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刀声(10)

山鹰2007 收藏 1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仓惶间,一声怒吼。当途,身子未来得及起立稳当的许光赫,登时爆发一身蛮力,抱人一扭身,揪着万象森‘送’来的疯狗,一并摔在了满是水洼的泥泞里;下一刻,顺势就用小山似的魁梧身躯,将撞入怀中的敌人身体,死死压在了下面!“奶奶的!”“噌!”不过接触间,滴答着温热鲜血65伞刀,同时随着许光赫,翻转贴身一压,无情穿透了死狗的肋下!

“啊——”一声生生撕裂灵魂的惨厉哀嚎顿时惊悚全场!

“小心!”随着耳旁同时间,在天崩地裂中万象森状若雷鸣的一声报警,生死肉搏,一片令人窒息混战,杀红了眼睛的许光赫,这才惊醒虎翼在旁的万象森,为何会这般帮倒忙……

“突突突……”不知何故,侧前不出百米外,横向短沟中;因着敌我白刃混战,稍稍消减下去的簇簇枪焰,豁然熊熊再燃!毫不顾忌恐怕自己兄弟死活的直冲周近许、万处身,几近清场的数十米内乱射横扫过来!刹那间,疾风嗖嗖过耳,簇簇横飞的子弹,顿时在急风暴雨,天崩地裂,排山倒海的浊浪劈头盖脸中,化作了无形!“啊啊……”措不及防的几声惨叫,就近身侧不远,混作一团,不知敌我的人影,立时惨叫应声倒在了暴雨泥泞中!

顾不得许光赫了,趁着暴雨懵懂,人影幢幢,一片混乱至极,同时匍倒地上,解决完近身最后个敌人的万象森;立时,急不可耐,粗暴掰断了近前被自己一爪撂倒,尚未完全断气的死狗手腕;强夺过一支不知还剩多少子弹的AK47,顶着没了落数的子弹,飞快向一侧重炮掀起的低矮土坑,滚了过去,不过少顷便与敌人的枪,响在了一起,吸引了当面不搭调的敌人攒射,数簇火力;随之凭着快速凌厉的规避,落进了四通八达的同侧手沿沟涌来的撮撮敌人,短促对射在一起!

生死关头,火烧眉毛的许光赫,却发现上一刻仓惶出刀的自己,就在这要命的关头拔不出刀来了——不幸被老甘言中,已经连捅数人,却在其认为只能拿来撬罐头65伞刀,终于许光赫仓惶捅入一拧之间,挂在了死死压在身下,嗷嗷绝望惨叫的死狗肋骨上;仿佛铁牛入海,再难以拔出!

霎时间,不知凡几的子弹呼啸着掠过身去,条条裂电交织着迅即划过头顶;暴雨倾盆,遍地横尸中,一声声心急如焚的愤恨咆哮,随之一声声撕心裂肺状如厉鬼哀嚎般的声音,顿时惊悚全场——

“奶奶的,奶奶的……”“啊……啊……”在近身腹中一脚,几乎完全丧失抵抗能力的疯狗眼睛;刹那被复燃,乱射横飞的子弹与自己逼得发疯许光赫;就像是一头,正开膛剖心,嗜血成狂的食人恶魔;祭出了一身蛮力,仓惶间,连拉带拽,连打带砸,毫不留情的狠狠作用于,令人毛骨悚然,撕心裂肺惨叫,尚未断气的死狗身体上!

“诤”的一声,下一刻,浸透热血,极易折断65伞刀,顿时不堪许光赫暴力,生生被掰成断作两节!“咔嚓”几乎同时在,拼了命扑来的疯狗眼睛里,不甘惨烈挣扎,不幸者的一根肋骨;就这般被发了疯似的许光赫,生生连皮带骨扯了出来!整个一大活人,真格就像活活剖开了似的,一泓血淋淋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骤然喷涌出了来!

“吼!”双睛赤红,怒不可遏的咆哮;已经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疯狗,立时不求歼灭,只求同归于尽的冲仓惶间,用力过猛一个屁蹲,狼狈摔在了地上的许光赫;奋尽了最后浑身力气,饿狗扑食一般扑了上来!只需拉动发火线,绑在疯狗肋间,没有丝毫延时的铁盒子就,就会毫不留情,一弹两命!

然而就这霎时,在舍身扑来的疯狗眼睛里,根本没被那被貌似狰狞吓傻了的许光赫,同时豁了出去!迎上两步外,饿狗扑食般的近身;摔在下面的许光赫,同时反一脚就向重伤在身,反应迟钝,脑子已经有些发懵的疯狗踹了过去!

“嘭!”“啊……”一声闷响,再中一脚的敌人,瞬间在尚未来得及拉动自杀弹的情况下,被身高脚长的许光赫一蹄子,狠狠蹬在了面门上,一阵眼冒金星,伤上加上短促晕眩;短暂失去了自杀能力。“杀!”眨眼间,仿佛饿虎扑食的许光赫,下一刻又同一动作的迅猛反扑了回来!

“咔嚓!”“噗——”被积聚着几乎全部自身体重,飞身连砸带压,狠狠摁向敌人坠膝,登时用狗爪肋骨不堪碾压的骨断经折;眨眼间,连中两脚,内腑再受重创的敌人顿时撕心裂肺的惨叫都没有,淤在心头的一口血气便喷了凶神恶煞,飞身跪在他身上,俯身下去,瞬间就要掐脖子的许光赫满面!

根本由不得一手被制,妄想和许光赫同归于尽的疯狗多拼命挣扎;用带着自己所有体重的双膝,侧对其,狠狠砸压在疯狗身体上的许光赫;立时抖落出泼妇掐架的狠毒气势;两只蕴藏着无穷力道的大手,迅速死死捏住了疯狗喉咙,狠不能像爪力惊人的万象森一样,骤然撕开大块血肉似的。

瞪大了圆鼓欲出,满布血丝的眼睛;被许光赫死死捏在手里,不改凶蛮拼死本性,面部异常狰狞扭曲的疯狗,只有挣扎!疯狂的挣扎!

但是被许光赫制住的敌人彻底绝望了!疯狂的脚蹬,蹬不到用膝盖整个身子都摁在自己身上的许光赫;空出的一手,就是不顾一切想打,也是柔弱无力;想拉,也拉不到同样被许光赫小山似的身躯,压在下面甚或隔着另一胯侧的手雷;无力与许光赫同归于尽!

此刻,许光赫压在身下的疯狂挣扎中已经脸色发青疯狗,就像是只不幸落水的稚鸡,愈发拼命的挣扎,只会愈发加剧致命的窒息!

“死、死——”随着数息间的许光赫,被迫得歇斯底里咆哮,以声震力;死死掐在愈发逼近死亡,愈发疯狂挣扎死狗脖子上的双手,就像铁箍似的越拧越紧!

不甘绝望的瞪大赤红充血的眼睛,拼死挣扎渐渐将歇,若是寻常自然毫无悬念便是这不依不饶的疯狗最终死相。然而,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肉搏混战中,局部依然有着相当优势兵力的敌人,可容不得许光赫单挑式的耗费那么多时间,去让他把一松手瞬间便会扯光荣弹拉他下去的疯狗掐死!

不过数息,一片混乱中,许光赫侧后,已经欠下六连血债的一条疯狗;但见得此,立时嗥叫着拔出了血淋淋的匕首从许光赫反过身当面侧前冲了过来!虽说同样的头盔,同样满身泥泞衣衫褴褛,乍一眼即便面对面,若不仔细观瞧,在这暴雨倾盆,天崩地裂,双耳几乎近失灵的极度混乱中,根本就分不出敌我来。然而许光赫魁梧身形,就像鹤立鸡群,成了近身,打过照面的敌人,分辨出敌我明显的标记!

“呀——”快步冲近,毫无迟疑舍身扑来,攻守之势再度变易!一瞬间,脱不得身,乍一眼,反倒也分不出敌我的许光赫;立时让舍身扑来的一条疯狗,扑个正着!

“奶奶的!”一声断喝,眼疾手快的许光赫,也不是这般易与的角色;凭着一身的蛮力,即在两人撞上的同时,拧腰出手奋力一掰,受到冲击,却生生被敌人扑到下位的他,立时与两个敌人,眨眼间几乎致命的撞作一团,在暴雨泥泞中滚在了一起!

“噌!”一柄血淋淋的匕首刺,立时闪烁狰狞的妖冶,带着又一条疯狗浑身的重力与冲击,随着撞作一团,整个身子压了过来,直透压在另一敌人身上的许光赫腰腹!仓惶间不察的许光赫,立时幸运的让敌人捅在了自己装有杂物的厚实战术背心上,由于发力短促一时未入,直令生死一刻,圆瞪血红双眸的许光赫,迅即亡羊补牢的一手,在两人翻滚间死死扣住了敌人持刀的手腕。凭着生死之间,暴发的骇人蛮力,咬牙捏紧,一股电掣般的刺痛麻痹感,顿时沿着手臂,直窜敌人敌人心头!

“啊——”措不及防的敌人,顿时在许光赫一手仿佛骨头都要生生捏碎的暴力中,难以握持匕首,撒刀坠地;但同时暴发噬人兽性的他,另一手揪住许光赫衣领,奋力一扭身。撞作一团翻滚后,许光赫眨眼就不幸让狠不能生啖其肉的疯狗,压在了他身上!被压在下面整整比疯狗,大上数圈的魁梧身板,令根本没有将扑身上的疯狗,一脚蹬出去的余地!

从抓衣领,到掐脖子,就不过转手翻腕的距离!真可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许光赫立时就让同样狗急跳墙的疯狗,一手抠住了脖子,造成窒息!

你抠我也抠!霎时间,许光赫空着横格疯狗肩颈上,以为揪住敌人翻身上位的一手,几乎也同时不依不饶的滑过疯狗同样拼死挣扎的脖子,死死抠住了对方咽喉!

窒息,窒息,翻滚,翻滚,随之演变成了双手对双手;俱是似痛苦似暴怒的狰狞满目;俱是青筋毕露,脖子上掐出了血;俱是满脸赤红,变作了满脸铁青!满地泥泞里,滚在一起,较量着疯狂,较量着生存意志,较量着腕力与肺活量的敌我,就像是缠在一起,不死不休的泥鳅!

然而仍然是这般痛苦惨烈的生死对搏,相对这瞬息万变的战场,决出结果的过程,实在太过漫长。在许光赫已经两眼发黑的恍惚视野里,不远处,上一个被掐上,几乎万全丧失自卫能力的疯狗,就在敌我歇斯底里的对掐间,透过了气。戾气冲霄的拖着仿佛重逾千斤的身子,在暴雨泥泞里艰难扑爬过来!

“吼、吼——”咆哮发力,在其间一手攥着的,是捡起落在地上锋利的匕首……

千钧一发!倾盆暴雨,敌我混战,簇簇枪火渐歇的当口,陡然扣响了一具RPG!

“轰!”就在生死一刻,敌我肉搏,尽皆不觉之间;一发不出百米轰击而来的85mm火箭弹,立时让凭依被重炮轰得七零八落的短沟,紧张万象森短促激烈对射在一起的2、3条,坐上了‘土飞机’。群敌当前,掩护在侧,根本顾不得许光赫的万象森,抓着手雷,冲了上去!

“唰!”一抹渊自地狱极度森寒,不过一息后,瞬间便随手提拉,划过了捡起匕首冥顽不灵向着拼死互掐在一起的许光赫而来的疯狗肩颈。“噗!”来不及一声惨叫,带着心脏不甘死亡的强劲泵力;一泓迸溅天际的粘稠热血,顿时仿佛醍醐灌顶,浇了不过丈外,上下翻滚,不死不休纠缠在敌我满面!

在又一次拼死翻身压,在许光赫身上,同样被许光赫掐得脸色铁青的敌人发黑两眼里,暴雨雷霆中,一道似血色闪灵般的迅疾幽影,顿时在持久窒息,意识渐渐模糊中,陡然贴身掠过了自己——

疾冲疾停,拧腰,折返,一手抓头,滚刀抹脖。

“唰!”毫无迟凝,次第,第二泓抽干鲜活生命所有力气的狰狞飙血,立时像拧开最大淋浴喷头,溅了一脸铁青差点就觐见毛主席的许光赫大半身。双手一松,来不及恐怖与恶心,差点要许光赫命的疯狗,一声都没发出,便成了顺手一带,侧倒许光赫身旁,血如泉涌,浑身不甘剧烈抽搐,只待断气的活尸。

裂电横空,暴雨倾盆,映衬着老甘弯腰下去,状如浴血修罗般,颀长矫健的身影;尽管朦胧其全身,如有实质般的蒙蒙杀气挥之不去;嘴角间洋溢着一丝桀骜,冷峻的不削,在劫后余生的许光赫眼睛里,依然不啻于天使的微笑——

“老许,还没死?”

欢快喘着粗气的许光赫,立时回了句:“一脚踩进棺材里,JB都TM硬得湿裤裆了!”

“嘣!”同时间,侧前百米外,万象森的手雷在七零八落的段段横向堑壕间响起。瞬间惊起了处身段段横向堑壕内,敌我层次分明的撮撮敌人一片大乱!虽然不是练家子,但以连长与六连最后幸存数人骨干组成了一撮,用长枪刺,手枪打,在一片白刃混战之中,就在距离万象森不远处,在敌我刺刀混战,碰撞的堑壕与堑壕之间,几乎所向披霓的将一撮撮几乎等量遭遇的疯狗,无情撂倒!

“接着,快救人!”老甘立时将一把顺手缴来,根本没有备弹AK扔给了没一家伙防身的许光赫。在迎着簇簇横飞流弹化为无形急风暴雨里,从地面向一撮撮不远,嗥叫着混战成一团的人影奔去;赋予敌人绝对死亡的恐惧,顿时随着许光赫、万象森,两个方向掩护着提刀撞入撮撮混战的老甘,迅猛扩散开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