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里相国狞笑着走过来,说:“莱斯,你已成废人一个,为何不求我送你回老家去?”

举剑对准莱斯的心脏,狠狠地刺了进去。

莱斯用尽最后的力气骂道:“里相国,你这个畜生,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地对待自己的同事?”

“你走了,我可以得到很多好处的。放心吧,我会为你举办体面的葬礼。”

莱斯圆睁着双眼,一命呜呼。

里相国拨剑回鞘。宝剑不沾鲜血。

他打开门,冲外面喊:“快来人呀!大领导不行了。”

魔人蜂拥而来,看到莱斯已经断气,个个垂头丧气,黯然神伤。

里相国伏在莱斯身上大哭一场,以示对领导栽培的报答,之后擦干眼泪说:“各位,杀死大领导的人,正是该千刀万剐的钱图强。我们一定要为大领导报仇。”

里相国的得力干将唤唤南跳将出来大声说道:“按照组织章程规定,大领导突然死亡,由副手接任。请里相国出任大领导,带领我们为莱斯报仇。”

众魔人随声附和。里相国大声说道:“我宣布,从现在开始,由我接替莱斯在人界的一切权力。唤唤南作我的副手,其余职位暂时不做调整。当务之急,先料理莱斯的后事,之后,我们向钱图强开战。一定要杀死钱图强!请各位忠于职守,勤苦工作,不辱没魔帝交给我们的光荣使命。我们要征服人界,胜利和光荣将属于我们!”

众魔人齐声高喊:“领导英明!”

钱图强的小飞机,停在了庄园大房子前的草坪上。

天女赛珍珠率先跑了过来,迎着钱图强问:“怎么样?杀死莱斯没有?”

钱图强黯然摇头,说:“他伤得很重,但不至于丧命。被魔人发现了,我们逃回来的。”

春子、秋子等人也迎了过来。虽没能杀死莱斯,但参与伏击的人平安无事,大家还是很高兴。

歇了一宿。早餐之后,钱图强召集众人开了一个会议,宣布庄园进入战争状态。会后,钱图强叫来莱斯送给自己的两个魔女,跟她们讲明了自己的立场,让两名魔女返回去丽水山庄。两名魔女流着眼泪,表示自己并不想与钱图强为敌,希望能够留下来侍候他。钱图强拒绝了,说:“人魔势不两立。既然你们无意与我为敌,就另寻出路吧。我送一些钱给你们,你们去过自己的生活。”钱图强把莱斯送给自己的钱转送给两名魔女,亲自送她们离开了庄园。两名魔女果然没有回去丽水山庄,另谋生路去了。

钱图强请杨诗雁在庄园里面散步,跟她说:“诗雁,昨夜未能杀死莱斯,恐怕你也暴露了。要是魔人对付你就麻烦了。我建议你搬来庄园跟我们跟在一起,直到战胜魔人。”

诗雁说:“强哥,现在是战争状态,我也不计较跟你们住在一起,但我的孩子和父母还在香港,我放心不下。”

“你现在就电话父母,请他们把孩子带过来。”

杨诗雁想了片刻,觉得还是这个方法稳妥,便电话父母。于是杨诗雁带着孩子和父母也住在庄园里面。

里相国当上了大领导,心满意足。他想起大白鲨和莱斯已死,而大白鲨的美丽情人玛丽莲还住在庄园里面。两个情人同时去世,这会,玛丽莲一定伤心欲绝,需要安慰。里相国来到大白鲨的别墅,在外面大按门铃。

玛丽莲听到门铃响,赶紧开门出来。门外站着新的大领导里相国,笑容满面。

玛丽莲娇媚地笑了笑,说:“领导大驾光临,实在难得。快请进!”

身材矮小的里相国踱着方步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说:“玛丽莲,大白鲨突然去世,你要节哀呀。”

玛丽莲假装难过,说:“领导,我一个弱女子,本来只是靠着大白鲨混饭吃。他这一走,我连生活都没有了着落,等过几天,我得另谋生活去了。”

“不必这样。这幢别墅本来属于大白鲨专用,他走了,现在归你使用。大白鲨户头里还有许多钱,我让人转一半给你。你的生活就不成问题了。”

“领导厚爱了。领导对我这样好,真是无以回报。”

里相国色迷迷地盯着玛丽莲丰满的胸脯,说:“莱斯也死了。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一定会寂寞的。只要你愿意跟我,我保证你过上王后一样的好日子。”

“领导若不嫌弃,我当然愿意服侍领导。我没有谋生的能力,服侍男人倒是本分内的事。”

里相国走近玛丽莲,伸手握住她细嫩白皙的手,一把将玛丽莲搂在怀里,说:“我见过美女,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绝色美女,真是羞花闭月沉鱼落雁。我早已对你情有独钟,只是不敢得罪莱斯。我可不同他,只会虐待女人。我一定会好好待你。”

玛丽莲身子一软,娇若无骨,说:“我本来担心住在这里寂寞,有领导你来陪伴,我就不搬出去了。”

里相国抱起玛丽莲,走进房间,把她放在床上,疯狂地亲吻起来。惯于勾引男人的玛丽莲发出阵阵的淫荡的呻吟。

里相国脱光玛丽莲的衣服,用手抚摸着她丰满弹性的乳房,顺着她细滑的皮肤,右手一直抚摸下去,直摸到三角形的小山丘,和山丘下的一条小溪。溪水早已润湿了溪边的茵茵绿草。

里相国血管喷张,伏在玛丽莲身上,疯狂地发泄着自己的魔性。

玛丽莲精于此道,百般迎合,娇喘连连。

就这样,玛丽莲留在丽水山庄,成了里相国的情妇。

任逍遥从玛丽莲处得到莱斯已死的消息,赶紧跟钱图强说了。

钱图强说:“奇怪了。他伤得不轻,但不至于死吧。”

任逍遥说:“玛丽莲确认他已死,不会是诈死。你的剑很可能伤到了他的心脏。”

“莱斯死了,不知道接替他的人是谁?”

“里相国,莱斯的副手。此人比莱斯还阴险狡诈,我们就小心对付。”

“要让玛丽莲想办法弄清楚里相国的行踪。一定要把他暗杀掉。”

里相国派出手下人四处调查钱图强的行踪,准备暗杀他。

里相国想起了原先一直跟在钱图强身边的艾丝丽。莱斯不满意艾丝丽,把她贬在面具制作间不让出来,里相国却认为,艾丝丽是非常重要的一粒棋子。之前送给钱图强的两名魔女现在联系不上,可能已被钱图强关了起来。艾丝丽若埋伏在钱图强身边,就有可能弄清楚钱图强的行踪。

里相国坐在原先属于莱斯的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派人把艾丝丽请了过来。

如奴隶般失去自由的艾丝丽,忐忑不安地走进了领导的办公室,头都不敢抬起来。

坐在办公桌前的里相国,离开了座位,走到艾丝丽身边,左右端详,温和地说:“艾丝丽,你受委屈了。”

艾丝丽眼睛一红,流下泪水来,小声问:“领导请我来,什么事?”

里相国拉着艾丝丽的手说:“你先坐下来。莱斯这个魔头,对你不好,我是知道的,但以前我害怕他,不敢帮你说句好话。现在,我来做主,一定要还你一个公道。你没有杀死钱图强,这不能怪你。他绝非常人,连大白鲨和莱斯都非他敌手,单凭你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杀得掉他。”

“谢谢领导。”

“先不用谢我。艾丝丽,我想升你做我的生活秘书,成为一名高级魔人,你觉得怎么样?”

艾丝丽喜出望外,亮丽的眼睛看着里相国,说:“真的?太好了!”

里相国说:“当然是真的。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身边工作。”里相国搂住了艾丝丽的腰,说道:“我跟莱斯大大不同,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里相国叫来手下的一批人,宣布任命艾丝丽为自己的生活秘书,实质上是公开的有名份的情人。这个职务非同小可,一下子提高了艾丝丽的地位。那些以前随意跑来叫艾丝丽陪上床的魔人,对艾丝丽毕恭毕敬起来。

里相国相应地占据了莱斯的大别墅,晚上就让艾丝丽陪自己住在别墅里面。过了一个星期,艾丝丽的高兴劲还没有过去,夜里,两人激情之后,里相国开始哀声叹气。

艾丝丽搂着里相国,问:“领导,怎么哀声叹气?跟我ML不够爽吗?”

“别误会。你是我遇到的最棒的女人,跟你ML,简直是上天堂,爽歪歪。我是有烦心事。”

“什么事这样烦?你要是看得起我,就应该跟我讲。”

“这事不好办。是关于钱图强的。”

艾丝丽心里打了一个颤,不露声色地问道:“钱图强怎么了?”

“魔帝见他确有能力,想拉他加入我们这一边。没想到他还是反了,杀死了莱斯。魔帝非常生气,给我下死命令,一定要在一个月内除掉他。他武功高强先不说,主要是深居简出,我们又不能冲进他庄园去杀他。要是一个月之内杀不死他,我就无法交差了。”

“原来你在为这个烦。也真是够烦的,钱图强不好对付。”

“艾丝丽,你对他有没有感情?”

“怎么会呢?他是我们的敌人。”

“我有个想法,虽然很舍不得你,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什么想法?”

“你的身份还没有暴露。我想让你回去钱图强身边当卧底,你觉得怎么样?”

“又要叫我去杀他?我真的无能为力。”

“不是要你去杀他,只是让你去了解他的行踪。比如知道他什么时候外出去哪里,就报告给我们。”

“这还差不多。我很久没有联系他了,不知道他还理我否?要是他拒绝让我住在庄园,我也没有办法。他的女人很多的。”

“试一下吧。如果能够完成任务,我会把你的功劳跟魔帝讲,将来当个情报部副部长都不成问题。”

“那就让我试一下吧。我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就去。一定要想办法打探清楚他的行踪。说实在的,我很舍不得你去。不过,为了能完成任务,为了我们的前途,你做一下牺牲吧。来,让我们再好好来一次。”

里相国的手,紧紧地握住艾丝丽丰满的乳房,两人激情再度燃烧。

第二天,艾丝丽辞别里相国,离开丽水山庄来到钱图强的庄园。

艾丝丽跟着里相国过上了好日子,还是比较满意的。她感觉得到钱图强对自己的冷淡,但让她来对付钱图强,她矛盾重重。应该站哪一边呢?

保镖从监视器里看到了叫门的艾丝丽,赶紧报告钱图强。钱图强本无心地寻找失踪的艾丝丽,见她突然回来,便让保镖放她进来。艾比丽经过大门口时,新安装的设备对她和行李箱自动进行安全检测。

艾丝丽原来住的房间一直给她保留着。她把行李放好,洗了一个澡,换上一身洁白的衣服,来找钱图强。

钱图强正在小客厅里上网查看新闻。艾丝丽走了进来。

钱图强微笑着迎上前来,拥抱着艾丝丽,亲吻起来。

吻着吻着,艾丝丽的眼泪流了下来。

钱图强问:“你到哪里去了?也不联系我。”

艾丝丽紧紧抱着钱图强,号啕大哭起来。

钱图强把艾丝丽抱起,坐在沙发上,安慰地说:“遇上困难了?跟我说,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艾丝丽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泪流满面,说:“强,对不起!我不该欺骗你。”

“此话怎讲?你骗我什么了?”

“强,这一趟回来,我不想再骗你了。我一定要向你交待清楚。我是魔人!”

钱图强怔住了。魔人?艾丝丽是魔人?怎么会这样?

“强,你先不要生气,听我说完。要是你不肯信任我,就杀掉我,或者赶我走。”

钱图强还是搂着艾丝丽,笑了笑,说:“是魔人又怎么样?我感觉得到,你真的是在帮我。”

艾丝丽钻在钱图强怀里,说:“谢谢你能够这样说。我一直不敢跟你讲明,是因为害怕你赶我走。”

“现在说清楚了就好。我相信,并不是所有魔人都一样歹毒,非要置我于死地。”

“你现在是魔界第一号敌人,魔帝给里相国下死命令,要他无论如何,在一个月之内杀死你。”

钱图强笑了,说:“不久前,魔帝还欣赏我呢;怎么现在迫不及待要杀我?”

“魔帝想请你当人类之王,你却杀掉了莱斯,自然对你恨之入骨。原先,莱斯要我找机会杀掉你,可我迟迟下不了这个手。于是莱斯命令我回去丽水山庄,罚我当最低级的魔人,连打电话的自由都没有。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呆在地下室里。这一次,新的领导里相国派我回来,目的是让我打探你的行踪,报告给他们好让他们暗杀你。”

“原来这样。那你怎么都跟我说了?”

“强,我爱你,真的爱你!我再也无法忍受魔界的冷酷无情,决心追随你反叛到底。”

钱图强紧紧搂抱着艾丝丽,激动地说:“艾丝丽,谢谢你的支持。你回来,我真的非常高兴。只要你站在我这边,我相信,被杀的人不是我,而是丽水山庄那帮魔人。”

“强,我什么都不管了。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有你在我身边,我感到非常安全和快乐。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甚至可以付出我的生命,我只是求你把我看作你家里的一个成员。”

“艾丝丽,放心吧。你一直就是这个家庭的一员。没有人会赶你走。我真的非常高兴你能够跟我坦白。以前,你一直没有跟我讲,我的确怀疑你的身份,对你难免有些冷淡。现在,你说清楚了,我也放心了。”

“强,我亲自处理过你父亲的遗体。他的脖子上有一条明显的勒痕,后来被我们处理掉了。我怀疑他是被魔人勒死的。”

“原来如此。我父亲被魔人抓去做人质,魔人以此要挟我站在他们一边。这样说来,父亲很可能是自杀。自杀之前,他在自己的大腿上刻了‘精忠报国’四个字。他不愿意我背叛人类。”

“卑鄙的莱斯。亏他想出这样歹毒的办法。不管怎样,父亲是被他们逼死的。”

“没错。所以我们想办法伏击了莱斯,算是替父亲报仇雪恨。里相国想杀我,我也在盘算着如何杀掉他。”

“有了莱斯的遭遇,里相国一定会非常谨慎,不会轻易离开丽水山庄。我们要从长计议。”

艾丝丽决心弃暗从明,又得钱图强的理解,心情大好。开始盘算着让里相国上自己的当。

钱图强从艾丝丽处得知,魔人主要在地下室活动。里相国的办公室和卧室都在地下,艾丝丽都知道方位。经过商议,钱图强决定挖地道进去实施暗杀。钱图强请保镖李光照出面,买下丽水山庄旁边的一大块土地,请工程队进驻,修起围墙和简易房子,对外声称要盖豪华住宅,其实是由张忠义带领一批保镖,开始偷偷挖地道。任逍遥用自己有力的利爪也参与进来,工程进度很快。

天女玛丽莲之前在魔界当过间谍,跟魔人打交道经验丰富,在里相国和艾丝丽亲热的时候,她也主动接触唤唤南,把唤唤南弄得心猿意马,只是害怕里相国,不敢伸手太长。里相国送艾丝丽回钱图强身边,跟玛丽莲又打得火热。

玛丽莲在陪里相国激情之后,抱怨地说:“亲爱的,我天天呆在丽水山庄,挺闷的,很想出去走走。”

“你想去哪?我让人送你去。”

“我想去黄石公园。一个人去太没有意思,你陪我去嘛。”

“我现在忙得要命,那里有时间陪你去。”

“不要啦。整天就是工作啊工作,也不懂得放松一下,要劳逸结合嘛。你要是陪我去,我保证用新的招式让你爽得要死。”

“新的招式?这么说你还有所保留?先让我感觉一下。要是真的爽,我一定陪你去。”

“好。一言为定!”

玛丽莲伸出舌尖,从里相国的耳根开始,一点一点吻下来,一直吻到下体处,停了下来。

里相国舒服得真喊“哼哼”,见玛丽莲停了下来,喊道:“舒服死了,别停啊。”

玛丽莲在里相国的命根子上轻轻吻了两下,说:“想要,就陪我去黄石公园。”

里相国终于答应陪玛丽莲去黄石公园玩。玛丽莲把时间和住地告诉了任逍遥。任逍遥和钱图强赶紧准备暗杀里相国。

谁也没有料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魔高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