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很黄、很暴力”的女子相扑

攻占新德里 收藏 10 36130
导读:人们都知道相扑运动是日本的国粹,其实在中国古代也有相扑,只不过叫法不一,有称“角抵”的,也有叫“争交”的。不过在宋代,却正儿八经地叫相扑,而且开展得还相当热闹,不仅有男人参赛,更有女流加盟,是坊间颇受欢迎的一种大众娱乐形式,连皇帝都愿意屈尊驾临民间乐园“瓦子”一睹为快。 女子相扑在当时堪称京城开封的一绝,是最能吸引看客眼球的一项娱乐表演。为何?稀罕。与说书唱戏不同,相扑是个力气活,极具竞争性,“赛关索”、“嚣三娘”、“黑四姐”……只这些香艳加粗犷的艺名就足以引人好奇,再加上硕大无比的玉体相互角力,而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们都知道相扑运动是日本的国粹,其实在中国古代也有相扑,只不过叫法不一,有称“角抵”的,也有叫“争交”的。不过在宋代,却正儿八经地叫相扑,而且开展得还相当热闹,不仅有男人参赛,更有女流加盟,是坊间颇受欢迎的一种大众娱乐形式,连皇帝都愿意屈尊驾临民间乐园“瓦子”一睹为快。


女子相扑在当时堪称京城开封的一绝,是最能吸引看客眼球的一项娱乐表演。为何?稀罕。与说书唱戏不同,相扑是个力气活,极具竞争性,“赛关索”、“嚣三娘”、“黑四姐”……只这些香艳加粗犷的艺名就足以引人好奇,再加上硕大无比的玉体相互角力,而且是赤膊上阵,在那个绝无今日开化的时代,想不叫座都难。


当时的女子相扑多安排在男子相扑前进行,主办方的目的很明确,打女人牌热场子聚人气。还别说,效果就是好,身怀绝技的“女飐”(女子相扑选手)们擂台上惊艳一立,立马会招揽成群的看客。不过最吸引人的看点还不是比赛本身,而是选手们劲爆火辣的装束。这些大姐个个轻装上阵,具体轻装到什么程度,史书上没有详细说,但有“裸戏”的记载,想必是“轻”到了最大限度——能不遮盖的地方尽可能地省略掉了——据称袒胸露怀是该项活动的一个游戏规则。这种十足的“肉搏”表演,如果套用文雅点的话,称其为人体艺术展示似乎未尝不可。


要说市井小民里三层外三层地争看稀罕不足为怪,因为他们原本就见识少,可见多识广的皇帝也不顾高贵身份来凑热闹,就有些令人费解了。不过费解归费解,人家宋仁宗就是不顾世俗开眼界来了。


嘉祐年间的一个上元日,赵祯偕后妃到宣德门广场与民同乐。当时,广场上正进行热闹的百戏表演。宋仁宗东瞅瞅西看看都没兴趣,无意中发现了火爆进行中的女子相扑表演,一下来了兴致,很投入很着魔地观看起来。估计“女飐”们的靓丽风采和精湛技艺打动了仁宗,他当即指示对这些选手赐银绢予以奖励。皇上的赏赐令选手们感奋不已,表演愈加卖力,精彩场面不时出现。


巾帼力士们的胴体秀让仁宗皇帝着实受用了一回,但却激怒了一位颇有名望的朝臣——负责为圣上写起居注的史官司马光,老先生认为仁宗此举太不应该,在如此神圣的地方上演这种很“黄”很“暴力”的“裸戏”本已荒唐,皇上不仅不取缔,反而在大庭广众下带头观赏,不但自己看,还让后妃一同看,这叫什么事!往轻里说叫有伤大雅,往重里说就是有伤风化。于是愤然递上一道折子《论上元令妇人相扑状》,对仁宗皇帝的“不检点”提出公开批评,并强烈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市场环境治理,对此类伤风败俗的演出开展一次集中“扫黄”行动,严令“今后妇人不得于街市以此聚众为戏”。


尽管司马光的批评建议使宋仁宗心里不爽,但宋仁宗却不好反驳,毕竟纲常伦理做天子的应该率先垂范。由于司马光的强力舆论打压,在京都风行一时的女子相扑游戏从此大为收敛,以致最终销声匿迹。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