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 正文 滇之归建33

陆开宇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7.html


堤坝一战,损了128个弟兄,折了木大。都是山寨出来的弟兄,才一天啊,转眼之间刚才还生龙活虎活生生的弟兄就这样没在了,王风的心里内疚得快流血。


他们的遗体还静静的躺在那里,来不及给他们一丘黄土埋身,入土才为安,可是他们现在只能不瞑目的躺在那,等着,默默等着,等着光复的哪一天再含笑入土。王风想起才见到木大时的情景,他眼睛里写满的仇恨和抑郁,“木大啊,木大,你这一来就没想过活,你走了,高高兴兴找你兄弟去了,这些活着的也是你的兄弟啊。”王风喃喃念叨着。


已经入夜了,深秋的夜风吹在身阵阵寒意袭来,又是一年将过去,离开家乡已经快两年了,王风想家,弟兄们也想家,家还好吗?这该死的日本人。


队伍已经再一次的进了山在一个隐秘处停了下来原地休息,弟兄们累了,天亮了再前行。王风合衣而靠心里想着一路的风风雨雨,那些认识的熟习的不熟习的面孔一张张在脑子里来来回回,王风沉沉的睡去。


天亮了,晨雾朦胧中鸟鸣唤醒了王风,王风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翻身而起,队伍已经大部分都起来了,正在吃着山寨里带来的干粮,王风接过小豆子递上的干粮胡乱三两口填进肚子里。


“泥伢子,我们还有多远才能到?”王风把泥伢子喊到面前。


“下山就是捞刀河,走二十多里就到洪家寨,过了洪家寨就进入江西地界,60军现在应该就在奉新县西部的会埠镇一带防御。从洪家寨穿过去应该就是七,八十里地就到了”泥伢子回答了王风的问题。


“通知队伍出发。”王风下了命令。队伍再一次的动起来。接近中午的时候队伍出山了,明晃晃的阳光没了树木的遮掩刺得一直不见天日的眼睛有些发痛。


出山了,队伍又一次的面临战斗的准备。王风让马金彪带上20个弟兄前出与大部队拉开5里左右的距离,后面留了几个弟兄警戒后路,队伍尽量抄田间小道跟了上去。在一个隐约能够看见前方房顶泥墙的田埂沟壑里队伍停了下来,前面就是洪家寨,不清楚村子里的情况王风不敢妄动,他在等派出去的弟兄回来报告。


少倾,马金彪摸了过来,“营长,摸清了,村子里住着日军,只是我看不像是日军的战斗部队,像是负责辎重的部队,放了警戒,重武器有两挺92重机,还有几支掷弹筒,人数就一个小队多一点的样子,拿下应该问题不大,再往前可以听到炮声,估计是我们的队伍在跟日军交火。”马金彪报告着侦知的情况。


“把老孔喊过来。”王风让人去叫前面盯着村子的孔六。三个人凑在一起分析了村子里的情况,决定拿下村子。四个部队上的弟兄各带着20个弟兄散在了田埂两侧负责村子左右的掩护,后面担任警戒的弟兄继续留在后面监视,王风带100个弟兄从正面摸进去发去攻击,孔六带了200人绕远去村子前面堵在日军的前面,马金彪跟剩下的老兵分别带其他人迂回村子左右,王风打算从三面一起打进去逼日军从正面向前去,前面有孔六等着他们,把他们赶出村子没了房屋的掩护争取在田野了收拾了这股日军。


队伍忙碌开去,一个时辰过去了,王风估计大家应该都已经到位了,王风领着弟兄们慢慢摸到了村口,已经看见日军放的警戒了,两个弟兄潜行上去干净利落的干掉了警戒。


这时候枪响了,妈的,这日军够狡猾的安了暗哨,刚才的动静惊动了村口潜伏的日军暗哨,一个起身的弟兄被打翻在地。


“打”王风朝着枪响的地方扫出了一梭子,弟兄们一起开火。两侧也响起了枪声。几颗手榴弹向靠近村口的房屋投了过去,日军哇哇怪叫着从屋里冲了出来,子弹马上把他们又逼了退回去,日军利用房屋开始了抵抗,村子里最高的两座屋顶平台上日军的两挺92重机也叫了起来,虽说是日军的辎重部队这战斗力也够强的,王风他们三面一起发去攻击,日军则利用民房逐屋逐次展开还击,队伍已经出现了伤亡,尤其是高处的两挺重机给队伍很大威胁。


队伍一面加强了火力尽量压制日军的抵抗一面跃出了几个弟兄得把制高点先干掉才行。跳出的弟兄被打倒了四五个,还是有两个弟兄靠上了重机枪射击的房屋下,那是日军射击的一个死角。


王风紧张的看着自己那两个弟兄掏出了手榴弹,手榴弹的拉线已经拉开了,在手里延时了三,四秒两个弟兄才同时向屋顶扔上去,手榴弹在接近屋顶的时候凌空爆开了,弹片四散,屋顶的日军惨叫着栽了下去。


得手后的两个弟兄没有停留,对着屋里又甩进去几颗手榴弹,沉闷的爆炸声响过后两个弟兄冲进去,屋里没死的日军每人头上补了一枪,两个弟兄咚咚咚爬上了屋顶抄过日军的92重机枪对着另一面平台上的日军重机枪喷出了火舌,日军的重武器终于被压制住了。


王风他们已经跟从两面迂回进来的弟兄汇合在了一起,逐屋开始把日军赶出来向另一面的村口退过去,村子里房屋并不是太多,王风他们人数明显占了优势,日军渐渐感到不支,各间屋子里不断的有日军跑出来向后面狂奔而去,剩下的那一挺机枪也让马金彪的人给干了,现在日军彻底的失去了重火力的支持,压缩圈越来越小,剩下没来得及跑出屋的日军被弟兄们的手榴弹炸得鬼哭狼嚎的眼见是不能再作孽了,剩下的日军已经全部汇聚在一起向着孔六他们跑去。


“老马你带人打扫战场,其他人跟我追上去。”王风简单的布置后领着一部分弟兄追了上去。


前面孔六的枪也响了,一时之间田野上狼奔豕突日军慌不择路跑的四处都是,日军已经让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彻底打懵了,剩下事情已经变得很简单,没有了房屋的依托田野上的日军成了弟兄们很好的练靶机会,不大的功夫日军全部倒下了,没死透的照着脑袋补上一枪,不需要俘虏,带着是一个累赘。


队伍汇入了村子,果然是日军的后勤辎重部队,几间屋子里堆积着日军的作战物资,武器弹药吃喝拉撒琳琅满目的。王风下令把用得上的都带上用不上的搬到屋外面空地上堆在一起倒上汽油一把火点着了。弟兄们都忙着补充上了。


孔六清点了人数,“死了四十多个,伤了九个,有两个叫重机枪打断了腿估计难活下去。”孔六报告着伤亡情况。


王风皱了皱眉,“死的找地方埋了,活着的带上,继续前进。”残酷的战争已经让王风的心肠改变得不再多愁善感,战争就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活着的想办法继续活下去,活着才能让身后的老百姓能更好的活下来,他们现在已经是军人,职责就是以死亡来让更多的人活下去,逝者安息,国家百姓会记住你们的。


队伍继续向前,向着已经能够听见隆隆炮声的前方。


七十多里地,王风他们接近日军围攻对面的战斗部队的外围阵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不知道对面是不是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队伍,王风看着前面发生的战斗心突突的乱跳着,多少个日日夜夜过去每一天王风都要想起自己的部队,弟兄们好吗?长官好吗?现在终于回来了,王风显得很激动,简直是兴奋了。


前面的战斗距离有些远望远镜里看的不是太清晰,只看见日军进攻的黄色身影一波波冲上去又一波波被赶了下来。孔六已经来到了王风身边,队伍刚到孔六就已经带人上去侦查前面的情况。


“日军一直在进攻,前面就是我们自己的部队,错不了的,我清楚的听见哈奇克斯的声音,应该是弟兄们放到了在平射,我们现在就在日军的后备部队身后,左边是捞刀河日军没有投入兵力右边侧后一点是日军的炮阵地四门七五山炮,两门九六榴弹炮,还有几门二式120MM中迫击炮,有一个中队的日军警戒。”孔六简洁的汇报着情况。


听说真的是自己的部队,王风兴奋的快跳了起来,哈奇克斯是法国产的气冷式高射机枪,队伍出滇前龙云才刚刚从法国购来装配给了60军,整个国军序列只有60军有,错不了了,就是自己的队伍,王风兴奋的笑起来不停的搓着手,弟兄们王风回来了,回来跟你们一起打鬼子来了。王风心里不停的呐喊着。


兴奋之情没有冲昏王风的头脑他是个理智务实的带兵人。很快王风恢复了冷静开始了思考。“等到天黑透了,老孔你带人端了他的炮阵地,其他人全部隐蔽迂回到日军左侧利用日军对捞刀河的松懈,河水应该不深,只要老孔动作快一点我们能撑住,老孔那边一响我们就发起进攻,争取快靠进去日军的队伍里,跟日军混在一起,这样他们后面的火力支援就起不了作用,老孔炸了炮阵地一定也要快速的冲过去,不要顾虑伤亡不能停下来,我们左右同时冲进日军的队伍,趁日军还不能很快反应混战一气就赶快向自己的阵地冲,我们阵地上的弟兄不知道是自己弟兄冲上来,避免误伤,所有云南的弟兄们一定要用云南话大声通知阵地上的弟兄,这是关键,一会一定通知到每个云南的兄弟,老孔你那边也是关键,千万小心一些别惊动了警戒的日军一定要把日军的炮群端了,留着他我们日后还得死很多弟兄,现在原地休息,天一黑我们就行动。”王风一口气说了好几个一定,他得在回家之前让小鬼子好好喝上一壶。


所有人都安静的注视着前方,尤其是云南的弟兄们一个个显得精神抖擞的,他们颠波流离了太久,离开亲人已经太久了,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去,他们活下来了,就为了回家,回到亲如一家的大部队里,他们还有很多未报的血海深仇在等着他们去杀去战,为每一个战死殉国的弟兄,而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他们的队伍,他们的兄弟们,怎能不叫他们兴奋?


夜一点一点的黑了下去,枪已上了膛,刀已出了鞘,冲过去前面就是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