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海龙蛙兵”血泪史 金门“水鬼摸哨”探秘

topgun1965 收藏 5 4625

台海网6月26日讯 “听说当兵抽中金马奖很可怕,站卫兵还可能碰到水鬼摸哨。”“听老士官讲,有些碉堡整个班的士兵都被摸掉耳朵,真的还是假的?”这是过去到金门、马祖当兵的人最担心,也最想知道的问题。台湾《时报周刊》最近刊登文章,揭秘那段金门“水鬼摸哨”的历史

四、五年级当过兵的人,早年最怕就是抽中外岛的签。当年,两岸还是敌对的状态,抽到外岛尤其是金、马这类离岛中的离岛,有人可是用比生离死别还不堪来形容,“兵变”还在其次,主要是新兵一到,老兵常讲的“水鬼摸哨”故事,常让新兵吓到腿软,晚上有点风吹草动甚至要尿裤子。

所谓的“水鬼摸哨”,指的正是当年两岸特种部队,我们称对方是“水鬼”,自称“成功队”或“海龙蛙兵”,所上演的“谍对谍”戏码。

“我们正式的名称,是陆军一○一两栖侦察营,民国六十二年(1973年)以前,原本有一○○一、一○○二两个侦察连,直隶陆军总部,当时陆总各师都有成功队,由成功大队队部总辖,六十三年以后整编成两栖侦察营,营部设在料罗。”曾担任两栖侦察营副营长的蔡新灿如此解释。

只准成功 不准失败

“当时我们在溪边、古岗、东引、马祖都有营区,现在金门只剩下新头还有一连,其余在澎湖、马祖、东引。当年一连满编是九十九人,有士官五十六人,军官七人,兵三十六人。”曾在溪边长期驻守的蔡新灿,民国七十二年就退下来,但由于早年扎实的训练,如今的他虽年近半百,却还常是打赤膞、一条红短裤,十二月天也完全不畏风寒。

至于何以会称做“成功队”,据了解,是当时担任总政战部主任的蒋经国命名,含意是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听说你们早期结训测都要出敌后爆破任务,真的吗?”蔡新灿说,早年确实有听说,但其中有一期去出任务时,因撤离时行踪泄漏,导致全期连干部全数阵亡,只剩一名士官长活着回来,所以后来就取消敌后结训测试。

“早年去大陆出任务都是选拔最优秀的弟兄,他们大都抱定去了就回不来的信念,你要了解就去溪边的忠烈祠去凭吊吧。”蔡新灿说,当时的任务都是随时出,由防卫部直接拟计划、下令,真正接触到的人可说少之又少,没有留下任何资料:“听说当时有好几次任务是去爆破厦门大桥,但是都没有成功。”

“后期的任务逐渐减少,难度也降低,甚至到海峡中段的槟榔屿去插个‘国旗’回来,都可以变成‘国军’英雄,和早期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陆军“海龙蛙兵”血泪史 金门“水鬼摸哨”探秘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