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出示清单力证被钓鱼 一审法院判司机败诉

记者鲁钇山、实习生梁欣妍报道:“运政部门的车一开始就在酒店旁,离我几十米,没过多久他们就冲出来。他们看见整个过程,这分明就是在‘钓鱼’!”昨日上午,曾在坊间引起热议的“钓鱼”案(民间称呼,不代表本报立场———编者注)在广州中院二审开庭。状告广州市交通运输管理局(以下简称市交管局)“钓鱼执法”败诉后,广州市民赖先生又对本案提起了上诉。


一审法院判司机败诉


据了解,2009年6月18日下午,在某科研单位当司机的赖先生被单位安排去白云机场接评审专家,但在途经白云机场的铂尔曼酒店门前,一白衣男子向他招手停车,希望坐他的车到黄石路,可以支付车钱。赖先生因此被市交管局扣车并罚款3万元。赖先生认为市交管局有“钓鱼”行为,遂将其告上法院。白云区法院结合当时的监控视频认定市交管局执法证据确凿,维持交管局的处罚决定,判决赖先生败诉。赖先生不服上诉。


司机坚称自己被钓鱼


赖先生上诉的主要“依靠”是几份清单———单位开出的两张派车单证明和事发当时的电话清单,他想藉此说明当天他的出行全是因公送人,根本没有时间搭外人,而当晚6时20分左右他的手机曾有电话打进来。


“6时20分左右”是什么时间?赖先生昨天当庭说,他被白衣男子拦住时,只是和该男子说如何搭车到黄石路,告知该男子坐什么交通工具去、要花多少钱,并没有同意搭载白衣男子。随后他开车离去,但他的车开出二三十米之后,突然来了一个电话,便停车接手机,此时便是6时20分左右。不想就在这时,白衣男子快步追上,自行拉开车门坐下。此时,一辆运政部的车突然从酒店一侧开出,挡在赖先生的车前。


赖先生表示,在他接电话前后,运政部门的人在酒店旁看见了整个过程,属于“钓鱼”。


白衣男子到底是何人


对此,市交管局方面表示,赖先生一审时只说停了一次车,路人是趁其打电话不注意径直上来的;其在现场录像中表示是打算搭路人前往汽车站乘坐公交车;二审他又改说停了两次车。此外,电话清单只能证明他曾打过电话,但证明不了其他任何事情。


对于多次改口,赖先生表示因为自己的文化水平低,当时在现场说不清楚。


庭审中,赖先生还多次对白衣男子的身份提出质疑,他同时表示运政部门并没有全程录像,只是选择性录像,因此视频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对此,市交管局方面表示,交管局不是公安机关,无权限制他人的自由,“所以没法查清楚那个白衣男子的身份,更没法让他出庭。”“现场录像之所以没有拍完,是因为有些执法需要一两个小时,不可能全程拍摄,但是重要的场面会录下来。”


本案目前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