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锋 正文 第七章 伤口感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

地上,有两块肢体,这是坂田四郎的上身和下身。此时,坂田四郎并没有死去,只是和死已经差不多了,等他鲜血流光,心脏停止跳动时,就是真正的死亡了。

拦腰而杀,无疑是古代刑法当中的腰斩。要知道,腰斩可是酷刑之一,在明朝洪武帝时才被废除,这期间的一千多年,不知有多少犯人死于这腰斩的刑法。古代刑法,绞杀、斩首、赐毒等等,还算是痛快的,起码一吊一刀一喝,痛苦几分钟后,死了,人就没有知觉了。而凌迟处死就是让你死之前还要慢慢感受身上的肉一刀一刀被切下来的滋味,简直生不如死。

腰斩后,犯人还能活上一段时间,看着自己的身子分成两截,这其中的痛苦滋味可想而知了。就像一个国家被列强侵占,割地赔款,甚至骨肉分离,妻离子散,你痛不痛苦,坂田四郎就是这么的痛苦。他看着自己的下身分离,鲜血大量的流出,在地上已成一滩血池。脉搏逐渐微弱起来,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知道,这是死亡前的征兆。

“等樱花飘落到她身上的时刻,就是自己完全瞑目的时刻了。”将死之际,他脑海中又浮现出在故乡大阪市的美好回忆:那时候,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牵着儿子的手,一家是多么幸福啊。”

坂田气息逐渐微弱,口中轻轻的哼唱起《樱花歌》:“樱花啊!樱花啊! 暮春时节天将晓, 霞光照眼花英笑, 万里长空白云起, 美丽芬芳任风飘。 去看花!去看花! 看花要趁早……”他的声音终于慢慢的低沉下去,双眼一闭,客死他乡了。

徐磊抹干刀上的血迹,收刀入鞘。而坂田四郎的两个部下已然六神无主,惶恐不已。尽管这两个鬼子就像惊弓之鸟,但徐磊却毫无怜其性命。若想被人可怜,也要看你是否有那个资本。有钱人冒充可怜,那是谁都不会相信的。而且也要看那个可怜人是如何一个人。

两鬼子兵的身份是侵略者,倘若还能让人觉得可怜起来,那真是笑掉大牙了。当然,这两个鬼子兵的下场和他的长官一样,一枪一个被徐磊给毙了。他可不想在对待落败者下场的问题上再多费功夫。

和坂田四郎比试刀法,那是因为处于的情况不同。和森本寿夫切磋,徐磊想都没想过,敌人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况且,一个不好反而会把自己给搭进去,那就是逞一时之勇,是个莽夫。

而和坂田四郎比拼刀术就不同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比不比都是胜利者。那样的话,还不如切磋一下武艺,看看中日之间的武术是谁更厉害一点。更重要的是,他想证明中国人是不输于日本那个弹丸小国的。至于对剩下的两个鬼子兵如何处置,徐磊就没那闲工夫和他们再切磋刀术,提高水平,为国争光了。

浪费时间,可不是明智的选择。何况,他知道,那势大力沉的两斩已消耗了自己大量的体力,右臂其实是提不动刀,再像刚才那般砍人的。但幸亏,拿三八大盖还是轻而易举的。也亏得那两个鬼子兵震惊的呆若木鸡,临死还是睁大着双眼,一副惊讶的脸孔。

徐磊看着燃烧的高粱地,一片焦土,漫天烟尘,默默无语。

“这些高粱是附近的老百姓的口粮啊,为了杀鬼子也不得不破坏了,我徐磊给乡亲们道歉了,对不住!”

他大约站了一二分钟,又拖着坂田四郎三人的尸体,扔到火海之中。再不停留片刻,向北而去。

他为了附近村民的安危,毁尸灭迹,让鬼子的上司无迹可寻。他知道,高粱着火之后,附近村民看到这里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定会带领全体村民急匆匆赶来灭火,自己若不赶快走,被人捉住现行,一开始还可能免不了一番纠缠。要是其中混有汉奸份子,就更惨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马上开溜。

其实,他想错了,这片高粱地虽然是附近村民所有,却是一个土财主的私有财产,那个地主和鬼子也有来往,平日里欺压村民,强抢民女,却又装作慈善者的形象,在村里施舍稀粥,大造祠堂。他在村民眼中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人人对他恨之入骨,但又敢怒不敢言。

徐磊把这片高粱地给烧了,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哪还会来救火。当然,除了几个拍马屁者例外。那个土财主听到有人说他家高粱地着火之后,当场昏了过去。醒来后痛骂:“哪家的畜生啊,哪家的畜生啊,这四亩的高粱全给老子烧了啊!”却是干着急,毫无办法。

……………………………………………………………………………………………………

“妈的,伤口感染了!”徐磊杀了那二十个鬼子之后,已经赶路一天一夜。他又是一晚没睡,加上从战场上计算开始,三天三夜没正正经经的睡过一觉了。

这么下来,他的精神状况就差了许多。但他不敢停顿休息,因为一停顿,自己瞌睡一犯,就要睡觉,一睡就不知道鬼子是否就在屁股后面,追着赶来。强提精神,凭从枪林弹雨之中的战场上锻炼出来的意志,让他坚持着赶路。

换做普通人早就吃不消了。

要知道,徐磊是从战场上下来,再经过和二十个鬼子兵的厮杀,还要赶路,吃的就是怀里揣着的几个窝窝头,和上战场之前舍不得吃的一个馒头。

这个馒头是他怕打仗的时候肚子饿,没力气打鬼子而留下的。

这个馒头被他咬的就像一个马蜂窝,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他吃馒头是东咬一口,西咬一口,不是从一个地方吃起。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战术,党的领导者毛主席所说的游击作战,围而歼之,不从正面战场投入大量兵力,用各个击破,闪电运动的办法来蚕食掉馒头这块日占区。

这只馒头就快要吃光了,窝窝头也仅剩了三个,徐磊正面临饥荒的来袭,偏偏在此刻,伤口又感染了。右臂受伤的部位,因为包扎的布条不卫生,疮口开始化脓,黄黄的脓包看着甚为肮脏恶心,令人呕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