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锋 正文 第八章 贼窝 (一)

绺子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size][/URL] 徐磊想挤破这些脓包,但他知道这也只是想想而已。脓包一挤破,疮口只会越来越大,而且手不干净,更有可能把这条胳膊给废了。没有部队的军医啊,荒郊野地的,附近连座村子都没有,更何况找大夫治病了。再说如果有村子,这里也不是游击区,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谁否会羊入虎口,把好好的性命送上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


徐磊想挤破这些脓包,但他知道这也只是想想而已。脓包一挤破,疮口只会越来越大,而且手不干净,更有可能把这条胳膊给废了。没有部队的军医啊,荒郊野地的,附近连座村子都没有,更何况找大夫治病了。再说如果有村子,这里也不是游击区,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谁否会羊入虎口,把好好的性命送上了。


要是游击区,根据地境内就好了,是游击区,周围肯定有部队在活动,到时候,找上门把这条胳膊治好,也可以休养几天,打听点部队的消息,问清楚到阜平的路往哪走,进入了根据地境内,自己才算真正的安全了。


可惜,四周除了野草枯树,就是些受到惊吓的飞鸟。


徐磊最常看见的是麻雀,至于别的鸟类,就是飞到他眼前也不认识。他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头丛林间穿行,惊起了山中的鸟雀飞起,一时间, 这山林中非常热闹。徐磊看到一只小鸟,只有三个指头那么大,羽毛很漂亮,正是云雀,但他却不认识。


他撕了些破布条打成一个环结,套在脖颈上,右臂环套其中,放松下来,好让右臂减轻重力,不至于脱臼。他胳膊其实抬不起来,还是靠那股精神劲支撑着,咬牙坚持下来。山上可能有缓解伤势的草药,寻找些嚼烂了涂在伤口上,或许就慢慢的好了。他选择走山径小路,打的也有这个意图。


不过这荒山野岭的,杂草丛生,荆棘遍地,野草漫过膝盖,也不知山中是否有毒蛇蝎子之类的动物,道路完全是他踩出来的,攀爬在满山的松树之间,徐磊也禁不住想好好躺一会休息一下,这攀山实在太累了,气喘吁吁啊。


登山可不比在平地上走路,海拔二三百米高的小山峰,从山脚爬到山顶就要半个小时之多,不光是山高氧气少,更是人往高处走,一览众山的风景需要付出汗水的缘故。


要不然,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登山爬山,和尚道士明明可以在平原上建庙修寺,去三四千米的高峰上开宗立派,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慌吗。这些人无非就是想制造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清静无为,隐世而居。


是山就有一种神秘感,终年云雾环绕,幽静空旷,绿意盎然,又或积雪皑皑,白茫一片,宛若仙境。当然,这形容的是那些清秀充满生机的山峰,对一些崇山峻岭,险峰峭壁就不能这么称赞了。而徐磊所在的这座山头既不是苍翠欲滴的山峰,也不是怪石嶙峋的奇峰,充其量只是一座飘着云雾的小山,松树茂盛点如此而已。


徐磊一路攀爬,看到松树边长的密密麻麻的粉红色野蘑菇,正想采摘些食用了。突然想起在部队和一群战友聊天吹牛时,不知是谁说起了在野外没吃的情况下,可以摘些野果野菜吃吃,但千万千万别碰野蘑菇,越是颜色鲜艳的蘑菇毒性就越重,好看是好看,但决不能吃,就算没毒也不要去摘,以防万一。


徐磊笑了笑:“幸亏自己想起了战友说的话,不然就以为这蘑菇颜色漂亮,吃起来味道更好呢。看来,四连的弟兄始终在我身边关注着呢。”


山路上崎岖不平,极不好走。好不容易强忍睡意爬到半山腰,刚想找个地方歇息一下,突然发现眼前竟是一座山寨,寨门旁边设的岗楼上站着两个放哨的土匪,正唧唧哇哇的说着大话,闲扯着。


徐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格老子的,走着走着,竟闯进贼窝了!”他暗自苦笑,几乎在同时,立即择了一颗松树隐藏好,关注周围动静。


那两个放哨的土匪吹的正欢,称兄道弟的,聊的起劲。眼皮底下,有人闯入,竟然没有发现。这足见这两个土匪的大哥不是个善于管教手下的好当家。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徐磊从这两个土匪身上就判断出他们大当家的为人风格。“作风松散、没有纪律、不会用人,眼前至少一点,对手下管教不严,缺乏基本的纪律性。”他竟然用一个军人的标准眼光,来评判这伙土匪的大当家。


一群土匪在人数上可能胜过一只小部队,但在战斗力上却没有什么可比性,一个战士在双方都赤手空拳搏斗的情况下,能干掉七八个小土匪。


举起冲锋枪一片扫射,就更像切西瓜一样,一个一个地倒下。


军人和平民打斗,一般来说,不具可比性。而这群土匪不过是武装的平民,或者是一群地痞无赖啸聚山林,手上拿着几把鸟铳、菜刀、土枪等等杂七杂八的武器,就算揭竿而起,占领一座山头称王称霸来了。


当然,有些土匪还是讲究纪律的,不准手下玩忽职守。至少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眼皮子底下有人经过,竟发现不了。


这最后一点,是他擅自加上去的。他认为,放哨的那两个土匪说的唾沫星子横飞横溅,却还没有一点要打住的意思,应该是那种活宝类型的人物。他们的大当家不唯才是举,任用贤能,反而让他俩活宝放哨看门,真是屈才了。


徐磊本来想立即转身就走,从山的另一侧绕过去,避免和这伙土匪发生接触。


啸聚山林的土匪也分好几种,有爱国抗日的,卖国求荣甘当汉奸打手的,也有胆小怕事,唯信平安是福,窝在山头做些小打小闹的的生意。


徐磊首先断定,这伙土匪不会是那种爱国抗日的义匪,光看这俩看刚放哨的土匪就能看的出来。要是这伙是抗日的土匪,徐磊也不介意登门拜访,和这座山头的大当家推杯论盏,称兄道弟。抗日的土匪虽不至于立马和他拜把子,誓言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但却可以认识结交,把酒言欢。性格相投的还可以结为兄弟,出生入死。


多一个朋友就是多一份帮助,少一个敌人。 危急时刻,兄弟能为你两肋插刀,挺身而出,何乐而不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