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们,精神黑祸的贩子  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160
导读:茅于轼们,精神黑祸的贩子     研 实     目前社会风气堪忧,有两种精神垃圾毒害人们,特别是毒害青年:一种是黄祸,就是色情之类;一种是黑祸,就是宣传极端个人主义拜金教,以极端自私统领市场行为。黄毒比较好识别,一眼就可以看穿;黑毒最容易迷糊人,最明显的就是茅于轼们打着专家旗号的贩子们。不久前,茅于轼蹿到河南郑州,给青年们创业开药方,大家都希望能听点具体路径、出点好主意。但这个专家却一点没有,唯一的给了一个公式:“赚钱就是为人民服务。”这倒是个“创新”。过去很多人宣传自私自利、唯钱是图,还没有打上为

茅于轼们,精神黑祸的贩子

研 实

目前社会风气堪忧,有两种精神垃圾毒害人们,特别是毒害青年:一种是黄祸,就是色情之类;一种是黑祸,就是宣传极端个人主义拜金教,以极端自私统领市场行为。黄毒比较好识别,一眼就可以看穿;黑毒最容易迷糊人,最明显的就是茅于轼们打着专家旗号的贩子们。不久前,茅于轼蹿到河南郑州,给青年们创业开药方,大家都希望能听点具体路径、出点好主意。但这个专家却一点没有,唯一的给了一个公式:“赚钱就是为人民服务。”这倒是个“创新”。过去很多人宣传自私自利、唯钱是图,还没有打上为人民服务的色彩。而茅于轼却把赚钱和为人民服务扯在一起,好似把垃圾当黄金来卖,真是手法翻新。

诚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创业,要经营,当然应当赚钱。问题是怎么赚钱?正当经营、辛勤劳动、科技创新等等都是赚钱的门路,毫无疑问对社会是有利的。但是有些赚钱却对社会极端有害,比如贩毒、售假、卖淫、欺诈、传销、强劫等等都可以赚钱。这种赚钱和为人民服务有什么联系?只能是危害社会。对他这个公式,我们可以做反正两面分析。从正面说,赚钱等于为人民服务,这还是个新鲜的概念。正当的赚钱也许与为人民服务有点关系,但赚了钱也可以不去为人民服务。不正当的赚钱是反为人民服务的,是为人民造罪的,祸国殃民。从反面说,为人民服务等于赚钱,更加荒谬。张思德雷锋、多少革命烈士和见义勇为者,包括无数的感动中国人物,他们都不是为了赚钱。所以,这个公式极端荒谬,带来的是鼓励和引导一些人不择手段去盈利,反过头来还可以打着为人民服务的美名。这样,社会风气会越来越坏。

茅于轼讲的“赚钱就是为人民服务”实质上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前几年,中央党校“教授”王东京大讲:“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颠扑不破”的“一个浅白而又深刻的经济学原理”;山东一抢劫犯直言不讳地供认他的杀人动机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以肯定,这两人事前既不认识也没商量,但他们却信奉着同一“理论”,连基本的表述用语也样!这决非偶然,而正说明他们是同魂异体,一个魔魂驱使的不同躯体。不过茅、王做的是理论鼓噪,该犯做的是行为诠释。这一“经济学原理”代表一种意识、一种思想行为,而茅于轼、王东京则秉承其祖师爷的教义制作成了中国化“理论”,我们不妨把它尊称为“茅王魔魂”。

让我们先“领会”一下“茅王魔魂”的基本教义。根据他们的说教和该罪犯的诠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经济学原理”可表示为3个公式

P≥L ⑴

S=0 ⑵

P/S=E/0=∞(或→∞) ⑶

(说明:⑴式中P代表“为财”就是谋私利,L代表生命;⑵式中S代表谋求社会利益或他人利益,在“茅王魔魂”的“基本原理”中是不存在的,即等于0;⑶式E代表P的期望值,必定为某一正数E,那么P对S的比例则应为∞)

解析一下上面各式的含义: ⑴式表示的一是人的生命(或生命过程)的动力就是谋求私利,二是人要豁出命来谋求私利即使为谋私利而丧了命也是符合“基本原理”的; ⑵式表示为谋取私利不要考虑社会或他人利益,为了谋取私利损害了社会或他人利益甚至别人生命也符合“基本原理”,只有在社会或他人利益更有利于其个人利益时才予以考虑(“理性经济人”); ⑶式表示茅、王东京所说的“追求利益最大化”,其“基本原理”规定的目标是图谋把社会利益或他人利益搜刮净尽占为己有。

稍为经心观察就不难发现,当前“茅王魔魂”正在国外闪着鬼火,在国内猛烈地发酵、作祟、狂飙!

在国外有其祖师爷、大本营和供给部,象瘟疫一样威胁和侵害着中国。国外敌对势力及其首脑处心积虑地想搞垮中国,不断利用各种借口掀起一个又一个反华浪潮(最近就有个浪头),台上讲着甜言蜜语、台下施着种种恶行,踢脚檫挫、设置陷阱是轻的,还要“捅刀”、“下毒”。请看:为最终消灭社会主义中国,军事上构建了V形包围圈和密布全球的进攻基地,暗暗派到中国的特工不计其数;政治上支持反华势力、分裂势力捣乱;经济上实施种种“制裁”、施加种种压力、设置种种陷阱;舆论上设置上百个电台和眼花缭乱的舆论工具,在精神领域攻击、腐蚀中国,一面妖魔化中国,变换花样鼓吹种种“中国威胁”论,一面又用“慈善家”面孔诱骗中国人服用它们的“先进”毒药,包括新自由主义,其基本元素包含“茅王魔魂”……总之,当前已不是仅仅“进来几个苍蝇”问题,而是疯狂地输入“瘟疫”了,它们以腐蚀、误导、麻醉、扰乱、搞烂、整垮和毁灭中国为目标,不遗余力地施展着各种手段,并为看到取得一定收效而暗自狞笑,特别是为有“茅王魔魂”滋生于中央党校而庆幸。不少善良的中国人还以为它们是世界最先进最文明“君子国”的“大善人”,有的人甚至对他们崇拜得五体投地,哪里知道它们明里暗里搞着恶毒的阴谋诡计!当然,把茅于轼、王东京看做反华队伍里的“大将级”人物未免估计过高了,恐怕能让主子称赞为“自由世界别动队的优秀战士”,就“受宠若惊”了。

在国内“茅王魔魂”经多年发酵,当前正在作祟、发飙,相当多的人抱着“先富起来”或一夜暴富的动机干着种种恶行、进行恶性博弈(“恶博”)完全忘记甚至鄙视依靠“诚实劳动”,严重侵蚀和动摇着社会主义的基础。请看:

偷盗、抢劫、诈骗的犯罪行为已大为普遍,甚至可以说达到解放以来的峰值,其花样令人眼花缭乱,从传统的偷抢拐骗到利用种种先进手段(网络、ATM卡、高仿真假钞…)危害社会或他人,几乎是有什么先进技术做好事就有人拿来做坏事,正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已经构成无处不在的社会性威胁。

黑恶势力在许多地方萌生、壮大,不少的还与腐败官员勾结,横行霸道,经营着丑恶营生,有的开赌场、营娼妓、制贩毒品、造卖枪支、杀人放火、聚殴闹事……,有的恶黑头子还戴上了“红帽子”(“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先进分子”等等),老百姓敢怒不敢言。

商业中搞欺骗宣传、制造或销售假冒伪劣商品难计其数,有的坑农害农,有的甚至在食品或药品中掺使毒物(如三鹿奶粉中加三聚氰胺)危害大众;有的黑老板对上偷税漏税,对外搞假冒伪劣,对工人残酷剥削、打骂施暴、克扣或拖欠工资,对周围则不管公共利益大事污染环境;大的房地产业基本被“私资”垄断,大事炒作、囤积居奇、哄抬价格,房价奇长难遏,多数老百姓“望房兴叹”……,大有失控之势;不少大老板带着“红帽子”、连着“黑头子”、牵着“花袍子”(官员),少数地方甚至攫取了政权。

市场中的“博彩”现象非常时髦,彩票五花八门致使极少数人轰然暴富、更多人丢个精光(个别人甚是自杀);倒卖股票的热潮此伏彼长,少数人“套了白狼”、多数人输掉老本;不适当的拍卖、投标、赌注,助长着投机动念,鼓动着非理性行为,滋长着浮躁情绪,不少人已厌恶通过诚实的劳动创造财富,而是一门心思琢磨如何从别人口袋里“掏”钱,以至由此产生着各式各样的“寄生人群”。

一些领导人或官员中贪污、受贿、权钱交易、挪用公款、公产私用、生活腐化堕落等变质现象已屡见不鲜,铺张浪费、接来送往、大吃大喝、多吃多占、阿谀奉承、跑官要官几乎习以为常积重难返,为了升官报喜不报忧、搞假成绩、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遭到老百姓唾弃,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不下基层、瞎指挥也是常见弊病,某些领导人把批评与自我批评几乎看做是敌对行为……。

由于西方某种势力的大力培植和支持、国内新旧有钱人群的需求,加上“个人努力”,国内成长着一批“学者”,自称“主流派”,他们不遗余力地变换花样鼓吹“新自由主义”,宣传 “西方民主”,鼓动“私有化”,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攻击国有经济,诋毁马克思主义,编制种种谬论毒化社会,如茅以軾最近就讲“赚钱就是为人民服务”…

叫人惊异的是,中央党校本应绝对“姓党”,其“天命”就应是做红色熔炉、马列主义殿堂,而王东京这样的反马克思主义者居然在其内担任“教授”,并以中央党校为基地大肆宣扬反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中央党校内不仅少有人旗帜鲜明地进行批驳,却有人百般庇护(据说王还得到提拔重用)。真不知道直接管理中央党校的人是干啥吃的?!这不是“小题大作”,这是党发生改性量变的预演性缩影!值得深思呀!老实说一些党员也成了“茅王魔魂”的“肉体”或被王东京魔魂迷入“魔道”,有的党员信奉财神或救世主,有的党员公开反对马克思主义,某些党员领导干部带头大搞迷信或违纪活动,有的党员集中全力谋私,相当多的党员实际上完全失去了与党的联系,失去党员作用,却空挂党员之名。

上述种种现象说明,“茅王魔魂”作祟、发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而是一种反对或逆向于社会主义暗流的泛滥,而且这种暗流在构建、扩增和强化着自身的社会基础,有恶性增长和泛滥之势!

当前我国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进行经济建设、文化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同时,通过实践和探索,不断深化改革为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制度而努力。在这一历史过程中各个领域必然存在着社会主义因素与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因素的强烈角力,其形式多种多样,有时会非常激烈。应该看到,借助历史积淀的习惯势力、广泛存在的非社会主义的土壤,加上外部力量的助推,国内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的因素和力量是相当顽强的,并在动态地增长,在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上长期存在着被它们战胜和蚀垮的风险!这段时期“茅王魔魂”的发飙作祟就给了我们这样的严重警示!这就要求我们要在各个领域依据实际情况千方百计地不断发展和增强社会主义的因素,遏制和消化发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因素。

我们可以引伸地作进一步思考:社会主义是高度理性导控的社会,它以整体利益、长远利益、共同富裕及社会公平为基础和导向,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不断进行全社会的发展和提升,是不可能依靠自发因素形成的,这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一个根本区别点;同时,与资本主义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不同,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事业,迄今还没有完全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前苏联经历了八十年还是垮台了;反社会主义逆流反复泛滥是长期的;这就说明如何建成钢铁般的永不变质的社会主义社会社会的问题还远没有解决,这是一个必须深入系统研究的根本性问题。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