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刀声(8)

山鹰2007 收藏 1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立时,老甘当面一侧壕沟里,与邱平一路的陶自强,冲老甘挥了挥手,拍了拍子弹包,示意弹药充足,他们能堵住这缺口。心急火燎的老甘立时兴奋粗喘着反身杀了回去!

沿左右两条壕沟,一撮撮源源不绝,顶着我天崩地裂的炮火覆盖,仿佛源源不绝的条条疯狗,就在兄弟们与敌人发生展开最后殊死搏斗后不到2分钟内,就这般被几乎老甘以一人之力遏制了1/3!滚滚刀光随之就在那宽不过6、700米、长不过3、400米的一撮撮白刃缠斗在一起的段段堑壕间蔓延开来——

“噗!”伞刀一拧,喷溅出扑溅满脸的血腥;从揪在一起,滚在满地泥泞中,终于没了生气的死狗身上爬起。倾盆暴雨,雷鸣电闪映衬着许光赫裹满血腥泥泞,衣衫褴褛的迅速爬起魁梧身躯。两脚立定,右手反手握持滴答着狰狞血迹的65伞刀,刀尖向上,刀身轻贴手腕内侧;兴奋粗喘着,瞪大一双铜铃眼,紧盯着数步外,嗥叫挺枪奔来的敌人;在他的脚下,拼了老命,终于搞定汩汩喷血的两具尸体!

借着不远处,老甘的赫赫凶名;身高1米8,体重180,目标异常明显的他才侥幸没成周近一条条疯狗的众矢之的。不过,此刻仗着身高体壮,一身蛮力,欺负越南猴子的‘幸福时光’已经到头了;面对一片混乱中,敌我分明,抱团嗥叫着挺枪奔到眼前的一撮敌人,根本子弹打光,根本来不及夺把枪防身的许光赫,几乎绝望得准备动用光荣弹解决战斗——

“那一刻,俺的可真一脚踏进茅房里(离死不远了),那个心啊,可真是咯噔咯噔,瓦凉瓦凉的!”这是每当回忆至此,许大流氓形容其当时痛苦的心情;随之却总会话锋一转,带着招牌式的微笑对小子们循循善诱道:“不过,从此俺还真得出个血泪教训:俺们是人民解放军,是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就真是拼命,也不能打炮没个准星,乱哄哄一气……跟着群傻B提着刀子,张牙舞爪冲杀几个街区;那奶奶的是黑社会火拼!(指代某人)”

“呀——”一声叫嚣,一片混乱中分辨出敌我,就近又没自己人羁绊的疯狗,立时托起枪来就向不过十数米外,气势汹汹,站立起来的许光赫瞄了过来!几乎同时,一枚手雷在天崩地裂的雷霆滚滚中,当空陡然突兀在一撮靠前的敌人视野中;惊诧,错讹,再想惊叫着扑倒下去,已经来不及了!

“嘣!”“啊……”没入一撮敌人中,重炮轰鸣里,一声波澜不惊的闷响;眨眼,就将准备拼刺,人人间隔最多就不过5米的两条疯狗撂倒了。不论是伤,是惊,再疯狂,悍不畏死的疯狗,也在猝然手雷爆发周匝细碎弹片肆虐中,近的无不,一声惨叫,仓惶跌倒;远的俱是心惊胆跳,一个趔趄。

“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许光赫;立时拎65伞刀,向着爬出短沟的当面一撮十数个敌人冲了过去!虽然两耳发蒙听不清,但凭着一名神射手对弹道反应过敏的神经,他依然感觉到刹那目不转睛的视野一侧,抵近手枪的数声脆响。眨眼间,当面靠得手雷炸点较远,一个趔趄生生未倒,下一刻绝对能扣动扳机,要了许光赫命的疯狗,立时就像突然抽风了似的,栽倒在泥泞里;几乎同时,暴雨雷霆中,一道仿佛雄鸡疾走般身影,也随着许光赫,从一撮敌人侧手的堑壕中奔了过来,眨眼最近也不过二十余米!

不论是十几,还是二十几米,生死一线催发出人体潜能,拼了命奔向敌人,也就不过2、3秒!“吼!”摔下后,刹那动作也不慢的疯狗,咆哮着仓惶爬起。来不及挺起枪来,锋利的刺刀逼停欺身而来的许光赫冲击,并保持一段距离拼刺;在首当其冲个敌人,飞快爬起身子,瞪大了血红的眼眸中;暴雨倾盆,电闪雷鸣里,许光赫那一座小山似的魁梧身躯,已像骤然扑来的一头雄狮,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了锋利的獠牙,笼罩了刚刚站起,尚未来得及挺起枪来的自己!

“奶奶的!”冲刺加速,虽说比不得练家子,但一身蛮力外加着内镶钢板的鞋底,许光赫迎面毫无花巧就是一脚狠踹,也不是盖的!

(PS:那时候没防刺靴,一是为防止敌人的竹签、钢钉;二是为防止复杂地形中高强度作战,极易磨损鞋底和造成脚部创伤;一线作战部队>主要是步兵<都配发带钢板的胶鞋。)

“嘭——”“咔嚓!”一声结结实实的闷响,疯狗肋部瞬间迸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节爆响声!“啊——”还能撕心裂肺惨叫敌人,眨眼就像撞上了飞驰的汽车,百十来斤的身子立马崩出一丈上下距离,成了只会满地打滚,嗷嗷惨叫,内腑重伤,急需抢救的死公鸡。

“杀!”一声摄敌胆寒的怒吼,脚下不停,趁胜追击的许光赫,立时拎着血淋淋的65伞刀冲一侧不到数步之遥,刚刚爬起身来的敌人扑了上去。受到冲击的当面数个敌人,也毫无迟疑挺起枪来,将逼近身前,拼死一搏的许光赫围拢一起。

“吼!”一侧稍远处,面对万象森的冲击;怒吼咆哮着一条疯狗,立即拔出了马卡洛夫手枪,冲欺身距离已不足7、8米的万象森扣动了扳机;出手如电,疾风暴雨中“唰!”的一声,一柄雪亮的AK-1型匕首刺,立时带着抖腕强劲的膂,直奔向冲万象森射击的敌人当面——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瞪大了一双神炯炯的铜铃眼,正手持刀,面对即将敌人围拢,冲势不减的撞上去。在又一条受到攻击,刚刚站起,仓惶挺起枪来的敌人眼睛里,虎目圆瞪,杀气腾腾的许光赫,就像一头暴怒的棕熊,面对寒气逼人的锋利枪尖,没有一丝犹豫的在自己挺起枪来的同时撞向自己;刹那间,自己整个视野里都是,暴雨雷霆中仿佛骤然无限涨大的雄伟身形!

“呀——”刹那不甘被气势压制,因此丢了性命的疯狗,立时没有丝毫犹豫的一个突刺向只有把匕首的许光赫奔了过来!

同样一步猛蹬,舍身向前。敌我近身不过两步之外的许光赫,立马迎着尚未推出的刺刀,仗着自己身高,力大,臂长,一脚下踏的同时,另一脚向前一步重心前偏移。迎上眨眼推入怀中的刺刀,勇力过人的伸出左手抓向了推向腰际的刺刀,右手持刀向右一摆;推向许光赫胸口的刺刀,顿时被其左手奋力的抓拿隔了开。“唰!”同时间,饱饮敌人鲜血的65伞刀,立时就像寒风一般,抹向了措不及防的敌人脖子!

“啊!”惊叫一声,面对毕竟短了些的伞刀,一刺未果的敌人,立时扬头,前脚一蹬,重心放于后足,有惊无险的闪了过去。然而,在瞬间感觉异样的敌人眼睛里,由左向刺刺的许光赫,在一手死死掰在手中的敌人枪杆同时,上左脚已站成了弓步!

交叉挑刺!

这一招,同样善于刺刀见红的敌人十分熟悉。刹那,还想同许光赫较劲,拔出枪来的疯狗,只能恨自己没长出许光赫这般高大威猛。

上右脚成弓步,右手持刀,反手挥刀上挑。

“唰!”伞刀入肉五寸,立时带着金属的致命冰凉,浸透了来不及舍枪闪避的敌人脖子。没有惨叫,没有哀鸣,只有浑身不甘的距离抽搐;“噗!”带着心脏不甘死亡的强劲泵力,一泓腥气扑鼻的温热粘稠,顿时在暴雨倾盆中,迸了刚刚围拢的敌人满面!“吼!”左右就近两边,两条疯狗,立时冲许光赫挺枪奔了过来!

一撮侧,面对一记劲头十足的飞刀;刚刚提起马卡洛夫准备把万象森枪毙的疯狗,立时本能侧身闪开。然而再一抬眼,在其与周匝敌人,刹那错愕的眼眸中,步伐快稳兼具,身形却恍若摇摆不定的万象森;顿时提步一跃,仿佛黄河决口一般,势不可挡的奔向了自己!

鸡步出万法,招招皆虎意——这正是大成拳创拳之基:追风赶月与武穆双锤把。

“嘣!”的一声闷响,周近敌人瞪大赤红冲血的眼眸中,受到万象森舍身双拳齐出,一记虎扑的疯狗;顿时口鼻溢血,如遇车撞似的,崩飞一丈有余,惨叫翻滚都来不及,便跌倒在暴雨泥泞中,渐渐奄奄一息。

“呔!”一步踏出,狠辣至极;一声断喝,恍若混天霹雳!止住冲势,撞进人群,立时冲侧手数步外,被万象森恐怖拳劲惊呆一条疯狗奔了过来!

左右皆敌,来不及夺枪了。被逼得火烧眉毛的许光赫,挑刺中的后,立马一个冲拳崩开正汩汩喷血,尚未彻底断气的四狗身体。仓惶向后跳。

“噌!”率先推来的一刀,顿时擦着许光赫肚皮撩上了空气;由不得,从未这般玩过命的许光赫惊呼一声:“我的娘……”;另一侧第二柄推来的刺刀,已华作一道笔直的闪电,奔向了自己!

虽说捕俘战绩惨不忍睹,已经来不及再度退跃的许光赫也不是这般易与的!“奶奶的!”兔子急了还咬人的许光赫,立时一声骂咧,犯了浑。管TM的行不行,冲着眨眼敌人推来的刺刀,不闪不避,提刀悍然迎了上去!一腿猛力向前下蹬的时,身体奋力稍向侧转,同时自恃一身膐力与眼力,空出左手立时勇气惊人的迎着垫步推来的刺刀,抓拿上去!

一力破千巧,一力降十会!

“呀——”下一刻,突刺而来的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睛中,推入许光赫怀中的刺刀,就这样被稍稍侧身向内的许光赫一手铁箍死的死死攥着枪杆。推到半道的刺刀,就像机簧卡了壳,纹丝不动!

奋尽全力,也推不进枪尖距离许光赫不到数寸距离的身体;刹那僵持间,许光赫咬牙拍拿住敌人枪杆一手,顿时在一触过后的瞬息较劲中;布满老茧的宽厚手掌,滴答其,点点的血迹。瞪大神光炯炯的双眸,怒视着疯狂对手;右脚落地,左脚上步成弓步的同时;许光赫已趁着自己一手抓拿住敌人枪杆的同时,刀尖于喉同高;反手挥刀,向敌人刺来!

“啊!”一刺,一拉,不想再被一刀戳脖的敌人,唯有一声惊叫,丢了被许光赫抓在手里枪,仓惶闪开。然而,就在这面对面接触的一瞬间,仓惶后跳的敌人同时在许光赫气势汹汹的神光中,读出了一丝冷笑——不得不向后跳,刹那拉开的一尺距离,正好可以蹬腿!

蹬托防刺!

“嘭!”由不得一手侧率先收回枪来的敌人,第二次把刺刀冲许光赫推来;仅仅一合;另一手侧,稍后推出刺刀来的敌人,眨眼一脚被许光赫狠狠一脚踢上肚皮。就像是被踢个正着的沙包,崩飞数尺,发不出一声惨叫,颓然跪倒在暴雨泥泞里,咳血不止,顿时完全失去的抵抗能力。

“呀——”同时间,不等迅猛踢一脚刚刚落地的许光赫,双手扶正夺过的AK47;迅即第二次出手的敌人,立时跺步向前,奋力挥枪,一个击打刺迅即冲刚刚回身来的许光赫奔了过来!

拼刺?来不及了!“诤!”不知有心,还是无意,还没攥紧躲过手中枪的许光赫,立时让敌人一击得趁,将转手还没捂热乎的AK迸飞了!锋利的三棱刺刀,同时也冲刚刚两脚踏实地面的许光赫推了过来!

无视近身还有个敌人奔了过来,面对眨眼推入自己怀中的刺刀,从容不迫向侧后小跳;“噌!”锋利的三棱刺刀,立即贴着许光赫肚皮落空了去!

有道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若是照常理,连连被敌人刺刀捅的许光赫决计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但人高马大的许光赫,整整比一群平均身高170cm疯猴子,高出了10公分多;差距明显的臂展,就是拽着匕首,也同玩枪杆插上刺刀的敌人,短不了多少!

敌人一刀未果,仓惶回枪的同时,迅猛上步,抽手抓枪,抡臂身子向回一拧;“过来吧!”不等见势不妙的敌人,仓惶向后退;出手如电的许光赫,立时如暴熊欺身,抓住敌人的CKC卡宾枪杆,仗着一身蛮力,粗暴往自己怀中一带。

“啊——”前后脚踏作弓步的敌人顿时一声惊慌失措的惊叫!霎时间,自重百十来斤,双足踏实地面;死死往回拽枪的他;眨眼就像根萝卜似的,带着泥水连枪与人,一并拔起,被双眸喷火的许光赫,一个狗扑,强行蛮横拖到身前,跪倒在地。还想拼死挣扎逃命,面对顺势一坳身,如左手铁箍般死死逮住自己衣领的许光赫,已经来不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