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太监”变身过程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0 2721
导读:“太监”这一文化现象因其独特性而被载入历史,台湾媒体日前刊发的一组文章就描述了男童“净身”的过程。 “今日新闻”消息,据清代笔记《宸垣杂识》记载,愿意净身入宫做太监的人,必须要由有地位的太监引入,然后凭证人立下婚书,把自己当成女人嫁到皇宫里。其中的关键是订立生死文书,并需请上三老四少作为证明人,写明是自愿净身,生死不论,免得将来出麻烦吃官司。   费用自然是要收取的,一般要交上10两或是8两不等的银子。穷人家大都拿不出,便要立下契约,等孩子进了宫,发迹后再逐月回扣。月份少,利息大,如进宫

太监”这一文化现象因其独特性而被载入历史,台湾媒体日前刊发的一组文章就描述了男童“净身”的过程。



“今日新闻”消息,据清代笔记《宸垣杂识》记载,愿意净身入宫做太监的人,必须要由有地位的太监引入,然后凭证人立下婚书,把自己当成女人嫁到皇宫里。其中的关键是订立生死文书,并需请上三老四少作为证明人,写明是自愿净身,生死不论,免得将来出麻烦吃官司。



费用自然是要收取的,一般要交上10两或是8两不等的银子。穷人家大都拿不出,便要立下契约,等孩子进了宫,发迹后再逐月回扣。月份少,利息大,如进宫混得不好,这笔债要一二十年才能还得清。



还有两样东西是必须带着的,一是送给刀子匠的礼物,一般是一个猪头或一只全鸡,外加一瓶酒。二是手术期间所用的物品,包括30斤米、几篓玉米棒、几担芝麻秸及半刀窗户纸。



其中,米是净身者一个月的口粮,玉米棒烧炕保暖用,芝麻秸烧成灰后用来垫炕,窗户纸则用来糊窗子,以免手术后受风凉。刀子匠要准备两个新鲜的猪苦胆、臭大麻汤和麦秆。



猪苦胆有消肿止痛的作用,手术后敷在伤口处。



臭大麻汤的功用很多,手术前喝一碗让人迷糊,起麻醉作用,手术后再喝,让手术者泻肚,以减轻小便的排泄量,保证手术成功;麦秆的功用即手术后插入尿道。



然后,选上一个好日子最好在春末夏初,气温冷热适中,没有苍蝇蚊子,因为手术后约一个月下身不能穿衣服。选好了日子之后,要把净身者关在房间里。那房间必须密不透风,让净身者先清理粪便,然后锁在房里。在这段禁闭期间,绝对不能饮食,免得有排泄的秽物沾染手术后的创口,致使伤口恶化,危及生命。



之所以要密不透风,也是为了净身者的安全。这样,经过三四天之后,才能让刀子匠进行实施手术的准备工作。



手术前,操刀者先要问:“你是自愿净身吗?”受割者说:“是。”



又问:“假如你反悔,现在还来得及!”答道:“决不后悔。”



又问:“那么你断子绝孙,可和我毫无关系吧?”答道,“毫无关系!”



问完,担任介绍人的太监,把《自愿阉割书》循例地再念一遍。在此期间,如果被阉割者表现得不愿意甚至有丝毫犹豫,刀子匠都必须立刻松绑,挥手让欲被阉割者自行离去。如果其态度坚决,就开始动手术。



被手术的人被蒙上眼睛,脱尽衣裤,采用半卧姿势仰倒在床位上,手脚像一个“大”字被绑得结结实实。助手将他的下腹及双股上部用白布绑紧、固定。



还需有助手抓牢他的头、肩、膊,压着他的腰为的是防止他因痛极拼命、流血过多而呜呼哀哉,另外的人则用热胡椒汤把被阉割的部位清洗、消毒。



手术刀是一种呈镰状弯曲的利刃,使用时通常并没有特别的消毒措施,在火上烤一下,便算是消毒了。然后,主刀者即用手术刀进行切除手术。手术完成后,由两名刀子匠搀扶被手术的人在房里缓行两三个时辰后,才允许躺卧。



手术后3天内不准喝水,据说由于口渴和伤痛,其间必须忍受非常的痛苦。3天过后才能大功告成。手术做完后,伤口即使能快长好也不能让它快长好,而要故意偎脓长肉,这样伤口才能平复。净身与疗养前后需1百天左右。



另外,还有一种被称为“特殊佣妇”(保姆)的太监制造专家。有些父亲如果决定自己的儿子长大后做太监的话,孩子还在襁褓时,便特意雇请一个特殊佣妇来照料孩子。



特殊佣妇兼擅一种特别手术,即轻巧地搓揉婴儿的小睪丸,每天3次,每次用力捏到婴儿痛楚啼哭为止,并且慢慢增加力量,这样,渐渐地破坏他的生殖机能,长大后绝不产生生命的元素(精液)。



因此,经过这种残忍的手法后,孩子的生殖器便渐渐萎缩。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显出女性特征,没有喉结,双乳突出,臀部隆起,声音尖锐,行动扭捏,变成了太监的模样。



当然,也有另外的一些办法:有些穷苦人家,付不起或者舍不得6两白银的阉割手术费,就干脆大胆蛮干,自己动手阉割。



清末有名的大太监“小德张”就是个典型例子。当然,这样做的结果能够像“小德张”一样成名的很少。这些年纪在10岁左右的孩子被送进宫中,充当“童监”和“童监”,那些俊秀的孩子常常得到后妃和贵人的喜爱。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