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最大的的事男:贾琏偷情的五境界

世界王牌 收藏 0 724
导读: 贾琏无疑是《红楼梦》贾府中最淫荡的男人,自己家里有一个“美人似的”老婆王熙凤和一个“娇俏动情”的小妾平儿,但是贾琏尤未知足,不但对父亲贾赦的姬妾和丫鬟“每怀不轨之心”,而且还接二连三的“的事”,与别的女人“偷情”,并且“偷情”的层次越来越高,花样越来越新,胆子越来越大,花钱越来越多,性质越来越恶劣,精彩演绎了大家公子“偷情”的五种境界。 一、逐步提高品位。 贾琏偷情的第一个女人,是荣国府内一个极不成器破烂酒头厨子“多浑虫”的老婆“多姑娘”,因为她美貌异常,轻浮无比,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贾琏无疑是《红楼梦》贾府中最淫荡的男人,自己家里有一个“美人似的”老婆王熙凤和一个“娇俏动情”的小妾平儿,但是贾琏尤未知足,不但对父亲贾赦的姬妾和丫鬟“每怀不轨之心”,而且还接二连三的“的事”,与别的女人“偷情”,并且“偷情”的层次越来越高,花样越来越新,胆子越来越大,花钱越来越多,性质越来越恶劣,精彩演绎了大家公子“偷情”的五种境界。


一、逐步提高品位。


贾琏偷情的第一个女人,是荣国府内一个极不成器破烂酒头厨子“多浑虫”的老婆“多姑娘”,因为她美貌异常,轻浮无比,平日又喜欢拈花惹草,主动勾引男人,以至于“宁、荣二府之人都得入手”,和她上过床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其淫荡行径与妓女无异。第二个女人是在荣国府干杂活的仆人鲍二的老婆,虽然也“红杏出墙”,但比起乐衷于滥交的“多姑娘”来,无疑要“干净”的多。第三个女人,是宁府尤氏的异父异母的妹妹,虽然不是贾珍的“亲小姨子”,虽然之前“与姐夫不妥”,虽然和贾蓉经常眉来眼去的“胡闹”,但名义上毕竟是还没有结婚的“准黄花姑娘”,与“多姑娘”和鲍二老婆相比,不论是在身份上还是在“清洁度”上都高出一个档次。从“妓女”到“别人的老婆”,最后到“大姑娘”,贾琏的品位越来越高。


二、不断寻求刺激。


与“多姑娘”那次偷情,贾琏趁“多浑虫”醉卧之时,溜到他家里“客场作战”,上演了一场“三人同炕、一人酣睡、两人ML”的精彩演出。期间,“多姑娘”和贾琏二人毫无顾忌,一个在下面“故作浪语”,一个在上面剧烈“大动”,场面着实刺激。与鲍二老婆偷情,贾琏干脆把鲍二老婆弄到自己家里来“主场作战”,在平日和王熙凤ML的炕上与别人的老婆偷情,这种刺激更胜前者。与尤二姐偷情,贾琏为了达到长期占有尤二姐的目的,索性背着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养“小蜜”,搞“同居”,涉嫌“重婚罪”,更是刺激。从“犯错误”发展到了“涉嫌犯罪”,从“*”玩到了“包二奶”,现今流行的偷情方式贾琏早早就尝试了个遍,贾琏玩的就是刺激。


三、再三漠视亲情。


与“多姑娘”偷情时,贾琏的女儿正好生病“见喜”,暂时与王熙凤“分居”,贾琏不但不为自己的亲生女儿的病情感到忧虑,不但不净身养性虔诚祈祷,反而只想着自己“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一心找人“出火”。作为父亲,贾琏对不起自己的女儿。与鲍二老婆偷情发生在王熙凤过生日的那天中午,自己老婆的“好日子”,贾琏不但不祝贺,哄老婆高兴,反而乘王熙凤还在忙于应付“酒场”的短暂时间,抽空和别人的老婆偷情。作为丈夫,贾琏对不起自己的老婆。与尤二姐的偷情发生在贾敬死后守孝期间,自己的大爷死了,贾琏不但不悲伤难过,反而一心想着把尤二姐弄到手而后快。作为后辈,贾琏对不起先辈。从女儿到老婆,再到大爷,无论谁有事,不论“红事”还是“白事”,贾琏根本不理会,不放在心上。为了偷情,贾琏变的越来越漠视亲情。


四、胆子越来越大。


贾琏不但敢于和“多姑娘”偷情,而且还向“多姑娘”索要了“一绺青丝”作为信物,没想到被自己的小妾平儿发现,在贾琏的再三“陪笑央求”下,平儿答应为贾琏隐满真相,保守秘密,这一次贾琏胜利过关。与鲍二老婆偷情的事情被王熙凤无意中发现后,恼羞成怒的贾琏拿剑要杀王熙凤,王熙凤于是跑到贾母那里告状伸冤,不料贾母很不以为然,说:“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年轻,馋嘴猫似的,那里保得住呢?从小人人都打这么过!”并答应让贾琏给她赔不是算完。贾母不但没有过分指责贾琏,反而说了王熙凤的不是,贾琏只是一场虚惊。平儿的“掩护”,贾母的“纵容”,促使贾琏偷情的胆量越来越大,最后发展到了在背负“国孝家孝”的情况下,停妻再娶的局面。


五、不惜花光钱财。


贾琏为了偷情取乐,非常舍得花钱。与“多姑娘”偷情时,贾琏派人对她“多以金帛相许”,具体数目不清。与鲍二老婆偷情时,贾琏“开了箱子,拿了两块银子,还有两根簪子,两匹缎子”,派人送给了鲍二老婆。鲍二老婆含羞上吊自杀后,贾琏派人送去了二百两银子,后来还花了一百两银子替鲍二“挑了个好媳妇”。这样算起来,贾琏花在鲍二老婆身上的银子就有三百多两。偷娶尤二姐时,贾琏花的银子最多。为了讨好贾珍,贾琏拿出五百两银子为贾敬出殡;花钱在外面买了一套二十间的房子,置办了各类首饰和家具,买了两个丫头做保姆,一个月五两银子的日常生活费用;此外,贾琏还把自己积攒多年的私房钱全部交到了尤二姐手中。这些钱和物最后都被王熙凤洗劫一空,贾琏变成了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一个生育“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的年轻公子,不想着为家族的兴旺发展“运筹谋画”,只想着“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为了满足生理需要,为了寻求生理刺激,贾琏抛弃了亲情,花光了钱财,除了风流快活了一阵子以外一无所获,到最后全都成为过眼云烟,换来的只是父母的训斥、老婆的埋怨,只落得个人财两空,现在看来似乎很不值得,不知道当时身处其境的贾琏后不后悔。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