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的 第一卷 试剑城 第五十一章 叫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当一集连续剧放完的时候,鸟蛋他哥意犹未尽的道:“妈的,做广告时放什么电视?”说完后就往走廊上走去,鸟蛋也跟了出去。

“你以前军训都学些什么东西?”鸟蛋没理会猪屁股的牢骚,问道。

“我那届是最幸运的,因为我们是在部队里军训的。”猪屁股说到这里就兴奋了起来,“我前面的那届没这样的条件,可一年后那母狗山部队倒闭了,所以他们又只能放学校里军训了。”

鸟蛋苦笑着摇了摇头,城里还真是恐怖的邪乎啊,连部队也会倒闭掉的。当然,鸟蛋所不知道的是,那所谓的母狗山部队倒闭只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部队不是放在这里的。因为城里是四省交界,所以这里十分重要,隐藏了整个鸟国十分之一的炸弹,而且到底有没有核弹还不为人知。所以,部队倒闭了,就是说明部队升级了,转而去接受不能让普通人知道的事情了。

“你们教官有没有教你如何叫骂?”猪屁股见鸟蛋怔怔的看着远方,就打断道。

“什么?”鸟蛋一来没听清,二来对这个词汇不是很理解,当然只好再问一次了。

“叫骂啊!”猪屁股重复了一次。

“叫骂?”鸟蛋重复着这个词,对此,他确实很陌生,因为他除了第一天还是记忆如新的,其他的几天都因为看到了伊而浑浑噩噩不知所终,甚至不知道自己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度过的。现在回忆起来别是一番滋味。

随着鸟蛋对记忆的不断的挖掘,一副副画面浮上心头,突然,鸟蛋想起了那样一个场景:一个个班都按着王教官教的那个坐姿坐在草坪上,然后大家朝着着王教官手指的方向,大声叫喊着什么。

那副画面越来越清晰,最后,鸟蛋终于记起那天是怎样的情况了。

那是一个春风拂面的日子,虽然那时是夏天,但当时的感觉和春风不相上下,然后二班的徐教官徐徐的从小店处回来,并朝着王教官的方向走来。

当徐教官走到近前的时候,王教官手一指,大家马上就叫嚷起了,“小板凳,四条腿;徐教官,来一首!”

结果正兴奋的赶来投胎的徐教官“噗!”的一声,从哪里喝来的水就都吐到了哪里去。

场景再换,这次是在班里,王教官不知道说了什么,结果整个班里都是闹哄哄的,风油精更是高声叫道:“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停!停!停!”王教官一连叫了三个停,大家才慢慢的停下来,等大家都停下来后,他非常严肃的道:“我说一二三四五,结果就有人接上去上山打老虎。”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大笑了起来。

“告诉你们啊!这东西可是机密,一般的人都不教的,我是看大家这么辛苦,还没什么收获,就给你们找些乐子,等下其他人问起来,大家都别说啊!看我们怎么阴死他们。”王教官很明白如何将大家的兴趣给提起来,现在更是夸夸其谈。如果不是鸟蛋是在被猪屁股提醒后才想起这段对话的话,还真的会被他骗倒。

可鸟蛋怎么也想不起来,王教官口中的,一二三四五后面到底是什么,不论他怎么尽力,最后所能想到的无非就是,上山打老虎。大概是这句话陪伴鸟蛋已经十几年了,所以其他话都无法侵入到鸟蛋的记忆。

“喂!”鸟蛋挖掘记忆无奈后只好打起了猪屁股是主意。

“干什么啦?想起来了没有?”虽然鸟蛋不知道猪屁股在想什么,但有一点是让鸟蛋很诧异的,为什么他总是能同时应付好几个场景。

但现在也不好问,所以就道:“你们教官有没有告诉你‘一二三四五’后面是什么?”

“上山打老虎嘛!”猪屁股不知道鸟蛋问这个干嘛,十分不解的在看着鸟蛋,看那样子,是乎已经打算给鸟蛋买益智玩具了。

“不是这个!”鸟蛋马上急道:“是叫骂时的其中一句。”

“那我怎么知道的!”猪屁股翻了翻眼皮,他本来是想翻一下眼球的,可尝试失败了,只好用眼皮来代替。“我只知道小时候大家一直就这么说。”

“这谁不知道?还用你说的啊?”鸟蛋拿白眼球砸了过去。

最后,两人都各怀鬼胎的陷入了沉思,鸟蛋是想知道当时王教官到底说了什么,这样自己才可以现炒现卖,将猪屁股唬的一愣一愣的。

可他所始料未及的是,如果猪屁股也知道这些高深的骂人手段,那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分别呢?偏偏倒霉的鸟蛋脑子就是不开窍,怎么也要将那密语想出来整一下猪屁股。

鸟蛋在得知回忆王教官的话语无法行通后就想起了其他教官,鸟蛋记的很清楚,当徐教官被大家合力将喝进去的水又吐出来之后,那厮不但不服输,还不唱歌给大家听,最气人的是,他竟强行集合二班,然后选了个和一班遥遥相对的位置。

过不多久,那边就传来了,“……来一首。”

可惜的是,鸟蛋因为没能记起王教官教给大家的东西,现在回忆到敏感部分,竟将徐教官的话也给忘了,只记得最后几个字是来一首。

王教官为了凸显出自己和徐教官不可同日而语,竟然没回应过去,反而对大家道:“徐教官他发春了,我们先让他一步,大家合唱《红旗飘飘》。”

“……”情急之下,鸟蛋将《红旗飘飘》的歌词也忘了,实际是把调子给忘了,因为找不到那种感觉,所以也就无法想出歌词。

“好!”徐教官大叫一声,“大家鼓掌!”

二班的人纷纷鼓掌,但无奈的是,鸟蛋他们唱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走调。

结果是可以想象的,二班人马上笑得前仰后伏,不但如此,其他班人也跟着起哄,一时间,操场上像突然生出了无数的庄稼,大家都随着夏风而随波逐流,那倒下复又直起,然后又倒下样子委实可爱。

王教官见状后挥了挥手,将大家的声音给压了下去,等大家都停下后,王教官道:“我们重唱一次好不好?可别让二班把我们看扁了!”王教官虽然是用谈判的口气和大家说话的,但其实是说给其他班人听的,那口气完全就是在下命令。

鸟蛋听罢后直起了腰杆,可被风油精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下后为表示自己的个性,竟当场就萎靡不振了。这把周围的几人弄的哈哈大笑,最后王教官在上面喊道:“别笑了,认真点!”

鸟蛋当即顺势挺直了腰杆,这次并没有因为其他几人投来异样的目光而萎靡不振起来。一曲唱罢,王教官对大家道:“大家叫徐教官也给我们唱歌,就用我今天早上教你们的。”

“……王教官,没长嘴!”鸟蛋随着大众的潮流将这话给完整的叫了下来,可现在回忆的时候,却因为忘记了最重要的部分,然后就诞生了连锁反应,到现在,鸟蛋只要想记起叫骂的内容,马上就会忘记更多。

最后,徐教官看王教官都唱了自己不唱有点说不过去,就让大家也唱了首《红旗飘飘》,可同样的事情发生了第二次,当他们唱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好几个班的人纷纷起哄,大声叫好,然后二班人就得意起来了,然后前后节奏就弄混乱了,接着就变成了毫无规律的噪音。

“哈哈哈哈哈哈……”其他班人纷纷大笑,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鸟蛋所在的一班,大家因为刚才吃了鳖,现在看到二班也这样马上就兴奋了起来,一个个笑的信仰后附,好像要把被嘲笑的部分给加倍的索求回来。

二班人比较直,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节奏不节奏的,不会像王教官一样看大家唱不好就要求大家重新来过,这样一来,虽然输给了一班,却给大家更好的印象,特别是王教官,已经在那里磨牙了。

最后也许是恨王教官和徐教官抢走了所有的台面上的内容,其他班的人也纷纷效仿。各班的教官在最短时间内对自己的学生灌输叫骂的知识,然后就开始互相对骂了。

而做为发起者的一班,此时却正悠哉游哉的在旁边看的不亦乐乎。可也许是看一班人这样清净,几个大败亏输的班级不爽了,最先对一班展开攻势的就是四班。

随着一连串的噪音过后,“……王教官,来一首”的声音总算是准确无误的传了出来,漂洋过海般的到了鸟蛋他们的耳中。

“四班人做贱,我们要不要回应的?”王教官问大家道。

鸟蛋他们当然是唯恐世界不乱,当下纷纷叫,“要!要!要!”

然后又是一通哼歌大赛,到了现在这种地步,确实也只能说是在哼歌,那歌早就没了歌的样子,连调子也是大家自创的,甚至因为口干舌燥的缘故,直接将一首歌唱成朗诵的事情也发生了。

这种唱法的先驱就是七班,当这种新奇的唱法出来的时候,大家几乎被笑断气掉。可有他带了这么一个不好的头之后,大家都很放肆了,唱歌没半点唱歌的样子,完全就是为了好玩。

可那些教官也很以己度人,竟就这样放大家放肆,可奇怪是鸟蛋的班和伊的班却根本不曾对上,不然也不会有鸟蛋现在的这样子了。

鸟蛋对和伊有关的东西都过目不忘,可这天因为和伊没沾到一点关系,所以这么大的一件事情竟就这么让他消失在了风中,如果不是猪屁股提及,鸟蛋恐怕这辈子也不会想起,自己军训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

然而最重要的东西已经都忘了,鸟蛋只能依稀记得,那天大家都很尽兴,至于自己,则很难说,因为那天的记忆都忘光了,那自然不知道自己的感受是怎样的。

猪屁股和鸟蛋就这样默默站着,看着那摇不可及却只要一跳就可以够到,可够到后就会缺胳膊少腿的地面。如此过了良久,猪屁股突然火烧屁股般的冲进房间。鸟蛋以为是电视剧开始了,等走进房间后却碰巧看到他将电视机关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