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34.野狼平型关狙击林彪

1014316843 收藏 1 1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野狼平型关狙击林彪


一、二战区的来筐罩在甚?


日军板垣师团占领张家口后,就怎样自东西南 北占领整个华北五省犯呆了。

野狼对板垣说:“我赶一趟晋祠蹓一蹓,看看怎样才能玩转华北。”

野狼化装为晋绥军一个老兵油子,来到千年古祠,和哨兵热呼起来:“俺兄弟,张家口丢了,部队打散了,我只有投奔晋绥军,来,我俩赌一把咋样?”

两人就找两块方瓦片,用刺刀戳几个点,当骰子,碗一扣,一猜,翻碗,野狼输了一块银元。

哨兵碰上了生手,高兴得拉着老兵油子,不赌十次不准走,碗又扣上了,哨兵一口一叫“开、开、开。”

野狼一开,又输了两块银元。

野狼问:“你老是开、开、开。晋绥军30万人开到哪阁去啦。”手上摊开两块银元,哨兵眼光一亮,野狼又握紧了。

“嗨,俺二战区长官刚订下大同会战计划,部队都拉到大同哪阁去啦。”伸手从野狼手中抢过一块银元。

野狼又夹着一块银元一亮一闪地问:“听说八路军长官和阎长官嘀咕着甚来?”

哨兵又一手抓过野狼手中银元,悄声说:“可不敢瞎说啊,我也是给长官送茶坐水时知道的,周、朱、彭三人和阎长官正在杨家岭窑洞,在制订对鬼子兵甩开腮帮子狠吃的哪个甚计划。”

“俺是兄弟哥们啦,说话就别哥溜拐弯,长官部的来筐(箩筐)罩在哪甚的妮子上。”

“瞧你光眯俊眼儿的,这回30万人马将来筐罩在大同和雁门关哪个甚阁牢牢的啦。(角落)”

野狼又拿起两块银元摊在手掌说:“这两块土坷垃你不要歪就算老哇,平型关有甚军队在那儿括(打)。”

“甚?平型关?”哨兵心想这个石家庄的败兵咋就象个晋西土老财呢?一把把银子拨拉个甚,平型关计划得脑们正在瞥瞥,这个老兵油子的银子老子要定啦,给他一句瞎话闹老哇(打发掉。)

哨兵说:“平型关那一扑溜那个甚都是歪野沟沟土坷垃,俺们晋绥军决板子(脚)管它闹甚尼。”哨兵一把抓过两块“土坷垃”一吹,带响,装进了倒插插(上衣口袋)。

野狼拍拍手站起来说:“不跟你瞥瞥片片拉瓜啦,我也去大同那个阁牢牢。”一甩决板子,此行不赖!


二、华北屋脊计划


野狼向板垣建言:“欲图谋华北,当先占山西,山西四面环山,地势险要,素有华北屋脊之称,在军事上被兵家称为‘华北锁钥’,所以,我军欲统治华北,必先谋晋绥,欲谋晋绥,必先争太原,欲争太原,必先拿下大同和平型关。阎锡山已重兵摆开了大同会战计划,我军可用一个联队佯攻大同。”

板垣耳朵好使说:“我令第21师团一个旅团乘其不意,穿过平型关,攻打太原,你去阳明堡机场,随时指挥空军行动,预防万一。”

“哈咿!”野狼提起三八狙击枪零件盒,开一辆三轮军用摩托车直奔阳明堡机场。


三、守大同还是平型关


阎锡山判断:日军欲统治华北,在占领南口、张家口后,图晋方向首先是西北大同,日军为之运送部队、军械、机械化部队,须先把锋芒指向大同,据此,部署了大同会战计划。请来了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在杨家岭窑洞共商大计。

周恩来洞察时局,拿起阎锡山的指挥鞭在墙上地图一滑,停在“平型关”不动。

阎锡山心领神会:“大同和平型关,一个是太原的锁,一个是太原的钥,有周副主席的这把金锁,不仅锁住了日寇的手和决板子,而且还可以括它一个响亮的逼都(耳光),日军不输定了还闹个甚?这个计划请周副主席来定夺。”说完,二指夹颗算盘珠向上一拨拉,“嗒”。

周恩来胸有成竹,只用一天时间拟定了作战计划。阎锡山惊佩不已,直叹:“写得这样快,写得这样好,中国必胜,小日寇歪就算老哇。”


四、林彪扎下口袋阵


八路军125 师林彪师长命令部队25日零时开拔。

战士们顶风冒雨,涉湍瀑洪,在拂晓前到了指定地域,全师主力拉在平型关到河南镇10余里长的公路一侧山坡上。

白崖台放两个团,口袋底放一个旅一个师一个团,断敌后路并打增援之敌。一个团作为预备队,口袋阵扎成了。

战士们只穿一件军衣,又破又烂,经半夜冒雨急行军被汗雨湿透了军衣,晋北9月刚过中秋节,平型关曾降大雪,战士们又冷又饿,但埋在岩石、战壕待命。士气高昂,有林、聂二帅在此,咱怕谁呢?咱又是谁呢?八爷啊!

25日晨5时半,敌第一辆汽车进入口袋,聂荣臻传令:“沉住气,无命令不许开火。”林彪点点头。

等到敌后板垣师团第21旅团一千余人,及汽车、大车300余辆,进入伏击圈后,林彪冷脸提起了电话筒看着手表,只吐一个字:“打!”

一团5连连长曾贤生率连队向敌人冲杀,手榴弹先炸毁最后一辆车,敌人退路被截断。战士们拼命冲杀,日军的头颅、耳朵、鼻子、肠子、心脏、五脏六腑爆开一地血河,也象半红半黑的朵朵蘑菇。马蹄、马脖、马肚被战士刺刀、大刀干横了。手榴弹甩开腮帮子狠吃敌人汽车,一个个司机毙命,一辆辆汽车爆炸。

还有一辆汽车怎么炸就是不爆,一个小战士光眯俊眼儿的,看见车侧有一个大铁箱,刺刀刺不进,发现一个象军用水壶的盖子还带着一串铁链,用手扯,扯不开,左右一拧,开了。一股怪味扑鼻,小战士拔出一颗手榴弹,拉断弦,往里一个冲拳,战士翻滚在远处,“轰轰轰”爆炸个不停,一直炸了二十分钟,原来炸开了敌军的弹药车,小战士光眯俊眼儿的一声说:“你妮子不闹老哇闹甚的,偶叫你知道知道啥叫八爷响亮的逼都(耳光)。”

敌我双方反复争夺公路两侧的制高点——老爷庙。

敌人争夺失败一次又一次,意味着被围歼的灭顶之灾,于是,企划冲破我军8旅阵地逃窜,8旅旅长率军拼命抵抗。

三天后,敌人终于未能冲破口袋阵,板垣师团第21旅团遭到歼灭性打击。


五、野狼狙击林彪


板垣声声“巴格”骂野狼:“咋的呢,你的罩妮子的来筐情报咋就罩到平型关来了呢?你现在正在闹甚?”

阳明堡机场的野狼万万没想到林彪出奇兵包围伏击了21旅团。他跳上一架侦察机升空直飞平型关上空盘旋,只见关隘沟壑,浓烟滚滚,黄尘蔽日,灰色军装和黄色军呢拼命扭杀,几十辆汽车烧焦冒烟,平型关日月无光,天昏地暗。

野狼终于发现了林彪的沟坡战壕指挥棚,一个班的警卫兵荷枪实弹埋在指挥棚两翼。

野狼正想调轰炸机来,猛地机翼颤抖。野狼俯视:一架架一群群的机关枪架着人手向野狼飞机高空猛烈射击。野狼仓惶而逃。

林彪觉得这架飞机不扫射不投弹,老是盘旋在指挥部上空,林彪一算:这是来专打指挥部的侦察机,再看这个飞行兵在机身机翼中数十弹后,还能娴熟地运用风力。左一侧,右一拐呈“S”型滑翔逃窜,这决不是新兵蛋子,断定是关东野狼特种军的老兵油子头号杀手:野狼。

林彪料定野狼不敢调轰炸机,两军混战绞杀一起,他敢轰炸第21旅团?

下一步,料定了野狼的拿手好戏是狙击战。而且就在指挥棚坡后开枪。

林彪冷俊的脸盯着警卫,警卫一个眼神对光,林彪夹起布袋一颗炒黄豆,往身后坡地一抛,警卫兵一个班立即转向后坡预备狙击野狼。机枪、手枪、手榴弹、弹夹、子弹箱恭候着。林彪料敌如神的说:“牵战马来。”

野狼下了飞机,急急开起一辆三轮军用摩托,疯子般直扑平型关,在离关口一里路前,摩托开进后坡道停住,跳下摩托,一面低身跃坡,一面组装三八狙击枪零件。当瞄准镜和目测目标相等时,野狼校正好了狙击枪。卧在一块土坷啦后,伸起了半截狙击枪引敌,停一会儿,没有动静,没有发现,野狼一个预备用枪探出头来就要狙击。

未料,机关枪、手榴弹、手枪一起向野狼招呼。野狼只得倦在坡后,狼身缩成一圈。

林彪电话命令:“杨勇团长,用你缴来的迫击炮、野战炮向我指挥部后坡开炮。”

杨勇命令开炮后,心想不好,直奔指挥部。

各种炮弹在野狼身旁炸开了窝,野狼机迷地刚炸个弹坑,就钻进那个弹坑,这种弹坑躲藏术他从江桥大战就玩得相当娴熟老道。这时一发重炮轰过来。冲击波轰翻野狼满地滚翻,他一个鲤鱼打挺跃起后,踩着炸点逃窜而去,跃上摩托车。

林彪对杨勇说:“你这个飞毛腿,用我的战马,干掉它。”

杨勇连军礼也来不及打,一牵缰绳,一脚蹬鞍,翻上林彪的青骢马,马尾立即拉成一条线,追杀野狼。

野狼见过的快马中,发现追击自己的这匹青骢马非同一般,是特纯种的蒙古军马,再回首一看狡黠的骑术,骑士绝对不是警卫兵,肯定是红军野战专家,野狼一面逃,杨勇一路追。

野狼摩托车右箱、尾灯、护泥板若爆炸的二踢脚“砰砰砰”地炸来。

野狼只有在还击中保护自己,右手将油门拉向极限,左手转身还击战马,打人先打马。

杨勇一个侧身贴藏在马肚右侧,侧面瞄准野狼背心“呯呯呯”枪响了,见野狼浑身抖动,一手按住腰部,鲜血直喷,一手轰大油门全速逃窜,杨勇翻身正骑马鞍,边追边开枪。

野狼摩托一拐弯“S”行飞进阳明堡。

杨勇一惊,不好,镇子里老百姓难免伤亡于乱枪之中,这时,只见摩托一路黄尘滚滚,再向前方观看,太阳下闪闪发亮,银光耀眼,二十几架日机飞机场,原来躲藏在这里,给老子躲猫猫耍。

杨勇又是一个惊喜,魏武挥鞭,扬鬃奋蹄,飞向林彪。

杨勇嘴都笑歪了,这回打了个漂亮的军礼:“报告师长,鬼日的野狼滑呈‘S’型逃窜,腰部中一枪,没能完成任务,我请求处分。但是,野狼这回赠给我们一个大大的礼物。”

“说!”

“阳明堡飞机场。”

林彪冷俊的脸色纹丝不动,捏了一颗炒黄豆,抛进口中,一咬牙,黄豆“呯”的粉碎了。


六、野狼洞穿林彪


野狼回到机场,日军卫生兵紧急救护、找不到弹头,腰部一侧被子弹洞穿两个洞,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输血加输液。野狼盯着绷带,想起江桥大战马占山的蟒蛇缠腰锁省界的战术,可是这一回真正尝到老井岗老八爷的厉害。

野狼躺在病床上,牙缝里跳跃两颗字:“林——彪!”

野狼养了一周,带着未愈合的伤口,拿起一箱换伤的药绷带和狙击箱,孤身一人,化装成晋绥军,潜入山西一小镇。

他在观看雁门关、忻口、中条山战役,研究琢磨林彪的井岗山战术。

野狼以晋绥军忻口大战伤兵名义,住进了离小镇哨所不远的孤寡老太婆家中,老太婆听说是打日本鬼子受伤的战士,天天荷包蛋,炖鸡肉,为他洗晒绷带,精心护理“晋绥军”。

这天,老太婆疯了似的又跳又笑地跑进门双手背后关上门,神秘兴奋地对野狼说:“八路军炸毁了阳明堡机场,二十几架飞机都成了歪逼都,土坷垃。”

“八路的哪一路?”

“听说是林——”

野狼气得猛地嚎叫,双拳打着床铺板:肯定是青骢马追杀我时发现了机场,差点骂了声 “巴格”。

“偶说老同志,你应该高兴才是呀,八爷为你这个伤兵报了一个大仇。”

“要报仇、要雪恨、日本人你他妈的要完命啦。”

“这就对了。”

至此,野狼跟林彪粘上了,这匹日本第一狼终于输在红军第一虎之下。“不拿下林彪,老子就退役特种军,回东京写回忆录,或者卖中国煎饼。”

平型关大捷,半年六个月后,野狼的战机来了。

野狼听见远处一声嘶鸣,他断定这是日本东洋马,日军军官来这里闹甚的。他悄悄从院墙洞口举起德国200倍望远镜,清晰望见一个瘦小的日本军官,一面驰马奔腾,一面用指挥刀挑起皇军军官萝卜帽,一摇一甩地腾飞过来。野狼再定晴细瞧,哟西!浓眉如剑、身瘦如猴、嘴角紧绷、脸色冷异,没错,林彪!

野狼快手出枪,瞄准镜中的“十”字,架在林彪左胸膛扣响了板机,就在“呯”的一声的同时,小镇哨所也是“蓬”的一声枪响,野狼打的是林彪,哨兵打的是“鬼子军官”。同一时间,两声枪响,林彪虎死威不倒,一头栽下马后,匍匐在草地拔出手枪,双手紧握,草地上一滩血迹。哨兵赶过去认得是林彪,紧急派车边救护,边开车,车到115师师部医院院子里七手八脚抬下了师长。

子弹洞穿了林师长肺部。弹头留胸膛,子弹不敢取,怕有生命危险。

毛主席听说后生气地说:“这个娃娃,真是胡闹,穿日本军服,还能不出事?送苏联全力抢救,一定要治好,活着回来。”

两枪同时开打,林彪中的是哪一杆枪?

野狼自信肯定是自己的狙击枪,决不是晋绥军的汉阳造。

林彪在莫斯科动手术,苏军手术专家大气不敢出,象雕花刺绣精细地夹起一颗子弹头,“当”的一声,掉在手术盘,助手小组端给林彪看,林彪一眼就看出“三八式狙击枪”的弹头。

林彪咬牙吐了两个字:“野——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