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里的汉子 外传 亮子的死

勿望草 收藏 0 2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7.html


夜是静的,秋风习习,默默的抚摸着大地,树叶随风摇摆,软软的扭动着粗大的腰带,天上的星星在不停的眨呀眨,争先恐后,好像在比着谁是最亮的。

院里点起了篝火,亮子手里拿着考好的鲤鱼,嘴里流着口水,还不停的甜着自己那干干的嘴唇,恨不得要把鱼一口气吃掉。张野照着亮子的头上指了指,你这头猪,又馋了吧,别把你那口水掉在鱼上,要不别人怎么吃呀!

亮子两眼放射着奇异的光芒,咋了,我就不信你不馋,每次也没见你少吃一口,别把别人说的跟馋猫,把自己说成圣人,你离了吃的你还是得死。

赵川笑着说:“行了,别吵了,这么吧,你们谁也别说谁,我们比一比,打色子,比小,谁赢了谁吃鱼,谁输了谁喝酒,你们说行不行?

四喜和韩康都说好,亮子和张野也同意,几个人把酒杯倒满,亮子放下考好的鱼,回屋取来了色子,一共是六个,这是平时他们闲着无聊摇着玩的,今天派上酒场了。

五个人围坐在一起,韩康拿起色子,我先摇,看看我今有没有吃第一口的口服,只听色子在杯里不停的哗哗作响,“啪”杯子倒扣在椅子上,韩康慢慢的揭开,几个人头都挤过来数了数,一共25点,四喜哈哈笑了笑,看来你有酒福了,你看哥们的吧,抓起色子装在杯子里,又是一阵的摇晃,直到把杯子拿开,数数28 点。赵川说:“也不知道喝酒的是谁,可别把话说死了,看谁笑到最后。

亮子不由分的抢过来,看我的,哗、哗、哗、揭开杯子,好家伙,亮子一看就裂开大嘴了,六个色子,一共14点,哈哈哈,我看张野和赵川就不用摇了吧,你们都喝酒,这第一口我吃定了。

张野不服气的拿起色子,我就不信了,没准我摇个13点呢,可是当他把杯子挪开就傻眼了,30点比谁的都多。最后是赵川的,他也一样28点,结果这第一口就让亮子占了个先,他乐滋滋的拿着筷子夹了一大口的鱼,脸朝着张野做了个丑态,嘴里塞得满满的。手还指着那几个人,快、快、你们都给我喝,你们都输了,快喝。

自从亮子吃了第一口以后,他在也没赢过,竟陪着喝酒了,他早已忘了那烤鱼是啥滋味了,其他的人都分别赢了三次到四次,只有亮子一人喝的最多,他不停在抱怨,谁说第一口是福啊,我他娘的吃了第一口就没吃到第二口,我这肚皮早就让酒精占满了,还有点上头,可怜啊,可怜我辛苦烤了几条鱼都进了狼口了,我苦啊!

张野道:“谁叫你小子吃了第一口,还冲我做鬼脸,活该,你就接着喝吧,今不把你喝倒我就不姓张。

亮子急道:“咋,别看我喝的比你多,我也不怕你,要不咱俩就比比,一口干掉一杯,看谁先倒。

张野瞧瞧亮子,你都喝多了,还敢跟我比,算了,我怕你明天起不来,那多丢人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行的话赶紧回屋睡觉吧。

亮子毫不忍让的说:“又装熊了吧,一点男人样都没有,不敢就不敢,还扯什么用不着的,“哎”没指望了,你也就这点出息。

张野当然不愿意听他说的,站起来,不就是喝酒吗,谁怕谁啊,来,四喜给我倒满了,哥们儿我今天就跟他比个高低,看看是他厉害,还是我厉害,两个人谁也不惧谁,端起酒杯一起干掉了。

两个人又到满酒准备干掉,韩康劝着说:“好了别比了,这是白酒,40多度的,在喝出毛病来,赵川和四喜也劝着,三个人不管怎么劝也没用,俩人杠上了,一连干了4杯,终于都挺不住回屋睡觉去了。

赵川和四喜随意打扫了一下也回去睡了,韩康躺在炕上久久不能入眠,心情是万分激动的,仿佛有一团熊熊火焰燃烧着自己的胸膛,他自己到现在仍然不相信他就要当爹了,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酒精在身体里流淌,头是晕的,嘴是苦的,不过这种感觉好舒服,难怪人家都说酒是好东西,它可以赶走寂寞,赶走痛苦,带来欢乐,让人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韩康自语着,“酒啊”,真是个好东西。随着一阵呼声,他睡了,很香甜。

阳光普照在整个大地,一片金黄黄的,因为昨天酒喝的太多了,几个人都起晚了,燕子和雨飞早就等在了院子里,饭已经做好,叫了几声都不见有动静,于是两个人坐在那里闲聊。

燕子说:“这几个人看来昨天又喝多了,你说酒咋那么好啊,开酒厂的老板可乐了,这么多的人在那大口的喝酒,人家在那大把的数票子,估计都要乐疯了吧。

雨飞笑笑,瞧你说的,你不是也喜欢喝酒吗,这会儿也闲人家喝多了啊?

燕子摸摸自己的头发,你不知道,我喝酒怎么都行,可要是看他们喝多了,我特来气,你说我俩像个保姆似地在那伺候人家,饭都做好了,叫着喊着都没人吃,难道你不来气啊。好像我们俩伺候他们是天经地义似的。

四喜起的最早,听了燕子的话接到,谁让你干了,我们又没逼着你俩在这伺候我们,算你俩愿意。一转身上厕所去了。把燕子气的骂道:“没良心的,只当你是条狼,那你今儿别吃我们做的饭啊。

所有的人都起来了,饭也都吃过了,只有亮子一人还没起,张野笑着说:“小样还比酒呢,到现在还没起,你们说他不会睡上一天吧,顺手摸了摸头,哎,好晕啊,估计要难受个一天了。

赵川说:“在过一个小时亮子在不起,我们就把他踹起来,我们干活,他在那偷懒可不行。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亮子还没起,韩康对四喜说:“你去给他踹起来,他在不起,我们晚上就不用睡了,到时候他睡的宝宝的,不让我们睡那就惨了。

四喜回应着:“可不是嘛,我可得把他叫醒,免得夜里我们遭殃,说着匆匆忙忙的走进了屋子,脱了鞋,上了炕就照着亮子的屁股来了一脚,没动静,又一脚,还是没动静。好家伙,四喜嚷着,我说你别睡了,咋还不起啊,上手去推他,这一推,感觉有点不对劲,脸上浮现出了惊慌的表情,在推推,没反应,于是用手摸了摸鼻子,这一摸,更害怕了,四喜慌手慌脚的下了地,鞋也没穿就跑出来了。

韩康见四喜连鞋子也没穿,你咋了,连鞋都不要了,不闲地上凉啊?

四喜颤抖着身体,支支吾吾的说:“亮子、亮子,好像有点不对劲,你快看看。

韩康慢慢悠悠的走过来,咋了,瞧你一脸的惊慌,我看看。他边说边走进去,坐在了亮子的身边,摇了摇他,突然,他也不动了,瞧了瞧四喜,四喜颤抖着向韩康点了点头,两个人仿佛都知道咋回事了。韩康激动抖动着双手,眼睛湿润了,亮子死了,可能昨天的酒喝多了,是酒精中毒。没有人注意到,所有人都还以为他在睡觉,所有人都还在埋怨着他在睡觉。

四喜叫来了其他人,他们都被这惊人的噩耗吓到了,张野大哭着摇着亮子的身体,哭喊着,亮子、亮子你醒醒、你醒醒,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和你比酒,要不是我跟你比酒,你也不会死,都是我不好,你死了让我咋办啊,我该怎么和你爹娘交代啊,你醒醒啊。哭声悲痛而沉重。

亮子静静的躺在那里,脸色暗灰,手脚早已僵硬,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没有一点的难过的征兆。

屋子里弥漫着伤痛的气氛,韩康擦擦眼泪,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他爹娘知道了会怎么样,我都这样难过,他们都一把年纪怎么接受的了。我也是有责任的,我要是昨天把酒抢过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有错,可是我们也要马上去他家告诉他的爹娘。要怎么说,怎么张开嘴,他像屋子里的人看了一下,希望他们可以出个主意,但没有回音,屋子里只有哭泣的声音。

燕子和雨飞则站在门外,她们也为亮子的死心感酸楚,尤其是雨飞,哭的很难过。

赵川站起身低声的说:“还是我去吧,我去比你们去都合适,等他们来了再说吧。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有责任的。说着,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走了出去。

房间里笼罩着阴森的感觉,沉痛和泪水淹没了他们年青的心灵,所有的人好像都在等待着法官的审判,所有人都在自责、、、、、、、、、如果、如果在回到昨天该多好,那样什么也不会发生。可是已经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