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十四章 得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好险,大岛在这种毫不眼的细节上来进行试探,自己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就落入了大岛的圈套。刚才只要稍微表现出对这些电报的关注之情,露出一点自己能看懂的样子,肯定逃不过大岛的眼睛。大岛假定自己是潜入的军统特工,出于对自身安危的考虑,必然会十分关心这些日军缴获的军统电报中是否有与自己有关的信息,再利用一个人看到由自己的母语书写的文字时那种自然而然的反应,巧妙地设了这个局来查验自己。

自己只要稍有异样,便会被大岛发现。张风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回想着适才的一幕,心中连道好险,这警觉之心不觉又加了两分。大岛与山口看样子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必须尽快下手,盗得密码本。

当天夜里,张风犹如黑暗中划过空中的夜袅一般,悄无声息地摸进了藤田的办公室,这次很顺利。打开保险柜,找到密码本,张风将手电咬在口中,取出微型相机开始逐页拍照。这种相机是他们特工专用的,设计的十分精巧,只有半个香烟盒的大小。

拍完照后,张风将密码本放回原处,锁好保险柜,悄悄地又潜回了自己的宿舍,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二十分钟。

张风坐在桌边,小心地将胶卷倒完卷后取出,装入里面衬衣的口袋中。转念一想,张风把佩枪弹匣中的子弹取了几粒出来,将其中一颗子弹的弹头用力取下,把弹壳中的火药倒尽。又将胶卷从口袋中取出轻轻地放入到弹壳内,把弹头重新安上,然后把几粒子弹重新压回弹匣,将弹匣塞入枪中,一系列事情做完,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大岛与山口已经对自己有所怀疑,万一今后出去时要搜查怎么办,密码本既然已经到手,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今天白天发生的事让张风不得不更加谨慎,才将胶卷藏的如此隐秘。这样即使搜查,也不可能把每粒子弹的弹头都取下来查看吧。

张风上床躺下,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

密码本已经到手,是不是该撤离了?张风心里却又隐隐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当时藤田向他解释乐谱的秘密时,那句没有说完的话,总让张风觉得有些不踏实。从当时藤田的语气、神情来看,他们似乎还留有后手,藤田才会表现的有恃无恐。

还有,大岛与山口并不信任自己,但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似乎并没有加强雨机关里的戒备,自己的行动还是自由的。

看来他们虽然有疑心,但一来自己还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让他们可以籍此展开追查,二来他们还没有想到自己是冲着这份乐谱来的。

应该冒险再等一等,最起码也要等到用密码本将情报译出后,才能放心的离开。

武扬还在医院里,不管自己是否撤离,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战友落在敌人的魔掌里,要把他救出来。

第二天一早,张风找了个借口,说自己感冒头疼,出了雨机关往日军的医院去了。

医院门口的日军士兵见他是少佐,连忙敬礼,又看了张风的证件,才放他进去。张风在诊室里只说自己头疼,那日本医生也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给他开了些药,叮嘱他要好好休息。

张风心中暗笑,谢过医生后,慢慢在这医院里逛了一圈,将医院的地形及守卫兵力的分布情况都记在了心里。想了一下,假装寻找厕所,又转到二楼的病房,见到有两名雨机关的特务守在其中一间病房的门口。

张风走了过去,那两名特务见到他连忙敬礼。张风问道:“里面就是那个你们抓到的军统特工吗?”

两名特务点头称是。张风从门上的玻璃往里看了一眼,见有一个年轻人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除了头以外,全身都盖在被子里,看不见是伤在哪儿,床旁支架上挂着药瓶,里面的药水正在缓慢的滴下,正在输液。

“他还没有醒吗?”张风转过身来问道。

“没有,他伤的很重,医生说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要苏醒过来起码还要一、两天。”其中一名特务答道。

张风点点头,“这个人很重要,你们要小心看管,他一醒过来,要立即报告山口少佐。”

两名特务点头应下。张风下楼出了医院,心里已有了一个计划,见时间已快到中午,也不再回雨机关,拦了一辆黄包车,径直往好三鲜去了。

在好三鲜的雅间里,张风低声对吴德庆道:“我要见字典,还有,他们已经开始怀疑我,今天我出来就已经有人跟着我,你安排一下,别让他上楼。”

吴德庆微微一惊,点点头后转身下楼去安排,让伙计在一楼楼梯口处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楼上客满。”

张风今天早上出门后,走了一会便发现有人在跟着自己,看来大岛与山口还是从那些文件里找到了一些信息,开始暗中调查自己了。

张风也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假装没有发现,仍让那名特务跟着自己。张风担心自己如果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只怕更会引起大岛与山口的怀疑。

那名特务跟到了酒楼,想要上楼,却被伙计拦下,说上面客满,雅间都已经被人预订了。特务无法,也不敢硬闯,怕惊动了张风,只得在一楼寻了张桌子坐下。

过了一会,王修平一副有钱人的打扮出现在好三鲜酒楼里,对着吴德庆喊道:“掌柜的,我订的房间呢?”

吴德庆连忙赔笑上前,将王修平引上了二楼。那名跟踪张风的特务只能坐在一楼干瞪眼。

张风将装有胶卷的那粒子弹取出交给王修平,说道:“胶卷在里面,你要赶快破译那份情报,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王修平微微一愣,“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张风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好说,但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我总觉得这份乐谱情报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大岛他们好象还有什么依仗。因此,你要赶紧破译,如果有什么异常,我们也好尽快拿出对策。”

王修平问道:“你还能回雨机关吗?我听牙医说他们已经开始派人跟踪你了。”

“暂时没事,他们只是有所怀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另外武扬也还在昏迷中,短时间内他们不会知道我的身份。”张风答道。

“那好,我这就回去尝试破译,你晚饭时想办法再来酒楼一趟,到时候是什么情况就知道了。”王修平说完起身要走。

张风连忙道:“等一下,还有一件事。”


(奉上今日第二更,祝朋友们元宵节快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