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


我给冯道全打了一个电话,正如我所料,这家伙对我依然保持着高度警惕,我请他来市内老板开的酒店里谈事,无论我怎样诚恳地说,这个狡猾的土老鳖就是不上钩,甩给我一句话,假如有诚意就去他那里,让我中午去他在县城新开张的一家饭店,他做东请客与我畅谈一番。

我知道这家伙的意思,他尚未摸清我的意图根本不敢前来市内,他很清楚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县城没有人能够与他抗衡,但到了市里可由不得他说了算的,虽然他的综合实力可以说即使在市里也没有人能够与其抗衡,但毕竟是离开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他总不能把身边的人全部带到市里边吧?他可没有这个胆量,到时候我不出面治他,稍微给他弄点儿小插曲,警察也就会把他给灭了,他可没有这么傻。

他不敢来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他让我去他那里,分明是在考验我的胆量,他以为我不会轻易地答应,以为我也会像他那样有所畏惧。而我就偏偏很爽快地答应了,弄得这家伙僵在了那里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呵呵,没有交手之前我就先胜了他一招。

我还有更多的招式会让他大吃一惊,我想,当他放下了电话一定会周详地安排他的得力干将,把他的饭店全方位监控起来,无论我使用任何招式,只要敢去他那里,那我只能是他案板上的一块肉,想剁哪里就剁哪里,即使我带再多的人也休想占到他丝毫的便宜。而我今天偏就一个人不带,就我一个人前往,我一人照样可以摆平他!

只要稍微想一想我就觉得很可笑,他见我一人前往一定会感觉不可思议,一定会在心中产生很大地疑惑。我就是要他无谓地猜疑,让他从心底佩服我的胆识,他才会彻底地愿意按着我的计划来执行。

我就一人单刀赴会与他玩一玩,看看他能把我怎样?关云长单刀赴会还有周仓捧着青龙偃月刀伴随在他的身边,还有八九条汉子各挎一口腰刀护卫于左右,我什么都不拿,就我一人来,照样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嘿嘿嘿,你有实力你厉害,我避实就虚跟你玩智力,你有再多的人马又能奈我何?

冯道全约我中午一点钟在他的饭店见面,他把时间定的那么迟,想必好有足够的时间安排人手吧?我在心里冷笑一声,让他去折腾,折腾得越厉害,说明他越是有点儿心虚,我不管他怎么防范,只要能准时到场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我放下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十点钟,还有三个小时才到赴会的时间,十二点开车过去也来得及,忙活了一夜还没有吃东西,我的肚子现在咕咕地响,这时候没有卖早点的了,我就回到工作间找了一碗面,用纯净水冲开先填一填肚子。工作间里没有人,兄弟们这个时间段很清闲,基本上都在院子里的练功房锻炼着身体,我坐在电脑前上网浏览了下新闻,没有看到什么我感兴趣的内容,索性关了网页坐在桌前,把腿伸进另一张椅子里闭目休息一会儿。

这时候不知月儿起床了没有?我的心里彻底放开了,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来看待,再抱着她的时候感觉特别爽,她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女孩,又在这儿待了一段的时间,虽然以前死死守住底线没有那方面的经验,但每天充斥耳朵里面的尽是关于男欢女爱的事,她无形之中也就不把男女之间的事情看得很神秘,所以和我在一起很能放得开。毕竟还是第一次,她在放得开的同时,又不失少女的羞涩,这对我来说真是上天的恩赐,给了我一种意外的享受。

唉,快乐只是那么一会儿,善后许多烦心的事情还是要处理。要重新给她找一个清静的住处,让她可以安心地读书,不能再让她和堂姐住一起了,住在那里清早休息不好不说,面对着她的堂姐,她还会经常想着这里的事情,我想让她尽快忘记这里的一切,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

我自己的住处虽然不经常去住,但也不方便把她留在那里,说不定我的家人突然过去,看见了以后我不好解释,而且我还想今后在那里娶我的雪梅,这件事情万万不能让雪梅知道,否则,我这火玩得可就大了。

雪梅现在也不知道去北京了没有?说实话,我很希望这些天她能留在北京,等我把蒋老三的事情处理好了以后她再回来,那样她才能够安全的很多。我拿出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的情况,拨通了以后语音提示,说我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大概是在路上已经出了市区,接电话是长途,小丫头很会过在省长途话费呢,估计一会儿会给我发信息。

约莫一分钟左右,手机振动了两下,我打开一开,果然是雪梅发来的信息,上面显示:“打我手机干吗?我们已经出了市区正在高速路上,长途电话贵有事发信息吧。”

呵呵,小丫头真会过,我就回信息:“老婆,我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行不?”

很快信息回来:“我在救护车里,医生和老干部都在跟前不方便接听,你还是发信息吧。”

我逗她:“听不到你的声音我睡不着觉啊!怎么办呢老婆?”

“猪,这个时间你还睡!”

呵呵,真厉害!我又回:“老婆,我起来了看不见你吃不下饭又怎么办呢?”

“减肥。”

回答的真干脆!我正打算继续回,信息又过来了:“不和你说了,我要给病人量血压,等到了地方我再给你打电话。不许不想我!要听话,乖!”

我只好给她回:“一路顺风!永远想你!”

等了一会也不见她再来信息,估计开始忙碌了,我就没再打扰她。

我想了一下,还是给建钢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昨夜到现在他还没有给我电话,不知道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千万不要出任何意外。

手机响了两声建钢就接了,我问他情况怎么样?建钢说:“昨天夜里我们在他住的附近转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情况,也没有见到他本人,我从其他侧面了解到,他在这里的势力很大,手下养了一批人,这儿场面上的许多毒品都是由他提供的,只要有人介绍,还可以从他那里买到枪支弹药之类的东西,人们都很惧怕他,听说当地的片警都会让他三分,不会轻易去惹他。”

这些信息是在我预料之中的,我没有感觉到太惊讶,我还是罗嗦那句话,让建钢注意自身的安全,打击蒋老三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也没有那个实力和义务,只要保护好自己不被他发现,尽量多了解一点儿信息,从中想出办法不再让他继续找我的事就行了。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际上很难,建钢他们人生地不熟,在那里晃悠久了很难不被他们发现,我就跟建钢说:“你们不要把动静弄得太大了,暴露了自己他们在暗处很容易对付你。”

建钢说:“森哥你放心,我在调查之前会考虑清楚的,不会让他的手下察觉到。”

我相信建钢做事会很小心的,我让他隔一段时间就给我来电或发信息,免得我过分担心。我和他谈完事之后打电话给冬子,冬子刚从月亮湾出来正和兄弟们往回赶,我让他直接上来一下。

十多分钟以后他上来了,他把银行卡还给我冲着我嘿嘿嘿地乐,我问他昨夜玩得怎样,他说里面的小姐长得很漂亮,服务也很好,就是收费太贵了点。我说:“你这不是废话吗?火车站旁边的小旅馆便宜,你小子怎么不去?”

这小子很会总结,说:“那哪能比?小旅馆就是动物的发泄,月亮湾多少还有那么些情调,才是美好人生的享受啊!”

我就说:“拉倒吧你,被警察抓住了都一样是嫖娼!”

小子哈哈大笑,扭动着肥臀开心不已。我让他坐下跟他说了我的计划,他很担心地说:“万一冯道全不吃这一套,你一个人去不是很麻烦?”

我说:“送上门的肥肉他不可能不吃,只要他还有那么一点儿头脑,他就不会再跟我死扛,张书骥不继续在暗地里使坏,他没有理由非要树一个强敌在心里添堵。”

冬子想了想还是有点儿担心,想陪我一起过去也好有个照应,我说:“他肯定在暗中布下了许多人手,人去多了会让他警惕,激化了矛盾反而不好收场。”

我对冬子说,让他不用明里面出头,只要带着一两个兄弟在市里面照样能帮上我大忙。冬子不解,我跟冬子解释,他的儿子不是在市里最好的学校二中读高一吗?他儿子平常就住在他老丈人家里,到了周末才回县城他的身边,我一点钟去和他见面,假如说的不和,两点钟之前也就有了结果,正好他的儿子两点钟左右要从爷爷家出来骑自行车去上学,暗中盯着,一旦我那里有问题,可以把他儿子弄过来,他比什么都老实了。

我让冬子把董辉兄弟带着,董辉就住在冯道全老丈人家不远,他家的情况董辉比较熟悉,上一次我与冯道全有了点小矛盾的时候,我已让建钢对他的情况全部摸过了底,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就让冬子现在可以去安排,等会儿冯道全的儿子就要放学,可以开着车去学校暗中跟踪着,中午这段时间他的行踪一定要掌握住,直到我安全回来了才可以解除行动。

冬子答应了一声去了,我靠在椅子里把整个细节又重新过滤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遗漏,看了看差不多到了时间,就坐电梯下来,发动车子去了县城。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一路上到处是车辆和人流,这几年市里变化真是大,稍微好一点儿的地段,都把以前低矮的楼房拆掉重建成了一二十层以上的高楼,这样人员过于集中,一到下班的时间,在公交车站或者十字路口附近,很容易造成交通堵塞。我开着车在路上走走停停,等出了市区基本上也就到了十二点半了。

冯道全新开张的饭店在县城较繁华的路段,我把车开到门口停车位停下来的时候,还剩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坐在车里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饭店确实很气派,总共有五层,外表装修得也比较考究,比旁边的几家饭店显得要大气了许多,至少在县城里面有这样的门脸算是一流的了。开张了好像没有几天,从顶楼悬挂下许许多多的条幅,上面写满了县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的贺词,甚至还有不少是市里面的单位,可见冯道全在场面上混得很不错。

我给他打了电话,他问我现在哪里准备下来接我,我对他说不用了,我已经到了门口停好车就进去。

我放下手机,停了一分钟才从车上下来。

我已经在他们的监视之下了。

想必他的人已经得到了消息,在我头顶的某一个房间,正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看着我步履悠闲从容镇定地走向大厅。

只要我进了眼前这个门,一定能得到无数个注目礼,而且当我走上三楼包间的这一路上,还会增加不少回头率,可惜都是一帮大老爷们,一个个都是不好惹的家伙,他们会很特别地关注我,很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派头,当然,也想了解一下我做了哪些准备,看一看和我一起来的都有哪些人,他们会根据他们的判断,暗地里埋伏好人手的。

一路杀机,层层险恶啊!

可惜,我要让他们失望了,他们看到只有我一人,不知道会做如何打算?

整个一楼大厅坐满了客人,生意十分火爆,一个迎宾女孩长得还很清秀,见我走进来,用着浓重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普通话问我:“先生您几位?预订了没有?”

我告诉她三楼包间号,她冲我浅浅一笑,伸出手指引一下楼梯,说:“先生请跟我来。”

我跟着她的身后朝楼上走,顺眼扫了下大厅,有几个壮汉在门口不远处一张桌子前坐着,他们只喝茶不吃饭,也没有服务人员来照应,与整个大厅其他的客人放在一起,稍加留意就能感觉出来极不协调。

我在心里轻笑了一声,前面带路穿着旗袍的女孩,左右微微晃动着漂亮的小屁股,在我的眼前展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一路上我发现了几处不合常理的地方,尤其是上到三楼路过第一个包厢的时候,里面坐着十多个壮汉,见到我经过,齐刷刷看向了我,我打心底对冯道全这个家伙鄙视了一番,这么嚣张地举动,一看就是脑筋不健全的人,真不知道他如何混得这么有出息?

唉,真是傻有傻福啊,比我混得强多了,还得我亲自来看他,这小子真牛逼!

女孩在最里面的包间门口停了下来,再次冲我浅浅一笑,说:“先生,您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