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警告日本越南趁火打劫后果相当严重

wunianged 收藏 1 6996
导读: 日本首相安倍上任后首访美国 日美各揣议题菜单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地时间26日上午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始就任以来首次出访美国。目前两国首脑正在白宫出席欢迎晚宴。   安倍晋三首相是乘飞机于今天上午抵达华盛顿近郊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他随后拜会了美国国会领袖。今天下午安倍晋三在美国副总统切尼的陪同下来到位于弗吉尼亚北部的阿灵顿国家公墓瞻仰和拜祭了安葬在这里的美国已故领袖和军队将士。 傍晚,他由亲自前来布莱尔国宾馆迎接的布什陪同前往白宫出席布什为他举行的小

日本首相安倍上任后首访美国 日美各揣议题菜单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地时间26日上午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始就任以来首次出访美国。目前两国首脑正在白宫出席欢迎晚宴。


安倍晋三首相是乘飞机于今天上午抵达华盛顿近郊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他随后拜会了美国国会领袖。今天下午安倍晋三在美国副总统切尼的陪同下来到位于弗吉尼亚北部的阿灵顿国家公墓瞻仰和拜祭了安葬在这里的美国已故领袖和军队将士。

傍晚,他由亲自前来布莱尔国宾馆迎接的布什陪同前往白宫出席布什为他举行的小型晚餐会。明日上午,安倍与布什将同抵离华盛顿不远的戴维营总统别墅,并将在那里与美国总统布什举行日美非正式首脑会谈。


据报道,此次访美,安倍怀中揣着的是一个特别的会谈议题菜单。这个菜单包括了增进美日安全合作同盟关系、维护东亚和平稳定、解决朝核问题等话题。据了解,甚至还包括了日本坚持的朝核六方会谈的一个日方先决条件,即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


然而,记者昨天在外国记者中心从白宫资深官员丹尼斯•维尔德处了解到,美方希望通过此次日被首相的来访,与日本就依拉克国际问题、驻伊美军的重新部署,世界特别是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稳定局势、中国的崛起等话题。此间细心人士发现,这两者之间有着些许的不同。

尽管存在着日美在一些问题上不同的观点,但安倍与布什均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通过安倍的此行,建立密切布什和日本前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一样的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友谊,他们认为这有利于以强化美日同盟关系。日本媒体今天的报道映证了这一说法。

安倍在专机离开日本之前向随行的日本记者说,“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安全保障的基础,希望能和布什总统建立起无所不谈的关系。”


在我们看来,尽管安倍在专机离开日本之前向随行的日本记者说,“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安全保障的基础,希望能和布什总统建立起无所不谈的关系。” 但是,这篇新闻报道却“非常明确地”点出了这场美日峰会的“尴尬”。


第一,日本首相......开始就任以来首次出访美国。目前两国首脑正在白宫出席欢迎晚宴...........;

我们知道,安倍是在去年8月份上台的,距离现在已经有7个月的时间。期间,他是首访北京,再访欧盟总部,最后才转到了华盛顿的。值得强调的是,在某种意义上讲,安倍于“4月26日”开始的访美行程,可以说是华盛顿“通过某种让步”“换”来的。

一直在关注我们的读者应该记得,在之前的评论中,我们曾经这样说过:

近两个月来,华盛顿的对日政策上有两个举动值得关注:


其一,是发动媒体、运用国会,对日本进行猛烈敲打,而“慰安妇问题”恰恰是华盛顿保守势力用来猛敲日本保守势力的一个焦点话题。

其二,就是在美国的默许下,从来就没有在中东事务上露过脸的日本政府,竟然露了一回脸,在东京“领衔”上演了一场“巴以和会”,这让欲带领日本成为世界规则制定者、正大玩强势地外交的安倍政府,产生了一种“成就感”。

显然,在我们看来,华盛顿玩的这个“其一、其二”,本质是在对安倍


以调整“对美一边倒”为主轴的“强势外交”所进行的“胡萝卜加大棒”,

不过,我们也认为,瞄着华盛顿急需日本对美国伊拉克新政支持之软胁,通过首访中国、再访欧盟,“就是不访问美国”的手法,从而初步打开强势外交局面的安倍政府,能“迫使”华盛顿扔出那根胡萝卜,的确可以算是一大收获。


为此,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在日本西南地区的一次讲话中就兴高采烈地宣扬,称:“在中东,日本正在做的事情是美国做不了的。日本人得到了信任,这与白肤碧眼金发的西方人不同。”


麻生太郎同时还表示:“幸运的是我们都是黄皮肤,我们在那里(中东)没有剥削的历史,我们也没有在那里放过一枪一炮。”

就如我们当时所指出的那样,这种拿美国人、西方人当垫背、以烘托日本人“在中东是多么地了不得”的手法,表面虽然看起来“格调低级”,但其“企图心”却不简单:明眼人是一看便知,这分明是在强调“日本可以在中东发挥美国人难以发挥的作用”;我们认为,麻生的那番“不着调”的宣扬,其“企图心”就是强调“日本可以作为一支独立的力量出现在中东、而不是依靠美国”。

在我们看来,“如此张扬”的安倍政府,其战略意图非常清楚:

首先,就是要抓住有利时机,对“捉襟见肘中的华盛顿”“摆事实、讲道理”,充分地向陷在伊拉克的美国显示日本的“特殊力量”;同时,也是在向“着眼于”中东的“中欧俄”充分地展现自己的实力,意思就是:一个敢于对华盛顿“高声说话”、并成功迫使华盛顿做出“某种让步”的日本,当然有理由、有资本“期望”“中欧俄”较之前更加重视日本;最后,一旦从“中欧俄”这里也拿到了“更加重视”,那么,日本当然会再次提高对华盛顿的“说话声音”。

其次,首席评论员就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安倍政府玩的那出“就着杆子往上爬”,即是日本保守势力在向美国保守势力“继续索要”“日美全球同盟”的征兆;也是玩强势外交玩出了一点儿成就感的“亢奋”,更是急于将“强势外交”快速纳入“良性循环”的安倍政府,不久就会向华盛顿伸手索要“伊核六方会谈门票”的“开始”。

在我们看来,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与在“是否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所持的“暧昧态度”一样,一再拒绝明确“什么时候访问美国”的安倍政府,才迅速敲定了“4月26日”的访美行程。

同样,也许“并非巧合”的是,“4月23日”是一年前胡锦涛主席结束访美、飞离华盛顿,前往沙特阿拉伯访问的日子;而“4月26日”则是安倍展开美国、沙特阿拉伯等外交行程的日子。


因此,在我们看来,不论是从“时间安排”上、还是从“行程顺序”上,特别是从“内容确定”上,“美日峰会”在许多层面上都没有摆脱一年前“中美峰会”的影子。

大家也许还记得,一年前,胡锦涛主席结束访美后,一俟专机在沙特阿拉伯落地,就在中东这个美国核心战略地带,“高调宣示”北京的中东政策,虽然没有点名,却绝对是“公开、且强烈地抨击”美国的中东政策。


就在沙特阿拉伯的演讲中,胡锦涛主义不仅谈了中国与中东国家的能源合作、也谈了“只能用和平和谈判的方式实现中东和平”的主张,特别是用大量篇幅“大谈”多边主义,谈如何用多边主义去“保障各国参与国际事务的平等权利”,从而“首次”触及到了“中东集体安全”的含义。

而“如何用多边主义”去“保障各国参与国际事务的平等权利”,也就是“中东集体安全”的概念,这正是普京日前“猛烈抨击美国”之后、在访问沙特阿拉伯的过程中“重复强调”的一个“基本色”。


显然,在我们看来,在某种意义上讲,自胡锦涛主席结束访美、在沙特阿拉伯发表演说,猛烈抨击华盛顿的中东政策,并高调强调“中东集体安全”的概念之后,“沙特阿拉伯”与“中东集体安全”这两个“概念”,似乎成了“大国们”在宣示各自中东政策时、“喜欢选择的”的一道“标准选择题”。

值得强调的是,在胡锦涛访美之前,中俄搞了个“和平使命-2005”,就如我们之前一直强调的:“和平使命2005”是中俄首次大规模的、在中俄双方领土上同时进行的、高水平军事演习,无论是从演习规模、过程安排、还是时间、地点的选择上,都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国和俄罗斯都赋予了这次联合军事演习以极深厚的“战略内涵”,那次军演的“演习沙盘”早已经超出了台海问题、朝核问题、中日关系问题、其影响可以说从北京的战略重心东亚、穿越俄罗斯的战略重心中亚、涵盖印度的战略重心南亚、“中欧俄印”都有重大利益交集的西亚(伊朗)、而直达“驳接”上了华盛顿的战略重心--中东;

显然,胡锦涛访美的重点不是什么台湾问题,因为在《反分裂国家法》的前提下,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胡锦涛访美谈的就是两个主题:一个是朝核问题,这本质上是东北亚安全框架问题,也是个“是否翻修”“中美俄”合力维持的东亚安全框架问题,说白了,是个“日本战略定位问题”;再就是伊核问题,这本质上是中东安全框架问题,是个是否“翻修”美国主导的中东安全问题,本质上也是“美国战略定位问题”;

不难看出,胡锦涛是带着“和平使命-2005”的“事实”飞到华盛顿的,这就是说,胡锦涛是带着“准备、且有决心”与美国在东亚、甚至在全球进行战略摊牌的“意志与能力”访美的。

有意思的是,“美日”间的这场峰会,却是在“中俄”准备来一场“和平使命-2007”的背景下进行的,而“和平使命2007”尽管戴上了“上合”的帽子,但是,本质而言,它将是中俄第二次大规模的、在中俄双方领土上同时进行的、高水平军事演习,是“和平使命-2005”的延续。

因此,在我们看来,同样有意思的是,安倍与布什重点要谈的其实就是“一个问题”:“日美同盟问题”,显然,在美国人的眼中,“美日同盟”就是美国主导的、以遏制中国、封锁俄罗斯,阻隔“欧盟经济”进入东亚、进入亚太经济圈为主轴的“美日军事同盟”,而在日本人的眼中,“日美同盟”则是一个“日本可以参与世界规则决策”的“全球同盟”。


不难看出,安倍访美的主要议题,与“中欧俄”的中东目标、可谓是“曲径通幽”。在我们看来,这恐怕是好不容易将安倍“威逼利诱”到华盛顿的布什团队,玩出的“最大的一份尴尬??盟”的问题上“搞清楚定义”、“明确范围”,这才是安倍此次出访的“现实目的”,为了在这个问题上有所突破,内心比小泉纯一郎还要强硬的安倍,宁可放下身段,是“首访”北京、“再访”欧盟,并一度放风准备与俄罗斯“平分”北方四岛,就是不愿意访问华盛顿,为的就是在成行之前抓够筹码。

值得强调的是,在3月份,在华盛顿对日本抡大棒的时候,日本与俄罗斯之间却宣布:将在“非常敏感的核能生产方面”进行合作;然而,就在安倍出访美国之前,日本却宣布将单方面中止“俄日两国智禳团”的运行。显然,安倍之所以发出这些矛盾的信号,这是在向华盛顿表明立场、在“中、俄、美、欧”之间大玩两面手段。

不过,在我们看来,在华盛顿正在伊朗、叙利亚边境收紧篱笆的同时,在华盛顿坚持在东欧布置反导系统,从而挑起欧洲内部纷争,挑起欧俄矛盾的同时;在英国政府也在有心自保,从而与伊朗上演了一场“周瑜打黄盖”、表明自己不淌伊朗战争、叙利亚战争、甚至是阿富汗战争这淌混水之后,美国保守势力仍然在准备以“准备孤注一掷”的姿态,达到迫使对方让步的目的。

另外,我们也注意到,在即将启程赴美之前,在中日关系上,安倍也冲着“中美”玩了个小花招,一方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4日在接受美国CNN电视台采访时,强烈否认自己将为保住首相宝座而参拜靖国神社;另一方面,日本最高法院却在一份宣判书中,任意解读中国政府放弃政府索赔的本意,将个人、民间索赔也纳入其中,中国也是公开加以抨击。

透过这些现象,我们应该不难看出,上面几个问题,都是安倍政府临时制造出来的,为的是制造话题,这就是说,指望“通过支持美国伊拉克新政”换取“大国地位”、换取“中东和平进程玩家”的安倍,也是揣着“另几项选择(不排除通过明确是否参拜靖国神社上的态度,去巩固中日关系、或退回到对美一边倒,不排除主动与俄罗斯修好、或对俄罗斯更加强硬)”访问华盛顿的。也就是说,安倍是揣着一份日本可以避免在“大国战略摊牌”时波及日本的“可能性”访问华盛顿的。

非常清楚,在俄罗斯议会选择“27日”、也就是安倍踏上华盛顿之后,立刻批准《俄中联合军演期间军队地位协议》的背后,恐怕是想借此发出一个信号,即:俄罗斯、中国在为“和平使命-2007”之后的“全球局势”做“战略准备”。

显然,中俄双方议会都通过了《俄中、中俄联合军演期间军队地位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其军事意义在于:一旦战略、甚至战术上需要,中俄军队可能随时在对方境内进行“各种形式的”军事演习,在我们看来,所谓“各种形式”,当然包括了“实战性质的演习”。

因此,换句话说,中俄军方都被派发了“随时进出”对方境内的“通行证”。不难想像,今后,一旦形势需要,俄罗斯军队赶到中国搞类似“和平使命-2005”的演习,将威慑的是谁?而中国军队赶到俄罗斯境内,再搞一个类似“和平使命-2007”,又将威慑的是谁?

在这里,我们想再次强调两点:


第一,这种“战略准备”是着眼于“全球局势”的,而不单单是“和平使命-2007”所靠近的中东、中亚,也不单单是“和平使命-2005”所靠近的“东亚”。


第二,与“和平使命2005”演习地点“在东亚”有所不同的是,“和平使命2007”是在俄罗斯境内靠近“西亚”、“中亚”的车里雅宾斯克州,这是俄罗斯军事力量经哈萨克,前出土库曼斯坦一线、直达伊朗边境、切断美国、北约经里海的空中、地面运输线,封锁阿富汗、从而与中国一道、带领上合成员,在阿富汗边境“完成”“反恐、反毒隔离带”的理想集结地,非常清楚,这是剑指“中欧俄美”角力的中心地带--中亚,中东;这也是在向方方面面传递战略信息:

在上合的框架内,中俄将分工合作,确保“上合”与伊朗间的“两条陆上通道(一条是土库曼斯坦、另一条是巴基斯坦)的绝对畅通”,并兼顾“在万不得已时,从这两个方向全面切断阿富汗与外界的地面联系”,将美国的“大中东计划”(中亚也属于美国大中东计划的一部分)闷死在阿富汗,拖死在伊拉克,将美国即定的全球战略就地歼灭于“这两块死地”上。

这个道理很清楚:一旦上合在阿富汗周围“建立反恐、反毒带”,那么,在物资不容易进去的情况下,吃不饱的阿富汗人,为了肚子,很可能迅速成为一批“最不要命”的人,也是什么都敢干的人。在这种可能性下,不论是美国、还是欧盟、更或是日本、加拿大等,其在阿富汗的“存在”、其成本恐怕将急剧上升。

显然,对上述前景,有心借美国之力在阿富汗保持中亚存在、也有心与“中俄”在伊核问题继续协调、打碎美国霸权梦的欧盟,也有必要仔细盘算一二。从那种“鱼与熊掌兼得”的“战略心理”中走出来、从而更加“旗帜鲜明地”逼迫华盛顿“加快”中东和平进程。

不难想像,一旦美国准备围绕伊核问题孤注一掷,而上合也准备围绕伊核问题,在阿富汗周围打上“反恐、反毒篱笆”,在这些可能性下,美国、欧盟的“中亚存在”“并不阳光”,在这种情况下,在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对指着在“中欧俄美”大跳肚皮舞、准备到华盛顿去续推强势外交的安倍这“访美过程”没有太大兴趣。

在我们看来,如果布什“果真答应了”安倍的、“建立美日全球同盟”的条件,并“愿意”将日本安排进中东和平进程,那么,希望中东多边化的“中欧俄”倒可以“谨慎地欢迎”,因为这本身就意味着美国的中东战略、甚至是即定的全球战略的“另一种形式的瓦解”,因为这将是美国全球安全框架的基石之一--西太平洋框架瓦解的开始。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在“欢迎”的前面加上“谨慎”,是考虑到华盛顿保守势力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就是嘴巴上同意了,恐怕在行动上也会相去万里,因为这本身就是“中欧俄”、阿拉伯国家所期望中的中东事务多边化。尽管日本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儿,对谁都一样.

同时,我们倒是对安倍离开华盛顿,在沙特阿拉伯访问时“会讲些什么”很感兴趣,道理很简单,一旦安倍向布什要求“确认”日本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扮演决策角色”、从而将华盛顿的“让步”彻底“做实”的企图心碰了钉子,也就是说,一旦安全向布什“索要”“日美全球同盟”的要求碰了钉子,那么,玩强势外交刚玩出了一点儿成就感,并在“亢奋”中飞到华盛顿的安倍,一旦发现布什“也做不了主”(这需要欧盟、俄罗斯的认可)的话,

那么,是否会选择在沙特阿拉伯这个特殊的地方,通过“作答”“上述标准选择题”的方式,对华盛顿进行“某种形式的报复”,从而自“中欧俄”方面再“套取”些继续玩强势外交的“筹码”,之后,“中欧俄”大家再一起观察华盛顿会做出何种反应,这才是我们要关注的东西。

显然,如果华盛顿连个日本都应付不好,那么,花了大把美元,许下众多好处(有些根本就兑现不了),通过越南、爱沙尼亚恶心中俄,甚至通过恐怖武装袭击中、俄商业目标,针对中国、俄罗斯玩的那点儿小伎俩,还是早点收摊子的好。

因为日本人不过是在玩点儿强势外交,想松动一下筋骨,在现阶段,还没有威胁美国全球战略的综合能力。倒是在“和平使命-2007”之后,如果美国人敢乱动,那么,有人要还起手来,恐怕在数个地段上,电视画面上都将再现越南战争的老画面。当然了,主角还是那个主角,幕后的,仍然是那些个幕后的;结局恐怕还是那个结局。

至于那些想趁火打劫的小角色、特别是越南,其决策层应该从“北京日前邀请新加坡资政吴作栋访华”的“意思”中体味点儿什么。显然,在我们看来,当时的新加坡,仗着北京的中心工作是发展经济,认为中国不会对在东盟中有重要作用的新加坡怎么样,结果,身为副总理的李显龙不顾北京的一再警告执意访台,为美国的对华政策“试探水深水浅”,

结果,“非常重视”经济发展、非常重视东盟的北京,还就是选择“经济层面”狠狠重击了新加坡,一方面停止了两国重大商业往来,另一方面停止了新加坡官员访华,并中断中新自由贸易协议进程,直打到李显龙以新加坡总理的身份出面“认错”、并公开“反对台独”、从而额外受领台独的“鼻屎大国家”为止。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