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二十二章 耐心寻敌

zjqian96 收藏 43 1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59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参谋长刚刚布置完三个旅的作战计划,听到这个消息目瞪口呆。当他火急火燎赶到陈际帆的作战室时,他的师长已经给特战大队队长赵俊、特务团团长苏靖威、独立团团长赵鹏程、教导团团长刘子清和警卫营营长何亮下了命令,让他们结束训练,做好一级战斗准备。

几个团长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师部,见到了杀气腾腾的师长,他们从没看见师长这样。几个人敬了个礼后,陈际帆简单抬抬手,“坐吧。”

团长们看师长神色不善,又看到参谋长一脸的严肃,知道出事了,但是这节骨眼上会有什么事?即使有事也轮不着师长亲自给他们单独布置任务啊。

“就在这几天,小鬼子出动了精锐的特种部队对我根据地进行大肆破坏,无辜被杀的村民竟然有四多百人,警卫营下面的一个连遭受重创,民兵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鬼子的恐怖行径已经造成百姓的恐慌,所以,师长决定以你们几个团为主力,消灭这伙鬼子。”胡云峰开门见山把敌情讲了一遍。

陈际帆补充道:“鬼子的行动很秘密,我们的情报系统没有能够觉察,这至少说明鬼子的兵力不多,最重要的是,敌人在暗处,而我们在明处。所以这次战斗很特殊,现在我命令:”

几个团长“刷”的一声全部站了起来。

“一团代理团长韦毓舟率一团严密封锁蜀山镇之白湖农场路口,记住!明哨暗哨相结合,全天24小时都要警惕,没有命令不得擅自离开防区。”

“是!”韦毓舟(一团参谋长)应声答道。

“特务团马上进驻庐江县城,维持好县内治安,并组织精干的小分队对周边实施侦察,记住,不要和鬼子正面作战。一旦获知鬼子行踪,立刻向我报告!”

“赵鹏程中校!”陈际帆喝道。

“有!”赵鹏程把身体挺得笔直。

“无为你比较熟,你率领独立团进驻无为,利用你在当地的关系展开排查,一定要摸清鬼子的虚实!”

“师长,我呢?”教导团团长刘子清看到另外两个团都有事干,有点慌。

“教导团迅速向和县、含山进军,多派出眼线侦察,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防区。”

“何营长,”陈际帆把脸转向警卫营长何亮,“师部的安全就交到你手里了,你还有什么要求?

“只有一个要求。”何亮答道。

“说!”

“事关师部安全,我要求在安全上有全权,也就是说情况紧急是,无论军衔大小都要服从命令!”

“好!参谋长回头就拟写一份命令传达到机关每一个人。”

“此次作战关系民心、军心,任何人不得玩忽职守,你们几个待部队进驻后,电台要随时开机,通讯兵要随时待命,没什么问题现在就去吧。”

待几个团营长都走后,胡云峰、高焕捷也向师长请战。

“不行,小胡必须留下协调各旅行动,小高坐镇师部指挥所属情报人员,一定要尽快摸清这伙鬼子的去向,对了小胡,必要的时候你可以调动一团部队保卫巢县,另巢湖水军大队向白湖农场靠拢。老子要给他来个瓮中捉鳖。”

“那师长把这部跳频电台带上吧,这玩意儿轻便。”高焕捷说道。

“好,记住随时保持联系。小胡,要密切对岸的动静。我走后,小高立刻联系江南刘洋、贾龙还有刘一鸿参谋长(新四军),请他们在江南搞点大动静,吸引鬼子注意。”

任务全部布置完毕后,陈际帆带上两个警卫飞马赶到巢县北面的特战大队营地。

赵俊已经收到命令,正在作战前准备。而文川浩仍然把着他那支88式狙击步枪,静静地站在原地,在他身后,六个狙击手背着狙击步枪一动不动地站着。

如今的特种大队已经是一支光荣的部队了,很多战士无不以加入特种大队为荣,就连训练淘汰的都是其他部队抢着要的对象。

“头,连小鬼子都有特种兵了,咱们还等什么?打吧!”赵俊急得很。

“怎么了,集合!”陈际帆一声令下。

126人的特种部队应声站好,一个个充满了骄傲。

“刚才你们赵队长说鬼子有特种兵了,但是我要说,这是一群更加没有人性的畜生!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对待无辜百姓更加凶残,他们侮辱了特种兵的称号,而我们,世界上最优秀的特种兵是我们。但是现在,这群畜生正在残杀我们同胞,他们正在向我们发起挑战,我们应该怎么办?”陈际帆的声音喊得很大。

“消灭他们!消灭他们!”特种兵们群情激奋。

“其他部队已经把这伙鬼子堵在一块狭窄的地域上了,”陈际帆接着说,“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他们,狭路相逢勇者胜!你们要用手里的匕首和子弹告诉鬼子,胜利属于中国!”

战斗动员完成后,下一步就是如何制定作战方案了。光靠热情和士气是消灭不了鬼子的,以前的战斗都是敌明我暗,现在刚好倒过来。可是现在连鬼子的数量和行踪都不知道,大海捞针似的去找谈何容易,更何况还要防备鬼子钻空子袭击自己这边重要的部位。

“头,你也不必太担心了,鬼子不如我们,你看啊,我们有百姓罩着,可鬼子来到这边,谁会帮他们?所以他们更本不像我们有情报优势,刚才您说我们在明鬼子在暗,我不同意。我们也可以在暗啊。”

“有道理,你小子长进了。”陈际帆似乎有些启发了。

“头瞧你说的,人家好歹也是特种大队队长嘛。”赵俊装作很委屈的样子。

“好了,说正事。我们现在好比猎人,鬼子呢就是一群吃人的恶狼。猎人?对了,把金锁叫来。”陈际帆似有所悟。

不一会功夫,赵俊、文川浩领着金锁来到陈际帆面前。“报告师长,特种部队中尉狙击手李金锁向您报到!请指示!”

陈际帆看着已经成长为合格军人的金锁,亲切地抚摸着他身上的用渔网、碎布条和杂草做的吉利服,又把他的日式九六式狙击步枪拿在手里瞄了一番问道:“怎么不用毛瑟K98?”

“报告师长,这支枪是我缴获的,用起来亲切。还有,文队长说了,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应该和他的枪谈恋爱!”金锁很认真地回答。

“谈恋爱?”陈际帆和赵俊差点没笑出来,用眼睛看着旁边一脸冷酷的文川浩。

“文队长说的没错,”陈际帆止住笑,“金锁,还记得李家集吗?”

一听陈际帆这样问,金锁的眼神变得更加冷酷,甚至是充满仇恨,他一字一句地回答:“报告师长,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陈际帆习惯性地拍着他的肩膀,“对不起,不是我想勾起你这些仇恨,可是现在鬼子的小部队有渗透到根据地来了,李家集的悲剧每天都在上演,你是原来猎人,我想知道你们如果要对付狼的话会怎么做?”

“师长,狼一般都很狡猾,它们天生就有一种对危险的预感,对付狼的法子一般就是挖陷阱、安夹子这些,对了,我爹说要打到狼的话就要比这些畜生有耐心,还要善于伪装。”

“嗯,陷阱、比耐心、伪装。金锁你说得很好,赵俊,陷阱机关什么的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头!”

“全体都有,出发!”

金锁说的一点都没错,森田宪造的确就像一匹狡猾的狼在无为、庐江一带活动,白天他们会排出侦察兵化装成当地人的模样四处打探,晚上就出来活动。森田远比一般的日军都凶残,所到之处全都不留活口。

他很清楚,“神鹰”独立师很快就会知道他来了,而且绝对会派出他们的特种部队来对付自己,森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用行动证明,大日本帝国的特种部队才是最优秀的,他要让支那人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被无情地粉碎。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支那部队尽可能调出来,然后自己就钻到他们的后方,森田在出发前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那就是袭击巢县的“神鹰”指挥部。

森田派出的侦察兵出去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时分才回来。探测到的消息并不是很好,他们的对手竟然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在他们的周围布置了重兵。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森田不会贸然发起攻击,他需要等待机会。

其实他并不需要等待,因为陈际帆正在给他“创造”机会,金锁的话让陈际帆茅塞顿开,恶狼之所以是恶狼,就是因为他们就很强的攻击性,而现在他们首要解决的,是粮食。

陈际帆命令派驻周边的几个团,在最短的时间内和民兵一道组织百姓进城,他尤其强调:“绝对不能留下一粒粮食、一头牲口、一只鸡鸭,总而言之,坚壁清野。”

陈际帆要看看,这些鬼子是安安心心地搞野外生存训练呢,还是寻找机会解决吃饭问题。

说到野外生存训练,陈际帆还真是高看了他的对手,森田的这些特种兵主要是来自国内的武士,论格斗可能有两下子,可真要让他们在野外什么都吃,的确有点为难他们了,更何况野外生存训练也不是敢吃就可以的,你还得想办法抓得到。这一点他们根本赶不上长期打游击的新四军,与受过残酷训练的“神鹰”特种部队比起来就差远了。

“神鹰”再一次发挥了它在宣传方面的才能,短短几天就将一群禽兽不如的日本畜生的形象深深地印在当地百姓的心中。而组织方面也丝毫不逊色,各村民委员会、民兵组织、驻军等齐上阵,敲锣打鼓地动员老百姓将家当全部搬空。

等到森田赶到时,留下的只是连老鼠都不大找得到的空荡荡的村子。补给中断,饿得有些发慌的鬼子特种兵开始把目光转向大一些的镇子,可是这些镇子全都驻有军队,而且防备森严,不太好下手。

森田的目标是巢县,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暴露行踪。他的部队共240人,约有一个中队,全部装备从德国进口的MP-40冲锋枪和国内外最新研制的各种特战装备,当然,他也不忘带上狙击手,在德国他没有系统学过狙击课程,还在帝国军队中神枪手不少,狙击步枪也是现成的,所以这方面他不用太担心。

森田不明白,神枪手并不等于狙击手,森田将会在以后的战斗中为他的无知付出惨重的代价。

陈际帆已经率领“神鹰”特种大队秘密进入这一地区,为了保密,特种部队一样是白天在荒山野岭和废弃的村子宿营,派出徐扬的侦察小组装扮成货郎、走亲戚的百姓什么的到处侦察。

可是两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探到鬼子的任何消息,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要和鬼子比耐心!”这是陈际帆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话虽如此,陈际帆却没有闲着。作为第一流的特种部队指挥官,陈际帆简直对特种部队的脾性了如指掌,他知道对手也一定会像他一样利用废弃的村子和树林作为隐蔽地,所以陈际帆的侦察重点就在这些地方,可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

“头,这样干耗着也不是办法啊,总不能等到再有我们的人牺牲才行动吧,这样我们的代价也太大了。”赵俊急了。

是啊,这也是陈际帆最担心的,日军敢用小部队渗透,而且事先在其他方向上大规模佯动,说明日军高层对这支部队寄予厚望,也说明这不是一般的部队。他们要是发起偷袭,陈际帆不知道驻扎在镇子里的部队是否挡得住。

“报告!”陈际帆正在地图上苦苦寻找的时候,通讯兵拿着电文纸打断了他。

“讲!”

“独立团来电,他们派出去的侦察人员在无为、庐江、枞阳交界处发现有可疑人员出现。”

“地图!”

陈际帆对着电报叙述的内容开始在地图上仔细查看,地图上凡是发现鬼子活动过的地方都做了标记,陈际帆拿铅笔在这些地方简单的一连,似有所悟。

“现在可以断定,鬼子是从繁昌一带渡江的,”陈际帆把特种大队几个负责人叫来分析,“你们看,出事地点全部集中在无为县城周边,后来又一直往西。鬼子的最终目标无外乎有两个,一是白湖农场,那里不仅是我们的粮仓,更有几十万百姓,在这里动手,破坏性非常大;二嘛就是巢县,师部设在这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有军政大学,一旦被鬼子偷袭,将会给我们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

“不对啊头,鬼子要打白湖农场的话,这里并不是什么好路线,从这里往西一定会碰到一团,鬼子就是一个大队,在一团手里也讨不了什么好,更何况鬼子不可能有一个大队。”赵俊首先就不同意。

“是啊师长,鬼子如果去巢县,走这里就更远了。”徐扬也觉得不对。

“如果你们是鬼子也会这么做的,这里紧靠枞阳,后面有116师团的部队随时增援,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鬼子想在这里把我们调往南边,然后他们忽然北上,越过无为至庐江公路一直向北就可以到达巢县。我如果是鬼子指挥官,也会选择这么做。”陈际帆分析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

“给赵鹏程发电,让独立团在那边加大搜索力度,还有加紧宣传,让鬼子误以为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的行踪。提醒赵团长,部队必须加倍小心,遇到敌人不要硬拼,要在最短的时间求援。”

“至于我们嘛,当然要去会会这帮畜生,部队立刻出发,方向东南。”

陈际帆所料不错,森田的下一个目标正是无为和枞阳交界处的洪巷镇,这里远离公路,并且只有“神鹰”独立师一个营驻扎。是周边村民的临时集中地,粮食肯定是不缺的。森田计划袭击这里后,取得补给立刻秘密北上。

“神鹰”特种部队马不停蹄地一路向南,可还是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