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与赵本山的“愚乐”之路

kamkwongho 收藏 2 299
导读:[size=16][face=黑体] [B]是“最烂”还是“最爱”?[/B]   春晚赵本山的小品《捐助》从艺术和思想看,都居下流,因而被舆论普遍抨击,更被数十万网友评为“春晚最烂节目”。   但是,去年站出来痛斥赵本山小品《不差钱》“不差钱,差道德”的魏明伦,今年却倒戈力挺赵本山小品《捐助》,宣称:“《捐助》可以说是不差钱、不差道德、不差娱乐。”某些媒体近日更是为赵本山今年该不该当选央视春晚“小品王”起哄。   如果《捐助》当选“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赵本山因此蝉联十二届“小品王”,实在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是“最烂”还是“最爱”?


春晚赵本山的小品《捐助》从艺术和思想看,都居下流,因而被舆论普遍抨击,更被数十万网友评为“春晚最烂节目”。


但是,去年站出来痛斥赵本山小品《不差钱》“不差钱,差道德”的魏明伦,今年却倒戈力挺赵本山小品《捐助》,宣称:“《捐助》可以说是不差钱、不差道德、不差娱乐。”某些媒体近日更是为赵本山今年该不该当选央视春晚“小品王”起哄。


如果《捐助》当选“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赵本山因此蝉联十二届“小品王”,实在并不出人意料,因为央视春晚早就堕落为“垄断+低俗=愚乐经济”的闹剧,而这个“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不过是这个“春晚闹剧”由除夕延续到元宵节的一个“桥段”,设置这个评选,央视的宗旨本来也只在于提高“央视元宵晚会”的收视率。


今年央视春晚整体溃败,被普遍抨击为“史上最烂春晚”。观众对于一个“最烂春晚”,正常的感受是没有“最爱”,只有“最恶”。央视今年不是撤销而是“郑重其事”地继续搞“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实在是强奸民意之举。一定要在“最烂”中,评出“最爱”,当然只有以“最烂”为“最爱”了。


当然,要认识到这个“顺从民意”,一定要有逆向思维,要有看春晚闹剧的“愚乐精神”。我相信,不仅央视是以“愚乐”精神操作这个评选,而且,参与的观众也是多半抱着“愚乐无罪”的态度投票的。不然,实在难以解释同一个赵本山《捐助》,在凤凰网被评为“最烂春晚节目”,在央视网又被评为“我最喜爱的节目”。


魏明伦让人大跌眼镜


魏明伦认为,赵本山的《捐助》不仅“三个不差”,而且还是“三个一流”。他说:“《捐助》就是一流演员、一流编剧和一流小品。”他在对《捐助》下此论断时,不仅没有从专业戏剧的角度具体分析《捐助》如何达到了“三个一流+三个不缺”的水平,而且也没有解析该小品被诸多学者和网友披露的十数处常识错误和剧情硬伤。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魏明伦还做出这样的判断:“很大程度觉得《捐助》不好看的人都是小沈阳的粉丝。”专家如此立论,让人大跌眼镜。


最令人震撼的是,去年痛斥《不差钱》“缺道德”的魏明伦,今年却认为《捐助》拿不幸丧夫的单身母亲“愚乐”得不够彻底,指出还需要做如此补充:“赵本山给孙立荣扮演的寡妇下跪的时候,旁边的王小利应该说:夫妻对拜啦!这样更会有喜剧效果。”


不过,做这个“增笑”建议,是戏剧家魏明伦先生替赵本山集团多操作了一份心。在剧中,赵孙互拜时,旁边的王小利正是嚷了一句“这咋还拜上了呢?”魏明伦看《捐助》不知王小利这一句台词,因为他看得不够仔细;他想到了这个“笑料”,证明他心底是与用单身母亲的不幸作乐的赵本山们灵犀相通的。就此而言,去年站在道德高地痛斥赵本山们“缺道德”的魏明伦先生,应当扪心自问一下,今年自己是否有点缺戏剧家的良知呢?


《捐助》的三大恶症


由于央视春晚近20年来的垄断封闭体制,也由于赵本山本人的严重文化局限,不仅逐渐形成了“小品王赵本山神话”,而且使在这个神话下享有“本山春晚特权”的赵本山错误地以自己的文化局限为文化优势,导致了小品艺术的狭隘畸形发展。赵本山小品两个基本特点:说口压倒一切表演形式,小品变成了说口逗乐;趣味低俗,逗乐的“包袱”建立在性色暗示和“愚乐”弱者上。赵本山以央视赋予他的“小品王”特权,借助央视春晚推行其“愚乐小品”路线,把小品带入了终结的死胡同。


今年春晚的赵本山小品《捐助》,就是赵本山终结小品的“绝杀之作”。《捐助》有三大恶症:第一,持续并且严重强化了赵本山小品多年来歧视和侮辱弱势群体、贩卖低俗的品质;在这个小品中,随意贬损丧夫的单身女性和受捐对象,使之成为剧中取笑对象。第二,这个小品的编排完全脱离生活,所谓“捐助”剧情和主题都建立在对当下中国现实的无知误识的基础上。第三,在剧情设置和角色安排上,该小品编排人员“想赵家班所想,急赵家班所急”,不仅生硬植入三个广告(为春晚单个节目植入广告之最),而且把一个角色分为两个角色,赵本山“一拖四”,出现了“本山集团”占领央视春晚舞台的“盛景”(为本届春晚小品演员数之最)。这种空前未有的“本山小品编剧法”,致使格调低俗、内容虚假的《捐助》彻底崩溃,成为2010年春晚无以伦比之最烂节目。


以小品终结者《捐助》为标志,赵本山在央视春晚20年,走完了一个将小品艺术由中兴引向没落、直至终结的历程。这个历程,对于当代中国小品,既不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路线,也不是一个迂回的圆圈,而是一条连同“小品王”同时终结的“愚乐小品”不归路。



肖鹰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