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是中美争拗升级。外交上,美国对台售武,干预中国内政;在国防上,指责中国欠缺透明度;在两国关系上,接见达赖,违反建交协议;以上三个争拗焦点难免会影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四月访美的行程,所以中美争拗在今年将会持续不休。



第二个是美日关系急剧倒退。丰田汽车事件已经由贸易问题演变成为外交争拗,丰田的行政总裁要亲身到美国国会接受质询,这是罕有的国际事件,对美方来说,在外交上可以转移美日安全条约秘密条款问题上出现的重大分歧。看情况,日本对修订安全条约问题恐怕不会让步,而美国对丰田汽车事件也不会手软。鸠山有意放慢近期中日关系的良好进展,所以在较早前已达成共识的中日共同开发东海油田协议上,刻意制造不必要的风波。



第三个是美俄在伊朗发展核武问题上的分歧。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各有不同的理据,伊朗亦自认为并没有违反「发展核能作为民用、发展核武为了防卫」的国际惯例。西方一些观察家认为,美俄争拗会影响普京和独联体的关系,但黄学海认为,普京的强凌外交战略反而可以加强俄罗斯和独联体的团结,乌克兰选举就是最好的版本,将有利于普京修改宪法再次竞选总统的意愿。



至于在欧盟方面,大多数成员都希望欧洲成为一个一体化的政治领域,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改变以北约名义作为对抗俄罗斯的目标。基于以上的情况,全球的国际政治大气候也会出现大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