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当人妖打:日本鬼子山东学八路军游击战丑态百出(太搞笑了)

among163 收藏 6 17892
导读: 鬼子向八路军学游击战,这听着都新鲜。然而,按照日军后勤史专家青木孝治(曾参与侵华战争)在《陆军铁帽物语》中的记载,这种事在二战中还真的有。决心要给八路军当学生的,就是驻扎山东的日军第59师团,时间则是1944 年。 日军让八路打疼了。 山东的鬼子一度十分骄横,向八路军学习,显然是让八路军打得太疼了,而目的,则“别有用心”。 1944年,日军在太平洋上节节败退,其内部有一种观点认为:盟军可能选择山东地区登陆,对中国大陆进行突然袭击,和中国军队东西夹击,歼灭日军中国派遣军的有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鬼子向八路军游击战,这听着都新鲜。然而,按照日军后勤史专家青木孝治(曾参与侵华战争)在《陆军铁帽物语》中的记载,这种事在二战中还真的有。决心要给八路军当学生的,就是驻扎山东的日军第59师团,时间则是1944 年。


日军让八路打疼了。

山东的鬼子一度十分骄横,向八路军学习,显然是让八路军打得太疼了,而目的,则“别有用心”。

1944年,日军在太平洋上节节败退,其内部有一种观点认为:盟军可能选择山东地区登陆,对中国大陆进行突然袭击,和中国军队东西夹击,歼灭日军中国派遣军的有生力量。

实际上,日军这个想法有些超前,盟军直到 1945年,才考虑到类似的作战计划。可惜,一直到抗战结束,也没有来得及实施。

但是,山东日军的确按照这个思路开始认真准备。

怎么准备呢?修防御工事是一条,日军在烟台为了修建防御工事,扫清射界,将沿海山上的葡萄藤全部砍光。但是单单修工事显然不够,因为盟军如果登陆,本来就兵力不足的日军大概很难在山东维持一条完整的防线。怎样应付盟军的攻击,日军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游击战

在鲁东丘陵利用游击战拖住盟军,直到援军赶到。

可惜,日军中懂得游击战的人太少了,怎么开展游击战呢?鬼子一筹莫展。

对了,八路是游击战的祖宗啊……


鬼子学起了游击战

要说鬼子够虚心的,第59师团独立讨伐大队受命在作战中注意收集八路军的相关刊物、资料文献,由师团组织分析,并开始在日军中根据八路军的作战特点进行相应的训练。

要说还是有些效果的。比如,日军总结,进行游击战,最好的战场是山区,要准备放弃城市,撤进山区和盟军周旋。为此,山东日军进行了大量的山间徒步行军训练。因为华北日军从开战以来一直有对汽车公路依赖的毛病,如果真打游击战,这肯定不行,要学习八路翻山越岭的本事。1944年末,增援文登作战中日军不用汽车,用徒步行军长途奔袭,避开了八路军对公路的封锁,已经有了点儿影子。

但是,日军学习八路军的游击战法,总的来说还是失败的。最要命的一点,游击战要求游击队融入到人民之中,如同鱼入大海,鬼子在中国老百姓中鱼入大海?那怎么可能,怕不等入就变成烤鱼了。


戴瓜皮帽不伦不类

事实上,日军也确实认识到了八路军能够隐入人海无踪影的优点,便开始效仿。第59师团驻文登守备部队组织了便衣队,弄了两个汉奸当教练,封闭训练,要求举止神态都要学中国人,特别是便衣队内部不允许说日本话。

俩汉奸都是当地人,一个叫杨建康,一个叫冯德平(都是音译),平时对日军极为恭顺,日本兵都说他们是“皇军的朋友”,教起鬼子来非常用心。不久,日军就认为侦察队可以出动了。

于是,侦察队就出动参加讨伐,准备偷袭附近的八路军。没想到第一仗就被“土八路”给打了埋伏,侦察队轻易被识破,二死一伤。

日军马上彻查原因,检查下来啼笑皆非。原来,日军的条令里面有一条规定——现役军人出军营必须戴帽穿鞋,不可光头赤足,违者送军事法庭。于是,做后勤的鬼子脑子一短路,就给每个便衣队买了顶瓜皮帽。

便衣队出去侦察,八路军就看见一群衣衫褴褛的农民,拾粪而来,人人头顶一崭新的瓜皮小帽。如此怪异的一伙人,你要是八路军指挥员看见什么反应?——人妖啊,打!


在胶东扮山西农民

鬼子便衣队长和俩汉奸一商量。汉奸说这瓜皮帽都一样当然不行,另外这也不是乡下人的打扮。鬼子说对,得,瓜皮帽不能戴了。

正在这时,守备队的鬼子奉命派部队出城,打通到威海的交通,为撤退做准备,侦察队又必须出动。

按照青木的记述,驻文登的鬼子头儿是一个非常遵守条令的家伙,脑袋像榆木疙瘩,说你不戴瓜皮帽可以,但是脑袋上必须戴点儿东西才行。这鬼子头大概是从山西调来的,说,比如像中国农民那样,围条白毛巾……

在陕北、晋中等地,黄土高原上风一刮,弄一头黄土难洗。农民们总是在脑袋上包条白羊肚毛巾。但在胶东半岛这里,农民在脑袋上裹手巾,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见。所以,这伙便衣队出城后,很快被八路军发现了,接下来更是一顿揍。


白毛巾上有伤寒菌

事情还没到结尾。

毛巾,是鬼子便衣队长让“汉奸”杨建康找来的。他是本地人,很容易弄到了许多中国的毛巾,颜色不太一样,质地也不一样,倒是很适合便衣队用,这样可以避免太统一。

令人想不到的是,几天以后,便衣队活着回来的鬼子纷纷病倒,高烧吐泻无一幸免。军医检查后说是伤寒。伤寒?!好端端的怎么会闹伤寒?日军便衣队长脑筋一转,就想起那批白毛巾来了。

化验结果,那些白毛巾都带有大量的伤寒菌,显然都是伤寒病人使用过的!

再找“皇军的朋友”杨建康,早已踪影皆无,连家眷都没了。火上浇油的日本兵,一怒之下把另一个汉奸冯德平拉出去枪毙了。



文章来源: 老年生活报

9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