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我的《父亲在青藏高原当兵的日子》被锁定的证明,我用《父亲的故事》这篇新整理的文章发出来,

qjwyw 收藏 6 5857
导读: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将整理的《父亲的故事》发出来,让大家比较一下,看看我写的文章,是不是剽窃的,只发一章,不按顺序,就当兵的吧

第三章 当兵三江源

第一节 当兵路上

回忆的大门一旦打开,尘封的往事一下子便涌了出来,当我们在县党校集中换了新军装,告别家人时,看着父亲的背影我流干了眼泪。1963年12月23日新兵集中,27日早晨登上汽车去洛阳火车东站,上午九时一列门罐子车驶进车站,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新兵等上了西去的火车出发了,沿着陇海线往西向该去的地方驶去,除了接兵的首长外,我们谁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但从厚厚的军装上看一定是很寒冷的地方,而且还是骑兵部队,因为接兵的连长和班排长都穿着马裤,同步兵不同。车行向西,到了饭点时沿途有兵站,吃过饭整队上车再走,一直走了三天三夜,才到了青海省省会西宁。

我们背着背包,排成三路纵队,跟着连排长从火车站一直步行到军区招待所,新建的招待所大楼还没有交付使用,到处是建筑垃圾,食堂也十分的简易,立马就被我们这群伊川兵用上了,而满满的一列车新兵,不知道何时都走了,到了他们该去的部队,而我们是暂时住在这里,过吧六四年元旦还要走。生活不错,吃了几天白面馍,元旦那天还会餐,除了按规定学习一些队列知识外,一日三餐排队集合,也允许我们到街上转转,当时西宁一片荒凉,只有一条大街,几栋楼房,风沙较大气候也比洛阳冷,一问海拔在1900米以上,是青藏高原的东边沿。

四号早晨,我们起了大早,四点多钟就吃了饭,背上背包,随着大队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排队上汽车,清一色的解放牌,整整齐齐的排在那里等着我们,每辆车座三十人,也就是一个排,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背包上,把车挤得严严的,车上有大帆布棚,把后面的的布帘一拉,谁也不知上面装的啥。在黎明前的夜幕还没有散尽的时候,车队出发了,一辆接着一辆,拉开车距,开车的当然都是军人专门来接新兵到青藏高原的三江源头。一出西宁市,汽车顺着湟水河岸一路西行,过湟中到湟源,车辆在盘旋中逐步在爬高,发动机发出沉重的轰鸣,直到中午时分我们才通过车尾后面的孔隙,发现山顶那块高大的纪念碑,写着“日月山”三个大字,路旁的树木和油菜麦苗早已消失殆尽,剩下都是光突突的土山和希希拉拉的骆驼草,一望无际的高原景象展现出来。同时我们领略了高原缺氧带来的不适,身体好的还感觉不大,身体差的早已晕的一塌糊涂。凭以往的地理知识,我知道这里是海拔3500米的高原,同我们河南三四百米的海拔有着明显区别,这里的日月山是唐朝文成公主进藏和亲,中途摔碎日月宝镜的地方,因此称为日月山。

文成公主依然进藏,留下千古美名,我们当兵戍边也是为了和平,有异曲同工的美妙。车逶迤下坡,顺着倒淌河来到高原第一个兵站,卡卜卡。兵站就是兵的家,这里安排食宿,我们依次下车,整队进兵站休息。虽然吃早饭到现在有近二十个小时,中途也没有进水但还没感到饿,只是头晕呕吐,不想动弹,这可难坏了连长,大呼大叫让吃饭喝水,并说出了令人深思的话来,谁吃得越多谁就是好兵。的确如此要适应高原环境,没有好的身体什么也谈不上。那天晚上头痛欲裂,但还是睡着了,这是第一次在高原过夜。

次日起床乘车,在简易的情藏公路上行进,朝着青海西南方开去,沿途有经过黄河沿玛多县、巴彦喀喇山的温泉兵站、,又在清水河兵站休息一晚,来到了通天河边的玉树藏族自治州,这就是所谓的三江源头,长江、澜沧江的源头就在这一代,从西宁到玉树行程825公里,进驻的最后一个兵站就是玉树州兵站,在此进行了三个月的军训和政审后,我分配到骑二支队二连二班,担任机枪副射手,开始了正规的军旅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