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的抵抗——泣血渊子崖

齐人尚武鲁人好文 收藏 2 1303
导读:抗战期间,怵水县板泉区渊子崖村(现属莒南县)群众,坚决抵制日伪军敲诈掠夺。1941年12月18日,小梁集伪军约156人包围渊子崖,被自卫队用土炮打跑。20日上午10时许,日伪军1500余人扑向渊子崖,自卫队用土枪土炮,大刀长矛拼死抵抗,直到太阳偏西敌军才拥进围子,村民誓死不降,用原始的武器与日伪军展开逐屋逐户的巷战。 傍晚,八路军山东纵队二旅五团一个连及县、区武装赶来支援渊子崖,敌人被迫撤退。此战渊子崖自卫队员和男女村民被敌军杀害145人,伤400余人。 毙伤日伪军154人。  

抗战期间,怵水县板泉区渊子崖村(现属莒南县)群众,坚决抵制日伪军敲诈掠夺。1941年12月18日,小梁集伪军约156人包围渊子崖,被自卫队用土炮打跑。20日上午10时许,日伪军1500余人扑向渊子崖,自卫队用土枪土炮,大刀长矛拼死抵抗,直到太阳偏西敌军才拥进围子,村民誓死不降,用原始的武器与日伪军展开逐屋逐户的巷战。 傍晚,八路军山东纵队二旅五团一个连及县、区武装赶来支援渊子崖,敌人被迫撤退。此战渊子崖自卫队员和男女村民被敌军杀害145人,伤400余人。 毙伤日伪军154人。

1000多名装备精良的日本鬼子突然包围了村庄。面对穷凶极恶的侵略者,全村310名自卫队员和老幼妇孺同仇敌忾,大义凛然,拿起土枪、铁锨、铡刀、石头向敌人还击,誓死捍卫民族不屈的气节——

这天下午的落日特别鲜红,红得像血。夕阳的余辉涂撒在松柏环拥着的高高的纪念塔上,紫砂岩砌成的塔身也融进了这浓浓的血色之中。塔碑上,“云山苍苍,沭水泱泱;烈士之风,山高水长”的碑文分外耀眼。满怀敬仰和沉重的心情,7月14日,笔者来到了闻名全国的抗日模范村——山东省莒南县渊子崖村,寻访那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故事。

一进村子,就碰上了林守申老人。老人已经85岁,身子骨却挺硬朗,记忆力也很好。拉起那次保卫战,老人的情绪有些激动:“那一仗打得惨啊!从早上天放亮儿,一直打到天黑,街道上横七竖八躺着牺牲了的父老乡亲、八路军战士和被杀死的日本鬼子,鲜血染红了街道、断墙。俺这一个村子就有147名村民战死,加上外村百姓和前来支援的八路军战士、县区队的干部战士,总共242人壮烈牺牲,全村房屋被烧光掠净,也有110多个日本鬼子被我们砸死、杀死。60多年了,现在一想起来,那情景就老在眼前晃悠。”

说话间,81岁的林崇岩、75岁的林庆栋、83岁的林九习,还有101岁的林崇福老人聚了过来。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向笔者讲述了那次撼天动地的战斗过程。

渊子崖村西紧靠沭河。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为躲避匪盗祸乱,村里曾经围村筑起了5米多高、1米来厚的围墙。墙上修起了大小不等的炮楼、炮眼,很是坚固。抗日战争打响后,日本人在河西岸的小梁家安了据点,共产党的组织在河东岸活动频繁,渊子崖成了敌占区和抗日游髑摹袄馇薄0寺肪?15师挺进沂蒙后,更在当地老百姓的心中播下了抗日的火种。受其影响,许多青年参加了八路军,村里成立了青抗先、儿童团、自卫队,抗粮抗捐抗伪顽。小梁家据点的汉奸队长梁化轩曾多次到村里替鬼子要钱、要粮,都被村民打跑了。所以,渊子崖也成了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1941年12月20日凌晨,到沂蒙山区进行“铁壁合围”八路军的1000多名日本鬼子,经过渊子崖村北,准备返回新浦(现在江苏省)驻点。小梁家驻点的汉奸谎称渊子崖村驻有八路军,引着鬼子奔袭渊子崖。听到动静的村民立即行动起来,青壮年拿起土枪、大刀片、铡刀等武器爬上了架子、围墙;老人、妇女和儿童忙着装弹药,捡石块送到围墙跟。

敌人凭借优势兵力,迅速从西北方向的深沟里迂回包抄上来,情况万分危急。村长林凡义对乡亲们说:“鬼子把咱们包围了,冲也冲不出去,看来这场恶仗是避免不了啦!咱渊子崖人是有血性骨气的,宁死不能当孬种,咱们要齐起心来,同狗日的鬼子兵拼啦!”村民们也异口同声:“宁可站着死,决不躺着活。大伙儿听你的!”

敌人的进攻开始了。鬼子兵先是用密集的炮弹轰炸围墙和村庄,轻重机枪的子弹也像雨点一样射向城墙,硝烟炮火迅速在村子周围升起,村里也是浓烟滚滚,被炮弹击中的房屋顿时成为一堆瓦砾。林凡义甩掉棉袄,抡起大刀片,沉着冷静地指挥村民迅速占据有利地形,迎击敌人。

一串子弹射来,中弹的小伙子瓶子和中年汉子林清臣从脚手架子上倒了下来。乡亲们拉来草苫,含泪为他们盖上。敌人在外炮击,村民们用土炮从围墙炮眼里向敌人还击。敌人选择了相对易攻的东北围墙猛攻,炮弹“嗖嗖”地像刮风一样,密集而凶猛。围墙被炸开了一个缺口。村民林崇周被炮弹炸伤了肚子,肠子都流了出来,但他用破布一扎,坚持参加战斗。许多村民冒着弹雨,用门板、石块把缺口垒上。有的村民从家里把烧饭锅端来砸碎,把铁耙钉砸下来,用来做土炮的砂子,向敌人猛轰。

激战持续了一上午,装备精良的鬼子兵却很难攻破围墙。午后,气急败坏的敌人再一次发动强攻,刚垒起的东北围墙缺口又被敌人的炮火摧毁。“鬼子兵凶狠地‘嗷嗷’嚎叫,端着枪向缺口处扑来。身材高大的村民林九兰抡着一把雪亮的铡刀,傲然坚守在缺口旁,鬼子冲上来一个,他抡起铡刀一挥,砍下了敌人的头颅;又进来一个,又是一刀,劈开了鬼子的面门。就这样,他一连砍死了7个鬼子。第8个鬼子冲上来了,精疲力尽的林九兰刚举起铡刀,就被敌人的刺刀刺穿了胸膛,他怒睁着双眼倒了下去。”林庆栋老人回忆说。

鬼子进村了,村民们边打边撤,用笊钩、铁锨、菜刀、锄头同敌人展开了惨烈的巷战、肉搏战。年轻的自卫队员林端五用铡刀将冲上来的鬼子砍死,自己也中弹牺牲。林端五的父亲林九宣眼看着儿子死在了敌人的枪口下,不顾一切地迎着后边的敌人冲了上去,用长矛捅死了一个日本兵,老人也不幸被敌人刺中。临死还高呼着:“乡亲们,拼到底,死了也决不能当孬种!”林凡义边指挥乡亲们战斗,边与村民林九乾一起,挥舞着大刀片同多名日本鬼子肉搏血战。林九乾牺牲了,日本鬼子的刺刀眼看着就要刺中林凡义的头部,林九乾的妻子怒吼着冲上去,用镢头将鬼子的脑袋砸开了花。公公林秉标冲了过来,儿媳见了亲人,悲痛地哭出声来。林秉标用一捆稻草轻轻盖在儿子身上,一把拉起儿媳:“孩子,这不是哭的时候,站起来和鬼子拼呀!”

肉搏战还在大街小巷激烈地进行,村子里到处都是惨叫声、怒骂声、砍杀声……有的夫妻双双在院子里同鬼子拼杀,有的父子在巷口阻击敌人,有的母女合力同兽兵撕打在一起。几名鬼子包围了林庆海,他点燃火药罐扔向敌人,自己也被烧成了火人。17岁的林庆宝赤手空拳同敌人夺枪,死后,双手被刀刺割得血肉模糊。林清义、林九星等十几个会武功的老人,同鬼子拼杀在一起,不幸全部中弹牺牲。王彦治被鬼子包围后,果断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林九臣战死后,50多岁的妻子手举菜刀,砍死了一个冲进院子的鬼子,另外两个鬼子的刺刀同时刺向了她。林凡义和林清洁赶过来,杀死了敌人。林庆念、林荣册不幸被鬼子捉住后投进了火场,两人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活活被敌人烧死。

夕阳西下的时候,板泉区区长冯干三、区委书记刘新一、区委宣传委员赵同和八路军的一个连闻讯赶来增援。敌人见有八路军增援,便撤出了村子,在村东北的小岭上,同八路军展开激战。战斗中,冯干三、刘新一、赵同和40多名八路军战士、县区中队战士壮烈牺牲。县委宣传部长徐坦身负9处枪伤,经抢救得以脱险。

滔滔沂水泣英魂,巍巍蒙山铭忠烈。这次抗日战争史上农民自发组织的规模最大、最悲壮、最具民族不屈精神的浴血保卫战,虽然已过去60多年,但是,英雄们用血肉铸起的丰碑,将永远矗立在后人的心中!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