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病人国还是国人病?

heyuan 收藏 1 484
导读:[img]http://static16.photo.sina.com.cn/middle/476da361t80967eb5763f&690&690[/img] 山西作為內地污染最嚴重的省分,每平方公里二氧化硫排放量超過全國平均水平近三倍 ; 11個城市空氣質量未達國家二級標準;六成河流斷流且積滿污水;亦是缺陷嬰兒出生率最高的省分。2009年4月15日 病人国还是国人病? 今天下午去菊绣园,与陈孝先同学下围棋。傍晚由陈孝先和苑瑾带路,去大队食堂,吃了几个硬菜,有老醋

孔庆东--病人国还是国人病?

山西作為內地污染最嚴重的省分,每平方公里二氧化硫排放量超過全國平均水平近三倍 ; 11個城市空氣質量未達國家二級標準;六成河流斷流且積滿污水;亦是缺陷嬰兒出生率最高的省分。2009年4月15日





病人国还是国人病?




今天下午去菊绣园,与陈孝先同学下围棋。傍晚由陈孝先和苑瑾带路,去大队食堂,吃了几个硬菜,有老醋焖鱼、酥烂酱骨和羊架鲜汤等。吃得脑满肠肥,回去喝点普洱茶,聊聊党史军史,同时看看《乡村爱情故事》,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天下人若都如此,也就是共产主义吧。


上午读了一篇《美方公布的“中美国文化别动队名单——评美国评选的“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文中说目前中国已经进入了“王婆”时代,“王婆”的巨大作用,就在于能够把潘金莲那样的刚烈女子变成风骚荡妇,这是单凭西门庆自身的力量根本无法做到的。比如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转基因主粮问题,就是“王婆”巨大力量的典型例证。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性全世界有目共睹,全世界所有国家包括被美军占领的伊拉克阿富汗,都没有主动选择转基因主粮,伊拉克在被枪杆子逼着种植转基因种子时,仍然在邻国建立了种子备份仓库,不忘为子孙后代留一条退路。而中国却在没有任何外部逼迫的情况下,主动成为全世界转基因主粮的试验场,并且是全世界唯一的试验场。或许有人又会说什么这是集权专制造成的,如果真是集权专制造成的,那些叫喊自由民主的所谓民主力量,按理应该是大加反对才是,因为这是他们反对集权专制的大好机会。可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他们在群起围剿转基因主粮的反对者,并且一致认为由几个官僚和专家决定13亿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决定中华民族的种族安全,是十分正常的,是完全应该的,把所有反对者都污蔑为是毛左阴谋,是反对科学反对改革开放。他们平常天天叫喊的什么公众知情权、公众选择权啊,什么程序正义、公民公决啊,等等所有漂亮口号一时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全都抛到了爪哇国里。这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恰恰在这个最大的公共问题上,几乎都站到了社会公众的对立面,不仅不替公众说话,还指责公众质疑种植转基因主粮,是科学愚昧和政治阴谋。他们平常天天叫喊要全盘西化,要效法西方国家,可是在转基因主粮这个事关人类安全的重大问题上,却绝口不提至今无一个西方国家种植转基因主粮,绝口不提效法西方国家了。农业部之所以敢对沸反盈天的滔滔民意置之不理,正是因为有这些“王婆”的存在,因为这些“王婆”构成了中国社会的主流舆论,对于中国决策过程具有决定性影响。包括基因领域那几只“美国鹦鹉”,如果没有这个庞大的“王婆”别动队做后盾,根本不可能影响中国决策过程。


说这些事儿比较憋气,影响某些两会汉奸代表的愉快心情。还是写点莫谈国事的流水账吧。


2月21号中午,跟阿蛮同学吃的是小河虾和羊杂。晚上,请东京大学刈间文俊教授到眉州东坡酒楼吃饭,同时还请了高远东、蒋朗朗、商金林、臧力等几位老师。韩毓海在山东,来不了。直到26号下午,才跟老韩见面,是在北大博雅会议中心,谈李玲的新书《健康强国》。在座的还有陈莉、丁超、高秀芹。我跟李玲说,你的书很容易被书店放到曲黎敏《从头到脚说健康》那类里边去。老韩说还是叫《上医治国》比较好,因为封面纵印着“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而我横着看,却一眼就看到“国人病”三个字,反过来读则是“病人国”。李玲的这本书,是要治疗国人之病的,所以关心中国医改、美国医改、全人类医改的人,不妨一看。26号中午还见了堂弟孔庆儒。


2月22号梅新育博士的妹妹带外甥女去酒楼,小女孩说不吃日本鬼子的饭。她爸爸说日本人现在变好了,孩子说,那是因为我们中国人修理好的。收到王干的《废墟之花——朦胧诗的前世今生》,江苏文艺出版社09年11月版。这是迄今最完备的一部朦胧诗研究专著,从哲学背景到审美特征,还有几位朦胧诗代表诗人的专论,都写得厚积薄发,富有学术深度。读了《香港传真》2010年第7期是夏小林的《著名公众人物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第8期是张文木的《“高岗问题”的若干考证及其他》,都很精彩。高岗问题除了党内斗争的因素外,还有一个毛泽东要摆脱斯大林对中国东北和新疆的控制的背景。高岗之死是个悲剧,高岗的错误要批判,但是不应抹杀高岗为中国革命所做的巨大贡献。


2月23号听说一项国务院批准的企业重组方案,将百威、百事与五粮液三家进行合并,取名为二百五集团。另外天津狗不理被东芝和西门子联合收购,取名为狗东西集团。读了《国外理论动态》2010年2月号希腊共产党政治局委员马瑞诺斯的《资本主义危机与共产党的任务》,文章指出“社会主义现在更加必要和重要了”,要“赋予工人权力、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生产资料和土地的社会主义所有制以及中央计划、实现工人的民主管理。”


收到湖南上访者黄艳雄来信,谢谢我在博客上提到其上访事件,说虽然没能解决案件,“但您的一番话足以保住黄艳雄及家人的性命,您可是我们全家人的再生父母,千言万语无法说出对您的感谢之情……”读了这话,我非常难受。一个简单的法律事件,要依靠一个文学教授的几句话来保住当事者的性命,这是什么世道啊?


2月24号读几本杂志。


《海峡商业》2010年第2期发表孔庆东《中国的精英要站直》。选文很有眼光。


《文艺争鸣》2月号洪子诚老师的《思想、语言的化约与清理》,通过对文革中写作《文艺战线两条路线斗争大事记》的回顾,展现了一个学者的良知。朱竞《关于赵瑜及“巴金致黛莉的七封信”》介绍并附录了巴金30年代给一位山西的女文学青年的七封信件。艺术版开篇是陈旭光、车琳的《2009中国电影年度报告》。王岳川与龚鹏程关于文化书法与文人书法的对话,很有高度。郭怀玉《曹禺话剧的显性音乐捃摭》,是我看到的第一篇直接研究曹禺剧作中的音乐的论文。


《粤海风》2010年第1期惠雁冰《也谈江青对“样板戏”的修改》,公允评价了江青在艺术领域佼佼不群的真知灼见。《粤海风》能够发表这样的文章,不愧是思想先锋。翟业军《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忧思》是对09年武夷山青年学者研讨会的感想,指出“丧失了现实指向性,陷溺进知识和事实的泥淖,纯而又纯、四分五裂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实在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2月25号处理来信。山西襄汾的王琦,你好!又收到你的来信,但我这次没有时间回信了。你的信里一大堆问号,我实在回答不过来。你是学机械的,工科的人基本都这样,逻辑比较混乱,只能对付单纯的问题。我就简单答复你一句吧,你要多读文史哲的书,而且先不要动不动就疑问,好比小学生背乘法口诀,先背下来再说,他还没有资格质疑“难道七八真的五十六吗?”对于咱们不大懂的领域,一定要默默地入门,默默地前行许久、观察体会许久之后,再东问西问的。


河北小赵同学,你又来信纠缠我了,好像没有读懂我上次给你回信的意思啊。那我就再贴一次原文:“保定的赵天阳同学:来信收到,知道你和‘李嘉琦’是一回事了。但是你的要求还是太多,我仍然无法回答。一个学生必须学会怎样尊重别人的时间。如果你的问题需要我用半个小时以上来写回信的话,那你想想全国的来信有多少啊?人生修养,一定要放弃‘我想干啥干啥,所以希望你怎样怎样’的思维惰性,改为‘世界是如何如何,所以我应该怎样怎样’。这比收藏我的一封破信,意义要大多了。”你总是强调你想跟我交流、跟金庸交流,强调你希望对方怎样怎样,否则对方就不是什么什么,所以你就可以想干啥干啥,别人就得乖乖伺候你,是吗?你一定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懂得他人的时间神圣不可侵犯的道理。其实懂得了此理,很多问题不必东问西问,自己就琢磨明白了。


西安的杜明老师发来文章《喝什么奶好》,指出:“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喝奶历史悠久的西方人不喝保质期长的牛奶呢?西方人傻么?为什么牛根生不把‘特仑苏’做到外国去挣大钱呢?牛根生傻么?为什么中国消费者、尤其是西安消费者那么爱买保质期30天以上的牛奶呢?消费者聪明么?答案是,西方人不傻,牛根生不傻,只有消费者傻。北京、上海的消费者相对聪明一些,他们见多识广,不好忽悠,所以能买到与外国市场上质量和包装完全一样的鲜奶,价钱还不贵。西安的消费者相比之下就傻得没边了。看看超市每天卖多少保质期7天的和保质期30 天以上的牛奶就知道了。……纯鲜牛奶消失(或即将消失)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厂家怕赔不愿做,所以就想方设法地生产保质期长的和价钱昂贵的。这样他们可以少承担或不承担保质期的风险,而且还可以赚大钱。第二,消费者太傻。他们或是差窍木讷,到现在还不知道喝什么奶好,或是因每日工作紧张,图了方便,却不知这种方便是以自己的健康为代价的。”


总有朋友要我开列书目,今天就以推荐几本书结束吧。


2009年,我给当代语文学会名师班隶属于我名下的学员,开列了5本阅读书:1、阿普尔《被压迫者的声音》,华东师大出版社08年9月版。2、厄内斯特·盖尔纳《民族与民族主义》,中央编译出版社02年1月版。3、朱良志《扁舟一叶》,安徽教育出版社06年8月版。4、陈平原《大学有精神》,北京大学出版社09年5月版。5、吉田兼好《徒然草》,版本不限。以上5本书,任选3本阅读,并至少写一篇读书报告。


我开列的这5本书代表了5种书,合起来,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教育工作者的知识框架模型。其中第一本书,讲的是我们的教育为什么人的问题。最理想的答案似乎是,我们的教育是为所有人的。但如果我们止步于这个答案,那么这个答案就是虚伪的甚至是杀人的。所以必须强调,我们的教育,首先应该为被压迫者。大规模地从精神上解放了被压迫者,那么也就等于同时解放了压迫者,让囚犯和狱卒共同奔向自由的田野。在当今这个号称民主的时代,我们恰恰听不到被压迫者的声音,所有的发声媒介,都被人尽可夫的“民主”给买通和操纵了。偶尔电视记者把话筒对着被压迫者时,那些可怜的草民却不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他们已经被长期的教育剥夺了发表自己心声的能力,他们除了“现场直憋”,就只会用统治者的语法、统治者的表情非常逼真地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扫除这吃人的筵席,是鲁迅留给我们的任务。当代人如果不理解鲁迅,是无法理解孔子耶稣和释迦牟尼的。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筵席上,吃人的节目不是减少了,而是更加技巧化了。正如春晚上那几十道精心打造的菜肴,在我看来,一碗碗端上来的,都是十三亿人民的血和泪。


所以,尽管我不喜欢***,我也常常悲鸣一声:“阿门。”




本期博客思考题:


1.《乡村爱情》系列电视剧,有什么深刻的社会意义?


2.医生跟厨师,有何异同?


3.怎样遏止两会代表假公济私和恶俗作秀?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