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乎?妓者乎?

老何 收藏 7 308

老何本不想在铁血留下只言片语,但应朋友所请,还是写下这段文字。因为是个人所为,就不注明[血狼原创]了,也不申请原创加分。


记者乎?妓者乎?


一向觉得记者是个高尚的职业,从魏巍到穆青,都是老何敬重的前辈。然而,进入拜金的21世纪,记者这个职业不止一次地被与“妓者”挂钩,不能不令人深思。

老何是从事银行工作的,也曾不止一次接待过记者。说实话,也不是没好的,但大多数都是冲着银行的钱来的。先是提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专找你阴暗面下手。老何不讳言,银行的员工也不会都是好的,不可能没有个别服务差的、素质低的。于是乎,针眼大的事在“妓者”们的笔下就成了天大的窟窿。

老何的邻县,电镀业“发达”,小企业污染泛滥,个别不良企业主在地面排污影响大的情况下竟然做出了打深井向地下排污的断子绝孙事。大家应该有知道的,电镀一般用氰化物,剧毒的污水严重破坏了当地的地下水系。该县政府喝的纯净水都是从外地拉去的。此事被某电视台“某某访谈”节目组得知,前来采访。据说该县以40万元的代价“封口”。于是,良心、职业道德就都喂了狗,采访不了了之。

近日,老何的朋友向老何介绍了一篇新闻,题目是《昆明官渡区渔村村官与村民械斗3死2伤》,内容如下:

23日晚8时50分许,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办事处发生一起械斗,打斗双方是渔村一组的村民和村组长及其家人。械斗导致3死2重伤。渔村一组小组长王昆、其姐夫——村小组保安队长王跃和村民李小忠死亡,村民杨绍雄和来昆务工的贵州籍木工黄卫龙(村民称其“黄文龙”)受伤。

昨天下午,官渡区通报了案件情况,暂时认定事件为“村民之间因矛盾纠纷发生打斗”,目前警方已展开调查,官渡区表示,将及时公布调查情况。

截至昨晚发稿,多处受伤的黄文龙、杨绍雄两人仍在治疗中,无生命危险。各项调查、善后工作也正有序开展。

现场血迹犹存

24日晚8时,记者来到渔村一组时,已经风干的血迹仍然残留在水泥地板上,最远的两处血迹相距300多米。

事发地附近一居民回忆说,事发时为23日晚上8时50分许,当时他们刚吃过晚饭,忽然听见外面拖钢管的响声,从屋里往外看,六七个人手持钢刀、钢管等物,从客房(村活动室)向村口方向追着李小忠殴打,当中有村组长王昆。五六分钟后,当这六七个人再次从门口经过时,王昆身上已有多处伤痕,由其姐夫亦即小组保安队长王跃搀扶着,乘车送往了医院。

李小忠躺在村口一家超市门口,手、脚、头等多处流血。附近居民此时才走出房门,拨打110和120,并通知李小忠的弟弟李小松前来。据称,警察在现场找到一把半米长的刀及一把匕首

李小忠不走运被“撞”上

据村民介绍,事件起因可能是与村里的分红有关,李小忠与组长王昆并没有过节,仅仅是李小忠不走运,“撞”上了这个事情。

李小忠的妻子王建芬回忆,当晚他们一家吃过晚饭,她就忙着去喂狗了。李小忠对8岁的女儿说要买包烟就出去了。直到有人通知李小松时,她才得知丈夫出了事。

村中一名64岁的妇女回忆,当晚她与另外6人在村里的客房锻炼身体、闲聊。突然,组长王昆、王昆哥哥、父母及其姐夫妹夫共6人拿着钢管、钢刀走了进来,“先是打那3个男的,我们4个女的看见了就害怕了,赶紧往门口跑。”她说,她跑到离大门口还有2米远时,被一人追着用钢管打了一下,右手手指受伤。昨天她的右手仍缠着纱布,露出的4个手指呈青黑色。

据其回忆说,3个被打的男人中,就有杨绍雄。杨绍雄从客房门口逃出之后,仍然被追赶,而且客房对面有一群手持钢管、钢刀的陌生人也向着他走了过来。在前后追堵中,他的臀部被砍伤。

杨绍雄倒下之后,正好出来买烟的李小忠走在客房至村口的那条路上,随后被追截的对象变成了李小忠。

医院再起殴斗

120急救车赶到后,将杨绍雄和李小忠一起送到了官渡区人民医院,由杨绍雄的妻子及李小忠的弟弟李小松陪护着。然而,当救护车抵达官渡区人民医院时,不想却碰上了“王昆的家人们”。据李小松回忆,他们再次被殴打,3名医院保安也未能将施暴的人拉开。在慌乱中,他没注意到杨绍雄夫妻俩是否挨打。李小松脱身后报警。

当晚11时许,李小忠被转至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24日凌晨4时,李小忠被推至病房时,仍然有呼吸。当日早7时左右,李小忠的堂姐李明芬接到李小忠的死亡通知。

王昆及王跃如何受伤致死

伤者黄文龙昨晚仍在官渡区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主治医生24日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伤者被送到医院时,胃、胆均被割破,虽然已经进行了手术,但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据在病房照顾黄文龙的老乡王顺华透露,黄文龙并非渔村一组村民,而是前来新螺蛳湾务工的贵州籍木工。昨日,黄文龙的妻子已从贵州赶到医院。

伤者黄文龙的主治医生回忆,当晚与黄文龙一起送到医院的,共有3名伤者,其中一名送到门诊部时已经停止了呼吸,另一名在外二科抢救时,亦因抢救无效死亡。死去的两人即是王昆与王跃。

事发当晚,死者王昆的妻子并没有在现场,当她得到消息时,已是丈夫及姐夫的死讯。她认为,王昆因公殉职,王昆及王跃的死,是被李小忠等村民指使、策划、陷害的。记者多次致电,希望其接受采访,但她一直没有现身。

由于当事人之一黄文龙至今却仍然处于昏迷状态,因此还不清楚王昆及王跃如何受伤死亡。

官方通报:刑警已介入调查

昨天下午,官渡区通报了“2 23”案件情况。截至目前,身上多处受伤的黄文龙、杨绍雄两人仍在抢救中,无生命危险。各项调查、善后工作也正紧张有序地开展,相关情况将在第一时间内通报各新闻媒体。

据通报,2月23日晚8时50分许,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办事处渔村一组村民之间因矛盾纠纷发生打斗,致该村小组长王昆及村小组保安队长王跃,村民李小忠、杨绍雄,黄文龙5人受伤,其中王昆、王跃及李小忠在送医院后抢救无效先后死亡、黄文龙、杨绍雄身上多处受伤目前仍在抢救中,二人无生命危险。

案件发生后,市区公安机关高度重视,迅速开展了相关调查、处理工作,随后,市、区党委、政府领导也做出重要批示,要求迅速查办案件,妥善处理好相关善后工作。市公安局及相关部门领导迅速带领市、区公安机关等部门先后赶到现场,组成案件调查工作组,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老何看完此文,不禁有了几个疑点:

疑点一、“撞”上的为什么倒被杀了?

从报道看,“殴斗”双方共死亡3人,其中一方2人,另一方1人。而另一方死的1人竟然是毫不知情“撞”上的李小忠!从常识上讲,殴斗的焦点一定是双方的主要人物,而王昆一伙竟然对一个过路买烟的人下了死手,是他们脑残了还是记者脑子进了水?老何不想揣测。从另一方讲,死的就是主要人物王昆和王跃,说明殴斗的这一方目标还是很明确的,帮拳的最多也就是个伤。王昆一伙不去打主要的目标,却去打过路的买烟人,岂不是笑话?

疑点二、王昆的妻子为什么要说王昆是因公殉职?

“事发当晚,死者王昆的妻子并没有在现场,当她得到消息时,已是丈夫及姐夫的死讯。她认为,王昆因公殉职,王昆及王跃的死,是被李小忠等村民指使、策划、陷害的。记者多次致电,希望其接受采访,但她一直没有现身。”这一段解除了老何对第一问题的疑惑——王昆一伙的主要目标就是李小忠!但另几个疑问接踵而至:为什么记者非要写李小忠是去买烟路过?他在掩盖什么?!王昆的妻子为什么非要说王昆是因公殉职?是什么公事?李小忠究竟策划了什么使得王昆殒命?记者没有采访到王昆的妻子,又是从哪里得知王昆妻子说的因公殉职的话?

这些疑问萦绕在老何心头,让老何百思不得其解。老何不揣恶毒地猜想一下:难道又是什么场外因素使得记者的笔斜了?

不由想起某个朋友在网络上的名言:“记者与妓者是共通的,都是谁给的钱多就让谁干!”

呵呵,呵呵,呵呵……

老何无言……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