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20

半残的小兵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台儿庄战斗结束以后,中日双方开始重新评估徐州战场的形势,国军高层一半人认为现在他们打赢了一场小会战,部队士气高涨,应该趁机扩大战果。另一些人认为国军主力应该撤出徐州,重新组织起一个新的防线,以保卫武汉的安全(国民政府在南京陷落后并没有迁入重庆,而是来到了武汉)。 老蒋权衡利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台儿庄战斗结束以后,中日双方开始重新评估徐州战场的形势,国军高层一半人认为现在他们打赢了一场小会战,部队士气高涨,应该趁机扩大战果。另一些人认为国军主力应该撤出徐州,重新组织起一个新的防线,以保卫武汉的安全(国民政府在南京陷落后并没有迁入重庆,而是来到了武汉)。

老蒋权衡利弊,决定扩大战果,结果徐州地区的兵力一下子增加到60余万人,但如何协调指挥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部队确实是个问题,在准备方面就颇有不足。

日军方面也增兵至24万人,虽然在兵力上不如国军,但由于掌握了战区附近的许多交通线,机动性相当灵活。另外一点就是以桥本群为首的大本营特遣班来到济南,负责协调南北两路日军的行动,结果他们决定在让部队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后,华北军从西面迂回包围徐州,华中军要控制安徽一带的津浦路与合肥,策应华北军的主攻。

从此中日双方进入了一次短暂的休整期,都在抓紧调整各自的兵力部署,4月11日,地精让XS1V舰把已经长期作战的直属战斗群与西线的部队轮换,新的部队是一个联合加强团,有装甲营、装甲步兵营和炮兵连,以及航空兵和特种部队;另有八路军陆相生的一个营和新编的民兵部队,共有4800余人。

地精和陆相生一商量,决定来几次小规模的行动,反正他们在敌后也不能闲着。4月13日,他们俩各带着一个营的兵力悄悄来到济南的东部车站外侧的树林,准备把那些上了火车要运往前线的鬼子给干掉。

日军在这天要从济南把第16师的2个联队南运,所以在月台等车的官兵特别多,而且他们为了防范可能出现的敌人袭击,在月台周边架起了机枪和铁丝网,因此他们并不感到轻松,哪怕是上一趟火车都得加倍小心。

地精看了看这里的情况,就说“咱们先不要急着冲进去,等狙击手和机枪手都到位了再一起动手,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陆相生问道“你咋不让飞机去炸啊?”

地精说“现在不行,你炸了的话那地面部队还来干嘛,所以我什么都得照顾一点。”

陆相生说“就听你的吧,不过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得负起责任来。”说完他们俩各自分头带人去隐蔽待机,士兵们要以两个长官的枪声为令才能开火。

地精只见日军步兵一个个钻进了车厢,还有几个军官在外面徘徊,似乎是要到最后一刻才进去,于是他用中正式击毙了两个鬼子的少佐,陆相生也打死了另一个敌人。隐蔽的掷弹兵向火车的各个车厢发射火箭弹,将里面的鬼子给炸出来,然后由狙击手和机枪手一个个点射伺候。

没有上车的和被赶出来的鬼子混在一起狂叫着,他们在整顿过后便开始反扑那些袭击者。国军适时地让坦克装甲车开了火,击毁了车站的大部分设施。

地精这时说道“我们可以撤退了,一会儿就是飞机轰炸。”

陆相生说“搞了半天你这会儿才让飞机出来,呵呵。”

国军和八路军很快就在航空兵A-1战斗轰炸机的导弹掩护下迅速撤退,此战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日军的铁路运输。

4月16日,那个被地精打了个半死的松村终于出院了,不过由于他还是有一些小伤,活动起来很不方便,结果上级没让他继续指挥一线部队,而是在大本营特遣班当了个助理参谋的职务。

他在那里干的确实不错,把他对付游击队的经验都给告诉了那些军官,大本营的人虽然要指挥南北大军,但对于具体情况并不是十分了解,松村算是给了他们一些启发。两天后他们正式决定恢复进攻,将第114师调到台儿庄地区负责佯攻,拖住国军主力;第5和第10师沿运河向徐州东部逼近;第14和16师在河南方向行动,配合华中军第13师从西面攻击徐州,另外在每个部队里都增编了一个重装大队,配备那些经过强化的坦克装甲车。

97-3式改进型坦克,将97式的底盘扩大为原来的两倍,采用焊接的钢甲,大大提高了防护力。另外还配备了105毫米明治38式野炮和新型穿甲弹,以便能对抗国军的防御工事和坦克装甲车,该坦克每个师配备8辆,每个旅6辆。

改进过的91式轮式装甲车配备了70毫米92式步兵炮和25毫米96式防空炮,用来快速打击敌方步兵和飞机,火力大大加强,装备数量比坦克要多一倍,看来日军这会儿算是吸取了教训,投下血本硬要和国军精锐决一雌雄。

4月18日,日军按计划发动了新的进攻,地精根据日军在台儿庄的部队是预备师、战斗力差的情况,决定将其就地消灭。为此他打电报给刘华庭,要其予以配合,此时他的165旅正好就在和114师对峙。

刘华庭回复说他的人就在那里顶着,日军调来了许多的坦克,国军的火力很单薄,正好也希望地精能够支援。

地精随即和陆相生一起指挥联合团主力南下到贾汪地区,直逼日军114师后方,这时地精发现了日军的新型坦克和装甲车,也就知道了刘华庭为什么要他来的原因。

他们俩的部队在当天夜里秘密会合,地精把陆相生介绍给了刘华庭,刘华庭觉的很迷惑“你小子怎么和共军掺和在一起了,这可是要有麻烦的啊。”

地精说“现在国共合作,你别听那些人的胡言乱语。”

刘华庭说“鬼子的坦克实在太猛了,我们火力不足,能对付他们的就只有你了。”

地精说“我可以把鬼子的主力干掉,你先在正面守着,我和陆哥在后面打击。”刘华庭点点头,随后他们按照计划准备行动。

日军114师是第14师的预备役,可能是因为14师那边遭到重创的缘故,这些人的士气一下子变得特别高,他们纷纷叫嚷着要拿下台儿庄,为牺牲在此的天皇武士报仇雪恨,虽然这次上面给他们的任务是佯攻,但在这种情况下谁还理会什么命令。于是他们便豁出命来,向国军阵地发起了进攻,别看这些预备役平时很懒散,其实在某些时刻他们的狂热精神却一点也不亚于年轻人。加上坦克和飞机的支援,使他们的气焰更加嚣张。

此时据守台儿庄的部队有刘华庭的165旅、西北军第30师一部和中央军的一个团,他们一连顶住了日军的数次进攻,而且损失很大,但他们一直在顽强坚持。

刘华庭在阵地上咬着牙说“弟兄们,坚持住,援军马上就到。”

这时中央军里面的一个中尉着急地跑过来说“不好了,我们团座阵亡了,怎么办啊。”

刘华庭看了他一眼说“你把你们的人都集中起来,从现在起你就是团长了,我现在就是你的直接上司,快去。”

没过多久,地精的A-1战斗轰炸机和伊尔12飞机进入战区上空投弹,97AE战斗机则击落了不少日军的飞机,夺取了制空权。埋伏在敌后的联合团装甲部队向日军的坦克开火,因为是出现在日军坦克的后面,所以MK97和MX95坦克便可以轻松地将炮弹打进薄弱的软肋,同时还摧毁了114师的炮兵阵地。国军和八路的步兵也开始边冲边打,占领了一部分日军阵地。

刘华庭见地精的人和共军已经发动了攻势,便也趁机从正面的阻击阵地上反击过来,日军114师主力受到国军的前后夹击,变得失去了信心,被迫分散撤逃。结果他们有2/3左右的部队被歼,并损失了所有的重武器,国军的攻击大获全胜。

地精对刘华庭说“咱们现在应该撤退了,你已经顶了这么长时间,一定很辛苦吧。”

刘华庭说“你小子还会体谅人,我确实接到了战区的撤退命令,但还不知道往哪里走。”

地精想了想说“那就去豫东吧,反正最后能去的地方只有那里,安徽就甭去了,迟早会被鬼子攻下来。”

陆相生说“那里可是平原,我们这样过去的话肯定会暴露。”

地精说“你们还不太习惯正面作战,现在铁路也破了,你们完成了任务,我想可以送你回去了。”陆相生同意了这个安排。于是地精就让XS1V飞船将他的八路军和民兵送回了山西的根据地,自己和刘华庭一起带兵进入豫东地区备战。

这地方地势平坦,适合大兵团的机动作战,日军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把第16师和10师一部投入进去,他们的任务是攻占开封,在西面开辟第二战场,与华中的第13师接头,以分散国军的兵力,并可侧击徐州。

地精仔细研究了现在的形势,认为徐州不可能继续坚持,但他们还是有机会配合国军主力可能的撤退,并可以给日军造成一定的损失。

5月5日,地精和刘华庭指挥装甲部队主力来到了距离开封东北30公里的地区,那里有不少岗子,于是他们便开始修筑工事,准备阻击日军,坦克分成两半,分别置于固定的火力掩体和在侧翼的机动。具体是在平原上布置两道防线,第一线是步兵与装甲混合阵地、二线为车载炮与步兵混合阵地,但机动部队除外。同时进行全面的伪装,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部队的火力优势。

地精说“日军估计要几个小时内出现,咱们还是注意点,别轻举妄动。”

刘华庭说“我知道该怎么办,这次肯定让鬼子突不破我们的防线,哈哈。”

他们就这样一直待机,刘华庭守在正面,地精带着另一些人躲在阵地东北侧,准备采取L型伏击。

日军第16师主力在刚到中午的时候出现在了伏击区域,他们以4辆97-3坦克扇形展开,91式装甲车和步兵互相交替推进,速度不紧不慢,但并没有发现国军所在的位置。

地精趁机从隐蔽阵地上发出一阵鸟语,早已潜伏好的快速工兵引爆了埋设的阔刀雷和高能反坦克地雷,日军坦克和步兵周围顿时火星四射,鬼子眼前到处都是满天星,接着一个个没有力气地倒下来,埋伏的国军趁机猛攻,击毁了日军的坦克,打死了很多步兵,最后消灭了日军第16师的先头部队。

这东西是地精的特种装备——强力闪光剂,将其掺和在地雷和手榴弹等爆炸性武器中,爆炸时会产生大量星形片状晶体,发出强烈的白光和噼里啪啦的声音,能够使人短暂眩晕,接下来他们就只能成为国军的靶子了。

刘华庭大喜过望“你小子这满天星做得不错啊,一下子就晕死了那么多鬼子,呵呵。”

地精说“现在我们可以乘胜进击,一般来说防御结束以后就是进攻,不过我们人并不算多,还是要以火力压制为主,如果进入巷战的话说不定就会被人家包了馅。”

于是国军继续朝东北方向进攻,在5月10日反击砀山的日军,攻占其外围的大红铺和石头店两个据点,然后便开始了猛烈的炮击和轰炸。

日军第16师的一个旅刚刚把砀山占领,却没想到国军这么快就反击了,而且火力十分强大,迫使他们不得不转攻为守。地精只是让装甲部队和炮兵对日军进行压制性攻击,并没有将其打下来的意思。精锐步兵则在据点外围建立阵地,阻击随后赶来的日军增援部队。

国军士兵们的素质确实不赖,火箭筒、自动步枪和机枪互相配合,在长达5个小时的阻击中就击毁了25辆日军坦克,击毙日军3000余人。被炮火封闭在城里的日军主力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失,每平方米至少要落下25发155毫米的榴弹,他们根本就难以抵挡如此强大的火力密度,最后只得撤退。

地精和刘华庭见他们已经给日军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知道是时候撤退了,国军随后在XS1V飞船的接应下脱离战场,然后来到苏北休整。

5月15日,国军第5战区司令部正式命令各部撤出徐州战场,其在第7军和68军的掩护下向西撤退,老蒋为了阻止日军追击下令炸毁了黄河的花园口大坝,使豫东和鲁南变成一片泽国。日军在19日占领徐州,会战就此结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