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现在一条狗命是一条人命的十倍价值

czzzsqyd_126 收藏 7 4525
导读:150万,七年前的中国田径队教练马俊仁在青海购入一条“四眼红腹”藏獒的价格;14万,今天---2010年2月6日,佛山南海区广德中医门诊部所聘律师依据《广东省医疗事故处理规定》,对因输液导致一位农民工意外身亡所反复计算得出的赔偿金额。 一只狗比一个人的身价还贵10倍有余,可悲的社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50万,七年前的中国田径队教练马俊仁在青海购入一条“四眼红腹”藏獒的价格;14万,今天---2010年2月6日,佛山南海区广德中医门诊部所聘律师依据《广东省医疗事故处理规定》,对因输液导致一位农民工意外身亡所反复计算得出的赔偿金额。

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和无情,在广东佛山,十条农民工的命,仅相当于七年前名人们的一条狗。请问,佛山之佛,佛在何处?广德门诊,德在哪里?


农民工盛德海之死


因迟发性药物过敏意外身亡的农民工盛德海,来自武汉,年仅43岁,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年近古稀瘫痪在床的老父和担负看护任务的老母,下有一个年仅十岁正读小学的女儿。

广东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表明:患者盛德海,因足部外伤于2009年12月中旬在佛山市南海区广德中医门诊部就诊,治疗约20天左右,后又出现高烧现象,于2010年1月7日在该部静脉注射药物治疗。1月9日10时,被同事发现死于单位的宿舍床上。

一位正当壮年的农民工,就这样抛妻别子,撒手人寰。令白发苍苍的父母,弱妻娇子,为之肝肠寸断。


推卸责任 医院百般狡辩


盛德海意外身亡后,其兄嫂、亲友一行五人风尘仆仆火速赶到佛山南海,处理后事。然而,在调取医院门诊纪录时却受到院方百般刁难。最后,虽然通过警方干预,获得先后六次的门诊纪录,但令人惊讶的是,本应由病人保管的病历本,已由院方交给当地警方。而且,关键内容疑遭篡改。本因高烧送医,而病历本上记载的却是:无发热记录。

院方的种种反常现象,使得盛德海亲属决定调查其非正常死亡原因,通过当地医疗行政部门,委托广东地区最为权威的法医学鉴定机构,对其进行死因鉴定。

中山大学接受委托,经过历时一月细致入微的检验,对患者死因做出详尽的分析说明:

第一:根据法医系统解剖检验,盛德海除左手背注射针孔及右足背疤痕外,未见其它机械性损伤,可排除机械性损伤致死。(证实输液前漏掉了一项至关重要的皮试程序—笔者注)

第二,尸体解剖及组织学检验证实,死者肺高度淤血、脑淤血、水肿;其余脏器淤血。

第三,死者心血IGE检测结果为129.00IU/Ml,高于正常参考值。

综合上述分析,盛德海符合过敏性休克死亡的病理改变。

法医鉴定报告出来,盛德海的亲属再赴佛山南海,与院方交涉,院长竟以鉴定意见书事故责任不明,需要由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再作医疗事故责任鉴定,或由法院裁决责任为由,才能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熟知法律的人士知道,医疗事故责任认定,对举证责任采取的是责任倒置,即由院方举证,有否采取避免药物过敏等小概率事件的防范措施,证明自己应否承担过错责任。院方自恃当地形成的四通八达的行政、医疗卫生、司法机关“关系网”,有意混淆医疗责任事故院方需承担的三种不同责任(刑事责任、行政责任、民事责任),拖延赔偿的做法,导致死者之妻情绪一度失控,痛哭失声,悲愤莫名。


讨赔偿 反遭黑道光头男子威


2月6日上午,就在医患双方为赔偿数额平静商谈之际,院会议室内突然出现一个身空红色外套的中年男子。这位近乎光头的男子,目露凶光,突然拍桌起身,直指死者亲属喝斥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站在哪里?”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拍桌子?!你有什么权利,拍桌子?!”

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一直在旁边静观事态发展的当地警方,非但不谴责红衣光头男子的无理挑衅行为,反而严词教训起奋起反击的死者亲属。

盛德海亲属一再要求院方说明该光头男子的姓名、身份,院方除声称为同事,姓蔡外,拒不透露其它。事后,盛德海亲属中途出门,发现该男子在院长办公室玩电脑,两只脚翘在办公桌上。


几近绝望的盛德海之妻


丈夫因感冒突然身亡,年仅十岁的女儿失去父亲,家里经济来源突然中断,医院却以种种理由拖延给予赔偿,中年丧夫的纤弱女子张金枝精神接近崩溃。一个多月来,时常嚎啕大哭,数度晕厥,多次流露出与院方拼死一搏的绝望念头。

张金枝不无悲闵地对亲属说:“这样下去,我有一种预感,我的命也不会长了。医院到现在一分钱也不愿赔。还一再说要做什么医疗鉴定。那些鉴定的人,与医院是一伙的,他们不会向着外地的农民工。打官司,我们是外地人,人生地不熟,他们有钱又有势,还不是他们说了算。连广东省的医疗赔偿法,都向着他们,我们一个大活人,被人家诊死了,算来算去,还不如人家一只狗值钱。

“不是我不想死,而是想到女儿才十岁,刚刚没了爸,又要失去妈,我怕我孩子受不了啊,。。。”


笔者后记:

本人作为这一事件的亲历者,连日来,盛德海之妻张金枝孱弱的身躯,空洞的眼神,几近绝望的表情,一直在我的脑海里萦绕。在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还有,当地警方有失偏袒的做派,医疗卫生部门的漠然,院方的推脱和威胁,我不敢想像,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所要特别声明的是,所以把马俊仁先生拉进来,将无辜的藏獒拉进来,没有一星半点恶意,正如杭州岳王庙,当年的铸像者将白铁铸成岳飞和秦侩,对白铁全无恶意一样。白铁何辜?马先生何辜?藏獒何辜?

无情的现实却是,马先生一条狗,农民工十条命。造成这一残酷现实的责任,自然与马先生和他的藏獒无关,相关的只能是我们的制度和法律,以及广德门诊那些无德的人们。

希望有正义感的朋友们 能帮帮忙 能让社会各界人事关注此事 在此谢谢大家了

10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