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像用兵一样用好中国的钱(戴旭 )

霜如雪 收藏 0 81
导读:最近,由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两个关于“钱”的话题,在中国各界议论纷纷:一是中国成为美国头号债主,由于美国银行倒闭及美元贬值,中国已经遭受了约#万亿人民币的损失,还应该不应该继续“英雄救美”的问题;二是中国紧急决定两年内投入4万亿人民币的固定资产投资,“强心针”打的是不是地方和时机。这两笔钱都是天文数字的国民财富,关于它的使用引发全民关注是很自然的:我们当初是出于什么战略考虑,如此大规模购买美国债券的?我们今天又经过了怎样的论证,决定4万亿投资方向和规模的?当代伟大的战略家毛泽东说:抓住战略的枢纽部署战役,抓住

最近,由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两个关于“钱”的话题,在中国各界议论纷纷:一是中国成为美国头号债主,由于美国银行倒闭及美元贬值,中国已经遭受了约#万亿人民币的损失,还应该不应该继续“英雄救美”的问题;二是中国紧急决定两年内投入4万亿人民币的固定资产投资,“强心针”打的是不是地方和时机。这两笔钱都是天文数字的国民财富,关于它的使用引发全民关注是很自然的:我们当初是出于什么战略考虑,如此大规模购买美国债券的?我们今天又经过了怎样的论证,决定4万亿投资方向和规模的?当代伟大的战略家毛泽东说:抓住战略的枢纽部署战役,抓住战役的枢纽部署战斗。这个原理适用于所有领域。战略的错误是最根本的错误,因此也是应该极力避免的。笔者放几响马后炮,以当初使用巨额外汇的经验教训,作为眼下实施四万亿决策的前车之鉴。


中国巨额外汇被套已是现实。但亡羊补牢,从理论上探讨一下如何使用巨额外汇的话题,仍然具有举一反三的意义。


一是应该服务于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大局。自古不足谋全局者不能谋一域,不足谋万世者不能谋一时。笔者认为,用钱如用兵,没有全局的眼光和部署,就不会安排好每一个棋子,走好每一步。事关中国现代化全局和长远的最关键制约因素是什么?一是资源,二是高技术。世界铁矿石寡头对中国的连续敲“砸”连普通人都感觉到了,而高油价的黑洞吞噬了中国多少钱也是尽人皆知。这不是正常的学费,而是目光短浅的代价。外汇应该用于在全球范围内控制资源,因此成为常识。日本几十年前就是这么做的。现在日本已经入股世界最大铁矿石公司,最大的石油公司和最大的核能公司,一举成为世界的资源大国。美国、欧洲(还有日本)一直对我们禁止出售武器和高端技术,我们试图以市场换技术的策略失败,不仅没有在合资中拿到技术,反而大量的企业被外资控制。这方面西方和日本都可以做我们的老师。日本从仿制西方到研制,最后登上世界技术大国行列。日本在国家崛起过程中赚到的“第一桶金”,做了这样两个用途,明治维新完成国家全面转型只用了30年,而在二战的废墟上第二次崛起,还不到20年。这就是战略决策正确的结果。相比之下,我们30年改革开放积累下的钱,却大部分“借”给了美国,结果如何尽人皆知。如果用军队形容外汇的话,我们把如此一支大军,派出去给人家做了“体面的奴隶”,没有给国家赢得寸土,也没有抵挡住外军(外资)对国家的侵袭,最后还处在被悄悄“坑杀”的境地。


二是改善国民的福利保障。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过于依靠国外市场,靠出口拉动,其中又主要以欧洲、美国和日本。可是,欧美日三方加起来的人口,也只相当于中国国内的人口。我们既然可以为“外国人民”服务,为什么不能为十三亿中国人服务?这就是所谓的拉动内需。现在美国和西方的金融危机来了,我们的有关专家和部门认识到需要拉动内需了,为什么以前没有意识到?有些人可能会说是中国人穷,无力消费。这里面就有一个悖论:为什么中国的外汇在世界上是第一,而中国人人均收入却很低?中国人既然没有钱,为什么不让中国人有钱?其实,中国人并不是绝对的没有钱,只是因为中国没有完善的福利保障,教育、医疗和住房消费奇高,对中国人起着釜底抽薪的“战略威慑”作用,使他不敢花钱。如果我们能有像西方那样的福利保障,能够从新三座大山中解脱出来,谁不愿意消费,提高自己生活和生命的质量呢?当然,教育、医疗和住房等民生问题的解决属于国内改革思路调整的问题,但使用外汇的一部分,用于全面社保的建立,显然是从源头上拉动内需的战略之举。又能把全国人民的后顾之忧解决,又能拉动内需,振兴经济,社会和谐,经济发展,真正落实以民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何乐而不为?从战略高度看,富民也是富国的基础。


三是用以保护民族产业。中国仅购买美国的各类债券就达一万多亿美元,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引进利用的外资,才7000亿美元。这里就有一个大问号:外资投在中国的钱,有多少是我们借给它们的?我们买债券,利息微不足道;他一笔资金投过来,我们的优惠政策有多少?而且外资还大量并购中国的优质资产和大型企业,如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汇源和东航。它一下子投在股市上,不仅狂赚还搅乱中国金融市场。为什么我们的外汇不能用于保护民族企业?我们必须清楚,工业,只有工业,才是中国现代化的唯一支撑,所谓现代化,就是工业化,而这个工业化的主力军就是民族产业。中国的外汇不为这个根本目标服务,就是无的放矢。为什么我们总是恐惧外国热钱在国内兴风作浪,而我们那么多钱却无法在国外兴风作浪,也不能阻止外国投机资本在国内兴风作浪?说到底,还是我们不会用“钱兵”。没有方向的行军,没有目的的打仗,结果必然是遭受重创。


其实,只需要进行简单的反思,就可以看出中国大规模购买美国债券做法值得商榷:和美国比,中国肯定是穷国。世界上哪有穷人借钱给富人花的道理?为什么中国发行的国债美国不买,只有中国人民买;而美国的国债我们就要买?是贪图那点利息吗?那我们用那些钱投资岂不更好?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攒钱千日,也是为了用在一时。如何使用外汇,是国家战略问题,不能由经济专家更不能由具体的银行、金融部门擅自决定。早在上世纪初,法国内阁总理克莱孟梭就说过,“战争太重要了,以至于不能交给将军们去干”。美国埃利奥特.A.科恩在他的《战争中的元首和将军们》一书中,就此评论说:将军们可能认为自己懂得取胜之道,但政治家们才是具有大局观的人。比如美国现在的救市,就突出反映出美国在金融领域的国家战略。它有着8500吨的黄金储备,按经济规律来说,卖掉黄金,筹集资金救市并不难。但美国并不这么做,而是发行新的债券,继续向别人借钱堵自己的窟窿。如果能堵住,则美国安然无恙;如果堵不住,则损失的是别人的钱。在如此巨大的危机面前,美国尚且如此算计,表现出世界帝国般的镇定。相比之下,危机一开始中国就表态要经济参与救市,要以此赢得世界的尊重等,显得非常的肤浅和幼稚。救不救,如何救,背后是国家大战略的谋划,不能轻举妄动。中国之前为什么如此多的外汇被美国套牢,并在美元贬值中承受巨大损失,原因就是思谋不周。如果这是在传统的军事战场上,就相当于战略兵团被敌人包围和围歼。美国以美元崩溃和继续贬值会导致中国外汇进一步大幅度损失为由,要挟中国救市,是在玩心理战。美国已经以诱敌深入的办法,用所谓国债收益稳定的说法把中国9000多亿(不算两房的3000多亿美元)美元装进去了,现在还想用这种同归于尽的威胁,把中国剩余的外汇也装进去。这18000多亿美元外汇,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积累起来的全部家当。如果美国把中国这些钱都玩没了,就等于把中国又送到30年前。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对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毁灭程度,超过一场大规模的核战争。套用克莱孟梭的话,金融、外汇的使用太重要了,以至于不能交给银行和金融决策部门去干。美国的7000亿救市计划,并不是由美国银行系统和财政部说了就算,而是经过美国府院经过反复的讨论、否决再讨论才通过,美国是用国家战争决策机制来决定这一方案的。与此相比,有关部门动用巨资购买美国债券,何曾通过全国人大和政协讨论?决策机制的背后,反映出的是两国对金融问题战略重要性的认识不同和操作持程序的不正规。中国现在处处强调与国际接轨,其中也应该包含对一些重大问题的认识上的接轨。军事上讲现代战争观,经济上也应该强调战略经济观。


我们现在是外有1万多亿美元的债券,每天都在贬值,还被破产威胁着;同时,我们内部又有17000亿美元的热钱埋伏着,随时可以打垮中国的金融体系,把中国经济打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这还不是威胁吗?在中国的这17000亿美元热钱中,有多少是中国的海外兵团?我们不是只有海外体育兵团,我们更有海外金融军团!我们的美元买了美国的债,就等于加入了美国籍,就要被美国人使用,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服务。本来是自己保家卫国的大军现在反戈杀来,此情此景真让人不寒而栗。


从外汇投资说到内部投资,笔者认为,中国现在决定在两年内投下4万亿人民币以振兴经济,决心没有错,但其战略考虑,显然应该从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总目标出发,以建立现代工业体系为依归。这应该是中国现代化建设坚定不移的目标,不能以突发性的国际金融危机为转移。中国现代化的关键和唯一标志,是完成从农业国向工业化的转型,而不是建多少高楼大厦,铁路桥梁,更不是GDP概念。美国在近代的发展就是先以政策吸引巨资投向钢铁、石油、铁路和机械制造,然后以“阿波罗登月”“星球大战”和“信息高速公路”等大型国家计划,引领资金和企业朝向现代高技术发展方向。中国经济学家的最大缺陷是思维单一,没有全局战略头脑,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因此在为决策层提供的参考方案中,局部看似乎是周密的,整体看则大可置疑。就眼下的情况论,是保GDP增长重要还是抓住机遇调整中国的经济结构和发展布局重要?杀鸡取卵和饮鸩止渴都有短期的效果,但也是自寻死路的捷径。中央提倡科学发展观,胡主席要求各级部门“问计于民”,道理正在于此: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钱者,兵也,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不可不察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