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险越军]瓦解解放军士气的绝招!

越军影响我军士气的绝招,是只要有可能,就一定以最快地速度藏匿其战死者尸体、甚至包括重伤者和尸体一起藏匿!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一招数,确实在一段时间内,对我军的士气产生了一定的、甚至是极为严重的影响。


我14军42师124团从2月17日对越作战打响以后,直到2月23日左右,除了五连一排夜袭拉敏,毙敌59名、俘敌一名,而一排无一伤亡之战、我方大占便宜外,而其余的战斗,从当时所显示的情况上看,则是我方损失大大地高于越方的被毙俘数。


在夜袭拉敏之后的战斗中,我方的伤亡人数迅速地上升,而毙俘敌数则上升的十分地缓慢,很快的就抵消了拉敏之战所产生的敌我伤亡比例上的优势,到了2月22日,我团的伤亡数已达二百多人,而此时我团毙俘的越军数,则刚刚过百,如果不算拉敏之战,则敌我损伤对比达到了一比四,至一比五!


导致有的连队之间,为了一具越军尸体算为谁战果的问题,争得个不亦乐呼,官司层层地打上来,


这种出乎预料的局面,在我们的指战员心理上造成了不小的阴影,虽然此时上级领导对我团的作战成果一直都给予了充分地肯定,称赞我团打出了国威军威,打出了士气,已达到了、并实现了战前所定的所有目标。


但是,却又不得不说明:不要过于计较伤亡比例,战争的胜负,取决于作战目的的实现,而不在于伤亡的对比,就象二次大战的苏德战场,苏方的损失要大大高于德方,但战争的胜利却是毫无疑义地属于苏方一样。


确实,在作战上,各分队都打得十分地英勇顽症,我们所要夺取的目标全都攻占,要守的地方,也全都守住,所有的作战目的全都达到了!


但作战双方伤亡的对比,说明的是双方指挥水平的高低;以及双方在军事技术、作战技巧、战斗意志等方面的高低,——也就是说明交战双方的综合军事素质方面的高低!难道说我军的综合军事素质不如越军?这虽然我们都不信这点,可战场上的情况,又让我们不得不有这样考虑。


特别是有些连长指导员们,更感到抬不起头来,比如6连长秦开洪,在攻打30号高地时,遇到越军激烈抵抗,秦连长采取了正面攻击与两翼包抄的战术运用, 步兵战斗小组实施小群多路反复冲击防守越军主峰的三线阵地. 战斗异常激烈,终于攻上高地,但是,在攻下高地后只见到1具越军尸体,而我方则是付出了包括副连长段瑞丙及6位战友牺牲在内的27人的伤亡!


就是算上后来偷袭造成二营长王文斌和通讯员牺牲后、而被歼灭的四名越军,以及被我开枪击毙的一个向我战士投掷手榴弹的;大约12、13岁的小女孩外,此次战斗的敌我伤亡对比是5:29。


虽然战士们打得十分地英勇顽强,秦连长的指挥也很坚决、果断,可在1:27和约1:6这样的敌我伤亡对比面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让秦连长在好多天内都抬不起头。


还有,在攻击29号高地的战斗中,为了体现杀鸡用牛刀的精神,团里使用了4连、7连这两个具有光荣传统、也是团里最强的两个连,并由9连一个排配合,在向29号高地的攻击中,双方虽然都只用了步兵轻武器,但激烈的战斗,双方交火把整个天都打红了,攻击进行了40多分钟,才终于攻下!在攻击过程中,4连长向营长王文斌报告,说越军绝对不止1个排时,当即遭到王营长的严厉训斥,在经过激战后,4、7连以近40人的伤亡代价攻占了29号高地,可阵地上只有14具越军尸体,证明了越军是一个排的战前侦察结果。


4连、7连以这点尸体与阵地上缴获的大量的武器装备极不相符,来试图说明越军的人数要多于1个排,但也由于缺少足够的说服力而未被上级接受。这样的战果,也让4连、7连说不出什么!


虽然从截获的敌方电报、电话及缴获的越军的文件说明在以上战斗中,越方守军遭受到了歼灭性打击,但少得可怜的越军尸体,使我团在向上汇报战果时,难以自圆其说!


2月18日我团 用全团兵力分东, 南, 西三个方向对越北8号公路主要支撑点391高地发起冲击,同时,分别部份兵力对64,67,69等高地及其391高地实施攻击. 战至当日17时, 各攻击分队在391高地主峰汇合。在此次战斗中,由于已有了一定的经验和教训,部队比较注意了相互配合、步炮协同、冲击队形等方面的问题,因此,打得比较顺利,但是,虽然摧毁的越军工事、火力点、毁坏的武器装备很多,而且到处是血迹斑斑,可仍然只见到了越军的17具尸体(其中有一具证实为越军的大尉副团长)。而我方的伤亡却仍是高于越方,在随后的各次稍大一点的战斗中,我军的伤亡都高于越军。


虽然出现了这种情况,我团在以后的作战行动时,仍然是执行命令坚决,英勇作战的精神不减,仍是是敢打敢冲,更没有人畏缩不前,


但心理上的阴影却是存在的,不得不从内心里佩服越军的战斗力,也认为我方确实是用牛刀杀鸡的战法,是以大欺小,才能打胜,如果在力量大体相当的条件下能否打赢越南人,产生了怀疑。


这种情况,到了2月22日后得到了彻底的扭转,当日上午10时,团侦察排1班在进行中突遇三名越军, 我方抢先开了火,一名越军当场中弹, 其他两名越军急忙扭头就跑, 我侦察班拨腿就追,不一会两名越军就不见了踪影,侦察班搜索了不长时间(有人说5 分钟;也有人说多于5分钟但不到10分钟)返回开枪地点后,虽然见地上残留着很多的血迹..可怎么找寻都不见那名越军的尸体, 有人认为被打中的越军没死,趁我方去追那两名越军时跑了,但开枪者说他的一个点射全打在了那名越军的头上,半个脑袋都打飞了 怎么可能跑了呢? 大家扩大范围搜索, 后来在不远的一片灌木的后面发现了一堆刚动过的新土, 一名战士用树棍轻轻一拨, 埋得很浅的一具脑袋被打烂越军尸体露了出来.!


侦察排把此事向团首长汇报时,并没有看重此事,而是当作笑料来谈,但这一情况引起了团首长们的高度重视,宋保飞副团长立该就说;“这是个重大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团长袁玉昌同意宋副团长的意见!


当时我团正处于待命状态,且离不久前激战的地域不远,团首长们经简单地商议后,由参谋长冯开绿下达了命令,要单位到打过仗的地区进行认真地搜索!


仅进行了简单地搜索,很多的越军尸体被找了出来!


在30号高地上一下子挖出了22具,也就是说,越军在这次战斗中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了6连的伤亡人数,要是再加上肯定会有的被杀伤数,越军的损失一定大于六连!听到这个消息,六连的战士们立即欢呼起来,这一下,秦连长的腰杆终于挺起来了,可以昂首挺胸地走在大家面前,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进行战斗总结了!


从29号高地附近挖出了34具越军尸体,使越军在此地的单是死亡人数就超过了4连、7连的伤亡总数,这也让4连、7连的官兵们兴奋不已,让事实证明了这两个连不愧是具有光荣传统的英雄连队!


随着搜索的进展,东一具、西两具的越军死尸被不断地找出,击毙越军的数字很快地接近、并最终超过了我团的伤亡总数!如果按一般的1死2伤的死伤比例计算,那越军的伤亡数至少是我团的3倍以上!


特别是在一个溶洞里,发现了越军的75具尸体,如果算上这些尸体,我团毙俘的越军的数,就超过我团伤亡总数200多人!如果再按一般的一死二伤的死伤比例计算,那越军的伤亡,就是我团的4倍以上。


但遗憾的是,越军藏尸的这个地点,虽然是离我团主要攻击目标——391高地近在咫尺,却处在8号公路——这条作战分界线的40师部队的地域内,虽然40师在此地5公里范围内没发生过战斗,按理越军也不可能把尸体运那么远而不进行掩埋,但由于界线是十分地明确!虽经过一番争取,最终只能都算给了老大哥部队


要特别说明的是:在越军尸体比较集中的藏尸点中,有些死尸有明显的挣扎痕迹,也就是说,有的越军伤员是在没有最后咽气的情况下,就被送到集中藏尸点,任其死亡。


当我团把我部的搜索情况向上级作了报告后,整个14军的部队也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搜索,效果十分地显着


后来从审讯俘虏、截获越军电话电报、及缴获的文件中、逐步查明了一些情况:


比如:守在29号高地的越军,并不是原来认定的一个排,而是8个排,即一个连的4个排、以及配属的高射机枪、82迫击炮、无后座力炮、担架各一个排。攻击29号高地的4连和7连所占的兵力优势并不大,


还有6连,是临时改变计划而投入战斗的,本身并没有加强配属的火力单位,以自身的兵力发起的攻击。与30号高地上的越军相比,除了守敌一个加强排外,还有从拉敏、29号高地的漏网之敌,也还有听到枪声后赶来增援的部份兵力,与6连相比,兵力几乎是1:1,


这两处我方都是在没有重炮火力支援的情况下,靠连队自身的力量硬攻了下来的,并基本上歼灭了守敌!说明了我军的综合军事素质一点不比越军低!


还要特别的说明一点,我团、包括整个14军,在79年对越作战中的歼敌数,只有毙敌数和俘敌数,并没有包括“伤敌”数——这个应占歼敌数大头的数字,因此,14军在参加自卫反击此战的各野战军中并不显得突出,可所歼之敌,是见人见尸的最过硬的数字!


越军迅速藏匿尸体的这一伎俩被揭穿, 极大地鼓舞了我军的斗志!使原来认为战打得不大好,情绪有点沮丧的官兵们,顿时个个精神抖擞了起来,能昂首挺胸地走路.敢打必胜的信心更加坚固,为下一步的作战树立下了更加坚实的信心。也为以后的扣林山、老山作战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