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最终章 新希望 第九节 我和白羽然的任务(下)

台海争锋 收藏 8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李拓,你知道崔可夫这个人吗?”白羽然没来由地问了我一句。

“哪个崔可夫?”我问:“不会是二战时斯大林格勒那个崔可夫吧?”

“就是那个!”白羽然点了点头说:“那个崔可夫是雅科夫上校的曾祖父!”

“这么有渊源,还能牵扯到二战,这根可真够深的!”我讽刺地说。

“李拓你别笑,你们这些玩泥巴的就知道崔可夫是战士,却不知道他也曾经是前苏联对中国最为了解的一名军事外交家。”白羽然得意洋洋地对我说。

听了这些,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

“崔可夫年轻的时候,就曾经出使过中国。1929年,他还作为苏军指挥人员,参加了苏联以中东铁路纠纷为借口的入侵中国事件,打败了张学良将军的东北军。”白羽然继续说道。

“这个我倒是听都没听说过!”我有些惊奇地说,“那本战史里都没有提到过这码事啊?”

“唉,俄罗斯人对我们国家犯的罪多了去了。”白羽然叹了口气说:“只不过我们的历史书上都把这些东西强加到‘白俄’身上去了。依我看,其实前苏联跟俄罗斯没多大区别,有些时候甚至更坏,他们还会用不切实际的意识形态,来换取我们国家切切实实的国家利益。”

“嗯!”我点了点头说:“所以现在我们的谈判对手确实很难缠啊!”

“李拓,我们接着说。雅科夫他们家祖孙四代,个个都是苏联和俄罗斯军界有相当影响力的人物。他的曾祖父崔可夫就不用再提了,战史里写得很明白。他的祖父,季莫诺夫,曾经当过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司令员,上将军衔。”

白羽然顿了顿,接着说:“其实,他们祖孙四人里面,除了崔可夫之外,最富有传奇色彩的,还是他的父亲奥列格。因为我们国内的官方一直无法对他的父亲做出一个历史评价,所以他也一直是我们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时比较忌讳的一个人,但这个奥列格,本身在俄罗斯政界和军内,却拥有极大的影响力,而且可以说几乎成了军人中正义与良知的代表。”

“奥列格?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是不是跟我们特种部队有点关系!”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我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说过的。

“没错,他父亲是前苏联阿尔法特种部队的成员,当他还是战士的时候,就参加过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他本人还是夺取阿明宫的亲历者之一。从阿富汗回来以后,奥列格的军旅生涯平步青云,在不到四十岁的时候,他就当上了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的最高指挥官。”

“果然很厉害!”我点点头,追问羽然说:“那后来呢?”

“更富有传奇色彩的还在后面。在1991年年底前苏联解体时,他父亲没有执行前苏联内务部抓捕叶利钦的命令,反而率领特种部队保卫了叶利钦的人生安全,并且还用部队的电台,保障了叶利钦对外公开发言的权利。在最后时刻,叶利钦这个老头子还是在他的搀扶下,才登上了红场那台著名的坦克、发表了颠覆苏共政权的那篇著名的演说。”

“对!对!我回忆起来了,就是这个人!”我点点头,笑笑说:“只是没想到是你追求者的父亲!”

“那还不算什么!”白羽然接着介绍:“叶利钦当上总统之后,念及奥列格的‘从龙之功’,将他视为自己的心腹。可惜好景不长,在1993年俄罗斯的府院之争中,叶利钦命令军队部署一次强行入侵克林姆林宫、逮捕议员和民众的军事行动。但身为总指挥之一的奥列格再次违抗命令,带领特种部队保护并疏散了议员和群众,避免了流血冲突的发生。”

“这件事我也听说过,只是没想到是同一个人!”我叹了口气说:“不过好像事后,俄罗斯几支老牌的特种部队也因为这件事而遭到了削弱,是吧?那个奥列格也受到牵连了吗?”

“特种部队的事我倒不是很清楚!”白羽然眨眨眼睛回忆说:“不过雅科夫的父亲,却因此被勒令退役,有些坊间也传言,说是奥列格是为了保护下属,主动申请退役的。不过奥列格在退役之后并没有闲着,他先是召集老部下开了一间安保公司,后来越做越大,并逐渐涉及私人侦探、军火出口甚至是雇佣军业务,听说俄罗斯的两次车臣战争、甚至是黑水公司那里,都有奥列格的业务。”

白羽然顿了顿,接着介绍说:“在普京时代,奥列格开始重返政坛。凭借他之前民众以及军内的威望,以及他强大的经济实力,当时俄罗斯的各个党派无不趋之若鹜、争先恐后地拉拢他。不过这个奥列格也不愧是深蕴政治谋略的天才,凭着他对俄罗斯政治的敏锐嗅觉,奥列格成为普京那个统一俄罗斯党的第一批骨干成员,凭着他的能力和人脉,也很快成为普京的左右手。”

“在俄罗斯的很多街头小报上,都说普京总统有两个影子,那个看得见的,是梅德韦杰夫;而那个看不见的,就是奥列格。他在俄罗斯政坛干了两届杜马(下院)之后,很快就顺理成章地进入了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上院)。现在,俄罗斯很多媒体和政客都猜测,如果普京不参加两年之后独联体的第一次总统选举的话,那么凭着奥列格在统一俄罗斯党内的地位,这个独联体总统的宝座非他莫属。”

“这么说,那个追求你的俄罗斯人,将来还有可能成为太子爷呢吧?”说完这话,我不禁有些紧张地问:“对了,你家老头子不会想要促成这桩政治婚姻吧?”

“李拓,你胡说什么呀?”白羽然气呼呼地说:“爸才不会这么下作呢!”

过了一会儿,白羽然接着说:“李拓,你真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让你来俄罗斯吗?”

“这次你来俄罗斯,表面上的身份反应部的参谋、是军事代表团的幕僚人员之一!”

“是副处长好不好!”我有些不满地说:“要不是你爸拦着,现在都已经是处长了!”

“什么处长、不处长的,你一个少校,到这里就是参谋人员。我现在都是少校了呢!”白羽然撅着嘴说:“其实这次派你来,主要的身份是当作我的未婚夫。明天中午,那个雅科夫将会邀请我们俩一起用餐!”

“这些俄罗斯人脸皮还真厚,如果我是他,躲着还来不及呢?竟然还请咱俩吃饭!”我恨恨地说。

“这是俄罗斯人绅士风度的体现,好不好!”羽然白了我一眼说:“他就是想看看自己为什么会输给你,然后对我们表示祝福而已!”

“呵呵,我这不是成了余则成,你成了翠平吗!”听了这话,我哈哈大笑起来,“羽然,还记得在南京上学的时候,你推荐我看的那部连续剧吗?”

“这都哪跟哪啊?”白羽然生气地敲了一下我的脑门说:“说正经的,明天中午,我们一起用餐有两项任务,一是尽可能地打听到俄罗斯方面的要求,为我们的谈判代表团多赢的半天的时间;第二,我们希望通过雅科夫,还有雅科夫的父亲奥列格这个渠道,把我们东亚联盟的想法传递给俄罗斯高层。”

“恩,这个我能猜到!”我点点头说。

“还有,本小姐还有自己的一个小目的!”白羽然突然嬉皮笑脸地说。

“是什么?”

“让那个雅科夫知道,我白羽然的男朋友有多棒,也让你这个猪脑子,以后不要再去胡思乱想。”白羽然再一次地敲着我脑袋说。

“对了,羽然!你刚才说了半天,都在介绍那个雅科夫祖宗三代的事情,可你没跟我提那个雅科夫,他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我指了指他的资料说:“35岁的俄罗斯上校,即使有他父亲的帮忙,自己应该也有两下子吧?”

“雅科夫同其他俄罗斯的衙内们好像是有些不同,很有进取心、学习也非常刻苦。他是他们那届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生里面的第一名呢!”白羽然说。

“第一名有什么用?”我笑着说:“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崔可夫,也就是他的曾祖父曾经当过他们伏龙芝军事学院的院长吧?你在看看我们国内,我们那届毕业生的第一名,不也是程晓吗?高干子弟哪里有一样!”

“第一名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白羽然淡淡地说:“可人家追求我的时候,还知道迂回路线呢!他先同大使馆的武官崔叔叔交朋友,然后才旁敲侧击地来打听我,你李拓追我白羽然的时候知道吗?”

“我有追过你吗?”我笑着说。

“好,没有追过,是我羽然追你,行了吧?”白羽然白了我一眼说:“不过听崔武官说,这个雅科夫,虽然谈吐很优雅,谈起国际形势和军事战略来,也一套一套的,不过说到底还只是赵括之流纸上谈兵的水平。虽然雅科夫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为他的仕途铺平了道路,可这个年轻人还是非常急于证明自己,急于向别人表明自己的个人能力,所以在工作上要好大喜功以及冒进的倾向,所以我们必须要抓住他的这个弱点。”

“雅科夫上过前线吗?”我问。

“他参加过俄、格战争,上个月,俄、白入侵乌克兰的战争他也参加了,不过在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呆在司令部里当参谋来混经历,所以在真正上过前线的军人面前,他心里不可避免会有一种自卑感,然而,俄罗斯人那种骄傲的心理,以及他们自以为是的民族优越感,也会让他在潜意识中刻意地隐藏这种自卑感,所以明天的午餐,我们抓住了他这种心理,或许会成为我们的突破口。”

“我跟他谈,你来做翻译吗?”我笑着问。

“翻译什么?人家会中文!”白羽然冷静地说:“从他的曾祖父崔可夫起,他们一家人都会说中文,他也是以讨教汉语的语法来接近我的!”

“对了羽然,你现在到底算是外交人员还是间谍特工啊?”我看着谈工作时神采奕奕、让我有些陌生的羽然,犹豫着问。

白羽然听了,叹了一口气说:“有些时候,这两种工作是分不清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