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海外利益 需建一流海军(戴旭)

霜如雪 收藏 0 58

在国际事务中,中国人惯于缩头,美其名曰韬光养晦,所以,相当长时间对索马里海盗问题只是作为街谈巷议的噱头。忽然有一天我们自己的商船也“着了道儿”,这才开始议论中国海军“要不要”跟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海军一样远征亚丁湾。由于网络、舆论的参与,这样的议论就像一个麻团的线头,扯出越来越多的话题:比如中国海军一直都在自己门前的池塘里嬉水,能不能到域外远洋裸泳?又比如万一人家说“中国威胁”怎么办?等等。在笔者看来,这其中的很多担心属于庸人自扰:印度能韩国能为什么中国不能?中国海军战舰出访的轨迹早已遍布四海,那可不是当代郑和的游艇。能出访为什么不能出征?总不至于只会挂着空枪到处转悠吧。美国去、俄国去、欧洲去都没有谁说“威胁”,为什么偏偏中国去了就是威胁?荒谬可笑不值一提。关键不在于要不要、能不能,而是想不想、敢不敢的问题。这就指到了中国海军建设的根本上。


一、建设海军必须要有世界眼光


近代中国被西方欺负了一百多年,只在亡国灭种的关头,才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这种劫后余生的经历,成为深入骨髓的民族记忆,使得我们即使“站起来”也不敢再想走出去的问题。这种被持续外部强力扭曲了的民族性,持续地体现在涉外行动中。对自己实力的不自信,和思维深处自保、自安的思维观念,顺着神经和血液自然地束缚自己发展的手脚,头脑、肢体同步萎缩。这个奥妙被西方发现后,“中国威胁论”版本一个接着一个,吓唬中国,只用简单的伎俩和几乎零成本,就达到阻碍中国前进步伐的战略目的。悲哀的是,我们竟总是难以认识和超越这一心理魔障。中国海军是否出兵索马里的争议只不过是最新的证明,人家还没有说,我们有些人已经开始担心人家的“中国海军威胁论”了。


西方在应对索马里海盗事件时,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派出军舰。在西方国家看来,军队就是维护国家利益的,哪个军种合适就派哪个军种去,自然而然,何必犹豫?近代西方是依托海路完成地理大发现,进而凭借海军主导整个世界的。可以说是海军建设牵引了所有西方大国的崛起。这种商业、军事经历和政治经验,后来成为西方文化中最鲜明的部分。这从当今西方政治大国无不拥有拥有现代航空母舰,以及在外交或人道主义救援领域,随意使用海军的做法就能简单理解。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航母是国际政治的笔尖。算是对现代海军最精辟的注解。可以说近代500年来,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军事标准,始终都是看它是否拥有先进的海军。因为在先进海军的背后,是强大的工业体系和先进的国家制度。晚清中国正是因为没有先进国家制度和强大工业孵化出的先进海军,所以一败于鸦片战争再败于甲午战争,国破家残。从今天的情况看,如果没有现代化的海军,中国就只能被封堵在资源匮乏的陆地上坐吃山空,经济在海外的拓展也只能战战兢兢仰人鼻息,甚至连自己的海洋国土也不能有效防卫。这不仅将延缓国家现代化的进程,也直接影响到国家安全。


正如当今一些大国做法所表明的那样,作为国际军种的海军,因其特殊的军事职能还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外交手段。中国如果不能建设一支能够走向世界的现代化海军,也无法扩大与世界的合作,难以履行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这在世界上会留下“自私”和“无力”的双重负面影响,非常不利于国家形象的树立,将直接损及中国的大国尊严。


遗憾的是,现实中国海军无论实力还是思维都与上述需要存在差距。基于历史教训和世界的经验,中国刻不容缓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的海军。但是,现代化的中国海军包含什么涵义,就绝不是一些先进武器和信息化的技术口号能够直观说明的了,否则北洋水师的悲剧就不会出现。笔者认为,设计、建设现代化的中国海军,必须从“海防”的狭义观念中跳出来。追根溯源,近代海军正是从对远洋商船的武装护航中诞生的,后来扩展到远征保卫国家海外利益。时到如今,构成现代海军的两个关键词依然是远洋和护航。关于这一点看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海战场,看看今天的美国海军就很清楚。一支只专门用来进行领海和本土防卫的海军,只不过是海上陆战队或陆地战壕在海上的延伸,是对现代海军概念的曲解和对现代海军功能的“阉割”,因此也是对国防经费的巨大浪费。中国在开放,国家利益遍布世界,国家的命运相当程度上依赖海运,而中国海军却无力全程跟进和实施掩护,这很不正常,也是国家落后的基本表现。顺应世界军事发展潮流而进行的中国新军事变革,必须以世界的眼光,规划中国海军未来的发展。这固然取决于整个国家的工业实力和改革成功,但也取决于国家对海军功能、定义的清晰定位。


二、使用海军必须要有现代思维


现代化中国海军包含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实力,二是使用实力的决心,否则实力只是摆设。明朝中国有着举世无双的大舰队和世界制海权,但中国并没有完成地理大发现,更没有拓展寸土,最后自己一把火烧掉了舰队。这就是想不想的问题。想不想的后面是敢不敢。长期以来,我们对世界和平的理解过于机械化,对于超出本国领域使用军事力量特别是使用海军异常恐惧,唯恐沾上对外行驶武力的“恶名”,即使遇到某些国际暴徒公然屠杀华侨或凌辱、损害国家利益也无动于衷。有一次,南太平洋某岛国发生动乱,西方根据本能的思维猜测中国可能出动军舰撤侨,但国内一些学者竟诚惶诚恐地立即出来否认,似乎中国真要出军舰天就会塌下来,胆怯愚蠢贻笑大方。


联想到最近索马里海盗十分猖獗,而比这些海盗气势更加咄咄逼人的,是欧洲、美国和俄国的海军。在这些传统和当代列强军舰的感召下,一些亚洲国家和欧洲小国,也纷纷派出军舰。今年6月,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决议,允许各国派遣军舰到索马里剿匪,展现了国际社会的基本理念和决心。而在联合国授权之前的4月份,法国海军一支混合舰队就直接驶往索马里,并在该国登陆解救被劫持的一艘法国游艇,击毙一批海盗。此次行动尽管造成了平民伤亡,但国际舆论不但没有批评法国入侵,还对法国行动持同情态度,安理会并通过决议追认法国海军行动的合法性。改革开放,我们各个领域都喊着要和国际接轨,这其中也包括和西方使用海军的现代思维接轨。犯罪分子不能以国家主权做“掩体”,进行伤天害理的勾当。只要是出于人道主义目的和维护世界和平的行动,就是正义的合法的,也必将得到世界舆论的理解,更何况联合国还有公开授权。对比西方国家以及世界很多国家海军在索马里迅速而果敢的行动,中国目前对是否应该出兵索马里的热烈争论,反映出我们一些人的思维还蜷缩在僵化、过时概念的茧壳里。和这种落后概念“相映成趣”的,是我们一些人在是否制造航空母舰问题上的扭扭捏捏。殊不知中国是当今正常大国中唯一没有航母的国家,问题的关键不是我们要不要造,而是我们的工业能力能不能造,以及造出来后想不想用、敢不敢用。一个航母的话题以及眼下关于远征索马里的争论,像一面镜子一样,折射出我们整个民族面对世界和未来还不够 “现代化”的事实。我们不仅对外不够大方和自信,对自己也没有清醒的认识,别人一说威胁,似乎我们真的就有“威胁”别人的能力。以眼前现实论,在没有强敌全面对抗的和平大环境下,在足够的国际法理支持下,中国海军出动一些作战平台履行维和任务还是可以胜任的,但从现代海军的本义上说,我们无论装备还是理论都相差甚远。当下我们应该做的,是打破和逆转总体实力落后的现实与恐惧、保守观念的负反馈互动,以战略任务需求为牵引,以观念转变为先导,以勇于担当为己任,将中国海军建设提升到军队、国家现代化的核心层面,成为民族意志。中国是世界的中国,维护世界和平和保卫自身安全,是和谐而辩证的统一。中国拥有核武器和洲际导弹,更加促进世界和平的事实已经证明,中国拥有现代化强大海军,不仅不是什么威胁,还将大大有利于世界长期和平与稳定。是否出兵索马里的争论,只有归结到这个认识上才是有意义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