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烈 士 归 来

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 收藏 10 1420
导读:烈 士 归 来 参加滨海特区首次国际经贸合作会,收获最大的当数尉华。他作为华维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刚刚与河内一家国有公司签署投资对方一亿多人民币的经贸合同,这份合同对自信而富有实力的滨海市最大民营企业家尉华而言,那是十分自然和顺理成章的事。近十年,他的华维公司以蔗糖加工和机械制造为拳头,一路斩关夺隘滚雪球似发展,现已拥有二十余亿资产,成为滨海地区民营企业中的龙头老大。仅去年就在高平、凉山和同登三地开办了三家投资超过五千万人民币的跨国公司,可谓事业如日中天。 此时,尉华满面春风,西装革履,

烈 士 归 来

参加滨海特区首次国际经贸合作会,收获最大的当数尉华。他作为华维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刚刚与河内一家国有公司签署投资对方一亿多人民币的经贸合同,这份合同对自信而富有实力的滨海市最大民营企业家尉华而言,那是十分自然和顺理成章的事。近十年,他的华维公司以蔗糖加工和机械制造为拳头,一路斩关夺隘滚雪球似发展,现已拥有二十余亿资产,成为滨海地区民营企业中的龙头老大。仅去年就在高平、凉山和同登三地开办了三家投资超过五千万人民币的跨国公司,可谓事业如日中天。

此时,尉华满面春风,西装革履,眼上架着一副墨镜,显得格外睿智和精明。他疾步走出铺满红地毯的经贸洽谈大厅,前去宾馆会见一位今天上午偶然相遇的久违的越南贵宾。对他而言,似乎这才是他最感惊呀和收获最大的喜事。

尉华仰靠在沃尔马蓝色轿车后排,嘴里哼着“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的军旅歌曲,显得十分悠闲和轻松愉快……

“尉总,到宾馆了。”司机停车后,一边小心翼翼地替尉华打开后车门,一边轻声提醒尉华。

宾馆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手拿房卡帮尉华打开房间,彬彬有礼地点头说了声“谢谢光临”后,转身离去。尉华走进房间对着墙壁上的镜子正了正衣,转身刚要往那银灰色的沙发上坐下,忽然门铃嘀滴地响了起来,尉华赶紧迎上去把门拉开,迎进一位气质高雅的中年女性。时隔三十多年她依旧风韵犹存,让人一看上去就联想到她青春少年时,一定会是校花什么的。

“雪莲。”

“尉华!”

他们在久别重逢的百感交集中,紧紧拥抱在一起,同时呼喊着对方的名字。

雪莲的出现,使尉华颇为传奇而复杂曲折的人生陡增了几份神密色彩。

一九七九年初,刚过喜气洋洋的中国农历新年。广西前线某地,我军一辆辆排列整齐的伪装坦克,掩蔽在山野丛林中,稍远处昂首挺立的数十门大炮,已经脱去征衣,在武装战士的警惕护卫下,军人们忙着修工事搬弹药和准备射击诸元。随着咔嚓一声雷响,炮身在雨夜闪电中露出威武的寒光。在它发出雷鸣般的怒吼之前,尉华和身穿军用雨衣的师侦察连侦察分队战友,列队在雨夜中静候着出发命令。

“同志们!你们是全师部队的尖刀和炮兵的千里眼。希望大家在炮火支援下迅速穿过雷区,直插正面之敌后边,尽快摸清对方的兵力部署,尤其是炮兵火力配置情况,为大部队突破敌人防线和纵深扫清一切障碍!

同志们,神圣而庄严的时候到了,全师官兵和祖国人民等候着你们的胜利消息!”师参谋长不时挥动拳头,用低沉而雄浑有力的声音在雨中动员道。

话毕,师参谋长为十五名执行敌后侦察任务的先遣分队战士挨个敬酒。在砰砰梆梆的军用瓷杯的碰撞中,即将出征的勇士们慷慨激昂。他们举杯抬头,把师参谋长敬给的出征酒一饮而尽,齐声吼道:“请师首长放心,请祖国人民放心,我们保证坚决完成战斗任务!”

“出发!”师参谋长用力挥了挥手,发出大战前夕的出征命令。

黎明时分,雷鸣闪电中,南疆边境线一带下着倾盆大雨。悄悄潜伏在敌前沿阵地树丛中的尉华,从胸前军上衣荷包里掏出一张长着秀发的少女照片,借着透入草丛中的雷电,深情地凝视着她,作了个亲吻动作。见状,潜伏在尉华身边的战友,朝他比划出两个指头。用手势询问尉华,是你妻子吗?尉华伸手大拇指点了点回答:照片上的她曾经是他最心爱的漂亮女人。

那漂亮女人就是雪莲。现在越南刚调到中越边境的王牌A师特工队服役。不知此次大战中,尉华与她作为交战对手,将在什么情况下与她遭遇或相见……

轰,轰,轰!我方呼啸的大炮和尖厉的多管自动火箭炮万炮齐发,伴随着嘶鸣的雷霆声,震得大地剧烈颤抖,打断了尉华的思绪。

尉华和侦察分队的战友们借着炮火染红的夜空,冒着越军盲目打来的弹雨,飞箭似的冲出潜伏地带,奔向界河。延伸炮火中,尉华带领的侦察小分队以一亡二伤的极小代价,紧紧跟随我方震耳欲聋的猛烈炮火前进,疾风般地穿插到了越方一线军队后边。

在侦察连长尉华的率领下,小分队已于天亮时刻到达师指挥部指定的预定作战区域。尉华和战友们卸去笨重的军用雨衣,隐蔽在绿树丛林遮挡着的石崖跟脚,一边嚼咬着方块状的七六式军用压缩饼干,一边喝着出征之前炊事班特意为侦察分队烧煮的姜开水。填饱肚子,尉华吩咐战友们检查枪支弹药,把打空了的五六式冲锋枪弹匣压满子弹后,开始遂行战斗任务。

“泰山,泰山,昆仑呼叫,昆仑呼叫!”

尉华调试好步话机,开始向师指挥部报告敌情。

“三号地区主峰后侧,发现敌120口径炮兵群一个,请开火!”

“泰山,泰山,请调近炮火射程一个密位,再向右侧修正两个密位。”

“好,好,打得好!”

尉华在山头观测点为我方强大炮火提供精确打击目标,使越方威胁我大部队进攻的集群炮兵阵地,在我军密集炮火的覆盖下,倾刻化为乌有。山下隆隆炮声处,只见措手不及的越军鬼哭狼嚎,抱头鼠蹿。

初战告捷,尉华和战友们不由自主地从心底露出胜利的微笑。

翻越人迹罕至的座座高山,跨过充满危机四伏的道道山梁和沟谷,荆棘划破衣袖和裤腿,在尉华和战友们身上留下道道冒血的伤痕,尉华他们顾不上这些,整个侦察分队以强行军速度悄然抵近四号目标。

“尉连长,顺着山梁绕过去一百五十米处,发现敌人大型屯兵洞,”广西籍战友小刘猫着腰来到尉华面前低声说。

“干掉它!”尉华指挥小分队兵分两路悄然接近敌人的屯兵洞两端。

半山腰洞口,距山下公路约一百五十米高,正面峭崖陡壁,侧面为仅容一人通过的羊肠小道,显然是块易守难攻的硬骨头。洞口两边敌人分别平放着两门双管高射炮,睁着几只黑洞洞的狼眼,呈俯射之状,紧紧盯着我军合围高平必经的战略通道。

望着山上洞口荷枪实弹的双岗四哨越军,正在思考智取方案的尉华,不慎踩动脚下滚石,惊飞了山林中的鸟儿。越军发现情况异常,一边开枪疯狂扫射,一边叽哩呱啦地吼叫着,听那急促的语调,好像在说:中共军队攻上山来了!

尉华见智取不成,考虑敌人猬集洞中,一时难以展开兵力,就命战士们改为强攻。先是几支冲锋枪嘟嘟嘟地向洞口敌人射去,接着又是一阵手榴弹扔向敌人屯兵洞口台面上。激战中,广西兵小刘刚攀崖爬到洞口台面便饮弹牺牲。为寻求歼敌主动,尉华一边命令火力掩护,一边组织几个战士搭成人梯,自己攀着荆棘逼近洞口面,把喷火器举过头顶向敌人射去,随着一团强烈的火球飞进屯兵洞,敌人在惨叫中停止了抵抗。

尉华见强攻奏效,趁势飞身跃上崖台洞口,望着敌人用中国援助的整袋整袋的优质米大构筑机枪掩体,不觉气愤起来:狗娘养的,拿中国的粮食枪弹打中国人,真不是好东西!随即端起喷火器又朝狗洞里猛射去一团怒火,那烈火转弯磨角向敌人屯兵洞深处钻去,接着山洞中传来沉闷的弹药爆炸声。盯着气浪和硝烟涌洞而出,尉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若松恐锐,若松恐锐(越语举起手来)!”突然头带贝雷帽,身着中尉军服的女军官领着三十多名越南女兵居高临下包围了尉华等人。凭直觉尉华觉得眼前这女军官似乎在哪里见过,那喝令的声音也有耳熟之感。

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尉华来不及细想,在示假放下手中武器的瞬间,飞快地掏出腰间五四式手枪向越军女中尉射去。几乎同一时间,越军女中尉对准尉华砰砰打了两枪。攻打屯兵洞另一端的侦察小组来不及驰援尉华等人,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只好含着悲泪,忍痛看着尉华和韦强等人倒在敌人枪口上。

三月五日,中国各大报纸和中央广播电台向全世界播发消息,中国政府授权新华社发表声明:中国军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奉命对越南政府及其越军炮击我民房,枪杀我边民,侵占我领土的背信弃义行为进行有限自卫还击,取得重大政治和军事胜利,自即日开始陆续班师回国。

大约二十天后,我东线和西线各参战部队将士身披战火硝烟,浩浩荡荡凯旋而归,驻守我方边境线一侧,保留对越军实施第二次军事惩罚权利。

尉华所在部队鉴于尉华在作战中的英勇表现和突出战绩,追记尉华二等功和授予革命烈士称号。

评战总结中,目睹尉华壮烈牺牲的师侦察分队战友们,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尉华的英雄事迹。人们在追忆和缅怀尉华时,无不为这颗未来的将星过早殒落而悲痛和惋惜。

四月初,负责处理烈士善后工作的M师刘政委率领师政治部主任等人驱车来到刚从前线撤回广西瑶村驻军军部。刘政委见到尉副军长后,语气咽哽地报告尉华烈士的作战表现和牺牲经过。尉副军长异常严肃的表情,显得十分凝重和冷静。他定了定神,挺起山东大汉的高大身躯,强忍悲痛说:“不用讲了,尉华为国捐躯值!他留下什么遗物了吗?”

M师刘政委报告说,只有出征前留在营房的几套军装和被子,再就是写给家里的一封书信和一张出征照片。

刘政委一边回着尉副军长的话,一边把那封军用牛皮信封装着的书信和照片双手递给到尉副军长手上。

尉副军长努力镇定下来,用微微发抖的双手展开信纸,右手拿着尉华写给他的信,左手从裤兜里掏出雪白的手绢擦了擦双眼禁不住的热泪,盯着书信:

亲爱的老爸,当您收到这封信时,我已上前线了,也可能我已战死在疆场;但我死而无憾,因为我在您期盼的目光中长大;能率队参加全师侦察分队深入敌后执行重大任务,作为军人没有什么比这更光荣更值得骄傲。您是副军长,也是战火中走过来的共和国第一代军人,知道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作为将门虎子,如我有不测发生,请您千万节哀,替我照顾好多病的妈妈。

您不是很欣赏“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裹革马尸还”的英雄气慨吗?让我们父子俩以此共勉吧。

再见了,老爸!

尉华的另一张信纸是写给妈妈的。那信写道:

亲爱的妈妈,您好。此时,我已整装待发,走向炮火连天的战场。感谢您对儿子的关心、疼爱与呵护。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请您节哀保重。

妈妈,您可知道,最近上级战情通报,将与我周旋交手的对手就是雪莲。我此刻心情实在难以平静。如果不是您当初极力反对,她现在已是您的儿媳妇,但今天我却要与她刀兵相见。哎,老天真是捉弄人,但有一点请相信,我为祖国而战,不会对她徇半点私情……

尉华给家里的遗书写于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六日,那是整个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打响的头一天。那时,尉副军长正在本军防区忙于作战部署。他拿着重如千斤的尉华遗书,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五月初,中越边境越方一侧响起激烈的阵阵枪声。一群越南兵一边声嘶歇里地乱吼乱叫,一边追赶着一位身着草绿色军衣的男人。那男人飞沟跨坎,在丛林中时隐时现,直奔中方哨所而来。

我军观察哨所哨兵睁着警惕的大眼,在密切注视敌情的同时,立刻进入作战状态。

奇怪,敌人只对空射击,而不把枪口对准那被追逐的男人。哨兵屏住呼吸,很利索地把狙击步枪枪口准星瞄准敌人,暗暗思忖道。

“同志,我……我是M师……师……师部侦察连尉华。”越过边界的尉华喘气嘘嘘的自我介绍说。

哨兵不认识尉华,也不敢轻信这突如其来的越境之客。因为他从报纸上知道尉华是英雄,已经壮烈牺牲成为革命烈士,怕是敌人耍的什么阴谋。哨兵想了想,便连忙用电话向边防部队报告此事。边防团派保卫干事将尉华用军用吉普车带到团部。经与M师联系后,边防团又派保卫干事和两名武装士兵将尉华护送至五十公里外的M师部。

“尉华!”

“参谋长!”

尉华死而复生的意外惊喜,迅速成为传遍M师的爆炸新闻。尽管师首长从正面肯定尉华成为烈士两个多月后,突然生还回到祖国怀胞,但私下里不少人对尉华这两个月在异国他乡的所作所为表示怀疑。背地里有人说他是开枪自杀,也有人说他可能有降敌变节行为。

尉华面对一些干部战士向他投来的冷淡白眼,内心深处感到痛苦万分。他深知此时此刻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而唯一能证明他清白的雪莲却偏偏又在敌方阵营。那段时间,尉华白天强打精神在师部招待所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为自己不被同志们所理解,而偷偷流下了许多委屈和伤心的泪水。

战争期间,各种问题都在师首长的视野和思考之中。师首长派师部保卫科长送尉华到附近野战医院作健康检查,并避开尉华向外科军医转达师首长指示,借健康检查之机顺便查验尉华双臂断骨之伤是自伤还是他杀。军医给尉华作了全面体检后,对尉华说:放心没事,你双手臂创伤恢复得很好。

考虑到尉华是尉副军长的爱子,师首长吩咐师保卫科长送尉华继续到师部招待所住下休息,劝他先不忙急着回师侦察连。因为自从得知尉华在对方境内牺牲的不幸消息后,已任命师侦察连的王副连长接替了尉华的连长位置。

师保卫科长向师长政委汇报:军医检查尉华受伤致残的双臂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根据尉华双臂中弹部位、射击角度和枪弹出口处伤痕大小痕迹看,完全可以排除近距离自残行为。

听罢,师长露出宽慰的笑容,然后用非常赞许的口气讲,妈拉巴子,尉华无愧将门虎子,他不会是孬种!**他奶奶,谁再瞎议论尉华,老子毙了他,老子开除他的军籍!

师保卫科长长期在首长身边工作,对师长这番话自然心领神会,他知道这种敏感话题,正面收风不仅收效甚微,反而会引起人们更多惴测和非议。于是师保卫科长在各种场合以漫不经意的非正规方式,十分巧妙地透露出师长的怒言骂语,收到了平息此事的良好效果。

尉华对尉副军长说,是雪莲率领越军女特工队包围了他攻打屯兵洞的那个侦察小组。交战中,雪莲发现尉华面孔十分熟悉,早已猜中了身负特殊使命的尉华是谁。就在尉华假意弯腰放下冲锋枪,掏出怀里手枪向雪莲射击的眨眼间,雪莲便狠了狠心抢先对着他的双臂连开了两枪,使他受伤昏迷失去反抗能力。

雪莲喝令女特工们警戒,自己走近尉华身边慌忙搜查起来。她没有从尉华身上搜出只言片语或草图性的军事情报,但却从他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雪莲少女时美丽端庄的黑白照片。在触摸自己相片的片刻,雪莲露出十分复杂的表情。她急忙藏好自己的相片后,命几个特工队员把尉华双腿绑得结结实实,抬到我军尚未到达的山下公路上,用军用越野车把尉华拉到了河内。

两个月后,尉华创伤基本愈合。雪莲履行诺言,亲自把尉华护送到中越边境放了回来。

雪莲与尉华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文革之前他的爸爸与尉副军长曾经是一个炮团的搭挡,一个当团长,一个当政委,两家同住在一墙之隔的一号家属院。尉华与雪莲一起上小学和初中,那时他们经常在一起玩游戏,一个扮演新娘,一个扮演新郎,蹦蹦跳跳地唱道:

小阿娇

坐花轿

坐上花轿当新娘

新郎哥

听我说

今后不准欺负我

……

后来,雪莲与尉华又一起下乡到西南边远农村当知青。他们朝夕相处互吐爱慕之情,但由于尉华妈妈的坚决反对和阻挠,才使他们未能结为幸福的伴侣。

尉华讲述这段经历,不觉勾起了尉副军长对往事的回忆:印度支那战争爆发后,为了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斗争,当时的尉政委和雪莲的爸爸也就是张团长,奉命从天山脚下把炮团拉到越南北方山区,负责防空并掩护我工程兵部队修筑通往河内的战略公路。在文革“揪军内走资派”中,张团长因为是解放战争中的起义连长和有海外关系等原因,而被牵连上所谓的“内奸、特务”之嫌。张团长多次无情批斗后被迫离开团长位置和失去军籍,而尉政委因为红根子红底子和以稳重著称,连连得到提拔重用。尽管他与雪莲之父由连而营直至团级领导岗位共事近二十年,是从广西剿匪到抗美援朝西藏平叛中印自卫反击战一路拼杀过来的生死搭档,但此时尉华的爸爸对雪莲一家所遭受的劫难却也爱莫能助。稍后,雪莲的爸妈因不堪羞辱和折磨而双双离开人世,扔下了雪莲这个孤儿。

在此背景下,尉华的妈妈为了他父子俩的政治前程,坚决反对尉华与雪莲的恋爱关系,并表示雪莲是个好孩子,尉家可以暗中帮助她,但雪莲决不能成为尉家的儿媳妇。

毛泽东主席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发表著名的“五二O”声明后,尉华离开知青点到他爸爸任师长的部队当兵去了,而年仅十八岁的雪连在国内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被迫离开心爱的尉华和祖国,以支援越南抗美斗争名义,穿越崇山峻岭,投奔河内姑妈家,并在她姑父任团长的越南军队中,成为一名抗击美国侵略的越南军人。

尉华继续说,他被雪莲送到河内一家漂亮的法式小洋楼住下。这座小洋楼因为姑父阮大勇正在前线率领一个师阻止中国军队进攻,家里只有她姑妈一人在家。雪莲把姑妈叫到隔房一阵悄悄话后,原本是外科医生的姑妈迟疑之后,开始准备医疗器械为尉华清洗和包扎双臂骨折创伤。

尉华被带到河内小洋楼住下时,是他受伤的第二天傍晚。此时,他双手胳膊骨已被雪莲两枪打断,小手臂和大手臂全靠肌肉连接着,双腿又在失去反抗中被雪莲命人绑了个结结实实。

留下尉华一人在清冷房间的时候,他曾试图夺门逃跑,但一看自己双手双脚受伤被捆的样子,马上又否定了这个不现实的想法。他想取义自杀,同样因为手脚失去行动自由的原因而作罢。

如果雪莲真的不记前情和良心失尽后,她可能把他交给越军上司,借他邀功领赏,她可能在残酷折磨中羞辱他,也可能以利诱威逼方式,想从他口中掏出于越军有利的军事情报……

不,不,不!不管她用什么卑劣方式对待我,我都不能做任何背叛祖国和人民的事情……

“尉华,想不到今天我们以这种方式会面。”雪莲从里屋脱去越军军装,换上一套雅气而别致的连衣裙,面带微笑,轻盈地走近尉华跟前,仍象从前一样端庄和秀丽。

“少说废话,要杀便杀,尉某绝不苟且偷生卖国求荣。”毫无反抗之力的尉华充满怒气回敬雪莲。

尉华伤心的话,深深剌痛了雪莲的心。她眼中闪着湿润的泪花,上前用哆嗦的双手替尉华解开双腿绳索,仍旧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对尉华说:

“尉华,我从前爱你,现在依然如此,尽管我在越南已经与意中人结婚。今天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是姑父部队的女特工队长,可我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才来到越南投奔姑妈的。我当兵只是为了打击美国侵略者,不想后来中越两国成为敌对关系;我是中国人。尽管我已加入越南国籍,可我有一颗永不泯灭的中国心,因此部队移防中越边境后,我从没有枪杀过中国人,也没准手下人骚扰和杀害中国边民。请你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不希望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只希望中越两国的阴天早点结束,象从前一样阳光灿烂。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会帮助你实现回国愿望的。”

原本对雪莲充满戒备心理的尉华,听了雪莲这番发自内心的温柔、善良而真诚的肺腑之言后,觉得她还是从前的她,渐渐消除了对雪莲的敌意。遂语气平和地说:“雪莲,真对不起你。想不到中国和我家对你们一家造成那么多怨屈和伤害,可你对尉家不记仇,对祖国的忠诚之心,就象你的名字——雪莲一样纯洁可爱和令人敬佩。不过,雪莲,我可跟你说好,我伤好后就立马回国,到时候你可千万别阻挠。”

雪莲听了尉华的这番坦诚之言,朝他含情脉脉地点了点头,表示她会说到做到,决不反悔。

我军主动撤离后,中越边境紧张局势有所缓和。军务闲暇时,越军阮师长从前线回家发现尉华,顿觉此人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而且尉华在他家用白纱布绷带吊着受伤的胳膊,不由警觉起来,他威严地喝斥问他:你是谁。

“姑父,他是我经常向您提起的好朋友。”雪连赶快抢答道。

阮师长和雪莲姑妈膝下无儿无女,他们视雪莲为自己生养的掌上明珠,大概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对尉华逐渐和气和友善起来。

雪莲见时机成熟告诉阮师长,她的朋友是对面中国军队尉副军长的儿子,是雪莲在四号地区作战中的对手。

哦,怪不得这么熟,阮师长心里说。在当年抗美援越战斗中,尉副军长不仅与阮师长在越南并肩战斗过,而且在一次美军空袭中,曾经救过阮师长的命。七十年代初,尉副军长和阮师长还在中国大陆军校成为志趣相投的战役班同学。

哪曾料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昔日的“同志加兄弟”闹出了“家仇”。苦苦思索中,刚直和具有正义感的阮师长在雪莲的撒娇和再三哀求下,跳出矛盾的漩窝,冒着通敌风险作出大胆决定:亲自签署特别通行证交给雪莲,让尉华穿上越军中尉军服,以执行特别任务的名义,演出了先前边境线上枪送尉华回国的精彩一幕。

尉副军长与M师全体首长一边倾听着尉华与雪莲讲述他非同寻常的回国经历,一边对雪莲“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义举大加赞赏,连声说:“难能可贵,难能可贵啊。”

帮助尉华回国后不久,雪莲和她姑父阮师长看不惯当时越南当局的倒行逆施,愤然辞去军职,过上隐居般的平民生活。

随着层层迷雾散尽,尉华神密而奇特的烈士形象,已经完全清晰地展现在人们眼前。他胸前佩挂的象征军人荣耀的军功章,洗刷尽了先前自己所蒙受的各种委屈,也重新赢得了战友们对他的信任与亲近。从此,作为活着的烈士尉华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

尉华出色的表现给了尉副军长极大慰籍,但尉华双臂的残疾又令尉副军长心里多少有些酸楚和无奈。于是尉副军长对尉华说:

“尉华,我本希望你能当一辈子职业军人,但现在你双臂胳膊骨中弹伤残了,不适合部队战斗生活了;你转业吧,到地方工作兴许更有利今后发展。”

尉华点头赞同,转业到了海滨市特区工作。后来他自己闯荡市场,成为资产达两位数的亿万民营企业家。

交易会结束后,尉华问雪莲在大陆有什么打算。雪莲对尉华讲,她除了想到父母坟前跪拜一下外,还想回当年下乡的知青点看看,尉华说他也有此意。

于是尉华和雪莲二人结伴而行,前去拜祭雪莲父母坟地后,又来到他们当年下乡的知青点,每人捐资一百万元人民币,支持当地乡政府修建了一所中学教学楼和一所乡卫生院综合大楼。

下午三点,滨海国际机场。尉华与雪莲互赠鲜花,在一步一回首的依依不舍中,他们挥舞手中鲜花告别。尉华目送雪莲登上返回河内的国际航班,对她充满无限感激和眷恋之情。

利川市公路段 文德金

邮编:445400

作于2006年11月2日

定稿于2006年11月27日

本文内容于 2010-3-2 9:12:20 被临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