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援疆特警过劳死

骁之父 收藏 5 430

2010年1月30日零时30分许,郑州援疆特警、郑州公安局特巡警支队特警四大队民警沈战东在完成巡逻任务后,在乌鲁木齐驻地备勤岗上,猝然离世。医生诊断:劳累过度,猝死。


默默地坐在沈战东生前的房间里,援疆特警冯鹏飞似乎又看到他阳光般的微笑,似乎又听到他前几天关于生命价值的讨论:一个人活着,就是要体现出社会价值,具体到特警头上,就是要在国家和人民最需要你的时候冲上去,要让百姓看到你感到温暖和安全……


“我要把援疆特警的光彩永远印刻在边疆的热土上”——28岁的青春年华定格在维稳第一线


在沈战东生前的日记中,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作为援疆特警,我要站好每一班岗,巡好每一次逻,让乌鲁木齐的市民过好每一天,把援疆特警的光彩永远印刻在边疆的热土上。”他不仅这样想,也一直这样做,甚至用生命践行了这个誓言。


沈战东的青春年华永远地定格在维稳第一线。无论是沈战东的亲人还是战友,至今都不想、更不愿相信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和往常一样,29日晚,沈战东给妻子王晖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正在备勤。两个人聊了会儿新装修的房子,沈战东还乐呵呵地给不知何时才有的孩子起名。直到沈战东说:“你先睡吧,早点休息,我累了。”


王晖答应了,可她睡不着。因为按惯例,每天沈战东睡前还会给她发个短信。可是这次,她等啊等,却一直没有等到这条短信。


过了一个多小时,王晖忍不住拨打丈夫的手机,但一直没有人接。她又发了条短信:“老公,你平常那么爱说话,现在怎么不理我了。你不是说过年让我来新疆吗?”


而在沈战东的宿舍里,此时正经历着一场生死营救。


与沈战东住在同一个宿舍的郑州援疆特警申晓飞,依然清楚记得当晚发生的一切。


“战东那一晚上不停地和我说话。”申晓飞2月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当时半开玩笑地催沈战东:“你不累吗,快睡吧!”


沈战东干干脆脆地答了句:“好!”然后就倒在305房间靠窗一侧的床铺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快起来,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可别吓我。”1月30日零时许,申晓飞发现沈战东脸色苍白,大声叫喊,见他没有反应,申晓飞就把附近的战友都喊来了,开始对沈战东进行急救,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有人给他做人工呼吸,有人给他做心肺复苏,还有一个战友给他搓手心,我就抱着他的两个脚。”申晓飞说。


零时20分左右,郑州援疆特警驻地医生赶到305房间采用人工呼吸、胸腔按压等措施进行抢救,此时,沈战东已经脸色苍白,嘴唇发紫。


零时30分许,120急救医生赶到,采用电击、注射等措施进行抢救,此时沈战东已无脉搏和心跳。


随后,医护人员流着泪用布蒙上了沈战东的遗体。


“其实战东爱人打电话时,抢救医生已经告诉我们,战东……已经走了。”申晓飞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冲出眼眶。“当时手机铃声不停地响着,可中队长和战友们痛哭失声,谁也不敢去接那个电话。”


刚刚结婚55天的王晖,1月30日22时35分仍然给沈战东发了一条短信:老公,你为什么这样一声不吭就走了,你平常那么爱说话,现在给我说说话啊!我想你呀,你喊我一声好吗,老公……


2月1日上午,沈战东的手机又收到王晖的短信:老公,你还在睡觉吗?我来新疆了,你不是说带我去玩吗?我等你醒了带我出去玩呢,我等你老公,你说话要算数啊,我等你。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