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刀声(6)

山鹰2007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老甘的步法,朴拙沉凝;老甘的起手式,璞实无华。但在心头,早已深深烙上了其莫可与敌,痛苦印迹的敌人眼睛里,至死也想不通,就是这样不快,看似沉凝乃至于表像笨拙的步法,还有那简简单单的横刀一抹,怎么可能在爆发出嗜血疯狂的心底里,掀起一波波几欲崩溃的胆怯! 头上顶,颈竖直,下颏内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老甘的步法,朴拙沉凝;老甘的起手式,璞实无华。但在心头,早已深深烙上了其莫可与敌,痛苦印迹的敌人眼睛里,至死也想不通,就是这样不快,看似沉凝乃至于表像笨拙的步法,还有那简简单单的横刀一抹,怎么可能在爆发出嗜血疯狂的心底里,掀起一波波几欲崩溃的胆怯!

头上顶,颈竖直,下颏内收,闭口扣齿,舌顶上腭,犀利眼眸凝视对手,神光外放如电慑。在敌人的眼睛里,瞬息间,提刀数步,越来越近的老甘,就像是一尊不怒自威,骤然笼罩群敌,周身弥漫着红莲业火,滚滚霞云的不动明王!

弥散老甘周身暴雨浸不尽一片,几乎迷眼的淡泊血色,随之轻薄了些。但眼见老甘那若有若无,裹着丝丝血色蒸腾满身的白蒙水沫,一近身;一股如有实质般莫名的寒意,顿时仍不可阻挡的透进了仗着人多欺人的一条条疯狗骨子里!不约而同,围拢数步外,前后距离参差不齐的一条条疯狗,一瞬间,身子不由得瞬间一颤——

此心依旧亡国恨,眼中再现屠城血!

“杀!杀!”双眸赤红,如火中烧;这一声,丹田抖力,状如雷鸣;这一声,喝水倒流,霸陵桥断!一瞬间,正欲发动的敌人,两耳发蒙,心惊胆寒,登时不由得毛骨悚然,浑身酥软,悍不畏死的妄想挺枪突刺,不由瞬间停滞!刀光冷冽,剽风乍起,不等前后左右围拢数步之外的7、8个敌人,刹那后重新胆气来,两步外,从容不迫,提刀近身的老甘,已化作虎啸生风,单刀直入,向着当面豁然一慑的如林刺刀奔了过来!

在当面四个敌人瞬间绝望的眼睛里,一股仿佛山岳崩塌般,刹那失神间,莫可与敌的逼人气势;竟然真令爆发嗜血疯狂的自己推不出枪了!

气势?距离!杀人立威,慑敌胆寒的逼人气势,不过是震慑敌人瞬间不敢率先发动的诱因;待得下一刻,被逼得当面枪林崩溃的敌人,迫不得已再妄想发动攻击;断喝一声,惊破敌胆的老甘,已在敌人刹那失神的刹那间,骤然变速加快,直令当面敌人眼前陡然一花,从当面敌人逼近身前大约2步外距离,眨眼变成了不到1步!

刹那失去了突刺绝佳距离的个敌人,一瞬间就挂着刺刀的枪杆前端贴在了就紧贴在了老甘的一侧胳膊旁,这样提手几乎便能打脸的距离哪里还推得出刺刀来!?便是前后左右不出数步外,至少5、6条纵然真格悍不畏死,却绝对恐惧一刀不慎将自己兄弟捅个透心凉的疯狗,眨眼间也只有帮衬而已!

这便是用刀的至高境界:刚而易折,柔而无力。似攻非攻,无所不攻。上善若水,太阴太阳。

“啊!”这时候惊叫,后跳已经来不及了!刀砍一片,可近可远,随着骤然几乎撞入怀中的老甘,提刀一挑。“唰!”刀锋过喉,一泓冲天米高的飙血如柱,心脏强劲的泵力,鲜活人体的温热,眨眼迸了当面围拢,瞬间不知所措的敌人满脸!

步似山岳崩塌,侵如烈火燎原!就在当面围拢仓惶失措的三个敌人,猝然被狗血淋头,在二、三丈内,细细血色弥蒙的水沫中惊醒同时。陡然错身而过,人人间距还不到2、3步外的老甘,已经提刀如飓风般向自己扑了过来!

那一瞬间,忽如排山倒海般逼人气势;那一眨眼,顿若大江奔流般衬着电色的滚滚刀光,直令气势受挫,顿失去拼刺先机的围拢当面敌人,惊叫一声,瞬间无不向后,仓惶退跃;妄想拉开些距离,再一齐合力把几乎成为其心头挥之不去恶梦的老甘,捅成马蜂窝!

然而围拢一齐,受到老甘杀气逼人的冲击,仓惶退跃的当面敌人,刹那怎么也没想到还是那句话:生死一线,畏敌退避者必死无疑!

“杀!”再是一声振聋发聩,天崩地裂,暴雨雷霆中,数丈距离中仿佛九天龙吟;退得快,来得更快!

一眨眼,不等仓惶后跳踏实地面的三个敌人,两脚立定,提刀得势不饶人的老甘,下一刻也同时发力,一步踏出,拔身而起;就像陡然扑下树梢的豹子,在又一个被杀机锁紧了的敌人眼睛里,化出一道无限涨大的身影,如影随形,仿佛虎扑入怀!舍身凌空,双臂抡刀,动作力劈华山姿势;刀光闪处,快如电掣,其势仿佛泰山压顶,雷霆万钧!

“啊……”被老甘震慑,锁紧了的敌人,根本来不及拉开距离,挺枪抗拒。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瞪大了仓惶失措的眼睛,不顾一切的再妄想向后跳。然而此刻,任何的动作都已经来不及了!

“唰!”眨眼又一泓抽干所有生命力的温热飙血,就像喷泉组似的没有丝毫滞凝,不足短短一秒间歇,次第冲天而起!带着刀锋入肉的强劲膂力,推动死狗后跳间两脚悬空的巨大惯性,被劈成血肉模糊的大号肉片状,眨眼就像风刮的纸片,崩飞了丈余。“啊!”而后围拢当面的敌人这才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

“吼!”怒不可遏的叫嚣,左右后方围拢上来,参差不齐的刺刀这才在刹那惊慌失措后来得及向向老甘推了过来!两脚立定,几乎背着身后大多数敌人的这才在刹那之间,从嘴角露出了一似轻蔑的狞笑,被他猝然连宰两人,当面挺起刺刀来的另两条疯狗,终被他甩在了一手侧;同时间还无知无畏的就着更近,嗥叫着率先向自己刺了过来!

“杀!”又是一声提气断喝,震得身边敌人两耳发蒙。根本无视左右背后,4、5支参差推来的刺刀,与身前当面,10米内又三条疯狗嗥叫着逼近。一瞬间,两脚立定,静如沉渊,稳如岳峙般的老甘,右脚扣阴,左脚踏阳,在敌人瞪大了血红的眼眸里,仿佛骤然不可思议的无限涨大自己,满布周身,弥散着淡淡狰狞血气,近在眼前的朦胧身影;如狂飙袭来,似风卷残云——

以此身,愿马革裹尸,终不还!

单手立藏刀,随身疾转。几乎没有任何凝滞,单凭腰身如柳絮般一摆,催起方寸距离间,忽如风涛云涌般的身法;一手侧率先一枪推来的敌人,眨眼挂着眼前侧踏半步,大约原地打圈侧身90度的老甘残影挂空了去!

“唰!”几乎同时,藏刀横肘随身一抹,刀锋入肉,短短不到1秒,方圆2丈之内骤然再度有一股鲜血井喷,瞬间冲天而起!用迸溅满身满面温热的鲜血,染红了敌我俱是双瞳喷火的眼睛!

错身,撞胯,滑步提脚一勾;迎着背后,随之推来的一柄柄刺刀,是几乎眨眼几乎魔术般被老甘划过脖子,顺带错身撂扑过来,刹那惨叫都不能,只待血流干净的死狗身体!

“啊——”惊叫收手不及。眨眼间,两柄从后推来的刺刀,便无情穿透正当汩汩冒血,一个狗啃泥摔在暴雨泥泞中,尚未完全断气的身体。面对突如其来,死狗百十来斤身子,抽光了所有生命力的颓然重压,下一刻,牵连到灌注着自己奋力突刺深深没入自己兄弟刺刀;连刀带枪,和死狗身体一并摔在了地上;让瞬间失手,同室操戈的两条疯狗,刹那间几乎等同失去武器!

“吼!”几乎同时,面对侧过身的老甘,当前1个,侧手2个黄雀在后的疯狗,猝然一挪身,顿时丝毫不受影响似的,一刀向老甘刺了过来!三条枪,上下参差,快慢有序,最近不过2米,最远不出3米;不论是背后同样距离,刹那急于仓皇拔刀的敌人,还是三条枪嗥叫推了过来的疯狗,都无比坚信双拳难敌四手的老甘,必定倒在刺刀之下!

然而下一刻,无知者无畏的一条条疯狗,迎来的却不是如愿的欣喜!几乎同时顾上不顾下的敌人这才骇然发现,随着老甘根本无视两柄骤然推出的两柄刺刀,迎上当面首当其冲率先一个突刺干了过来;刹那紧跟一步的老甘,就在其蹬步推刀而来的一瞬间,竟然正不知不觉、不可思议的猝然发生着位移!本能紧盯老甘上盘的环伺推刀而出的敌人,瞬间眼前一花!

迎上率先自正面推来的刺刀,跟步速变作阴阳合步的老甘,立时顺着竖藏刀横肘随身一抹之式,顺手以刀头戳柄,冲骤然紧随疾速推入自己怀中的刺刀自斜上砸了过去。同时拧腰扬身,右脚阴扣变虚为实。

“诤!”眨眼间,一声脆响,金铁交击,在老甘眨眼间一阵眼花缭乱的身法变化,与疾速运动中神乎其神的戳柄,连磕带砸下;于正面首当其冲,紧跟推出来的刺刀,眨眼挂着老甘瞬间发力,身法疾速变化的一道残影,差之十数寸失之交臂,生生撂在了空气上!但这还没完,由于挤作一团的敌人几乎同时愤然出刀,一前两侧推来的刺刀,眨眼就同老个甘侧手两条疯狗推来的枪,刹那收枪不及时;纵然高低参差不齐,也不可避免的眨眼狼狈撞作了一团!

“嘭!”随之一声巨响,敌人三枪连环相撞,眨眼三条挤在一起的疯狗,近乎遭遇雷击,瞬间被自己的兄弟捅来的刺刀,搞了个手忙脚乱,险些摔在一起!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因为顾上不顾下的敌人,根本毫无知觉行动如风的老甘正脚踏着看似朴实沉凝,其实保藏万般变化的连环步法!

一合,仅仅出刀的一合,被没出两刀的老甘,连逼带骗玩得手忙脚乱,团团转的5个敌人,便眨眼战阵崩盘,瞬间对老甘失去抵抗能力。一切来得实在太快,刹那敌我近身交杂,还弄清发生了什么的周匝稍远敌人根本来不及作出一丝及时反应!下一刻,挤成一团,难以回身的敌人,不可避免的是,刹那如火山爆发般不可逆转的绚丽死亡!

“啊……”一瞬间,两个顿失武器,三个突刺未果,险些撞作一团的敌人,只有幸留下了生命中,最后一声不甘绝望的惊呼惨叫!

五花叠肘!

侵如烈火烧身,势若寒潮袭人!双脚踏实,反身挥刀,剁、撩、劈、挑、扫,连环5刀,霎时快如电掣,就像随腕凭空高速滚动的车轮;圆转如意,随心所欲,一气呵成!一瞬间,仿佛狂飙乍起;猝然引爆了沉沉压在敌人心头,桎梏得人喘不过气来,似铁般冰凉、生硬的狰狞杀机!

此刻,不论是哭,是喊,是挡,是避……任何动作,面对反侧过身来,最远不过三米的如电刀光,都已经意义!雨横风狂,雷光大作,刀光闪处,三丈之内滚滚刀光,化作雪花片片,忽如禺强(yu jiang 又称玄溟,中国神话中的北海之神,北风之神,病疫瘟神)怒吼,冰封千里;眨眼即用裂电行空般的森寒冷冽,暴绽放开5朵,就像昙花般刹那消逝的猩红妖冶!

“唰唰……”随着利刃疾速划破空气,颤抖着发出急风穿林般的声音;不到短短一息,5具不同姿势,不同动作的鲜活人体,眨眼便争相迸发出5泓井喷似的残忍旖旎,无一例外就像风刮了似的次第齐齐栽倒在暴雨倾盆的泥泞中!

俱是一言不发的汩汩冒血,浑身不甘的剧烈抽搐;刀锋冷冽,喷血温热!瞬息间,随着骤然寒潮涌动般的杀气纵横,在周匝后序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睛里,犹未尽兴的老甘,就象是嗜血主杀,侵吞日月的大黑天(密宗:计都罗睺),余势不减,势如排山倒海,惊涛拍岸般,猝然提刀奔向了自己!数步距离,暴雨倾盆之中,随着急风呼啸而来的是仿佛修罗结界般,铺天盖地,扑面而来的血气氤氲!

面对逼人的杀气,如此逼近的距离,眨眼被反身过来,连劈5人的老甘;瞬间被这眼前一幕惊呆了的当面远近6、7个敌人,不由豁然凝滞。“吼!”怒吼咆哮,深明进一步恐怕要命,退一步绝对是幽冥地狱的当面条条疯狗,立时无知无畏的挺起前后参差的枪刺,向着最远不过十数米外的老甘奔了过来!

当面周匝,最近不过5米,两相对进中;远近参差的4柄刺刀,顿时在暴雨雷霆中化作4条青白疾电,不甘示弱的推向了近在眼前,直奔自己,蒸腾血气朦胧的迅即人形——

威武处,敌胆寒。杀声响,震东瀛!

“杀!”丹田一抖,状若雷音!积聚眨眼再连斩5人的赫赫威势,豁然一声爆发,仿佛佛门狮吼,群邪辟易;直令当面,刚刚推出刺刀的敌人,枉趁嗜血凶性,凝聚起外强中干的胆气,不由瞬间重挫、震碎!

轻蔑冷笑着,无视左右面前推来的刺刀,疾走,疾停,疾退,疾进,疾转,猝然三步三变幻出5种身形;在本能只顾得老甘上盘的敌人眼睛里,刹那间化身大黑天扑向自己的老甘;顿时幻化作了破开深渊地狱的闪灵,其形缥缈,状如罗刹,疾奔过来;方寸间,噩梦般的血气氤氲,眨眼已骤然笼罩了自己!瞬间绝望瞪大眼睛,死死盯紧老甘的敌人刹那骇然自己眼前登时一花——

随着疾步而来的老甘,迎上刺刀,毫无征兆,霎时一退;“噌!”率先自斜前推来的刺刀,瞬间贴着老甘胸前,探空了!“吼!”迎上几乎同时从正面和另一侧手旁,次第推来的刺刀,眨眼退步回去,定住的老甘双手攥刀向一抡!

“诤!诤!”眨眼又是金铁交击,两声脆响;暴雨淋漓中,2柄雪亮的刺刀与骤然左右挂刀,长了眼似的缅刀刀背,刀面护腕夹角相撞,迸出数点触目惊心的火星,眨眼直令又两个推出刺刀的敌人,浑身剧颤,虎口发麻,如遇雷击!

疾退,疾进,身形几乎毫无凝滞的追着登时无功而返的敌人收枪动作,一步撞进两个敌人身前!“啊!”刹那一抬眼,被老甘近逼得推不出刺刀来的敌人;面对瞬间斜于胯,滴答着狰狞的血迹的锋利刀口,无不随之惊叫着,向后跳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