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刀声(9)

山鹰2007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抓抢转体斜下刺! “噌!”下一刻,锋利嗜血的伞刀,立时无情穿透又一条疯狗的肩颈。随着爆力转刀一拧,眨眼一泓几乎用匕首,生生掰掉半个脑袋的温热飙血;立时倾盆暴雨中,带着心脏不甘死亡的强劲泵力,喷了作为这一切始作俑者的许光赫满脸! “吼!”这才近到身前的一条疯狗,立时发出了一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抓抢转体斜下刺!

“噌!”下一刻,锋利嗜血的伞刀,立时无情穿透又一条疯狗的肩颈。随着爆力转刀一拧,眨眼一泓几乎用匕首,生生掰掉半个脑袋的温热飙血;立时倾盆暴雨中,带着心脏不甘死亡的强劲泵力,喷了作为这一切始作俑者的许光赫满脸!

“吼!”这才近到身前的一条疯狗,立时发出了一声似惊诧,似悲愤的绝望咆哮;挺起刺刀,悍不畏死的冲不过数步外的许光赫扑了过来!

面对万象森势如猛火烧身般的冲击,透过骇人的拳劲,立时深明个体实力差距的周匝四条疯狗,立时挺起刺刀,一齐向身形狠辣诡谲的万象森左右围拢过来!

“呀——”稍稍退后,靠拢;首当其冲,根本就不识得意拳之毒狠的一条疯狗,立时叫嚣着率先一个突刺,率先向万象森发攻击!

不架不退,双腿微屈,如风疾走,猝然迎着刺刀徒手冲敌人奔了过来的万象森;疾速动作中,就像觅食的雄鸡,信步闲庭。然而随着,嚎叫中的疯狗一个突刺将枪完全推了出来;在当面敌人瞪大了血红的眼眸中,步履如飞,身形疾速抖动中的万象森,几乎同时仿佛就在自己的身前,瞬间消失了!

“噌!”随着万象森,横肘一隔,转腕一捋;下一刻几乎在敌人突刺枪势已老,探上方寸间,万象森骤然抖落出的残影同时;推向万象森的敌人枪杆也被其死死扣在了手中。一股如炸药迸发似出的巨力,同时也袭向了就在不觉之间的敌人!

闪摇把,猴子蹬山!

“嘭!”“啊——”一触之间,被万象森夺命鸳鸯脚,一脚爆掉卵弹的疯狗,立时惨叫着,跟车撞了似的崩飞丈余,撕心裂肺的惨叫哀嚎,满地翻滚,不多时便成了奄奄一息的死公鸡。

“呀、呀——”挺枪围拢,救人不及的,立时嚎叫着从左、中、右三个方向,不同远近,次第冲万象森推出了刺刀。

鸡步,从云似雨,迅即侧身回转如行云流水;一瞬间,在侧手率先推出刺刀的敌人眼睛里,徒手,双臂交叉于怀中;重心放低,双腿弯曲疾走的万象森,刹那身如猴奔,势如虎扑,形似鹞子入林,迎着推来的刺刀,陡然沉肩矮身,一个箭步窜向了自己怀里!“杀!”面对同时间陡然一声,虎啸山林般,气发丹田的雷音;出手后,瞬间被逼人声势震慑的敌人,唯有不甘的瞪大了目眦欲出血红的眼睛——

“蹭!”面对方寸之间,疾速抖转奔入怀中的身形;双手抱怀,交叉于腹股沟的万象森出一手,横肘向外一挂,使出了一记铁臂,立时将抖转侧身中挂开了去!几乎同时低身撞入疯狗怀中,一脚踏在敌人弓步前后两脚之间。

猴子捞月!

丹田发力,两腿蹬,腰肘顶,“嘣”的一记闷声;不过一触之间,带着万象森舍身而来骇人的冲劲,由下至上,下颌中肘,百十来斤的身子,眨眼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崩飞了出去!没有惨叫,没有折腾,生生被枪劲催动铁肘顶上的敌人,立时颌骨粉碎,栽倒在暴雨泥泞里,再没发出一声。

同时,侧过身来,双腿弯曲,站作弓步的万象森,侧身面对转过方向疾速奔向自己的两柄刺刀,双臂顺势一展,貌似中正平和的开门迎客(黄飞鸿的招牌动作),双手却在倾盆暴雨,电闪雷鸣之中,双臂一下一上,一伸一屈之间勾成了凶恶非常的雕爪形!(掌心空起,腕关节屈,五指屈扣)

神光如电的眼眸,青筋毕露的爪形,在暴雨雷霆之中,展现锋芒毕露的狰狞杀机!然而刹那间,但图快猛的当面又一条疯狗,已经来不及收枪;照样一个突刺,无知无畏的冲向转过身开,展开中门的万象森,奔了去!这般不啻于飞蛾扑火般的自杀举动,直令侧手前,挺起枪来刹那最后个还妄想黄雀在后的疯狗,想救人都来不及了!

“呔!”随着无视刺刀推入怀中的万象森,一声暴喝;双臂上下一展,其上曲臂,起势飘忽,落势凌厉雕爪,眨眼之间忽如鹰击,劈压拿抓,向外捋带一气呵成,瞬间就将自己胸口的刺刀,化开了出去!带着蹬步突刺的冲击力道,化开突刺的顺势一捋,在不知所措,几乎踉跄跪倒在万象森膝下的敌人,生命中最后清晰记忆里,一是向前几欲匍倒,一是向前脚踏溜鸡腿迅即一步主动迎去;已经近在两步外的万象森,在敌人眼前陡然似乎无限涨大了自己身形——

鹰有扑击之狠准暴烈,更有窜天凌云之雄心!

随之一落一起,另一手轮臂向上同时随鸡步摇闪,侧身一步踏出化作鹞子翻天;其手势,仍是雕爪虎意,仿佛饿虎叼羊,顺着前扑几乎跌倒下去的敌人枪杆、手臂,迅即直取敌人颈项而来!

“唰!”下一刻,随之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颈项挨上万象森一记铁鹞子疯狗,顺着万象森似是而非的横拳裹劲,眨眼就沙包一样,迸飞出去;同样在满地泥泞里,发不出一声惨叫,不甘死亡的痛苦折腾;一切只因为,万象森锋利的爪功,就像虎爪般拍上了他的脖子;在其脖子上,留下了三道汩汩喷血爪痕,同时掀开了暴露出死狗颈项血管神经异常密集小片鲜血淋漓的残酷血腥!

收手,一脸漠然,威风凛凛的看向最后个被这一幕惊呆的的敌人;放下猝然血淋淋一手的万象森,立时在暴雨淋漓中,当面最后个敌人眼前抖落,出上一刻生生在敌人脖子上撕开的小块带着体温,令人不寒而栗的血肉!

“呀——”同时间不远处,面对当面最后个敌人嗥叫着把刺刀推来,连捅数人,终于得出点心得体会的许光赫,就像一头兴奋的暴熊,同时不甘示弱的咆哮着,提着血色狰狞的65散刀迎了上去!身高180出头,身形魁梧强健的他,不光有着远比发疯猴子过人的身高,臂展,力量,更有着不逊色一群发疯的猴子迅即灵敏!

熊者,看似笨拙憨厚,其实精灵沉稳。暴熊之怒,纵然其毒似狼,其猛似虎,在其掰断大树,生撕虎豹的巨力之下,群兽也无不退避。在一刀推来的当面最后个敌人眼睛里,不闪不避,迎着刺刀奔向他的许光赫,就像是一头怒火中烧,横冲直撞的棕熊。目似铜铃,神光外放,那一声声近在面前的兴奋喊杀,就像是饥肠辘辘的北极熊,在冰天雪地,寒风瑟瑟中,在低沉浑厚的嗥叫嘶吼!

虽是爆发出真格悍不畏死的嗜血凶性,但面对上一刻的前人之鉴,心忧着身后疯狗,不甘心就这般贸然拉响与许光赫同归于尽的疯狗,刹那唯有驻足,挺枪迎敌。希冀着用长于许光赫匕首的刺刀,威逼,试探攻击或防守反击,予以近在两步之外,骤然欺身而来的许光赫致命一击。当然,要是飞快迎步上前,同时努力避开敌人挺起刺刀枪口的许光赫,有稍稍迟疑不主动发起攻击,就近没有自己人羁绊,哪怕逮住了一丝机会的敌人也会毫不迟疑的扣动扳机,把许光赫打马蜂窝!

(PS:寻常拼刺刀,当然不可能去开枪;不然枪都会拿不稳,瞬间就会被对手扎死。当然,杨的那招‘犀牛望月’是唯一特例。)

“杀!”根本无视当面敌人小九九,一刀在手,气势如虹!迈步如风,落足似铁的许光赫,立时当着敌人面,如敌人所愿,呼出一声杀字,杀气逼人的贴身一刀挥向敌人。

一脚向前落地成弓步的同时、左手向外拨开敌人虚探枪尖,右手持刀摆;“唰!”利刃破空未果,眨眼就让已被许光赫一身蛮力,吓成惊弓之鸟的敌人,虚探,两手奋力向回拉枪同时,向后跳;眨眼从容闪了过去!

“杀!”不气不馁,咄咄逼人又是一声大吼,猝然间,另一脚上步,站作弓形,右手挥刀变刺,向着腰腹蹭了过来!

“啊……”被许光赫一刀连环,吓得一惊的敌人,收回枪来的同时,当即抱枪在怀,同时继续仓惶向后跳,堪堪避开了匕首,刹那与骤然贴身发起攻击的许光赫拉开了近两步距离!

“杀!”但没有完,在敌人似乎顿悟,果然如此的眼睛里,紧逼不舍的许光赫,顿时一声大吼,一脚向一脚后上步交叉,持刀与腰同高,左手变立掌置于右肩前,动作没有丝毫迟凝,右手持刀由左后向右前,第三刀连环向敌人刺了过来!

交叉连环刺!?

同样深谙此道,连续后跳,拉出断有限距离的敌人立马一眼认出了,许光赫的伎俩。或许心底里还无知无畏的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自以为可用击打刺,只要枪杆一劈一推,就能让手里就拎着把刺刀的许光赫捅死在地。就因为这样自以为是的正确判断,要了自己命!

“吼!”一声咆哮,眨眼间在许光赫持续贴身连刺的匕首下,终于寻得致命反击机会的敌人,立马将收回怀中,斜横的AK,狠狠砸向了终于拉开距离,一刀捅向自己腰腹的手臂,同是奋力一蹬,眨眼想在下一刻,顺势一推枪,眨眼就能挑死许光赫。然而,就在此刻,连环第三刀捅了出来的许光赫出招,出了一半,便收手了!

下一刻,就在敌人AK护木撞上许光赫强持刀一手,强健的胳膊同时;一步蹬出,瞪大了血红眼眸的疯狗这才发现,连连进击,矗在自己身前铁塔般的身子;竟然在没有丝毫征兆的情况下,迎着已经推来的刺刀侧倒了下去!下一刻,一股莫名的扭力,顿时从自己迅猛蹬一部的前脚,脚踝和膝窝转了;暴雨泥泞的大地刹那正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近!

毋庸置疑,这就是许大流氓福至心灵,使出了周星星同学威震校园,横行上海滩的成名绝技:“无敌剪刀脚”。那一个迎着刺刀铲倒地面,双脚夹单脚,反身奋力一绞;眨眼间,蹬步刺空,措不及防的敌人,瞬间像是被冲出水面猝然发难的鳄鱼,张开血盆大口生生拖进了水里。只来得及一声惨叫,便没入了许光赫对其致命的绝对领域!

“啊——”“噌!”迅即拧身,空出一手狠狠摁在措不及防摔在地上,拼死挣扎都还来不及的敌人脑袋,同时刀锋入肉,一刀扎上了刚刚侧倒在地上的敌人后颈;瞬间便结束了绝望不甘的哀鸣。伞刀拔出一拧,一泓如柱的温柔飙血立时冲天而起!

“吼!”面对狰狞鲜血,惊怒交加的疯狗,立时用愈发疯狂的进击,掩饰住自己仓惶恐惧的内心。一柄锋利的刺刀,立时向只手沾满了自己兄弟淋淋热血的万象森推了过来!

鸡步踏出,一短一长,同时应之甩肩,左右闪腰。在一刀推来的敌人血红的眼睛,两步外正对自己,迎面而上的万象森,顿时就想一条迅猛出击的毒蛇,在敌人眼前陡然摆出了一道诡谲S形!

“倏倏——”顿时方寸间,衣袂滑过空气,发出丝丝细微疾风穿林般的声音;长步顿足,骤然便侧正撞进了自己怀里!踏步同时出双手,左手发力向下压捋,眨眼就将推来的刺刀带开;右膀贴身顶靠在了自己胸口上,手与脚齐,肘与膝齐,肩与胯齐。拧腰拆身,周身用劲,右转向右横挂……

蛇拨草,龙形裹横!

“啪”一声干脆,“啊——”眨眼间,一枪未果,与撞入怀中的万象森一贴身的敌人,就像绷断橡皮筋;立时像被车撞了似的崩了出去!

由不得许光赫喘口气,回头给一息前被自己一脚踹上肚皮,跪倒在地,重伤吐血;几乎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近身最后条疯狗,发扬人道主义;眨眼一具中空,惊叫,手舞足蹈的人体就像断线的风筝似的从侧手的两丈外,劲头十足就冲刚刚准备爬起身来的许光赫压了过来——

立时间,一双铜铃眼瞪得血红的许光赫,被逼得肺都气炸了!立马措不及防,就与万象森好像断线的风筝‘放’了过来,中空惊叫,手舞足蹈的敌人,颜面尽失的撞作了一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