好的稳定状态。举例来说,当时为了帮助战后的日本尽早恢复经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曾专门召集美国主要的制造厂商,要求他们从日本购买一切能买到的零部件。



日本经济正在变得更扎实



环球时报:在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泡沫经济破裂后,日本经济近年来始终无法走出低迷状态,日本的“国运”是否在上世纪末走到了它的顶点?尤其是最近以来,被称为“日本的名片”的丰田汽车在美国发生大规模召回事件,有人称此事将成为“日本制造”在世界上的一个转折点。您怎么看待这些观点?



西室泰三:我也听说过这样或那样的意见。但我认为,情况未必是那样的。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结束前,日本的确达到了一个巅峰状态。与当时相比,现在的日本经济规模是变小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的“国运”就到头了。回顾日本经济这20年来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日本企业的全球性商业活动更活跃了,规模更大了,这是20年前的日本所无法比拟的。从中也可以看到,日本企业的立足点发生了变化,它们从原先仅立足于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变成现在要谋求在世界强者中的生存之道。近一二十年来,日本主要的制造厂商在海外的销售量毫不例外地都在增加,他们面对的是全球性的市场。



对于此次的丰田召回事件,我认为,这是因为丰田全球化过程中没有真正做到一家跨国公司该做到的细致工作,这需要其很好反省。此次事件也给了日本制造业一个很大的教训,即在全球化不断深化的今天,在如何确保产品质量以及适应当地国情等方面,日本企业能否有一个很好的应对机制。



环球时报:您的意思是说,虽然相对于美国、中国来说,日本的经济规模缩小了,但日本经济却变得比以前更扎实了?



西室泰三:我认为可以这样理解。上世纪日本经济达到巅峰状态的泡沫经济时期,在整个国家经济规模中所占比例最大的就是不动产、固定资产,要比现在高两到三倍,泡沫破裂后,那部分资产就大大缩小了。而近20年来,日本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扎扎实实地开展活动。只是在全球化过程中,有些事情他们马虎了,这是一个教训。



贫富差距还不是中国发展的致命问题



环球时报:您如何评价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势头?与当年日本最辉煌的经济上升时期相比,现在的中国有哪些优势和问题?



西室泰三:让我先来谈谈优点吧。中国国民现在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未来将更美好”,这是支撑中国今后不断发展的非常重要的因素。当然,在中国经济的增长过程中,有的领域跑得快些,有的跑得慢些,有人先富起来,有人后富起来。但我认为,在整体国民经济不断上升的情况下,这些差距并不是主要矛盾,因为人们努力工作、对未来怀抱希望的劲头支撑着国家的迅速发展。在上世纪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的阶段,日本国民也有这样的共识。因此我认为,中国GDP今后将能保持8%到10%的速度发展,世界也对中国寄予非常大的期待。值得庆幸的是,中国的贸易数据出现了大额盈余,使中国可以靠自身资金发展经济,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如果说有什么问题的话,中国面临的是与日本相似的问题,比如社会保障、福利以及老龄化问题,在中国都已经出现,今后还会越来越严重。此外,随着中国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进入城市打工,如何解决这部分人的社会福利保障问题,也是个难题。回顾日本的发展历程,也出现过大量农村人口流入城市的问题,当年日本农村人口占70%,现在已减少到了5%,但当年的日本面对的仅仅是六七千万农村人口,而中国人口比日本多十倍,这个问题也就难得多,如何把这么多人从农业转入第二、三产业,并解决吃、住、福利等问题,对中国而言,这将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实验。



环球时报:您能否把关于贫富差距的看法说得再清楚些?您是想说城乡、贫富等差距并不是中国当前最大的问题吗?



西室泰三:我承认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在经济不断增长的过程中,它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因为只要经济持续发展,即使是最穷困的群体也可以得到相对提高。而一旦经济发展停滞下来,贫富差距就会成为致命的问题。我知道,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且出台了一系列可持续性发展的政策,比如取消农业税,虽然一开始受到了怀疑,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做法起到了鼓励国民、给国民带来幸福的作用。



环球时报:日本媒体非常关注中国GDP总量将超过日本的消息,有一些人流露出了悲观情绪,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西室泰三:日本自1968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至今已有42年,现在日本将要被中国赶超,这对媒体来说的确是一个大事件。但我认为,应当看到,中国GDP的增长中也有日本、美国等在华企业的共同贡献。随着中国GDP的增加,不但中国人可以从中受益,很多外国人和外国企业也可以通过参与中国经济活动而获益。我认为,这是一件值得所有人庆幸的好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