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54军战士在对越自反击战中的那些事

zhutiehua 收藏 214 76608
导读:作者是我的54军160师479团100炮连战友文德金,委托我最先发在这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4军战士在对越自反击战中的那些事

作者 54军160师479团100炮连战士 文德金

弹指一挥间,三十年过去。2009年8月1日,我和利川籍同乡战友沐浴在和平的阳光下,庆祝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诞生82周年,追忆当年炮火连天的战斗生活,愈加想念30年前曾经在同一条战壕里并肩作战的外地战友,愈加深切怀念30年前牺牲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前线的烈士们,也永远忘不了当年硝烟中的战斗生活。

1 英雄部队多荣耀

1978年2月,我怀揣恢复高考后的入学通知书,投笔从戎,来到驻守在豫西北的绿色军营,成为共和国的一名光荣战士。我所在部队是誉满全军的王牌军——五十四集团军,它的前身是南昌起义时的叶挺独立团,毛主席、周总理,朱德、林彪、陈毅、罗荣桓、刘伯承、彭德怀6位元帅,罗瑞卿、黄克诚、粟裕3位大将,邓华、杨得志、杨成武等19名上将,韩怀智、董占林等46名中将,丁盛、韦统泰等165名少将,计200余将军先后在我们铁军部队任职过。

组成该军的127师、160师、162师均为原第四野战军43、44、45军之主力师。在1979年二三月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全军共歼敌8069名,其中毙敌7611名,伤敌177名,俘敌251名,班以上立功单位2996个,立功个人19296人,获得荣誉称号单位15个,其中,利川籍战士105人荣立战功。

而我们160师从1945年成立以来,就以主力师的神勇,驰骋疆场;勇挑重担,屡建战功。部队素以作风顽强,作战勇猛,长于爆破,敢打硬仗和能攻善守著称。先后参加过四次血战四平街、东北秋冬季攻势、锦州战役、天津战役、湘赣战役、广东战役、西藏平叛、对印度自卫还击战,还是我军唯一参加过抗美援朝,战印、打越三次对外重要作战的步兵师。在这支英雄的部队里,涌现了“爆破英雄李广正,战斗英雄刘增荣、窦小芳、邵禄、陈代富、周天喜等全军战斗英雄,全师部队先后有5600余立功授奖。

来到英雄部队受到英雄精神熏陶,并在英雄部队经受血与火的烤炼,血洒疆场,在保卫祖国边疆的战斗中火线立功入党,令我感到十分荣耀和自豪。

2 同仇敌忾忙请战

1978年“五一”前夕,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配在160师第479团团直炮连。因为部队接兵首长知道我弃文从军的事儿,在迫击炮连当三炮手不到一个月,便被团政治处借调搞新闻报道工作。同年11月,为了遏制苏联侵略扩张的全球战略部署,打击越南称霸东南亚的扩张野心,支援柬埔寨人民的反侵略战争,争取国际和平环境,保卫我国边疆的和平与安定,我部和全军各大军区进入一级战备状态。12月8日,中央军委正式向广州、昆明军区下达战略开展命令,同时命令武**成都两军区为战略预备队。1979年1月2日,我160师领受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预令。1月6日,我师奉令进行战前扩编,对全师干部战士进行战前动员,深入进行人生观、价值观、生死观、荣辱观教育。高唱“炮火连天战号频吹,胜利在召唤,我们人民解放军英勇高歌上前线,用我们的刺刀、枪炮头颅和热血,坚决对敌去作战……”的激昂战歌,令我们全连指战员热血沸腾,立志学英雄当英雄。出征动员中,我和战友纷纷向连队党支部书写个人请战书、火线入党申请书和战场立功计划书。

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后,取消一切休假,实行封闭试训练,严格限制军人离开营房和作战训练场,不准与社会有任何往来,不准向家里写书信。因为部队即将开赴越中边境前线,那里是亚热带气候,只宜穿单衣作战,上级命令我们把棉衣被和其它物品统一打包交连队留守人员保管,同时领取干粮袋、绑腿带、钢盔、防毒面具等作战装备。

那一刻,我深情地向千里之外的鄂西家乡望了望,心中默默地与家里八旬祖母和花甲之年的父亲道别,希望他们平安健康。因为出征令一下,我这一包后留物品随时可能成为烈士遗物,而我交给连队党支部的那请战书、决心书、火线入党申请书,也随时可能成为烈士遗言。

3 铁军战前大扩编

战前,我们160师为乙种师,即部队通常说的“架子师”。为适应作战需要,在整训扩编中,我所在479团原团直炮连所属37高炮排、82炮排、100炮排分别扩编为3个炮兵连。部队刚征集的河北等地新兵和20军、坦克11师等兄弟部队补充兵员,约占我们100炮连队编制员额的三分之二。

部队扩编后,我们这些1978年初入伍的兵多数成了战斗骨干或班长、副班长。而原炮连老连长朱银亮(广西人,1969年入伍)器重我有文化,他说他在哪儿我在哪儿。于是他当100迫击炮连连长后,我便在战前任命为该连文书兼军械员。负责连队日常文书、训练、作战弹炮等武器弹药管理,人员伤亡及炮弹消耗统计,战时协助副指导员负责炮弹运输保障,每天工作十分紧张和繁忙。

4 临战训练很辛苦

1月中旬,部队开始转入实枪实弹临战训练。与此同时,我所在54军的各师团军事主管在韩怀智军长的率领下,从郑州乘军用飞机,于当日到达四季如春的昆明。在杨得志司令员的指挥下,勘察中越边境预定作战地域,侦察了解云南前线前沿地形和当面军情。后因出现越南迅速全面占领柬埔寨的重大局势变化,中央军委临时取消了我们54军迂回越南西北的战役计划,而改作战役预备队投入广西方向。

为尽快适应作战要求,部队首长根据对越作战主要是山地丛林战,以及越军善用我军全套游击战术等情况,为了在“师徒交手”中彻底击败越寇,采取新兵随到随补,老兵带新兵,骨干带小组等灵活训练方式。训练内容主要是步枪、冲锋枪、机枪的仰角射击、抵近射击、投掷手榴弹,还有利用工兵镐限时快挖工事掩体等,对我们步兵伴随炮连而言,主要把百分之八十的时间用在训练迫击炮山地丛林作战中,对敌工事掩体的平射、短射、远射等方面。其目的一是让战士们迅速提高战术技能,二是通过实枪实弹的临战气氛,让战友们学会放枪、投弹和放炮,战时不为枪声、炮声所惊呆,沉着机智打击敌人。

在开赴中越边境前线的近一个月,我们整天除了吃饭时的短暂休息,就是不停的重复训练。短短一个月,我们连队的战友们大都磨破了两套军装,许多人膝盖部、手肘部和双手十指多处皮开肉裂。临战训练中,就数我们步兵中的炮兵最辛苦,那从敌人火力下的携炮快速通过,3公里、5公里长途奔袭中,快速构筑炮兵阵地等训练项目,比普通步兵辛苦十倍。因为通常情况下,一个武装步兵的训练载荷不过20斤,而我们100炮连的战斗班一、二炮手肩负的炮身、脚架都在30斤以上,而三炮手背负的迫击炮座盘则有50斤重,其他弹药手每人携带六发模拟炮弹,负重都超过30斤以上。

喘气吁吁中,所有战友不仅累得汗水湿透了衣裤,有的训练中还累得直吐血。那时,哪怕训练这样艰苦,十分严厉的朱银亮连长也不许大家停下来。他说训练多流汗、多吃苦、多破点皮,就长一分真功夫,上战场才能少流血,多一份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安全系数。连长带兵很严格,他天天带头训练,也不让连队的文书、通讯员、卫生员脱离集体训练。他说我们几人除了自身工作,每个战士必须一专多能,学会全面熟悉和使用连队各武器装备,在战场上成为敌人闻风丧胆的神枪手和神炮手。

那些天,接连不断的艰苦训练,我们全连干部战士都累得体重轻了三五斤。训练结束回到营房,疲劳得连饭都不想吃,只想和衣躺在床上美美睡上一觉。但严厉而慈祥的连长,又是喝斥又是劝慰,要大家必须把吃饭当任务来完成,好保持体能完成训练和作战任务。 大多数时候,训练歇息和晚饭睡觉前的这点时间,也被连长指导员派上用场,加强我们对越军战场喊话训练,学习“低挑堆(跟我走)空得动(不要动),若松空叶(举起手来)。宽堆宽独边(我们优待俘虏)等战场用语。

临战训练期间,每天熄灯号吹过,我们便头枕背包,和衣握枪而眠,随时准备开赴前线。在那强度训练和高度战备的日日夜夜,我和战友们唯一的心愿,就是盼望上级早点下达出征命令,宁愿尽早走向炮火连天的战场,也不愿过那几乎穷体能极限,比打仗还苦的强化训练生活。

5 千军万马赴边关

对越自卫还击战是我国20世纪末最大规模的一场局部战争。当时军事领域虽然没有“立体战争”概念出现,但党中央、中央军为了彻底打败越南称霸东南亚的军事野心,同时防止越南军事盟友——苏联在我国东北、华北、西北漫长边境地区采取于我不利的军事行动,我国不但实行了局布地区国防动员,而且当时十大军区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参战部队集结了广州(41、42、55军)、武汉(43、54及20军58师)、昆明(11、14军)、成都(13、50军)共四个军区10个野战军26个野战师。

为保证作战胜利,中共军委给参战部队另配属3个地(高)炮师、3个铁道兵团、一个通信团、一个防化团等支援部队。同时航空兵13个团另6个大队,空军高炮部队和地对空导弹部队,海军南海舰队百余艘各型战舰和百余架战机也集结待命,呈现陆海空对越“立体作战”雏形,从战略上对越军形成以石击卵之势。

部队出征前夕,鉴于我54军入滇迂回中越边境战役作战计划取消,改为配合广西边防部队作战,我160师所属478团、479团、480团依次改用广州军区指定的部队代码。其番号分别为53459部队、53460部队、536461部队。

我54军作为啃硬骨头的广西前线战略预备队,中央军委和广西前指没有安排突破国境线的作战任务,主要负责合围越南军事重镇高平,相机逼进河内的战略任务。

6 慷慨迎战话生死

2月16日,我们160师接到开进战区命令,部队结束枕戈待发的紧张日子。师党委决定副师长胡升前任军列转运总指挥,所属各团按照规定的作战运输预案,齐装满员组织有序地向预定地点集结。全师分三个梯队开进,师前指和478团为一梯队,分别在新乡、汲县登车,480团和师炮团为二梯队,分别在七里营和新乡登车,我所在的479团和师后机关为三梯队,在获嘉和新乡登车。全师沿京广线、湘桂线南下,准时于2月21日集结在广西宁明海渊、凭祥夏石和龙州地区,进入跨境作战准备状态。

从军列启动到开进中越边境的途中,我和战友们在军列闷罐里,打开军用被包或躺或坐,那临战心情就像《洪湖赤卫队》韩英唱的那样:“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只有仇恨满胸膛”。或高亢激昂唱战歌,或心急如火地打听军列和军车开到了什么地方。因为这时斗志高昂的战友们,从上级传达的战情通报中获悉,我东线、西线两路大军已势如破竹全面突破越军苦心经营多年的前沿阵地,大家生怕去迟了捞不上仗打。连长朱银亮和指导员莫千鹏(云南人)见战士们求战心切,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连长为大家鼓气说:“同志们,你们急什么,我们54军没到(战)场,好戏还在后头呢!到时候有的是仗打,而且是大战恶仗,大家立功机会多得很!谁叫我们是无战不往的54军呢,你们说是不是?”连首长一番富有鼓动而风趣的话,惹得我和战友们哈哈大笑,都似乎忘了这是走向炮火连天的战场,而好像是去相亲看大姑娘。

军列一路飞驰南下,欢笑声荡漾在军列闷罐里。大家唱完一曲曲充满豪情壮志的军歌之后,连长和指导员问大家有什么心事和想法,趁早说出来,不要在心头留下任何遗憾之言;即使我们之中的某个同志流血牺牲了,我们生还的战友都要替其完成。

连长话毕,我嚯地一声站起来报告连长,我说我想讲几句心里话。连长对我笑了笑说:“文书,你先别讲,我猜得着你想讲什么。你是我全团的高材生,肯定是想打仗后上军校和作军旅作家这两件事。你放心好好干,我们连队一定向团党委积极推举你!”令我心里暖乎乎的。

坐在我身边入伍才30多天的河北冀县新兵景振峰说:“我有两个心愿,一是打仗胜利回国后,恳求连长给俺假,俺想回家看看女朋友,好让她放心我身上什么零件都完好无缺。二是想上解放艺术学院,好好学习绘画艺术,好把俺们连队的战斗场景描绘出来。”连长鼓励他说:“有志者事竞成,努力吧,我和指导员支持你实现自己的心愿”。

更多的战友们说,可惜打仗之前未与家中亲人见上一面……而从坦克11师调到我们100炮连的河南濉县人郝茂洲战友,他只上过两年小学,没多少文化。他很质朴地说:“俺没你们那么多想法,俺要说的事,俺家里兄弟姐妹多,上战场后你文书和连队的那些独子兵,不要跟俺抢战斗任务。俺牺牲了家里父母有兄弟姐妹照顾,若你们牺牲了叫家里老人咋活!”当时,这不是豪言壮语的宽阔胸怀和舍已牺牲精神,感动得我和战友们热泪直涌。

7 战地困苦难想像

2月21日,我们479团与全师一起由广西龙州、大新、德堡、靖西,经那坡到达边境埝井地区配属41军作战。这天,因广西战区汽车运输团未按时到达,师首长决定紧急抽调全师400余台车辆,先期转运478团,该团22日13时30分起程摩托化开进战区。为此,连长、指导员指挥我们100炮连就地卸下随车携带的火炮和炮弹,眼睁睁看着自己有车不能坐,等待上级另派车运送我们上前线。随后,480团于当日19时30分登车,我们479团于23时登车,师后勤于次日凌晨3时开始登车。

自那坡埝井开进越南一侧后,到处浓烟滚滚,往前线运输作战部队、给养弹药与往后方运送伤兵的军车穿梭往来,显得壮观和凌乱,还有越军抛下的满地尸体,到处是一片浓烈的战争氛围。由于越军的中高级军官大多经我桂林、昆明和南京军事院校培训过,加之长期的对法抗美作战,越军各部队都会运用我军创造的游击战争的基本战法。因此,在“师徒交手”中,既有越军在我先头部队强大攻势下的溃败,也有越军有组织计划地向深山密林和山洞逃窜。敌人放过我先头部队后,又组织多股小部队不断骚扰我后续部队,并沿公路两侧袭击我后勤运输车辆。

夜幕降临后,越军更加猖狂,像老鼠一样四处流窜,不时打冷枪冷炮,令人防不胜防。因此,搜山扫残敌的战斗此起彼伏,不时传来我们连队和兄弟连队战友受袭挂彩的不幸消息。我们头边、耳边也不时有冷枪冷炮划过。有的战友还未与敌人正面交锋,便成了烈士。那惨烈、悲壮、艰辛与疲惫程度,丝毫不亚于阵地攻坚战。

从2月16日踏上征途,到3月5日我在越南高平茶灵受伤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我和战友们基本只睡过从新乡到长沙16日晚这夜军列上的好觉。一路上因为没有任何思想包袱和心理压力,兴奋之余,在铿锵铿锵的军列行进之中,我们打开包被铺在车板上,渐渐进入甜蜜的梦境。第二天早晨军列经过长沙,战友们陆续醒来,大家互相一打听,昨夜梦里差不多都在前线与越军干上了。有的说梦里有些惊慌,有的说那梦很刺激;也有人说梦见自己在战场上杀敌戴花立功了……

17日晚20时左右,军列达到广西南宁兵站。上级给了20分钟吃饭时间,加之战时兵站南来北往的军列特别多,连长和指导员一再嘱咐大家下车时先认准自己所乘军列车厢编号,赶快胡乱扒几口饭后上车继续南下。18日凌晨,军列在凭祥的明宁小站停下,部队开始进入长途汽车运行和战地运动中的艰苦奔袭作战。

从广西那坡埝井进入越南一侧后,一路上直至高平一线,不少路段是我工兵和铁道兵部队临时抢修的战地简易公路,路面坑坑洼洼,有些路段是软路基,为防军车“趴窝”影响大军作战行动,筑路部队在路面横放着刚从山上砍伐的圆木,枕着运载武器弹药和作战部队军车频频开往前线。

一路上,我们睁大警惕的眼睛,防备敌人冷枪冷弹袭击,又小心护着腰间别着的手榴弹和防止车中枪支炮弹碰撞发生走火伤亡事故,同时还得一手抓紧车帮,避免随时被颠簸的军车抛出车外。而驾驶台里的正副司机,分别在车门窗两侧,把被包牢牢捆绑上,以减少被敌人击中的可能性,让每个人的神经之弦绷得紧紧的。那战场开进的军车连绵上10公里,既壮观又扣人心弦。

2月24日,部队到达越南通农地区之后,结束以车代步征途,转为徒步行军作战。我们翻山越岭,背负枪炮及炮弹,且战且进,与41军121师及我军第162师一起,对正面魁瓦之敌第346师指挥所和附近之敌实施围攻。

随后几天,在奔袭追歼该地区敌人途中,我们100炮连因武器负重大超过其部队,不但每天累得汗水湿透身上的单衣,还跑肿了双腿,双脚板打起了血泡。尤其是夜间行军,还得小心提防越军及特工队混入我军搞偷袭,大家回头不断从前向后传述口令:“跟紧点,小心越军混进队伍。”一到宿营地,除了担负警戒放哨任务的战士,哪怕天空不时飞过刺耳的枪炮声,毛毛细雨迎面落下,我和战友们马上发出呼呼的鼾声。一觉醒来,大家背靠地面乱石压出一个个深深的血窝儿,丝豪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有一种恢复疲劳后的轻松快感。

在整个战争期间,我们的生活战地也是异常艰苦的。25日,我团在开进龙万、扣关、那民一线合击高平之敌途中,我们连一顿饭作了两次,也没能吃上一口热饭。当时,大家急行军之后,忙于抢挖战壕和炮火掩体,疲惫之中又饥又渴。炊事班第一次埋锅烧饭时,炊烟刚徐徐升起,忽然空中一声尖厉的迫击炮声飞来。在落弹之前,连长一边喝令战友们分散卧倒避弹,一边组织火炮回击敌人目标。待消灭敌炮兵炮阵地后,炊事班的战友们又继续生火做饭。但第二次锅里水还没有烧开,部队却接到立即开拔命令。无奈之下,我们这些没吃上饭的战友们,只好灌满军用水壶一壶水,一边跑步前进,一边抓把生米用水压进喉咙。

随着战线的不断拉长和战场向纵深推进,我们最艰苦的战地生活是3月1日左右的那六七天时间。由于敌人不断扰袭我军沿线运送给养弹药的运输车辆,夜间守卫在山头上,看到山下远处不时火光冲天,我军一辆辆运输军车被越军炸毁,战地生活也因此中断补给。起初,因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约束,都不敢违反军纪就地解决生活之需。头两天靠又干又涩的“76”式军用压缩饼干充饥,没了压缩饼干后,连队在随军翻译和广西边境地区支前民工的指点下,靠挖山上野木署充饥又熬过了两天。再来后战地已无野生食物可寻觅。在饥渴的煎熬下,我们团有个连队为了保持战士体力和歼敌有生力量,下令打了两只越南老百姓养的狗,为战士们补充营养,结果被部队首长知道,该连受到通报批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用说打仗,我们部队连自己生存都面临十分严重的威胁。在各部队逐级反映下,上级首长为了避免给养严重困难造成非战斗减员,根据在敌境作战的特殊情况,下令各部队就地就材解决口粮。得到命令后,我们欢欣若狂,用冲锋枪对着越南无人看管的田间水牛,嘟嘟嘟一连几梭子后,帮炊事班剥下牛皮,割下血淋淋的牛肉放进锅里煮了起来。但由于战地军情瞬息万变,常常一锅大砣大砣的牛肉还没熟透,加之好几天没有盐巴了,那半生半熟的牛肉淡而无味,大家连扯带啃,没两顿就吃腻了那带着浓重血腥味的牛肉,以至我30年后的现在,一闻到餐桌的牛肉味就翻胃。

8 血染风采战旗红

1979年春天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期间,我160师在中央军委和广西东线广州军区前指的指挥下,全师将士坚决执行作战命令,不怕牺牲,英勇顽强,攻入越境内纵深60余公里,先后围歼了打兰、扣林、魁克、马诺之敌,同会友军一举攻克越北军事重镇高平省会城市。随后还清剿了扣屯、班听、光头、光内守敌。同时,担任高平茶灵一线的护路任务,不断传来胜利捷报。

在短短的近20天里,我师共毙敌845人,缴获和销毁敌人各种枪械488支(挺),各种火炮26门,苏式冰雹火箭发射架4具,火箭74枚,各种枪弹和炮弹12万多发,以及大量军用物资,此外,还摧毁敌野战工事等285处,飞机场两个,军用仓库5座。出色地完成了上级赋予我师的作战任务。

战后,我所在100炮连荣获集体二等功光荣称号。我因作战勇敢,积极完成各项战斗任务,获得解放军总政治部颁发的“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纪念勋章一枚,和53460部队、广州军区授予的两枚三等功军功章。

当年那场战争十分壮观,也令人十分感动和永远骄傲。为了祖国和平和边疆领土完整安全,我54军和160师留下了军师首长将门虎子双双上前线的传奇佳话。我54军传奇将军董占林副军长和儿子董潮,我160师师长张志信和儿子张立与我们浴血奋战在保卫边疆的神圣战斗中。不幸的是我们敬爱的张师长的独子——478团侦察班副班长张立同志,于3月27日在执行侦察任务中光荣牺牲。战后,著名军旅作家李存葆深入我军和我师采访,以两位军师首长及其董潮和张立同志为原形,写下了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长篇军事小说高山下的花环》。

2月28日,我连在转移阵地途中,发现山下河边有三个敌人把一挺机关枪搁在一边生火做饭,连长朱银亮指挥部队分头迂回包抄围剿敌人。此役,我连毙、伤敌人各一名,战前从兄弟军区补充我连的原机枪手颜金生同志缴获班用转盘式轻机枪一挺。这在炮兵连队是极不容易的事。

战况报告团指后,佘阳春团长十分高兴,当即表示这挺机枪不用上交团里,就留给我100炮连颜金生同志使用,以加强我们炮连近敌遭遇作战能力。此后,我连又在扣屯一带清剿中俘虏两名藏匿于山洞之中的两名女越军。

9 阵地潜伏扣心弦

在越南境内作战期间,行军打仗不是最艰苦的事情,而是进入前沿阵地后,执行单兵潜伏放哨任务,特别是那夜间潜伏哨,不仅需要战士有良好的单兵作战素质,更需要战士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才能处惊不慌,临危不乱,以静待变。

随着步兵战友不断向前推进,我们的炮兵阵地也一步步深入敌后纵深。而狡猾的越军十分善于夜间偷袭,许多兄弟部队在这方面吃过不少亏。

由于我军作战推进神速,越军慌忙撤逃时,常常丢下同伴尸体不管,而我们抢占山头阵地后首要任务就是加固战壕工事和炮兵阵地,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去掩埋越军丢在阵地上的尸体,以至越军尸体在太阳暴晒下,一两天就开始腐烂长蛆,臭气熏人,难闻极了。

在一些新兵又怕死鬼又怕敌人夜间袭击的情况下,为了确保阵地和连队干部战士安全,精明的朱银亮连长和莫指导员想了夜间防敌的好法子,一是变单岗哨为双岗哨;二是在明哨之前的20米左右地带,增派夜间潜伏哨。靠近阵地近处岗哨由新兵担任, 稍远处的暗哨由老兵负责,这样一明一暗、老兵新兵双哨搭配后,每两小时换哨一次,让人精力充沛,遥相呼应,大大提高了阵地夜间防敌偷袭处置应变能力。由于防敌偷袭工作做得细致到位,我们100迫击炮连从未被敌人偷袭。

在越南前线,我执行过多次夜间放潜伏哨的任务。每夜孤独难熬的潜伏哨时间,你必须忘记自己的存在,不敢打瞌睡,不敢挪身大小便,不敢咳出声来,有蚊虫叮咬不敢摸打,坚持一动不动地匍匐在草从中,手握冲锋枪,静观敌情变化。因为夜间阵地上任何一点丁异常响动,都会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都会危及自身安全和战友们的安全,但在铁的纪律和死神的威胁面前,我和战友们都一次又一次地挺过来了。

从那时起,我和战友们真切地体会到和平与自由,才是人间最珍贵、最美好的东西,让我们和我们的祖国永远享受和平的阳光吧!

10 战火生死置度外

3月1日,我连在配合本团步兵进剿那从、魁克的炮战中,我在抢运炮弹到阵地途中,因雨天路滑,不幸跌倒在山路坎下,左小腿内侧被竹桩戮得皮开肉裂。当时,战友郝茂洲停下来要为我包扎伤口,我拒绝说轻伤不要紧,运送炮弹要紧。由于伤口处置不及时而发炎,我这腿上的疤痕至今清晰可见。

河北冀县籍新兵景振峰在那天的炮战中,以身护炮光荣牺牲,战后荣获战功。为了纪念这位永远年轻的新战友,我前几年专门写了《清明往事》这篇散文,刊发在《恩施日报》和《恩施晚报》等媒体上,并被我收录到我正式出版发行的文学集《红杜鹃》中。

3月5日,我连随团指奉命合围光头地区,寻歼敌346师指挥所,11时50分,当我们在雨雾中沿泞泥小道一路爬到好几百米高的景班大峡谷山上垭口时,敌人放过我团侦察尖兵队伍,趁二、三营未跟上之机,突然对我团机关和我连部分干部战士实施突然袭击。当时,我位于山上距敌最近处,我见情况不妙,当即取下挂在腰间的手榴弹向山上的敌人投去,致敌火力短暂中断,为连长和战友们寻机歼敌争取了宝贵的分分秒秒。正当我准备向敌扔第二枚手榴弹时,敌人一颗子弹击中了我右大腿股骨,造成我右大腿粉碎性骨折,右大腿股骨成15度斜角短缩三公分,成为终身伤残军人。几乎同时,在我身后的团堡同乡战友炊事班长甘方英也连忙卧倒在地用半自动步枪向山上敌人还击。

我在中弹跌倒的那一刻,神志特别清醒。我见自己右大脚被敌人枪弹打断,考虑炮兵短兵相接处于劣势,怕我保管的记录连队兵力、武器装备、携带炮弹基数及人员伤亡的《作战日志》等落入敌手,在团担架队战友冒死抢救我时,我先掏出挎包里的《作战日志》交给安陆籍老兵,叫他先把这涉及军事机密的本子转交我身后10米开外的连长,才放心让战友们在弹雨纷飞的阵地救我下战场。

几乎就在我受伤的同时,战前从坦克师调来的连部通信员郝茂洲为掩护朱银亮连长,也不幸被敌人枪弹打坏右腿盆骨,从此成为国家供养终身的荣誉军人。令人遗憾的是自战场分别后,我们彼此天各一方,多次联系不上,也不知他如今过得怎样,或者是否像我一样有个天伦之乐的幸福家庭。

战斗发生后,团参谋长许正波命团侦察排和我连二炮排汉川籍排长“牛大脚”(他身材约一米八,是全团投弹能手,手臂轻轻一挥就能把手榴弹投向六七十米开外的目标,可惜记不得他的名字了,只记得战友们叫他的这绰号)用火力压制敌人。此役,我连歼敌2名,我们100炮连伤亡7人。几个月后,我从贵县195陆军医院伤愈归队,发现连队补充了10多名新战友。想起那些牺牲了的连队战友,令我心情万分沉痛和永远怀念他们!

11 浴血战士感慨多

3月5日11时50分,我和连队其他受伤战友经团卫生所军医紧急处置创伤,被团担架队从战火中把我们救到山下安全地带。这天黄昏,我从靖西陆军32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发现自已躺在病床上,病房里已亮了电灯。守候在我身边的军医和护士见我昏迷7个多小时醒来,都很为我高兴。我问他们我是怎么到医院的。一位男军医说,是广州军区前指派军用直升机把我们受伤战友从前沿阵地山下,空运我们到后方医院的。我因战场受伤失血过多,床头上正挂着一瓶殷红的鲜血,从我手臂血管流入体内。那男军医继续对我说,由于野战医院血库储备不够用,有两位32陆军医院的B型女兵护士为我献血。此时,我明白了,是部队和部队战友给了我第二生命。

因为伤情较重,我后被转送到那坡767野战医院、南宁陆军53医院、南京部队驻南宁五七干校第一野战医院和广西贵县195陆军医院疗伤。

大约4月底,我在驻南宁五七干校第一野战医院疗伤期间,不仅连、团、师首长到医院慰问我,而且原中共中央委员、外交部长姬鹏飞在两广地方领导、广州军区参谋长周德礼将军,以及中央慰问团广西分团成员的陪同下,姬鹏飞首长来到我所在的二骨外科六病室,与我们重伤兵员一一握手,他面带亲切笑容,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向我们这些战场幸存下来的伤兵问好,他说我们是人民功臣,鼓励我们坚定信心,积极配合医院疗伤,争取早日出院归队。

当时,我正在看护士从医院借给我的《革命军中马前卒》,姬鹏飞首长从我手里取过书翻了翻,又亲切地与我拉话,问我是哪里籍贯和哪个部队的人。当时,我身上打满石膏牵引仰面躺在病床上,激动万分,连做梦都想不到我一个普通伤兵,会受到中央首长如此关爱和接见。

随后,随中央慰问团来南宁慰问演出的安徽黄梅剧团等军地文艺单位和艺术家们,又专门到野战医院慰问演出。我因受伤很重,不能坐立,野战医院领导和护士们不顾我的执意谢绝,硬是用担架把我抬放到舞台前的首长席边,用木椅把我头部一端担架抬高起来,让我半坐半躺面对舞台,与全体伤兵战友和医务人员一切观看精彩的文艺节目,享受欢乐时刻,感受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全国人民的巨大关怀与鼓舞。

还有一件体现军民鱼水情的事很让我感动。大约出境作战的头两天,我们部队驻在一个广西边境壮族老乡家中,老乡腾出最好的房间让我们住下。晚上还设法给我们吃宵夜。第二天早上部队开拨之前,我打整好房间后,为了感谢热情支前的广西老乡,临走时,我悄悄放上连队战时发给我的6块津贴表达感谢之意。老乡发现后,后来硬是交给了部队,说什么也不要,那份真情令我至今很感动。

在我所住过的五六个部队医院,从医院首长到普通军医护士,他们对我们这些战场上下来的伤兵,那亲热劲和耐心周到的服务热情,不是亲人胜过亲人。他们不厌其烦地劝我们进食,天天为我们打针、换药,喂药、喂水、喂饭,端屎倒尿,洗衣擦身,洗头理发,或为我读书读报,或与我聊天取乐,让我感受到亲人般的温暖和珍贵的人间友情。

为了永远铭记给我第二次生命的那些战友和军医护士,我分别以他们为原型,把他们救死扶伤的事迹,写成了小篇小说《红杜鹃》和散文《战地鹃花》,后被利川《龙船调》、《恩施晚报》、《湖北交通报》等媒体刊载。

回顾当兵历程,回忆血与火的战斗生活,我永远以当兵为荣,永远以为保卫祖国献出热血青春为骄傲。

当兵无悔!这是我昨天、今天和明天,永远无悔的回答。

“身残不道畏,无为终身悲”。永葆当年战斗风貌和爱国牺牲精神是我矢志不渝的坚定追求。

愿长眠在中越边境的烈士们及其家人一切安好。(约12000字)


地址:利川市公路段

邮编:445400

定稿:2009年8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5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泽翰 在第80楼的发言:
楼猪的文章也还说的过去,事情叙述的不错。为何取这么一个名字?莫非是怕没人看么?悲哀!

我是54军战土,为这个英雄部队而自豪,我要展现的是这个群体的英雄事迹和献身精神,故取此名,难道错了。也望你理解。

我也是54军军直侦察营的我同意你的意见

95楼疯子0

82楼的朋友,确实是有上线歌非常高亢.当年我就是唱着这支军歌去参战的.

 以下是引用扎根农村 在第194楼的发言:
尊敬的文德金老班长:你好!你给我寄的书已经收到,谢谢!我一拿到手就给你回帖,遇上老部队的战友十分激动。原来我的排长也是你们湖北的,叫曾广胜,对我很好,鼓励我学习写报道,我一直很感激他,但退伍后失去了联系,遗憾。我不知你在铁血网有几篇作品,凡是老战友的我都愿意看,能告知吗?顺祝家庭幸福,工作顺利!

我以"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为名在铁血上发文,点此名可见我的所有网上文章,希望读时赞一个哟。

2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