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家那棵灯笼树

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 收藏 7 390
导读:老家那棵灯笼树 那天,乡下老表来电话,说有人相中了我家竹林里的那棵灯笼树,开口出价五百元,问我卖不卖,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不卖”。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自己当年亲手栽下的那棵灯笼树毁于我之手。它既然生长在老家,就应该永远属于故乡的一道美丽风景,尽管我不可能再回乡下居住。 而今,人近半百,树已参天。我舍不得卖掉老家竹林里的那棵树笼树,既为浓浓乡情所使然,也因为那棵灯笼树曾经与我几多情深。可以这样说,我高中毕业有多久,它便有多少年轮;我离开老家有多少年头,它就凝聚了我多少个春秋的思乡情结。记得我高中毕业那年,

老家那棵灯笼树


那天,乡下老表来电话,说有人相中了我家竹林里的那棵灯笼树,开口出价五百元,问我卖不卖,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不卖”。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自己当年亲手栽下的那棵灯笼树毁于我之手。它既然生长在老家,就应该永远属于故乡的一道美丽风景,尽管我不可能再回乡下居住。

而今,人近半百,树已参天。我舍不得卖掉老家竹林里的那棵树笼树,既为浓浓乡情所使然,也因为那棵灯笼树曾经与我几多情深。可以这样说,我高中毕业有多久,它便有多少年轮;我离开老家有多少年头,它就凝聚了我多少个春秋的思乡情结。记得我高中毕业那年,时逢国家恢复高考,在那个充满喜庆色彩的冬天,我有幸成为幸运之神的宠儿,在欢喜若狂的笑声中,同时接到高考录取通知书和应征入伍通知书,成为备受家乡瞩目的文武状元。因为当时家境很困难,我在矛盾中选择了从军之路。临上征途的头天,不知父亲从哪里弄来一棵灯笼树苗,要我栽在竹林里。那殷殷之情中,自然包藏了祖母和父亲对我的无限希望与祝福。于是我发誓“男儿千里戍边关,功名不成誓不还!”

我到远离家乡的广西边关后,年近花甲的父亲不时往灯笼树边的那片竹林里施肥添土,使那块原本贫瘠的岩石坡土逐渐肥沃起来。翠竹茂林边,那棵灯笼树也特别肯长,仅三个年头就长成了碗口粗的大树,令人好不喜欢。那时,中越边境已是战云密布,祖母得知我上前线后,整天提心吊胆地守望在我亲手栽下的那棵灯笼树下,一双忧愁而湿润的眼睛,极目眺望南方,默默地为我祝福,希望我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平安归来,直到有一天,公社书记率领文化宣传队敲锣打鼓慰问参战军人家属,并把我在战场上杀敌立功的喜报送到祖母那双长满干茧的枯瘦如柴的手上,我那可敬可爱的祖母才除去脸上的乌云,露出宽慰的笑容。

转眼间,我亲手栽下的老家那棵红灯笼树,已经二十八年了,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和阳光雨露的滋润,它越长越高大挺拔,越长越枝繁叶茂,那火红的灯笼花一年比一年开得多;一年比一年开得大。秋后,它从翠竹林里挺起高昂的头,在千米之外便可看到灯笼树红彤彤的脸庞,好象我十分惦念的故乡亲人和乡亲,张开着热情的笑脸,在笑迎阔别家乡的游子返还故里。此时,让人感受到家乡是多么的温馨甜蜜和可亲可爱,让我激动不已,也勾起了我对那棵灯笼树的美好回忆。

离乡愈久,乡情愈浓。我那老家的灯笼树哟,你曾经点燃我火样的青春,让我的生命之花绽放出朝霞般的光彩。如今,尽管我已近天命之年,可我和我老家那棵灯笼树一样,依然在用火样的热忱和生命笑看今天,拥抱明天。老家那棵灯笼树,愿你永远生长在故乡伴随家乡的亲人和乡亲们,象秋天红灯笼花开的季节那样,永远红红火火,经久不衰。


作于2005年6月10日

原载《恩施日报》2005年4月9日


本文内容于 2010-3-6 13:58:54 被枫蓝女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