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末的大战——海湾战争(二)

世界王牌 收藏 1 1496
导读:多国部队继续推进。美国第101空中突击师在建立前进基地后,又多次采用“蛙跳”战术,在伊拉克纵深200多公里的纳西里耶和巴士拉以北地区再次实施机降,2天内前进了160公里,配合地面部队突入到幼发拉底河畔,切断了10万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北撤的退路。 26日,美第7军开始向伊科北部边界进击,其任务是消灭共和国卫队.攻占军事重地巴士拉。 共和国卫队不愧是—支劲旅。尽管在前一阶段38天的空袭中,它的实力受到很大的削弱,但面对多国部队上千辆坦克的进攻,它仍顽强地坚守着阵地。在这里,多国部队遇到了展开地面进攻以来最强硬

多国部队继续推进。美国第101空中突击师在建立前进基地后,又多次采用“蛙跳”战术,在伊拉克纵深200多公里的纳西里耶和巴士拉以北地区再次实施机降,2天内前进了160公里,配合地面部队突入到幼发拉底河畔,切断了10万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北撤的退路。

26日,美第7军开始向伊科北部边界进击,其任务是消灭共和国卫队.攻占军事重地巴士拉。

共和国卫队不愧是—支劲旅。尽管在前一阶段38天的空袭中,它的实力受到很大的削弱,但面对多国部队上千辆坦克的进攻,它仍顽强地坚守着阵地。在这里,多国部队遇到了展开地面进攻以来最强硬的抵抗。

几次冲击受阻后,第7军紧急召唤飞机前来支援,没一会儿,—群“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和A—10攻击机从远处天际闪出,急驶而来。“阿帕奇”从5公里以远的距离上向伊军坦克发射一枚枚“海尔法”反坦克导弹,而A—10则从更远的距离上发射“小牛”导弹。地面上,M1A1坦克在2000至3500米的距离上也不停地怒吼。共和国卫队的抵抗不能说不顽强,但怎经得住美军这空地一体的立体打击。共和国卫队终于顶不住了,防线被撕开了个口子。为防止被围歼,共和国卫队只好丢弃阵地,退向巴士拉。

眼见多国部队的11把“军刀”直插过来,而多国部队的空袭强度仍丝毫没有减弱,萨达姆明白,对他来说败局已定,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再硬撑下去,只会招至更惨重的损失。于是,2月26日,萨达姆下令在科威特的伊军全线撤退,这等于是向多国部队摇起白旗。

然而,布什不愿看到就要到手的胜利功亏一篑,他命多国部队继续进攻。这正合施瓦茨科普夫的意,这位四星上将指挥11路大军展开了一场追击战。由于路面和桥梁均遭到严重破坏,交通阻塞,伊拉克成千上万的车辆拥挤在一起,完全暴露在多国部队空军的打击之下,成了轰炸机、攻击机的活靶子。霎时间,在通往伊拉克腹地的各条公路上爆炸声震耳欲聋,火光冲天。公路上燃烧的军车排出几十里,形成一条条巨大的火龙。

越来越多的伊拉克士兵在围攻中缴械投降。一个多月来,由于多国部队空军的狂轰滥炸,伊军后勤补给线被切断,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破旧,很多人身上长满了虱子。他们—天只能吃一顿饭,而这顿饭只是一个4两重的面包。许多人生了病,但却因缺医少药而得不到治疗。

27日凌晨,美国海军陆战队兵不血刃占领科威特城。

当天,布什总统召集他的战时委员会举行最后——次会议。前线传回的战报表明伊拉克军队已全部撤出科威科,布什总统当场拍板,于当晚宣布停火。

布什的助手们注意到,午夜停火标志着地面进攻战正好打了100个小时。布什很喜欢这个整数。于是,海湾的枪炮声就在午夜时分停了下来。

历时42天的争斗终于偃旗息鼓。在这场后来被称作“高技术战争”中,伊拉克的战争机器遭到严重破坏。战争中,伊军共死伤近10万人,被俘17.5万人,损失坦克3700辆、装甲车2000余辆,火炮2000余门,飞机150余架。其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美元。与此相比,多国部队的损失则显得微不足道,仅伤亡600余人,被俘11人,损失飞机49架。战争打成这样的结局,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多国部队占有高技术装备上的优势,这也是这场战争被人们称作是“高技术战争”的原因之所在。

战争实践表明,战前人们对这场自越战以来规模最大的战争进行的种种推测大多都应验了,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人们猜测的将爆发一场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世纪性坦克对攻战没有出现。本来多国部队的坦克和装甲车数量要少于伊拉克军队,但一战下来,仅100小时,萨达姆的装甲大军就被摧垮了,形成一边倒的局面。这里面固然有多国部队的坦克质量普遍优于伊拉克的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多国部队掌握着制空权,使伊拉克的坦克部队受到严重的空中威胁。实战结果表明.伊军损失的坦克和装甲车中,大多数是被多国部队的A-10攻击机AH-64攻击直升机、B—52轰炸机等飞机击毁的。于是,这场发生在幼发拉底河畔的角斗向人们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那就是在现代条件下,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坦克部队的作用将受到极大限制,空中力量已经对曾威风一时的装甲大军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美丽的幼发拉底河畔,在经历了38天加190小时的战火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李道豫:邓小平决定弃权


主讲:李道豫


时间:2002年11月11日


地点:北京大学办公楼礼堂


现在大家对伊拉克的问题比较感兴趣,很多同学想让我讲一下当年我在联合国当大使时处理海湾危机的情况,这个题目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是1990年6月就任中国驻联合国大使的,8月2号发生了海湾危机。当时是半夜,纽约时间8点钟伊拉克打进了科威特,很快就侵占了科威特首都,10点钟美国和科威特联合要求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12点就开了。联合国是经常要应付这样的紧急场面的,规定主席不能离开距离联合国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地方。也就是说一有这种紧急会议,一个半钟头内要赶回来开会。那次我们半夜12点都赶去了,当时马上摆在面前两个决议,是由美国和科威特起草的:一个谴责伊拉克,一个就是要求伊拉克撤退到8月2号的边境线。第二个我们一点困难都没有,伊拉克当然应该撤军。第一个当时还有点困难,因为我们当时跟伊拉克关系不错,而伊拉克跟科威特一直在扯皮,边境纠纷问题、石油的价格问题,还有些债务问题,所以说看起来他们像是两个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纠纷。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不是要站在一方谴责另一方?这个就需要在一个短短的时间内当机立断。我们的代表团经过研究认为,事情性质变了,因为伊拉克军事占领了人家科威特的首都,事后宣布并吞科威特为伊拉克的第19个省,引起了安理会成员国及联合国其他成员国很大的愤慨。这个情况下我们就不能因为顾及双边关系就不谴责,所以我首先定下来如果有谴责的提案我是一定要投票赞成的。但是我们自己是不是要主动谴责呢?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联合国代表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的,当时我们先表示遗憾。这时是北京时间中午12点,立刻打电话。当时我们手机还很少,NEC的手机像砖头那么大。安理会里只有美国代表和我有手机,当即就打电话到北京,北京同意。


后来事情发展很快,联合国几乎连续开会,几乎天天开夜会,有一次整宿没有睡觉,很紧张。《联合国宪章》对处理这类国际争端有两章的相关规则,首先是第六章,就是和平解决争端;然后是第七章,强制性解决。第七章在历史上使用很少,就是在朝鲜战争时用过,给中国、朝鲜留下了难忘的记忆。这次断定伊拉克的行为是对国际和平环境的威胁,所以就要使用第七章,里面相关的条款有两条。一个是第41条,规定可以采用全面制裁、海空封锁、禁运等施加压力,不仅安理会15个成员国要执行,联合国的所有成员国都要执行,但第41条没有使用武力。如果强制行动无效,就引用第42条,用海陆空军行动来强制执行联合国的决议。


安理会通过了一系列决议,那天晚上通过的决议是660号,然后就是661号决议全面制裁,665号决议海上封锁,670号决议空中封锁,当时都无效,伊拉克不理。当时美国人也说可以谈判,所以在日内瓦,美国和伊拉克还有过一段小谈判。我们钱其琛外长11月6号到12号这六天时间冒着风险飞到伊拉克做工作。


斡旋没有效果,美国不能无限期等待,就推出678号决议草案。有两条:第一条,伊拉克必须执行安理会的所有决议,最重要的是从科威特撤军;第二条,为了执行这个决议,联合国会员国可以运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来促使这个决议的执行,这句话就是说美国可以组织多国部队动武了。当时正好是我担任五国磋商的协调员,五国磋商就在协调员的办公室里进行,所以这个决议是在中国代表团的办公地点磋商的。


中国的立场很明显,第一,伊拉克一定要执行联合国的决议撤军;但第二条,我们是不主张使用武力的,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争取和平解决。这时美国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动员了所有的力量和资源,一个一个把安理会的成员国说服。主要的反对力量在安理会里当时有4家,古巴、也门、马来西亚、哥伦比亚。古巴反对,大家可以理解,美国对古巴是无能为力了,也门是比较坚决地站在伊拉克一边的几个阿拉伯国家之一。当时的哥伦比亚不是现在的哥伦比亚,现在的哥伦比亚非常支持美国,但当时的哥伦比亚对美国非常有意见;而马来西亚对美国也一直有意见。他们的论点就是,要组织联合国部队,就必须按照联合国宪章第42条规定行动,应该是由联合国指挥的部队。但现在是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所以不能同意。美国就做工作,他们喜欢用一个字叫“arm-twisting”,扭胳膊,大家都知道胳膊一扭就疼得不行,结果基本上都摆平了。但是没摆平中国,我们坚持原则,所以那次投票结果,15票中12票赞成,中国弃权,2票反对,即也门和古巴。


这个弃权票是在国内经过反复研究,最后由小平同志定的。这个弃权票是应该投的,因为两句话:第一句话是伊拉克要全部从科威特撤退,执行联合国决议,这句话中国是支持的;第二句话是要动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我们不能赞成,因为这里暗含可以使用武力。那么,决议的一半我们是赞成的,决议的另一半我们是不能赞成的,那就弃权喽。因为你投反对票就把你赞成的那一半否掉了,要是投赞成票就把你不能同意的一半也吞下去了。当时的形势就是这样一个形势。


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利用一切机会斡旋。11月29日通过的决议,限期伊拉克在1月15日以前答复执行不执行,若不答复,后面就要打了。在这个形势下,伊拉克还是粘粘糊糊地不表态,玩弄把戏。所以秘书长德奎利亚尔就开始着急了。在一次外交活动中,德奎利亚尔就把我找到一个角落说:“李大使,联合国能看着这样的形势而不做任何的事情吗?”我说联合国是应该做些什么事情的,我又多说了一句话:“秘书长先生,如果你想要发挥作用需要我们帮忙的话,我们非常乐意效力。”我一讲这个,德奎利亚尔就说了一句:“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第二天我就去了。德奎利亚尔说:“我想到伊拉克访问,但是我不知道伊拉克对我反应怎样。”他又说了一句老实话:“伊拉克始终认为在两伊战争当中我是支持伊朗的,所以对我很有意见,那么伊拉克究竟欢迎不欢迎我去呢?”当时我马上就领会了,我说:“秘书长,你是不是想让我们中国政府替你去问伊拉克接待不接待?”德奎利亚尔马上就说:“那就太好了。”


这样,我们就去问了,伊拉克给了一个不冷不热的回答。说第一,联合国决议我是不能执行的;第二,联合国他要来那就来吧,很冷淡。当然这次访问还是没有很好的结果。最后就打起来了。40天轰炸,100小时的地面战争,最后伊拉克宣布接受联合国决议。3月安理会又通过了687号决议,实行正式停火,但有一系列严厉条件,伊拉克应销毁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等。当时五国磋商了1个月,打掉了里面最严厉的条款,即如果伊拉克不执行这些条款马上就中止停火,重新再打。当时对这一条,不仅我们,俄国、法国也坚决反对,那这条就没有了。话又说回来,如果这一条写到那个决议里了,那美国现在就不需要联合国再通过了,我认为你违反我就可以打,因为确定违反的程序都没有,怎么违反,谁来确定,都没有。


所以,联合国的工作讲起来挺枯燥,但它的作用将来是由历史来证明的。比如说当时这个687号决议,后来一直把伊拉克折腾了12年,而这个决议如果有所疏漏,让美国人加上了如果违反就可以打的条款,那现在历史就是另一番样子了。




从伊军得失海夫吉谈起


1991年1月29日22时30分,在海湾战争中,伊军在科威特和沙特的边界上集中 3个营的兵力,突然向多国部队防守的阵地实施猛烈进攻。经激战,伊军打开了三个突破口。29日午夜时分,正当多国部队司令部的将军们全神贯注地指挥部队阻击伊军时,沙特阿拉伯军队司令部报告,800多名伊军组成的坦克装甲突击部队已经占领了距边界约10公里处的海夫吉村。至此,多国部队司令部的指挥官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伊军进攻沙特是假,突袭海夫吉村才是真。伊军在攻击海夫吉村时,将所有坦克的炮口均调转向后,以示投降。美军海军陆战队队员们开始并不相信伊军坦克部队会投降,当看到伊军坦克炮口向后并排成行军队形有条不紊地向其接近时,就放松了警惕而信以为真。当伊军坦克部队进至美军防御阵地附近时,迅速展开战斗队形,调转火炮,突然开火,打得美军措手不及。加之双方兵力相差十分悬殊,伊军很快占领了海夫吉村,取得了海湾战争中唯一的一次胜利。


31日上午,沙特和卡塔尔部队在美军空中力量的强有力支援下,夺回了被伊军占领36小时的海夫吉村。下午,伊军集中了约5个师6万余兵力、近千辆坦克和装甲战斗车,分多路全力向沙特和科威特边界攻击,由于没有制空权,所有坦克和装甲战斗车成为美军攻击直升机、坦克攻击机的靶子,损失惨重,进攻受挫。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伊军首战海夫吉之所以取得胜利,正是其善于奇正之变的结果。伊军为突袭海夫吉,采取声东击西战术,集中兵力1500多人,其中700余人用于“声东”实施佯攻,800多人用于“击西”实施主攻。首先集中了3个营的兵力,分别向科威特和沙特边界多国部队坚守的阵地实施多路攻击,并突破了部分阵地。正当多国部队司令部把主要兵力和注意力都集中在抗击其进攻时,伊军已经占领了海夫吉村。在进攻海夫吉村时,伊军并没有因为兵力占优势而实施强攻,而是因时、因地、因敌采取灵活的欺骗战术实施奇袭。伊军进攻海夫吉的最大障碍是距边界10公里的开阔地,由于美军拥有强大的火力优势,伊军如果采取强攻,必然造成重大伤亡。因此伊军变强攻为智取,进攻部队打着白旗、排着队向美军示投降之形,暗示向美军“投降”是形势所迫,只能弃暗投明,美军果然上当。待伊军顺利通过开阔地区之后,便调转炮口,突然攻击,迅速达成了战术企图。


伊军再战海夫吉之所以失败,则是因其违背奇正规律的结果。虽然伊军集中了比第一次进攻更强大的优势兵力,但却以惨败而告终。在战斗中,伊军因为没有制空权,所有装甲目标均暴露在美军空中火力之下,尚未进至能够发挥己方优势的距离上,部队就损失过半。所以只有用奇兵才能取胜,仅凭数量上的优势是难以取胜的。伊军两战海夫吉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以劣势装备战胜拥有高技术武器装备之敌的诀窍不仅靠力,更要靠谋,只有在战斗中善于用谋斗智,才能取得胜利。




老布什为何放跑了萨达姆


海湾战争结束后,布什受到国内舆论的强烈批评,说他没能抓住战机,一举推翻萨达姆。在《阴影》一书中,作者鲍勃·伍德沃德详细披露了布什与部下对海湾战争的决策过程,以及他对舆论指责的申辩。


1990年8月份,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军队侵占了它的邻国科威特,由此引发了一场国际性危机。在此后的五个月中,布什总统下令调遣50万的美国兵力开赴中东,这是自越战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部署。到了1991年1月初,布什在联合国的全力支持下,摆出了发动一场战争的姿态,要把伊拉克军队从科威特赶出去。


打着和平幌子的战争贩子


就在战争爆发前,总统召见他的国家安全事务班子成员,其中包括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科林·鲍威尔以及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特罗夫特。此时布什正决定要派贝克赴日内瓦与伊拉克外长塔里克·阿齐兹会谈,试图逼迫伊拉克达成一项在最后关头从科威特撤军的协议。这样做冒了很大风险,总统希望由此向全世界以及他的批评者们显示,他为了达成一项和平解决方案愿意付出更大的努力。他不能在没有尽全力,至少在没有同伊拉克谈判之前就开始一场战争。国会以及公众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是有赖于这种和平的显示的。


“那么不用经过战争,他就撤出来,这样好不好?”布什问鲍威尔。


“是的,先生。”鲍威尔回答。伊拉克撤出科威特既是美国的,也是联合国的目标。鲍威尔宣称,如果不用经过战争就不会有美国官兵的伤亡。


贝克表示同意。作为来自得克萨斯州的总统的一位有才能、有抱负的密友,同时也是总统的一位潜在对手,贝克希望能够通过外交方式把和平带回家。如果他能够谈成一项伊位克撤军协议,这将会成为一项里程碑式的个人成就。几天以前,贝克强烈要求布什准许他去巴格达会见萨达姆本人,但被总统拒绝了。所以,现在贝克说他决心要去谈判。


接下来,布什和斯考特罗夫特几乎是同时向鲍威尔和贝克发起火来。


“你们难道不明白,如果他撤走的话,我们就没有可能再待在那儿了吗?”斯考特罗夫特问他们。此时,布什点着头表示同意。斯考特罗夫特说,大规模的美国部队基本上都是以沙特阿拉伯为基地的,不能无限期地留在那里。让待在那里的部队再另外延长一段驻扎的时期,这在政治上和逻辑上都将是不可能的———在美国国内也无法取得政治上的支持。对美国来说,恶梦会是萨达姆从科威特撤出来但却继续让部队留在边境线上。“那将会有40万到50万的伊拉克部队,”斯考特罗夫特说。他们会无限期地等下去,威胁要再次入侵,由此有效地使美国人变成伊拉克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的人质,如此一来,一项外交方面的胜利到头来会造成一次巨大的战略性损失。他们需要这次机会以摧毁萨达姆的军队或者至少使它受到致命的损害,以至于让伊拉克在近期内不会成为对科威特或这一地区其他国家的威胁。


这是要好好想想的,总统十分赞同。这是这次危机中最值得冷静思考的现实问题。他必须打出所有的外交牌,可他很清楚地告诉大家,一种外交上的解决方案实际上将会带来一场更为严重的危机,外交上的胜利并不能摧毁萨达姆的军队。总统目光炯然地看着他的顾问们,坦然地说:“我们不得不进行一次战争。”他的话音如往日一样厚重,在空气中久久地回荡。斯考特罗夫特清楚,这种话决不能在公众面前声张,也决不能对外泄露丝毫。一个需要战争的美国总统很可能会被赶下台去,因为美国人一向是以和平缔造者而不是战争贩子自居。


但是,总统讲的话反映了海湾对抗中赤裸裸的现实。此外,布什急不可待的另一个原因,是沙谟上正在到来的酷暑会使地面行动陷入瘫痪状态,所以必须现在就采取行动,或者是永远不要行动。


这是一个极简单明了的,然而却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结论。


庆幸伊拉克没有“选择和平”


1991年1月9日,贝克在日内瓦会见了塔里克·阿齐兹,会见时间长达六个多小时。布什担心伊拉克会拿出某种阴险的提议或作出类似的举动,他感到万分紧张———这是他就任总统以来局势最为严峻而且紧张的时刻。终于,贝克给他打来了保密电话。


“结束了,”贝克告诉他说,伊拉克人不肯作出让步。


布什不得不压制住他松弛下来的心情。他最担心的就是贝克在最后一分钟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成功。终于,贝克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了,他是在出席记者招待会。


“我没有听到任何足以能够让我感到表现出伊拉克人的灵活性的内容。”贝克说道。谈判结束了。


布什一方面感到庆幸,因为这是可能有的最好的消息,尽管他还要在公开场合掩饰这种心情,另一方面布什又感到分外的沉重和焦虑,因为他知道谈判的失败意味着战争。


参众两院通过了支持使用武力的决议,于是一场空袭战争于1991年1月15日正式开始了。


针对伊拉克和其武装军事力量的大规模空战持续了38天。在下令发动地面攻击之前的日子,由于地面作战行动存在着损失许多美国人生命的风险,布什在他的椭圆形办公室里求教于他的顾问们。


这时又出现了让人进退两难的问题。鲍威尔报告说,伊拉克的军队正在开始崩溃。在提及这次中东战役的总指挥官诺曼·施瓦兹科普将军时,鲍威尔说:“诺曼和我都更愿意看到伊拉克军队自己撤出去而不是被赶出去,否则会有很大的代价,我们会在某一时候损失大量兵员。”鲍威尔向大家郑重地警告说,“一场化学武器的攻击是极其可能发生的,因为美国卷入了对一个阿拉伯国家的攻击。通过发动地面进攻,我们可以缴获很多伊拉克的坦克和武器弹药,但是由此产生的人员伤亡和随后的问题却使这场进攻变成了不值得的事情。”


“你更愿意通过谈判达成一项安排吗?”布什问。


“如果他们能够完全答应我们的条件,是的。”鲍威尔答道,“他们会崩溃的。”


“如果他们在进攻的力量面前崩溃,这比他们主动撤退要好。”布什说。


“但代价又是多少呢?”鲍威尔问。


又是这个问题。甚至到了这一时刻,布什对伊拉克的军队在被摧毁至某种程度之前就撤回去的危险仍然十分担心。他下令发动地面战争。四天之后,情报显示,目前战场上伊拉克全部的42个师中,只剩下2到6个师尚有战斗力。于是,在剩下的伊拉克部队逃出科威特之后,布什宣布战争暂告终止。


对美军和美军的指挥官来说,这是一次惊人的胜利。


老布什知道“见好就收”


战争结束后,布什受到批评,说他没能抓住战机,挺进巴格达,一举推翻萨达姆。如果萨达姆像总统说的那样是个现代希特勒的话,那为什么还让他留在台上?布什对此有一个坚定的答复,他说联合国的决议和美国的战争目标都是集中于将萨达姆驱逐出科威特这一使命,这一任务他们现在已经完成了。布什觉得被这种批评刺痛了。1991年3月13日,他在日记里说道,新闻界的鼓点声还没有止歇———他称这些是“拼凑的、吹毛求疵的、不足挂齿的经过编辑的批评意见”,这实际上是“针对任何一位总统的玩世不恭的自由主义”,哪怕这种挺进巴格达的论调是来自右翼也罢。


布什对着他的录音机,补充道:“有时我真的喜欢处于中心的位置,但是现在我对此感到厌倦了。我在头等座位上坐的年头太久了,我不知道那里还会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1998年,布什下台五年后,在一封信中再次提及当年舆论对他的攻击:


我看到受人尊敬的专栏作家们对我没有“抓获”萨达姆·侯赛因,没有长驱直入,找到他、杀了他而提出无止无休的批评。他们自然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他们的事情,而我也可以自由地做我的事。我的事情就是远离扑朔迷离的地狱,就像中国那个古老的成语“袖手旁观”那样处事。



(全文完)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