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总统的“隐居”往事:中秋节全家饿一天

丶刺青 收藏 1 926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8_50977_10750977.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8_50978_10750978.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8_50979_10750979.jpg[/img]   探访   马场道42号西起新华路,再折向北直到新华南路小学一侧的房子


一代总统的“隐居”往事:中秋节全家饿一天


一代总统的“隐居”往事:中秋节全家饿一天


一代总统的“隐居”往事:中秋节全家饿一天


探访

马场道42号西起新华路,再折向北直到新华南路小学一侧的房子,都曾经是“徐氏旧宅”。这个徐氏,不是别人,正是民国总统徐世昌。昨天提到的胡若愚旧居,其实也是徐氏的旧宅。徐世昌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其中一女嫁给了许大纯,而许大纯居住过的这所房子,正是他当年迎娶徐家小姐时,徐世昌送给女儿的嫁妆。


当年的“徐氏旧居”里居住过徐世昌和他的夫人、女儿、女婿、外孙。这些房子连成一片,每一栋房子里面都住着与徐家关系密切的人。但随着时代变迁,徐世昌去世后,徐家上下很难再继续居住在这成片的“豪宅”里,于是大部分房子被出租,少数房子则出售给外人。许大纯曾经居住过的这所房子,是徐家最早出售的房产之一。


通过金鹏育老师的联络,记者寻访到许大纯先生的后人。由于个人原因,许先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但对家庭中一些往事,许先生记忆深刻。1952年,他出生在马场道50号的这所“红房子”里,但他没有住上很长时间,徐家就把这所房子出售了。此后,许先生跟随母亲,与外祖母等一家人住在成都道,上世纪五十年代,刚刚懂事的他记得自己曾跟着妈妈到新华路老房子里收过房租。


1922年,徐世昌被吴佩孚曹锟“逼宫”下野,结束了大总统的政治生涯,回到天津当起了寓公。与北洋政府其他下野官僚不同,徐世昌并没有“伺机而动”“东山再起”的野心,而是寄情于诗词歌赋、书法绘画,成为一个真正的“隐者”。


而今,新华路与马场道交口上的这几幢楼虽然保持着旧时的外貌,但实际上已经是按照原样重建的新楼。镂花大门上缠着一道很粗的链锁,院落中积雪还没有融化,新房子的主人不知在哪里。


“总统夫人”穿补丁长袍

与电视剧里奢侈富贵的贵族生活对比,徐世昌在天津做寓公之后,对家人日常生活要求严格,全家上下都过着俭朴单纯的生活。


徐家的日常家宴通常只有两个菜,一荤一素,无论几口人吃饭,一般情况下都不加菜。除非遇到老人过生日,或其他重要的节日,徐家的餐桌上很少见到大吃大喝的场面。徐世昌过世之后,徐家的长辈是他的两位夫人,徐家子孙在两位老人的言传身教下,从小就养成了长幼有别、爱惜粮食、勤俭持家等生活习惯。比如在饭桌上,太小的孩子不允许同老人同桌吃饭,当孩子们长大一点儿,懂得了一些规矩后,与长辈一起吃饭时不许说话、不许剩饭粒,夹菜的时候要把最好的留给老人……影视作品里,那些纨绔子弟在餐桌上狼吞虎咽的画面,在现实的总统家宅里,是根本不会出现的。


每年八月十五中秋节,别人家吃月饼过节,徐家却有“扣锅”的传统。这一天,全家上下不做饭,不吃主食,体验“吃不上饭”的感觉。这是徐世昌给家人定的规矩,因为他年轻时曾经一度落魄,所以格外珍惜此后得到的生活。即使在他过世十几年之后,徐家后人依旧坚持着这条家规。


“总统夫人”也与人们想象的截然不同。徐世昌过世以后,还有两位夫人与子孙们生活在一起。按照徐家当时的财力,拥有众多房产,可以收租,也可以卖房子,铺张浪费虽不至于,但一般的小康生活总还是可以应付的。但在子孙的记忆里,晚年的“总统夫人”们生活非常俭朴,身上的长袍破了,打个补丁接着穿;穿得旧了,褪色了,花一毛钱买一包蓝颜料,染了再穿。这些细节,如果是发生在某个普通工人的家庭,应该不足为奇;但发生在徐世昌的夫人身上,就十分令人感慨。


从不乱花钱有钱就出书

徐世昌一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横征暴敛”“搜刮民财”,他担任民国总统初期,总统俸禄是年薪20万大洋。任职前两年,他应该是拿到了年薪;但到任职后期,“直奉大战”爆发,国内情况混乱,总统年薪几乎成了一纸空文。徐世昌大半辈子为官,从清末到民国,如果他想要“贪污腐化”,机会应该数不胜数,但徐世昌非常鄙视这样的行为。他的好友王怀庆,以“徐夫人胭脂费”的名义送来了10万大洋,徐世昌一怒,也不顾什么老友情意,任王怀庆等在客厅多时,徐世昌就是避而不见。


在几任民国总统里,徐世昌可能是“最穷”的一个。除去置办的部分房产,徐世昌没有投资,他晚年把个人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诗词歌赋、书法绘画、著书藏书的爱好里。他让家人在日常生活中节俭,但在著书藏书这些“有用的地方”却毫不吝惜。徐世昌主持编辑图书多达几十部,《清儒学案》《颜李遗书》《弢斋述学》《大清畿辅先哲传》《欧战后之中国》《退耕堂政书》《东三省政略》《将吏法言》《弢养斋日记》《大清畿辅书征》《书髓楼藏书目》《元逸民画传》《国乐谱》《古文典范》《明清八家文钞》《水竹村人集》《归云楼集》《海西草堂集》《退耕堂集》《竹窗楹语》《藤墅俪言》《拣珠录》《晚晴簃诗汇》等都是他自掏腰包编纂的。


徐世昌一生作诗过千首,晚年组织“晚清簃诗社”,并编撰《晚晴簃诗汇》。他的书法师承颜苏,博采众长,有《水竹邨人临帖》《石门山临图帖》等问世,并有《百砚谱》评砚专著。他的画,善山水和松竹,喜欢绘制扇面,造诣甚高,其代表作有《晴风露月四竹图》等。后人评价徐世昌,“平淡天真,意趣高古;笔锋凌厉,状如削玉;诗画相映,书画同体;神韵相连,清爽不凡。”


徐世昌(1854-1939),清末、北洋政府官僚,北洋政府总统。字卜五,号菊人,又号涛斋(号水竹邨人),晚号水竹村人、石门山人、东海居士等。


许大纯(1910-1997),徐世昌女婿。1927年至1933年在瑞士德国学习,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毕业,获学士学位。1949年8月归国参加革命,1949年至1952年在华北人民大学学习,1952年任河南省财委专家。许大纯精通德、英、法三国语言,晚年担任文史工作,于1981年为公安部翻译德文版指纹学技术资料,达65万字,为公安部门的侦破工作贡献了力量。


他自愿放弃治疗

晚年的徐世昌患病,经诊察被认为是膀胱癌。当时正值抗战初期,全中国人民都在积极抗日。寓居在英租界的徐世昌时刻关心着时局的变化,日本人尝试邀请他担任华北政府相关职务,被他严词拒绝。1939年,北京有关方面曾邀请徐世昌到北京治病,本来他的病情可以通过治疗得到缓解,但徐世昌担心自己离开天津后会被日本人胁迫,权衡再三,他选择了放弃治疗。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